《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天下神器
第661章、大车以载,匪其名彰

燕无双看着器物谱又问道:“此次我们所得法宝以及器物,将来出现在世间,会不会被人认出来?”

王天方答道:“器物谱已在我们手中,其中绝大部分法器,就算是我师兄史天一也不会认识,至于天材地宝及各种灵药,这些东西得自何处不可呢,没人能断定就是题龙山之物。我用了一天时间翻阅藏经阁中历代典籍,这些法器形制和妙用描述得很少,顶多提到了名字和一些斗法的过程。”

燕无欢:“那么刘总手中的千里杖呢?”

王天方答道:“藏经阁其余典籍中并无具体描述,只是提到了此神器的一些玄妙,但天下有类似妙用的神器很多,谁能说它一定就是题龙山的千里杖?万卷书也是如此,改个名字就是了。况且既是神器,最好是先祭炼一番神识灵引,虽不改变其妙用,但施展时也能改变其一些特征。”

刘漾河:“我会花时间研究研究这件神器,御器之法及神通妙用,器物谱上都有详尽的记载。至于它的名字,我已经想好了,就叫攸往辕。”

刘漾河等人此次进入点睛小筑,王天方并没有干别的,就是在藏经阁中翻阅了整整一天的典籍,除了金册以及族谱未动,器物谱与饵药丹典带走,剩下的那些修炼心得和行游笔记,他都快速地看了一遍。大成真人有神念之能,一天时间也够了,先记在心里印入元神待日后再慢慢思悟。

当王天方走出藏经阁的时候,刘漾河与燕无欢已将搜得的器物灵药整理好装成三份,每人各携一份快速离开。时间多少有点紧,所以藏经阁中很多典籍都没放好甚至也没有合上。王天方的主要目的当然是看有关修炼以及见知的内容,但同时也了解到若失去了器物谱就很难认定那些器物就是题龙山的。

毕竟题龙山近百年来传承凋零,昆仑各派对它并不熟悉,有很多人甚至都没有听说过,更不会有人认识那些几乎从未面世的题龙山法器。

听见刘漾河的话,王天方笑道:“刘总名为大有,正合六十四卦之一。《易经》有云‘柔得尊位,大中而上下应之,曰大有’。而大有卦中又有云‘大车以载,有攸往,无咎’。刘总以卦为名,以卦中之爻词为器,玄机高妙也!”

刘漾河叹道:“度过真空宛若新生,如临世妙有之初。我出关之时临水照影,感觉就像刚刚来到世上的另一个人。刘漾河之名已不复存,这便是我的如今面目,将以此之容、以此为名行走人间,倒也方便成事!”

刘漾河的名字怎么变成刘大有了?他刚才讲了度过真空出关时的感受,刘漾河这个名字不再用了,给自己又起了个名字叫刘大有,用的就是《易经》中的卦名之一。而将来他就打算用这个全新的身份行走人间、奠定基业。

话要看怎么说,换一种方式去理解也可以。刘漾河已经聚集了一批势力,如今也有了家底,但是原先的身份却是个问题,至少不好公然抛头露面。可他现在的样子也完全变了,原先黝黑如铁的肌肤变白了,看上去也嫩得多,那常年高原生活留下的满脸如干枣般的皱纹也消失了,除了目光有点阴冷,看上去倒也有几分眉清目秀的意思。

这是铁瓦金舍大成之后的玄妙变化,不仅是皮肤,就连五官形状都和以前不太一样,个子也比以前高了点,以往的熟人也认不出来了。铁瓦金舍诀本就有炼骨之功,只是修炼的过程十分痛苦,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修炼此门法诀极为不易,这刘漾河也确实是心志坚韧狠绝之辈。

他铁瓦金舍大成之后,曾经在夜里偷袭成天乐和年秋叶,当时事发突然而且成天乐和年秋叶都受了伤,在昏暗中神识感应又受法力干扰,并没有看清他的相貌。如今世上知道刘大有就是刘漾河者,只有三个人:王天方、燕无欢、孔翎。

至于燕无欢麾下的妖修,从来只听说过刘总,却没有见过刘总的样子,更不知道刘总原先名叫刘漾河。如果说有什么例外的话,就是喜马拉雅深山中的那一伙妖修了,想当初是被刘漾河亲自收服的,不过它们已经被和锋给斩了,只留下一头名叫维维的雪人。

成天乐知道刘漾河身边有一位鹰妖,因为在雪山上曾见过那只鹰飞过,穿过孔雀河又发现车丢了,从而推测出来的。但成天乐并没有完全感受清楚这只鹰的气息,更没有见过燕无欢的样子。而如今燕无欢亦铁瓦金舍大成,生机律动特征有了很大改变,气息收敛接近于完美。就算他成天乐今后碰到了燕无欢、认出了他是一只鹰妖,也不能断定他就是刘漾河身边曾经的那只鹰。

刘漾河改名刘大有,同时改换身份形容行走世间,不仅脸变白了,也把自己给洗白了,成天乐想找刘漾河算账也找不到人了,这便是他的打算。刘大有自以为是有大气运的人,能够借大势而成事,燕无欢当然就是总管,他们俩都是可以出现在昆仑修行界的。

燕无欢叹道:“刘总要我有空就多读书,可是我总是忙得没时间。直至刘总起了大有这个名字,我才想起来去看《易经》。大有卦中说‘大车以载,有攸往’,指的不就是我们今日的收获吗?所以给这件神器另起名攸往辕,真是太贴切了!

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要对付成天乐那种阴险之辈、顺应大势潮流成就一番功业,如此最佳,不必再与之纠缠什么。昆仑修行界既支持万变宗的出现,那我们也同样成立妖修宗门,应让人无话可说。”

刘大有补充道:“我们也不必像成天乐那么张扬,不刻意显弄也不去迎奉什么,待到大势已成时,一切都将顺理成章。”

他的如意算盘打得很好,这也是当初李逸风提的建议。先在暗中培养及发展势力,建立组织体系,等规模与力量都足够强大之后,就能做到很多事情发挥重要的影响力。到了那时,就算有人想否认也否认不了它的存在、更难言轻易去对付了。

燕无欢又说道:“我与刘总自可行走天下,悄然间养成大势。可是王长老原先的身份,若抛头露面却多有不便。”

王天方淡淡一笑:“我怎么了,难道还有什么事情吗?若说是当年八达岭公司之事,李逸风已死,证据线索便断了。若说今日题龙山之事,别忘了是我打开的宗门洞府,按照我师夜游的遗命,我便已是题龙山之宗主。既为题龙山之主,自可分派题龙山之物。我不被题龙山传承所牵系,并非是不继承这门传承,无也可、有亦成。

题龙祖师所传只是这一支道法,未必是在山中枯守,而山中之器物也是为人所用。若将来我修为高超、传人众多,立宗门既可另起名号,亦可仍叫题龙山!到了那时谁又能说我王天方不够资格?就算史天一有所异议,那不过是宗门分歧而已。自古以来传承开枝散叶之事已屡见不鲜,我这么做亦无不可。”

燕无欢:“话虽这么说,但王长老也要有说这话的资格才行,如今还为时尚早。”

王天方:“无欢道友说得不错,所以我现在还不想也没必要公然露面。世间之大,认识我、知我来历的人极少,行游山河也没有什么不方便的,只要不与那些故人打交道就是了,这样过得反而更自在些。”

……

改名换面的刘大有与王天方“分赃”,并定下了未来的发展计划。而在点睛小筑中,各派同道刚刚见证了题龙山新任掌门史天一升座。点睛小筑方圆不过几十丈,但风景视野却十分开阔,坐在洞天中视线并无阻挡,感觉就像与这片山野开放相联,将周围的情形能看得清清楚楚。

洞天结界各有各的玄妙,当门户未开启之时,外面根本察觉不到这小昆仑的存在。但坐在点睛小筑中,就像坐在山坡上的别墅里。升座仪式后的第二天上午,从山林中走过来一个人,正是胡卫华。

洞天中的诸人老远就发现了,史天一打开门户迎了出去,然后任道直、甄诗蕊、花膘膘、吴贾铭也都冒了出来。待他们进了点睛小筑,史天一简单的介绍了几句,几人也恭贺一番。宇文霆与成天乐上前问道:“你们在山中搜索了两天两夜时间,用时这么久,难道发现了什么线索吗?”

甄诗蕊等人没有说话,特意让胡卫华朝宇文霆行礼道:“启禀师祖,我们确实发现了一些线索,但没有追踪到最后的结果。”

他们刚开始追踪那獾妖留下的痕迹,这种搜索是很困难的。因为对方也是修为有成的山野妖修,遁去的时候只需隐匿神气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但两天后跟踪的人却需要去寻找断续留下的痕迹或气息,速度会慢得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