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天下神器
第656章、慎之珍之,恭谨其事

泽真还提到了一部叫《饵药丹典》的东西,应该是除了宗门三典之外最重要的典籍,万变宗也应该弄一个。别的不说,陆吾神仑丹的丹方就足以震惊天下了,而各种灵药的来历、产地、采集与炼制方法、有什么单独或其他的用途,都可以在这部丹典中记录,也是将来重要的传承啊。

以成天乐的修为,读普通的书速度是很快的,一目十行印入元神即可,然后再去仔细回味,如果仅仅是介绍性的资料,那么看完了也就记住了。但是这样一部金册,他却不可能读得太快,要伴随着御神之念印入元神清晰展现的过程。

比如掌门即位升座的典礼,用的是简练的古文描述,但就算是看不懂这些字的人,若有修为也能明白是怎么回事,御神之念中就伴随着演示的场景,包括各种细节,同时还有对这些细节象征含义的讲解。读完之后,成天乐勉强就可以当一位合格的主祭了。

这部金册很沉很厚但页数并不算太多,可成天乐足足用了三个时辰才将它翻完,时间已过了半夜。若只仅仅是为了查阅掌门升座即位典礼,对于一位已度真空的大成修士显然耗时太久了!但藏经阁中的诸位同道也清楚这位成总的底细,并不点破什么也不去打扰他,各自静静地翻阅别的典籍,只有丹果成偶尔好奇地望他两眼。

成天乐将合上金册之时,感应到最后的御神之念,告诉他该怎样合上金册——居然还有这种讲究!

这御神之念就相当于有人在对阅读金册者施展“随文入境”神通,金册本身只是一本书而已,其中蕴含的法力来自于留下御神之念的题龙山前辈。每当有人以神识感应翻阅一次,这凝聚的法力在无形中便耗散了一分。

虽然变化很微弱,这部金册也可以反复阅读很多次,但那凝聚的法力总有耗尽的一天,那么届时御神之念也就消散了。所以后世弟子每次翻阅的时候,如有可能,便重新施法凝聚其中,增加其可阅读的次数。但是这一点,只有突破真空妙有之境的高手才能做到,普通弟子只能去翻阅而已。

重新将法力凝聚于金册,有点类似于符箓之道,所不同的是,这其中的符是早已经画好的,每个字都有某种符意,施法者并不能改变它,只是在继续维持它。这需要了解打造这部金册的手法,而最后的御神之念中也有讲解,告诉成天乐该怎么做。

成天乐微微闭上眼睛,手扶金册施法,凝聚法力于那御神之念中,过了片刻才将这部宗门传承典籍恭恭敬敬放回了原处。他已明白金册为何要用黄金以法力如此打造,你可以认为黄金很庸俗,但在人世间它就象征着贵重,金册定立便不可以修改,若想改变其内容必须熔炼原先的金册重新打造。

这么做本身也象征着其中的内容必须得到尊重,定立之时,每一条、每一字都要恭谨慎重,不可有丝毫的随意。成天乐已经决定,将来打造万变宗金册的材料就用寒金,也就是落雷金抽取雷电精华后剩下的天材地宝,可以炼制飞刀飞剑一类的法器。

寒金的外观与黄金是一模一样的,其所含的绝大部分物理元素也是黄金,还有少量很特殊的合金成分,并经过了天地间自然的造化炼制,有着独特的物性,比黄金要珍贵得多。用寒金这种天材地宝打造金册,看上去够奢侈的,但也显得足够郑重。此物虽然只有本宗门的尊长才能翻阅,但越是这样,内心中就越应恭谨。

至于打造金册的方法,合上金册时成天乐就已经清楚了,最后那道御神之念中就有。可能各门各派打造金册时所施展的炼器法诀都不太一样,但效果和妙用是一致的,让成天乐自己去琢磨,最终也能研究出一种方法来,但哪有如今这样方便?他可以直接参鉴题龙山的手法。

在目前的万变宗中,只有成天乐一人突破了真空妙有之境,有修为去打造真正的金册。但待到将来,众妖中也应当有人修为精进,凡事不必成天乐一个人亲力亲为。别人不说,至少任道直距堪破空境之门已经不远了。修为到了一定的境界如成天乐者,已渐渐可以看明白很多人在修炼中所处的阶段以及尚欠缺的历练,因为他本人已走过了这条道路。

见成天乐终于将金册放回了原处,张乐道微微一笑道:“成总,看完了?你看得很仔细嘛!”

成天乐点了点头:“大有收获,但金册中也没记载掌门信物是什么。”

欧阳海说道:“掌门信物既然是一件东西,那就有损毁和遗失的可能,可是宗门传承并不能因此而断,金册也不能随意修改,所以其中未有记载也很正常。我们方才查阅题龙山历代祖师的行游手记,详细的器物线索并不多,但也知道了掌门信物是什么,还有题龙山最重要的三件神器。”

能够收存于藏经阁中的行游手记,自然不是普通的日记一类,都有特殊的价值留予后世传人研习,是前人阅历与见知的积累。其中包括天下山川的风貌,各派同道所修法诀长处以及特点,所遭遇各种状况与事件。比如在深山中遇到了何种妖修,其天赋神通是什么,斗法的过程以及总结。

但这样的手记,恰恰很少涉及本门派内部的东西,比如自己所使用的法宝是什么形状、有什么妙用、怎样炼制与御器施展。因为这些内容宗门器物谱上都有啊,没必要特别浪费笔墨,古人叙事向来言简意赅,重点在于所遭遇的事情以及见闻。

就算其中提及了自己所使用的法宝和丹药名称,也只是一笔带过不会详细解释,甚至没说那是什么样的法宝、是否是宗门传承之器。但是根据历代人不同的记录所提到的内容,多少还能整理出一些线索,其中最明显的就是题龙山三神器,很多典籍中都有明确的提及。

所谓世间神器,并不一定威力都很强大,也不一定都是用来与人斗法的,与其他的法宝相比,其最重要的特征是使用境界上的区别——可随形神变化。正因为如此,它有两个非常重要的特点,一是现实中的,二是传说中的。

在现实中,神器妙用威能可发挥到什么程度,取决于使用者的修为有多高、神通法力有多么强大。就像一个人拿着桶去提水,这桶多少水都能装,能拎多少水就看他有多大的力气。

在传说中,当修至世间法尽头历天刑雷劫,从人间飞升仙界之时,所有的凡物都是带不走的。哪怕再厉害的法宝,只要不是神器,飞升之时都必须留在人间。也就是说,只有能随形神一体变化的神器,才能从人间带入仙界。

仙界在哪里,这是个根本说不清楚的概念,飞升也是一种存在状态的改变,更确切的形容应叫做无边玄妙方广世界,尚非成天乐所能理解。常人可见、可及的世界都是凡间,哪怕飞到火星上、冲出银河系,那仍然是凡间。

传世神器,最有名的是忘情宫的镇宫九器与正一门的正一三宝。千年之前号称人世间第一神器的,是忘情宫镇宫九器之一的射日弓。后来此弓与另一件镇宫神器随风扇一同损毁,又有仙家打造了瞄日鹊与呈风节,补齐九器之缺。

忘情宫地位超然于两昆仑之外,镇宫九器世人难见。如今被称为天下第一神器的,就是正一门掌门信物雷神剑。其实神器之妙更重要的在于施展它的人,很难有什么第一第二的比较结果,这只是昆仑修行界的一种说法而已。

打造神器,通常要求炼器者有出神入化之能。但这一点也不是完全绝对的,还要看使用的材料以及成器的机缘,并不是有出神入化的修为就可以炼制神器成功。并非人人都擅长于炼器而且会有那么好的运气,这可没有什么概率的说法。

据说在古时西域某处,也就是如今的中东一带,曾出产一种东西叫众神之泪,此物天然就是神器、能随形神变化。而如今三梦宗所炼制的九转紫金丹,不仅是一种灵药而且本身也是一枚神器,令人感到不可思议。

炼制九转紫金丹的人未必有出神入化之能,但此丹须用的灵药太过特殊,而且成丹时有天生异象的袭扰,相当于经过了自然造化的洗炼。如今众神之泪已绝迹,谁也不清楚是否真有这种东西,但九转紫金丹却是实实在在的。

题龙山祖师题龙真人与正一门有莫大的渊源,正一三山中有题心壁,那么点睛小筑的门户就是题龙壁,正一门有正一三宝,那么题龙山三代弟子也合力打造了三件神器,搜集各种天材地宝反复炼制失败过很多次,先后用了近百年的时间。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