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天下神器
第654章、主人冠正,即位于门

提到掌门即位升座仪式,张乐道说道:“以题龙山如今的状况,只能诸事从简,但越是这样,就越要尊重宗门仪轨,应有的程序一步都不能少,名正则言顺。好在我们来了这些人,可以帮着一起张罗,在典礼中各司其位。

此事不可仓促也不可拖延,我已经算过了,明日便是吉时。简单的典礼,我等齐心合力,一天一夜之间足以筹备,升座仪式可在明日正午举行。史掌门应焚香沐浴,静待吉时到来。祖师殿楼上藏经阁旁有一间单独的静室,就是为这种场合准备的。

史掌门就在那静室中定坐清心,回顾即位前修行历程、思悟升座后宗门之责,这不仅是形式,也代表了庄重之意。我暂充题龙山门下,自荐为掌礼司仪。史掌门请静待明日正午升座吧,一切事宜,都交给我们来张罗筹办。”

史天一又躬身道:“大恩不言谢,诸事听从安排。”

难怪他刚才要以师礼向众人下拜,因为题龙山目前并无门人,在接下来的升座仪式中,在场很多人都要履行题龙山门人的司职。所以史天一提前表示了尊敬,以示绝无在升座典礼上委屈诸位同道为门下的意思。

欧阳海说道:“升座仪式之前应清点宗门器物,看看有哪些所缺、都应怎样补上。点睛小筑中还剩多少东西,我们刚才都已经看过了,除了掌门信物之外,典礼所用都是够的。史道友可知题龙山的掌门信物是什么,两日前又被人取走了哪些东西?”

史天一答道:“师尊并没有告诉我点睛小筑中都有什么,因此我也不清楚失去了什么。”

众人皆一愣,这倒是个问题啊。史天一根本就不清楚题龙山原先有哪些东西,那么就更不会清楚王天方都取走了什么。夜游先生原先没有对传人说这些,可能是另有考虑。那时候史天一和王天方都还是涉世不深的少年,告诉他们洞府中那么多宝物,容易导致心态上微妙的变化。

但这样一来也有麻烦,夜游先生恐怕也没想到会出这种意外。史天一有守护宗门之责,须追回失物,但总得知道失物是什么啊?否则别人拿出一件题龙山的法宝来,放在眼前他也不认识!

宇文霆说道:“宗门三典,历代弟子族谱、宗门金册、传世器物谱,我们现在找到了两样,族谱和金册仍在,可器物谱不见了。藏经阁中被取走了两部典籍,其中之一应该就是器物谱,另一样若我猜得不错,应是饵药丹典。”

泽真点了点头道:“王天方勾结外人进入点睛小筑,取走的就是各种法器丹药、天材地宝,那么记载各种法宝的炼器手段、御器妙用、宗门中传承历史的器物谱,还有记载门中各种饵药的采集炼制之方以及灵效的饵药丹典,当然也会带走了。”

他们在说话,而成天乐是全神贯注地听着,唯恐错过了任何一个字,这可真是个长见识的机会。宇文霆刚才提到了“宗门三典”,是指每一派修行传承宗门中都会有的三种典籍,先有宗门三典,然后才谈得上建立藏经阁。

而这宗门三典,一般外人是无缘得见的,只有本门尊长或大成以上的修士才可以翻阅,弟子若想闻知其中的内容,也需要长辈转述或传授。它们就是宗门内部的东西,哪怕记载的内容早已天下皆知,但典籍本身却不提供给外人翻阅。

《器物谱》是三典之末,记载了宗门中的各种传承法器和重要的物品。每一件属于宗门的法宝,都会记载其来历。若是宗门自行炼制,则会记载炼器的方法及过程、成器于何年何月;若是因缘法获得,也要交待其过程,比如是同道赠送、门下捐献等等。

每一件法宝都会尽量详细的描述其特征、御器的方法、所具备的妙用,如果这件法宝有特别的来历,那么还会补注一段或数段值得强调的历史。宗门传承器物也可能外流或者遗失,比如赠送外人、不慎损毁、永久赐予弟子成为其私人之器,这些也要注明具体情况以及所发生的年月。

它的内容还不仅止于此,也会记录与器物有关的其他信息,比如各种天材地宝的物性、产地、采集以及炼化方式等等,并标注与宗门有关的历史。这样一部器物谱也等于是一个宝藏啊,后世弟子研习之,可以了解古往今来各种法宝的炼制特点及御器之妙,哪怕有很多法器如今已不再传世,仍然可通过学习器物谱而有所得。

《历代弟子族谱》则是宗门三典之首,它并不等同于世俗间的家谱,而是一种修行传承谱系记录。它记载每名弟子的出身以及拜入宗门的缘起,何时记名、何时入门、何时大成、何时坐化或飞升。这些记录用正楷字书写,每列之间都有大片的留白,以供补注之用。比如这名弟子有什么值得记录的经历,也会用小字写在旁边。

有些传人可能最终下落不明,那么就要记载此人最后一次留下消息是何时何地,有的传人可能受罚被驱逐出门,那更要注明事情的原因和经过。这族谱就是一部宗门传承史,读它的时候看到的并不仅仅是一个个名字。

《金册》在三典中居中,也是意义最重要的一部。与器物谱与族谱需随时续写以及补注不同,金册一旦定立,是绝不可以随意变动的,连删改都不行!如果需要改变金册中的内容,不仅需要宗门决议,还需要将金册熔化重新打造,然后告知同道各派。

神丹会后,成天乐已正式开宗立派并得到了昆仑修行界的认可,但万变宗就是成天乐集合的一伙山野妖怪,宗门传承需要健全的东西还有太多,底蕴积累也差得很远。这宗门三典,万变宗目前是一样都没有!

成天乐一边听一边暗自琢磨,这一趟直是没白来啊,等回去之后,就要把万变宗该补上的东西都正式补上!他也不太敢乱插话,总不能掉了自家的链子,先在这种场合好好补课吧。

陈秀芸此时沉吟道:“器物谱和饵药丹典被带走了,确实是件大麻烦。夜游先生没有告诉史掌门题龙山都有哪些东西,原本打开洞府自行翻阅这典籍便知。如今却出了变故,只有另想办法探究其中的内容。

藏经阁中还有题龙山历代门人的修炼心得以及行游笔记,其中可能会提到使用各种器物、饵药的经过,将这些典籍的内容对照参阅,或许能推知一二。比如题龙山最重要的传承法器都有哪些、掌门信物又是什么,就算器物谱不在了,也能查得到。”

欧阳海皱眉道:“这可不是一两天功夫能完成的,需要史掌门升座之后,慢慢整理分析才能弄出一个清晰的头绪。其他的都好说,但若是掌门信物遗失,那么升座典礼就缺了很重要的一环。如此虽不妨碍史掌门即位,但需要另定一件掌门信物才行,或是临时或是永久,这是事先就要准备好的。”

史天一突然说道:“掌门信物倒不必担忧,我虽不知其为何物,但方才扶正蒲团拜祭祖师之时,那炉中燃香升起时似有神念传来。只要我按宗门仪轨即位升座,自可得传。”

丹果成开口道:“有如此玄妙吗?它应该是题龙山最重要的法宝了,王天方已将这里搜刮一空,难道会留下它?既然史掌门感应到的神念如此,那我们就试试吧。”

张乐道微微一笑道:“史掌门啊,目前虽不清楚题龙山失去了何物,但你已清楚自己得到了什么!这点睛小筑、祖师大殿、燃香中的神念、在场诸位同道的相助,都是你今日所得,远远超过那王天方所能取!你这就去焚香沐浴,然后于静室中清心,剩下的事情我们来办。……履世,你陪史掌门去,然后就在那静室外守候,为接引司仪。”

这场典礼最少需要两名司仪,掌礼司仪就是张乐道,主持整个典礼;而接引司仪本应是门下童子,迎送唱和并递送各种物品,如今就由履世来充当。

履世陪着史天一先出去,史天一在门前又转身道:“按仪轨,我焚香沐浴之后至明日正午之前,将不再出现。方才欧阳掌门说查阅题龙山历代典籍,也可以得出一些失物线索,且能知掌门信物是何物。诸位若有空闲,天一能否请大家帮忙查阅一番?”

这是个很意思的请求,题龙山藏经阁中历代先祖的修炼心得与行游手记,外人是不能随意翻阅的。但史天一却让大家去看,而且是请他们帮忙,这是一场难得的缘法,也算是特殊情况下的破例。

余下的众人又来到了祖师殿右侧的议事内堂中,商量典礼的事情。两位司仪已经有了,至少还需要一位迎宾、一位主祭和一位司冠。这迎宾可不是指饭店大堂门口的那种迎宾,通常都由外堂首席长老担任,指挥门下弟子引宾客入席、安顿客馆、维护典礼秩序,这次就由三梦宗弟子丹果成来客串。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