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天下神器
第655章、宗门三典,最重金册

至于司冠,按字面意思理解,就是给史天一戴上冠冕的人。在通常情况下他应该是传位给史天一的题龙山上任掌门,若上任掌门已仙逝或因特殊情况不能到场,也可委托一位尊长代行。比如当年海天谷掌门于苍梧是在正一三山会上即位的,司冠就是如今的昆仑盟主石野。

那么在这种场合,自然是宇文霆的身份最为合适,他是理所当然的司冠。

至于主祭,这个身份很特殊,与掌礼司仪有重合的地方。他相当于总策划,负责制定整个典礼的流程、每个仪式的环节。比如有客来贺,应该于何处行礼,题龙山又该如何回礼,甚至包括回赠什么礼物等等。然后由掌礼司仪在现场按照这一套流程,主持进行完整的仪式。

其实张乐道已经做了最主要的工作,分派各人的角色就是主祭的事情,但他却特意将其中最重要的那一部分、掌门升座典礼所有的流程细节,留给成天乐来制定。成天乐应是在场中人中最没有经验的一位,可是张乐道偏偏就要他干这个。

他该怎么办呢?只能去看题龙山《金册》!

修行各派的掌门升座典礼的形式都大同小异,但也各有一些特别的细节讲究,比如掌门信物的授予方式每派都有所不同。这些张乐道等人不清楚,只有题龙山金册中才有明确的记录和规定,主祭之人须查阅。

虽然史天一已经说了,请在场同道帮忙查阅题龙山的历代典籍,但那也仅限于修炼心得与行游笔记,宗门金册是不能动也不会有人动的,各派修士都懂这个规矩。而张乐道也清楚成天乐的家底,万变宗草创,恐怕很多方面还是外行,估计也没有金册。

但这种话不好说出来,假如当面问成天乐:“你已经开宗立派,但你们万变宗是不是连宗门金册都没有啊?”这样未免使人太尴尬。所以这位前辈就创造一个机会让成天乐自己去看真正的金册是什么样子、怎么回事,那么他也就明白了。

也只有在这么特殊的机缘下,成天乐才有可能去研究宗门金册的实物。否则就算他与各大派关系再好、结缘再深,也不可能去翻人家的金册,顶多去向高人尊长请教:“我听说修行宗门传承须有三典,其中最重要的是金册,请问金册是什么东西啊?我万变宗也需要弄一个,应该怎么弄啊?”

各人在典礼中的司职分派妥当,那么剩下的就是典礼上的贺客了,这也是必不可少的,便是欧阳海、陈秀芸、泽真这三人。而且自古以来有个不成文的讲究,贺客不论多少,但最好不要是孤家寡人,只有一名贺客是不吉利的,而现在有三个。

三人成众、三人行必有我师,说法也祥和。

这比能按照正式仪轨、完成升座典礼所必需的最少人数只多了一位,最简单但是丝毫不缺。来的人就是这么巧,假如再少两个的话,成天乐就得把外面山野中的甄诗蕊等人叫来了。一切分派完毕,然后大家都要各自准备了,众人都看着“主祭”成天乐,等着他发话。

成天乐挠了挠后脑勺道:“典礼具体的流程和细节,我要看过金册之后才知道。但是嘛,史掌门一直在忧心一件事,不知在典礼最后要赠送大家什么礼物才好?要我当主祭的话,首先就把他心里这个疙瘩给解了,点睛小筑里所有的物品我们都查验过了,王天方还是留下了一些东西没搬走。”

张乐道:“除了藏经阁中的典籍之外,所有与修行有关的器物和灵药都被拿走了,连打造器物的天材地宝都没留下,还有什么东西呢?”

成天乐:“东边木楼的库房里,还有三箱金条啊!谁说掌门的升座仪式给大家的回礼就得是天材地宝、灵丹妙药呢?我看那里金条挺多的,身为主祭首先就做第一个决定,回谢到场的各派同道每人一对金条。好事成双,情比金坚嘛!”

最后这句话把大家都逗乐了,这是形容办婚礼呢还是升座典礼呢?但是题龙山目前确实拿不出别的东西,只有那些金条是最合适的。

王天方确实没有把所有的东西都带走,在东侧小楼最里侧的一间屋子里,有三个老旧而结实的木箱,里面装的是金条。题龙山宗门洞府里怎会有这么多金条呢?这也不令人太意外,修士虽然隐居洞天清修,但还是需要在红尘中行走的,这就必然要花钱。

成天乐的万变宗,在世间也有产业。题龙山三百多年的传承,两百年前一度很兴盛,众门人可不仅仅都呆在点睛小筑里闭关,在外界行走经营者也不少。修炼讲究道、法、师、侣、地、财,这三箱金条就是题龙山先人攒的钱,不是什么银行存折,看样子至少也是一百多年前留下的,放在哪朝哪代都是硬通货。

王天方等人没把这些金条拿走的原因不详,但大家也能想通为什么。同样份量的法宝灵药,可比金条贵重多了,他们当然会先拿最重要的也便于携带的东西。他们还得藏匿行迹快速离去,横断山区的地形地貌可不是那么好穿越的,就算有神通修为在身,再将这些金条背在身上也太重了!

张乐道苦笑道:“若说传承是财富,那么金条更是世间真正的财富!史天一若想重振题龙山宗门,将来需要花钱的事情肯定也不少,好歹还有那些金条。那三箱金条加起来有近万两,如今市价过亿。回头我和史天一商量商量,题龙山若需要用钱,我可以帮他分批变现。”

陈秀芸也笑道:“幸亏这些金条太沉不好搬走,被留下了,看来题龙山的先人们考虑的还很周到,史天一虽是光杆掌门,但并非没有家底啊。……成总,那谢礼就是一对金条也很好,每根三两一对就是六两,就算是题龙山的回礼了,免得到时候让史掌门尴尬。”

这件事情商量完了,成天乐登上藏经阁去查金册。祖师殿上面的二楼分为两部分,四分之三的面积是藏经阁,另四分之一的面积是一间单独的静室。从侧面的楼梯上去,看见履世正在静室门口,就如题龙山的值守弟子。

史天一此时焚香沐浴已毕,正在静室里定坐清心,等待明日正午履世开口提示吉时、并引他下楼。

其余众人也焚香净手进入藏经阁,各自翻阅典籍,大家都很安静没有发出太多的声音。成天乐则恭恭敬敬将那金册请到了香案上,刚刚在楼下说黄金的事情,到了楼上就发现所谓的金册竟然真就是黄金打造的!它看上去像一本大开本的厚书,端起来却上百斤重,假如没有神通修为,一般人双手平展还真拿不动。

不仅书的封皮是金的,里面的内页也是纯金质地,就如杂志画册所使用的铜版纸那么厚,经过了奇异的法力炼化,能像普通书页一样翻卷阅读,却有着特别的弹性和韧性,上面的字迹都是以法力烙制,并伴随着御神之念。

此书普通人无法损坏,若是以法力想强行撕去其中的一页,那么所有的内容都会损毁。想在上面增删和篡改更不可能,这么做也会毁掉整部金册。所谓御神之念,与普通的神念不同,它是以法力赋予这金册字迹中,阅读者以神识感应时,自然能够接受到其中蕴含的信息,就相当于这些文字的神奇注解。

怎么形容读这本书的感觉呢?成天乐有随言入境神通,可以在描述一件事情时,让人自然就能听见、看见相关的场景,那么这本书也有这种妙用。它首先记录的是题龙山门规,与昆仑修行各派大同小异,这是必然的,否则也不会被认可。成天乐在门规的最后也看见了散行三戒以及共诛戒,并且有神念的注释讲解。

再往后翻,则是各种典礼仪轨,包括入门受戒的仪式、与同道结缘的讲究、拜山待客的规度、门中弟子日常的礼仪、祭祖的仪呈、弟子大成之后的庆祝方式等等等等。成天乐原本只需查阅掌门即位升座典礼就可以了,但他却从头翻到了尾,仔仔细细看了全部的内容,包括那些神念信息都记在了心里。

这些都是万变宗所缺的,有很重要的参考借鉴意义。缺乏传承沉淀底蕴的遗憾,就需要通过开创者的积累去弥补。成天乐翻阅金册的时候就已经暗自决定,回去立刻召开宗门会议,商定编制万变宗自己的宗门三典。

器物谱和族谱立刻就可以弄,反正那是需要不断补注和续写的,但金册一定要谨慎打造,定立之后就不可以随意修改了。否则的话,门下弟子遇事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同道往来也不清楚该怎么和你打交道,不能今天这样明天又那样,各种事情该怎么办都需心中有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