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天下神器
第660章、人以类聚,物以群分

众高人虽然知道如何操控这座大阵、启动和运转之时有何玄妙,却不清楚它怎样才能布成。但这已经足够了,能用就行。就像有一支枪,知道怎么使用和保养、明白其功能原理就好,没必要完全清楚它是如何设计与制造的。当世高人一致称之为惊门大阵,这个名字也代表了此阵运转的玄机。

丹果成的“故事”讲完了,成天乐听得直眨眼仍是似懂非懂。其实丹果成本人对惊门大阵的玄妙也很懵懂,又怎能对他完全讲明白?不懂就不懂吧,那么多当世高人都不清楚它是如何布成的,以成天乐此刻的修为搞不明白也正常,没必要凭空瞎琢磨。

若说那穿行世界的玄妙之门,成天乐也见识过,就是那幅神奇的画卷。成天乐可将之融于形神中随身携带,随时随地进入画卷里只属于他和小韶的姑苏世界。对别人而言这个世界仿佛并不存在,但对于画卷世界里的人,那就是他们真真切切的世界,而只有这件神器之主成天乐才可以自如穿行。

如今的成天乐就算在画卷世界外,也可通过神念与小韶沟通,但还是进入画卷世界里交流更方便。他向丹果成拱手称谢,告辞离去回到自己的静室,进入画卷世界找小韶讲故事去了。他们之间有很多有趣的故事可讲,也包括这几天的经历。而小韶这段时间正在画卷世界里闭关修炼,与成天乐相会欢谈的时间并不多。

……

就在成天乐与史天一、张乐道、丹果成等人交谈的这天夜里,在横断山西部的更深处,出了贵州境内,远在云南、西藏交界之地,落差深切千丈的澜沧江河谷中,冷杉林覆盖的断崖间有一个隐秘的天然山洞,有三个人也在里面交谈,赫然就是王天方、刘漾河与燕无欢。

刘漾河叹道:“最新传来的消息,李逸风已被成天乐所斩,就连给他通风报信的旋极派长老苏渔隐也被成天乐拿下,受罚废去修为、断缘出门。”

燕无欢:“李逸风足智多谋,但他一人怎是万变宗的对手?别忘了那成天乐也是阴险狡诈之辈,与他斗阴谋心计未免有些弄险,尤其不该在神丹会那种场合生事。事情发生在万变宗的地盘,万变宗定然全力追查,李逸风占不了便宜。”

刘漾河:“李逸风为报断臂之仇,必然想尽一切办法找成天乐的麻烦,所以要在神丹会上做文章。但他没有料到一件事,成天乐敢与昆仑修行门派翻脸,在没有通知旋极派的情况下,直接拿下苏渔隐动刑审问,从而查出了他的行踪。

李逸风死了,我们也等于失去了一个耳目,虽然如今成天乐与万变宗的消息也没必要通过李逸风获知。他死得可惜啊,这个人确实很聪明,就算人不在了,其遗计仍成功引开了周峰,使我们得以从容地进入点睛小筑。”

李逸风当年就认为,王天方与史天一这对师兄弟奇货可居,控制了他们就等于控制了题龙山三百多年传承所积累的宝藏。周峰在题龙山苦待王天方,为了防止有人在暗中监视,那么就利用周峰去引开他人的注意力,这也是李逸风早就想好的办法。

燕无欢说道:“直接拿下苏渔隐、斩杀李逸风,这证明成天乐自以为万变宗气候已成,敢和一些小宗门起冲突了。但此人的确善于钻营,虽开罪了旋极派,却也尽量拉拢紫清派这样的大宗门,既立威又找靠山啊。”

刘漾河冷笑道:“他以为杀李逸风就可为万变宗立威了吗?还想白得一件飞天神器!别忘了李逸风之师春村尚在昆仑仙境,传人殒落、传承神器遗失,这么大的事情他不可能不闻不问。若是春村从昆仑仙境返回,与万变宗起了什么冲突,事态就复杂了。我如今倒希望那成天乐更加骄纵自大,敢开罪春村最好是翻脸动手,那才是我们等待的机会。”

一直没说话的王天方此时皱眉开口道:“春村前辈代表东昆仑参加过二十年前的芒砀山之战,昆仑各大派都会给他几分面子的,可是成天乐未必吃这一套,因为那时还根本没有万变宗呢。春村前辈虽然修为高超,但毕竟只是一介江湖散修,以他一人之力,恐也斗不过成天乐聚集的整个万变宗。真要动手的话,虽可令万变宗损失惨重,但他自己也讨不了好啊。”

刘漾河:“如果真是这样,万变宗损失惨重甚至连成天乐都让他给宰了,不正是我们所希望的吗?但这种可能性不大,我身为修士也了解这些高人,一心只求仙道超脱,非常爱惜自身,如果没有把握就和人动手拼命,那就白活这么多年了。假如春村和万变宗翻脸,对我们而言最大的好处就是将牵扯到昆仑仙境,春村这等高人会知道怎么去收拾成天乐的,我们的机会也就来了。”

燕无欢突然想起一件事,有些担忧地说道:“孔翎小姐也去了神丹会,还留在了万变宗一段时间,她做事情也太自信了,以为能搞定成天乐和那些妖修。前段时间传来消息,她说要择清净地闭关修炼,到现在也没回来,也不知发生了什么变故。”

刘漾河:“孔翎与李逸风不同,她的出身很清白,就是修炼欲乐双运道的妖修,又是那样一位女子。成天乐这种沽名钓誉的人,是绝对不会动她的,否则传扬出去,天下各派什么难听的话不能说呢?我估计要么是暗地里被成天乐用什么阴损手段逼走了,要么就是她真的勾上了某位高手。

我很了解这只孔雀,她不会起到太大的作用,但万变宗以及各派修士也不会把她怎么样。对他们而言,孔翎没有威胁可言只有便宜可占,却往往只是自以为占到了便宜,所以我们也不必太担心。她不是已经传回消息了吗,过一阵子自然也就回来了,届时便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现在嘛,我们还是好好研究这些器物吧。”

说话时他们每人手里都拿着一件东西,王天方手中之物看上去像是一本书,新华字典大小,正是题龙山三神器之一的“万卷书”;刘漾河手持一支短杖,有点像四尺长的细竹枝,便是题龙山的另一件神器“千里杖”;而燕无欢手中捧着题龙山宗门三典之一的《器物谱》。

王天方说道:“刘总已度真空,但所修法决未脱胎换骨之前无飞天之能。我知道您一直很羡慕李逸风手中的飞螭爪,但那是春村大师交给弟子的传承器物,很多人就算羡慕,也不敢或不好打什么主意,如今成天乐倒是撕破了脸。而刘总有千里杖在手,凭借所修的铁瓦金舍决神功还有陆吾神仑丹的灵效,飞天之势堪比当世高人,此器由您来掌控是最合适不过。”

刘漾河笑道:“这可是题龙山的神器,多亏仰仗天方老弟打开那洞府,我们才会有如此之多的收获。如何分派当然由天方老弟说了算,所有器物丹药尽你先取。”

王天方也笑道:“若非刘总这些年的庇护与指点,我怎么破妄大成?那题龙山的宗门传承背负,是我一直以来的执念,终于斩断羁绊才有今日成就。刘总是引路之人,我不过是开门而已,这千里杖刘总拿到之后便爱不释手,对您又有如此大用,那当然应该归您。

这万卷书便是题龙真人当年随身之神器,由我施展最为得心应手,我就留着了。刘总将来也要开立宗门奠定大业,今天所得到的器物丹药皆有大用。宗门总管的身份,没有人比燕无欢道友更称职,这部器物谱便掌管在他的手中。”

刘漾河拍了拍王天方的肩膀道:“其实我清楚,你才是真正有资格继承题龙山掌门之位者。今日天方道友如此相助,我将来所开创的基业同样也是属于你的,可比深山野地中一个有名无实的空头掌门强太多了。将来你若有自立宗门之心,我亦会尽全力相助,到了那时一切都会是现成的。”

王天方:“多谢刘总了,将来的事将来再说。破妄大成之时,我的想法已经变了,看那些在凡尘中打滚的芸芸众生,我此世修行又是为了什么?既已得此修为,要追求的就是超脱仙道、那大逍遥自在的享受。至于题龙山还是别的什么山,只是名相而已,不为所累。”

王天方的身份,并非是刘漾河的手下,若刘漾河所代表的是某派势力的话,他也相当于一位客卿长老。但他和梅兰德与万变宗的关系又不一样,事实上是依附于刘漾河的,破妄大成得自刘漾河的点拨,这几年的安心修炼也得自刘漾河的庇护与关照。

王天方斩断题龙山宗门的牵系、追求逍遥大自在,伙同刘漾河取走了点睛小筑中的“宝藏”。但这些器物丹药只是辅助修行或施展神通的,不论是追求更高境界的修为,还是享受人间修行之乐,还需要很多其他的资源,也包括为之驱驰效力之众。这些都是刘漾河将来所能提供或是已经提供的,所以他们才会结成同盟。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