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天下神器
第658章、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当史天一收起化龙池转过身来的时候,按题龙山金册所载必需的正式仪轨已经完成了。大家都走了过去,与方才那番祝贺有所不同,因为身份变了,他们不再是典礼上的司职人员,而就是各派到访的同道,包括成天乐这位主祭也成功卸任,仍是万变宗的成总。

恭贺之词不必多提,史天一又一次热泪盈眶。但典礼还有一个小尾巴,接引司仪履世还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恭恭敬敬向三位“贺客”欧阳海、陈秀芸、泽真每人送上一对金条,这是题龙山的回礼。然后他笑呵呵地转身向着史天一伸手,也要一对金条。

转过身来时,履世就不是司仪而是贺客了,他顺势开了个玩笑,庄重的典礼完成,难得轻松一下。来访的同道每人都有一对金条回谢,包括仍在山野中追踪那獾妖痕迹的甄诗蕊等人也不例外,到时候就需要史天一亲手送上了,谁叫题龙山只有他一个光杆掌门呢。

升座仪式之后,一般要开筵席庆祝,但以题龙山目前的条件只能一切从简,酒宴就免了。就算楼上有三箱金条,这横断山绝地幽谷中也叫不到外卖啊!史天一说道:“万变宗四位道友及听涛山庄的胡卫华道友,已在山中追踪那獾妖痕迹一天一夜,怎么还没有回来?”

宇文霆:“时间用得越久,就说明他们有所发现。假如一无所获的话,早就应该回来了,这是好事情。”

成天乐:“史掌门刚刚升座,这点睛小筑也需清理一番,至少那药园就要重新打理,还有藏经阁中的众多典籍需慢慢研读,也不着急这一时半会儿。登门贺客若无急事,也不必典礼当天就告辞,我们就在这儿休息等待吧。”

当天下午,众高手帮助史天一整理各处静室中散乱的物品,又清理了一番药田和多年没有人打理的园林景观。这种事换做普通人恐怕得干挺长时间的,但对于他们来说半日也就处理完毕了,然后各回静室定坐涵养神气。其实以众人的修为,就算十天半月不眠不食也没什么关系。

当天夜里,史天一掌门特意将张乐道与成天乐又请到了藏经阁中,显然是有要事私下商谈。张乐道笑道:“史掌门,今日刚刚升座,夜里就要处理宗门事务了吗?不知将我们叫来有何指教啊?”

史天一躬身道:“指教二字万不敢当!请二位来,实是有事相托。”说着话他打开了宗门三典之一的《历代弟子族谱》。这本典籍很厚,后面几乎还有大半的空白页,史天一翻开的是有字迹记录的末处,是夜游先生写下的传法给史天一、王天方两名弟子的经过。

史天一即位掌门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把自己大成、即位的经过记录在后面。今晚他却想起了另一件很重要的事,对成天乐说道:“我师尊夜游远去昆仑仙境,如今不知是否还在世。今日我虽即位升座,但宗门传承目前只系我一身。假如我出了什么意外,那么题龙山的传承就真的断了。

所以今天请乐道先生来做个见证,我想将题龙山的宗门正传法诀以神念心印传给成总,其中也包括开启洞府门户、运转洞天法阵的秘诀。假如我有什么意外,就请成总帮个忙,暂摄题龙山掌门之位,代寻传人继承宗门。”

俗话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当上掌门的史天一考虑的问题便更多更全面,他既然发愿要维系传承、守护宗门,那么就要考虑到传承绝嗣的风险。但是这种委托实在干系重大,非缘法极深是不好开口的。

史天一在昆仑修行界,与之缘法最深的同道就是张乐道与成天乐。张乐道当年资助史天一与王天方这对师兄弟开公司,后来若不是张乐道及时把史天一叫到芜城,恐怕如今的史天一就与那周峰一个下场。若不是成天乐的话,史天一也难有今日成就。

题龙山除了史天一这位掌门之外,还有一位尚未入门的“传人”,就是吴小溪。所以史天一要委托此事的话,最合适的求助对象就是成天乐,并请张乐道前辈做个见证。

成天乐答道:“史掌门,你这是想给题龙山传承上保险吗?这责任可太重大了,我只怕担不起。”

史天一却只是行礼道:“多谢成总!”

成天乐苦笑道:“看这个架式,我也不好推脱了。这样吧,我会把这件事情交代给訾浩的,他一定愿意承担。”

訾浩已经得到了题龙山的入门法诀,那是要去教吴小溪修行的,如今再把包含完整传承的神念心印交给訾浩,倒也是顺理成章。成天乐知道訾浩素喜逞能揽事,而且又涉及到吴小溪将来可能的宗门,他一定会乐意接受的。

史天一欲言又止,因为訾浩目前并非大成修士,似乎不太合适。但这种求人帮忙的事情又没法讨价还价,也只得称谢了。张乐道则说道:“这只是以防万一之举,史掌门肯将宗门传承委托门外之人,也足见信任。”

成天乐则拱手道:“多谢史掌门对万变宗的信任!有此准备倒也考虑周全,只希望你还是平安无事最好。”

史天一:“那是当然,我也希望自己平安无事,可将来要面对的事情很多,凶险难料。”

商议完这件事,史天一多少放下了心中的一块石头。张乐道又问道:“史掌门眼下有何打算?”

史天一环顾藏经阁道:“大成之后的修炼堪比登天,我师尊夜游虽不在此,但这满架典籍宛如历代尊长仍在。我就在点睛小筑闭关修炼、巩固修为境界,度过真空之后再走出山外。若修为不够的话,很多事情也是办不了的。”

成天乐点头道:“这小昆仑洞天中,确实是个度真空劫的好地方,但想修炼圆满踏入真空却不容易。你开启宗门洞府,发现器物丹药已被人搜刮一空,却仍然即位升座、得传法嗣。有此经历与心境,将来堪破真空倒也不难。”

史天一:“那就多谢成总吉言了!眼下我正须闭关清修,并遍参历代典籍。”

张乐道突然问道:“史掌门,能否允许我看看这题龙山的族谱?”

这个要求好像有点过分了,要翻人家的宗门三典,但在这种特殊的情况下也不是不可以。史天一没说什么,直接把题龙山历代弟子族谱递给了张乐道,他也清楚这位长辈不会无故提这种要求。

族谱不是金册,张乐道看的速度很快,从头翻到尾也只用了两炷香的时间。看完之后他将族谱递还给史天一,问道:“史掌门,你若出山之后有何打算呢?”

史天一却反问道:“前辈已研究了题龙山的传承史,有何建议?”

张乐道喟叹一声道:“我的确有话想说。史掌门虽然已开启这小昆仑洞天,但若想重振题龙山这一脉传承,宗门内堂却不应设在此地……”

点睛小筑所在,就相当于一个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哪怕没有这个小昆仑洞天结界,此处也没有人迹。周边是横断群山,就算在当代仍显得异常偏远闭塞。两百年前,题龙山一度很兴旺,有两个方面的原因。

首先从题龙祖师开始的前后两任掌门,都是出身于红尘,曾行游万里,阅历见知丰富无比,也寻得了不少好传人带回了题龙山。其次是在乱世之中,这云贵高原深处成了躲避战祸的世外清净地,宗门发展得以休养生息。

可是这里毕竟是避世之所,周围连人都见不着,附近一带也是人烟稀疏之地,题龙山继续传承下去是越来越难。而且生长于此地、修炼于此地的修士,往往都有出尘之心,这也是现实环境所造就的。

题龙山的历代高人,当修为突破脱胎换骨之境、有飞天之能,都会修炼一种独门秘术,以护持形神抵御飞升昆仑仙境时所需穿越的罡风。他们修炼有成后基本上都去了昆仑仙境,一方面是因为祖师爷题龙真人当年就是这么做的,已形成了一种宗门传统。

另一方面更重要的,题龙山就是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弟子长年生活、修炼于此。这数十丈方圆的小昆仑洞天、数十里的幽闭山谷,怎能比得上万里广袤的昆仑仙境呢?从题龙山到昆仑仙境,是一种大自在超脱。包括夜游先生易渊,都是这么选择的。

而如今时代已经不同了,世事有了太多的变化。史天一若想重振宗门传承,独守世外桃源是不行的,它的传承方式已经不适应这个新时代。

万变宗的出现,就是如今潮流趋势下的新生事物。又比如与万变宗关系密切的燕山宗,其宗门道场在燕山深处,但欧阳海等尊长却将宗门内堂设在了北京市郊。张乐道建议史天一也将宗门内堂立于人烟之中,至于横断山中的点睛小筑仍是宗门道场、弟子闭关清修之所。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