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天下神器
第657章、受戒承守,化龙立现

三神器其一,就是题龙山的掌门信物,名叫化龙池。此器究竟是什么样子、如何炼成、有哪些妙用秘诀,当然都记载在器物谱中,可惜器物谱已失去。而历代弟子的笔记中,多次提到了掌门信物之名。题龙山的第二代掌门还曾记录,他在昆仑仙境中偶遇一位强大的妖王,祭出化龙池困其于万顷波涛中将之斩杀,取其灵骨与玄牝珠回山,炼成了另一件神器。

这第二件神器名叫千里杖,据说是一件飞天之器,其来历如此。但它究竟是何形状、应该如何施展,行游手记中并没有明确记载,只说横断山千里绝崖,大成修士持此杖如履平地,自点睛小筑洞天至繁华人烟处,一日之间可飘然往返。

至于第三件神器,名叫万卷书,现存典籍中的描述却不多。它是题龙真人亲手打造,本是其随身携带的折页画册,因为这位祖师的出身就是世间的一位画师。题龙山传承本身并不以符箓见长,但使用这件神器却有相当于符箓之妙。

这便是众人半夜功夫查阅藏经阁典籍所得到的线索,成天乐叹息道:“可惜这三件神器都不见了踪影,要么被夜游先生带走了,要么是被王天方拿走了。可史天一却说他在焚香拜祭祖师时感受到了神念,若按题龙山仪轨即位升座,自然就会得到掌门信物。”

陈秀芸亦叹道:“题龙山三百多年传承,在昆仑修行界并不算很长,两百年前最为兴旺之时,集合宗门之力先后打造了这三件神器,实在是过于耗费心血。神器首在机缘,有些神器虽然能随形神变化,但在人世间也未必比其他的法宝更好用。想我紫清派传承千余年,历代器物法宝不少,但传承神器也不过两件而已,随缘出世并无强求。”

张乐道解释道:“题龙真人是为向正一门致敬,效仿正一三宝留于后世福缘,那三代题龙山弟子所耗心血甚巨。既然如此,明日的升座仪式更要仪轨严格,看看那掌门信物化龙池是否真的能够现世、其中又有何等玄妙?”

成天乐:“我刚才翻阅金册时也是这么想的,以我们现有的人手恰好可以完成这场典礼……”

接下来他以主祭的身份开始交代典礼的细节,每一个步骤都严格按照金册的记录安排。在场皆是大成以上高手,交流起来十分方便,直接以神念就能传达清楚。此刻所有人都在同一栋楼上,就连藏经阁之外静室门前的履世、静室中的史天一,也都完全听明白了。

次日上午,祖师殿中已布置好了一切。先是欧阳海、陈秀芸、泽真三位贺客登阶,迎宾丹果成以礼相迎,入殿与主祭成天乐见礼,然后在宾位落座。掌礼司仪张乐道击磬长鸣,口唱题龙山颂辞谢宾客毕,再击磬。

司冠宇文霆于祖师殿正中焚香祭祖,起身后面东而立。接引司仪履世口颂题龙祖师所留诗诀在前方引路,史天一下楼出现在祖师殿中。众宾客起身见证,而史天一面对司冠宇文霆下跪。宇文霆与史天一之间有一段问论,这也是一个受戒仪式,一切都按照题龙山的仪轨进行。

掌门的身份不同于普通弟子,也不是世俗间某个单位一把手的概念,升座也是一种宣誓,所说的话可不是空谈,要印入元神中受戒。这一戒就是“承守戒”,立愿维系传承、守护宗门。这场问论的形式,金册中有明确的规定,有些话必须说,其外也可以添加个人的感悟,就不必一一细述。

所有的问答都带着神念,心言不一则开不了口,这便是受承守戒的特殊之处,等同某种神念烙印。当问论已毕,司冠宣布史天一即位题龙山第七代掌门。宾客鱼贯行来相贺,司冠与新任掌门站在原地回礼。这时史天一已经站到了正中的位置,两位司仪则一左一右站在香案的两侧。

然后张乐道击磬七声,履世吟唱诗诀,成天乐将两束点燃的香分别交给了宇文霆和史天一,两人转身焚香再拜祖师。典礼之初是宇文霆一个人在正中下拜,此刻正中的位置换成了史天一,表示掌门身份已经确立。而其余众人不论站在哪个方位,也都向着香案行礼。

那燃香升起未散,就在香案上凝聚成缥缈的烟云,恍惚间竟隔绝了众人的神识,然后香案上就出现了一件东西。此物出现时伴随着史天一的神念传来,不必开口解释什么,在场众人自然就知道了它是题龙山的掌门信物化龙池。

这件神器四寸多长、近三寸宽、不到一寸厚,与黄土地一样的颜色,普普通通并无光泽,但表面却非常细腻。它看上去像一块砚台或墨海,仿佛是澄泥的质地,仔细看又像一方澄泥笔洗。

众人看见这件神器时,神识中也感应到这片小昆仑洞天结界发生了某种玄妙的变化,除了正在焚香拜祭的史天一与宇文霆之外,大家又不约而同向门外看去。门外就是那片打谷场般的空地,空地另一端是一座木制凉亭,凉亭连接着一条铺着木板的小桥穿过一湾湖泊,再往前便是点睛小筑的门户了。

木亭和小桥仍在,但那湖泊却突然消失了,桥下水流翻卷动荡,过了一会儿才平静下来,又重新汇聚成一湾碧湖,但湖岸的样子却变了、湖的形状也有所不同。原本那湖岸湖底都是浅黄色极的细软泥沉积,此刻却变成了点缀着白色岩石的土质,就像原先的整个湖底连湖岸突然凭空被抽走了,水流激荡重新汇聚,暂时显得比较浑浊。

众人这一瞬间都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了,原来他们进入点睛小筑之时,就是从化龙池上走过来的。封存这件掌门信物的题龙山前辈先人,利用小昆仑洞天结界之妙,并施展这件神器的妙用,将之化为了点睛小筑中的一湾湖泊。

王天方虽然搜遍了点睛小筑,却根本没察觉这件神器在何处。就算他在这里自封掌门升座,若不按题龙山的仪轨举行正式的典礼,经历那一番受“承守戒”的问论,也是得不到这件掌门信物的。能拿到化龙池之人,必然是真正发愿维系传承、守护宗门的新一任掌门。

史天一起身之时信手一招,那香案上的化龙池就不见了,这件神器已被他融合于形神之中。史天一方才接受到某种很特别的御神之念,就像印入元神的烙印,不仅告诉他这件神器的种种妙用以及施展的方法,而且这件神器也真正属于了他,就相当于他亲手祭炼。

很多神器来历不凡,炼制的机缘往往妙不可言,其中往往包含着炼制者的神念烙印,是很难被夺去的。就算它流落世间被他人得到,只要在神识可及的范围之内,留有神念烙印的神器之主都可以感应到,只要对方没有正在御器,一念之间便可摄回。

但留下这种神念烙印很难,要伴随着成器的整个祭炼过程,所用的功夫几乎不亚于打造另一件神器。成天乐也拥有一件神器,就是那幅神奇的画卷,其中原本也有仙家神念烙印,却被风君子莫名其妙的抹去。而成天乐伴随画卷修炼的过程,也是在祭炼这件神器、留下自己的神念烙印,从而真正掌握了这件神器。

像这种法宝,如果外人得到了,最好远离其主人的神识之外,才可自如的使用。若想消除其隐患,必须重新祭炼,抹掉其中的神念烙印。当然最好的方法不仅是抹去神念烙印,同时还留下本人的神念烙印,它才能真正属于自己。但这个过程非常难,若修为不够根本做不到。

那幅画卷中原先的神念烙印,并不是成天乐本人抹去的,当时的情形更像是被原主人收回的。而成天乐留下灵引的过程,也是一种缘法,自然而然的符合了它的祭炼之道,伴随着成天乐的每一步修行,而成天乐本人当初根本就没想到。

化龙池竟然也有这种妙处,虽远不及成天乐那幅画卷中的神念烙印高明,但那神念烙印是可以传承的,史天一不需要抹去它,它自然就成了为史天一本人的神器。而且通过宗门仪轨,还可将这件神器连同其中的神念烙印再传给下一任掌门。

刚才史天一接受到的就是化龙池中的神念烙印,然后便把这件神器收了回来置于香案之上,让大家都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再将这件掌门信物融于形神中。

神器能随形神变化,平时可以让它融入形神根本看不见,但要有出神入化境界才能如此使用。若无此之能还想将之融入形神,必须符合另外两个条件,首先至少要有大成以上的修为,其次是完全祭炼掌控了它、拥有其神念烙印。

所以史天一能如此收起化龙池,成天乐也能毫无痕迹的随身携带画卷。假如换成别的神器,他们可就没这种本事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