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天下神器
第653章、点睛龙腾,传法在人

看见这道屏风,成天乐觉得很眼熟,莫名想起了正一三山法柱峰上的题心壁。它们确实很像,题心壁上布满了天然形成的彩色条纹,如漫天的云霞渲染,与这面石屏几乎一模一样。但题心壁就是山中天然形成的一面崖壁,而这块巨石屏风应该是人工移到此处的。

再仔细看那石屏上的纹路,互相勾连环绕中隐藏着一条龙。乍看不容易发现,等发现之后却越看越觉清晰,摆尾舞爪栩栩如生,但这条龙却没有眼睛。巨石屏风有十余米宽,四米多高,而张乐道插在地上的两截树棍,此刻恰恰紧贴着巨石屏风的两端。

泽真赞叹道:“乐道先生的符箓之道果然堪称一绝,信手之间,便让这洞天门户显现。”

张乐道轻轻拭了拭额角的细汗道:“惭愧惭愧,我已经尽了全力,差一点就没成功啊。泽真道友也不必夸我,正一门的神霄天雷符,是天下威猛无匹的符箓,此次出门,和锋前辈没让你带几张啊?”

泽真:“几张?我身上只有一张而已,不到万不得已之时绝不敢轻易动用。能做此符者,目前正一门中只有三位太上长老以及泽仁掌门这四人,凝聚剑意以供出山弟子在危急时引发施展,而功力不足者是很难控制的。西域自古也有卷轴之术,原理与之类似。而张先生能现场挥手作符施展,当真神乎其技!”

成天乐是第一次见到这种神奇的场面啊,而旁边的史天一更是看得目瞪口呆。丹果成突然说道:“史天一,开门吧。”

张乐道以神奇的符箓之术让洞天门户显现,省了史天一一番工夫,但这扇门还是需要史天一亲手打开的。史天一终于看见了宗门洞府前那面传说中的题龙壁,心中一时五味杂陈感慨万千。题龙壁,与正一门的题心壁只有一字之差,由此也能看出两者的渊源。

想当初题龙山的创派祖师题龙真人,是世间一名画师,曾拜访正一三山,在那题心壁上画了一条龙。后来他创立了题龙山一派,宗门洞府的门户便是这面题龙壁。正在沉思中感慨往事的史天一,听见丹果成的话这才回过神来,上前几步朝题龙壁一指。

其指如笔,施法如落墨,那壁上的龙突然有了眼睛,于众人的元神中发出一声清吟居然“活”了过来,在石壁上盘旋飞去,旁边的彩纹也化为云霞散开。巨大的石屏就这么消失了,前方出现了一座的庄园。

迎面是个半亩大小的月牙形翠湖,左侧有泉眼清流注入湖中,右侧湖水溢出不知流向何处。湖中央打着两排木桩,中间架着一条木板小桥,走过去对面有个平整的场院,就像村子里的晒谷场。湖边有一座木柱草顶的凉亭,正好与那木板小桥相连。

那些木头、铺在屋顶的白色软草,都经过了法力的炼化,数百年仍是半新的样子没有丝毫腐朽的痕迹。木亭对着小桥的一面挂着一块匾,上面刻了四个字——点睛小筑。

“点睛小筑”便是题龙山的宗门洞府、这片小昆仑洞天之名。再看那场院左右两侧以及正前方,都是很有特色的吊脚木屋,以木桩支撑铺着木板凌空搭建。与山村里的吊脚楼空间大多偏狭窄稍有不同,这些房舍很宽敞,有几间厅堂跨度非常大,能容纳数十人集会。

正中那两层木楼就是题龙山的祖师殿所在,其中还有会客厅、宗门议事内堂,楼上则收藏着历代典籍。左侧木楼收藏着各种器物以及丹药,也是掌门以及长老们的修行静室,右侧的木楼是门中弟子居所和待客的馆舍。

祖师殿后面以及环绕那翠湖的两边的地方则是药田,其中也点缀着园林景观。点睛小筑的规模并不大,空间面积也不比万变宗在苏州的那座宅院大多少,方圆不过数十丈而已。题龙山三百多年历史,至史天一是第七代传人,就算出过有出神入化之能的祖师,又曾经得到高人的相助,所能凿建的洞天规模也是有限的。

可是成天乐仍然很羡慕啊,无论如何这是一片小昆仑洞天,很多修行门派都没有呢!他在苏州的那座宅院,根本没法跟这种地方比,完全是两种不同意义的道场。就算成天乐以后有钱了,能买下更大的地方修建更大的道场,但想拥有小昆仑洞天结界,还是遥遥无期、不可想象的事情。

这是题龙山历代前辈留给史天一的福缘遗泽,集合一伙山野妖修的成天乐自然没有这等好运气。史天一引领众人迈过木桥进了点睛小筑,成天乐回头望去,来处不见那面石壁,只有张乐道插在地上的两截树棍,四周群山也看得清清楚楚,这便是小昆仑结界的玄妙之处。

四下里静悄悄的,但大家都凝神戒备,可以随时出手,因为谁也不清楚这里面还有没有别人。不等史天一吩咐,张乐道发出一道神念,众位高人分成几组迅速散开,检查了这片不大的洞天中所有的建筑以及药田,就连那湖底都仔细搜索了一番。

这里已经没有旁人。王天方前天来过,当獾妖引走周峰之时,他便带着同伙一起打开门户进入点睛小筑,当那獾妖甩掉周峰离去之时,这伙人迅速离开并关闭了洞府门户。他们拿走了不少东西,木楼里的很多格架和箱柜都空了,地上还散落着一些杂物。

此处的药田已有多年无人打理了,原先种植的各种灵药随意蔓长,有些错过了采摘时机,花果枝叶已落地为泥,杂乱之中长势不可能都像原先那么良好。但也有一些需要多年培育的灵药已长成,但看痕迹也全部被采走了,来者搜刮得很干净。

正中祖师殿中的牌位森然,两天前也没有人焚香下拜,因为香炉中没有留下新灰的痕迹。而且那正中的蒲团是翻过来放的,假如曾有人拜祭题龙山祖师的话,肯定会把蒲团恢复正常,而王天方根本没动这些东西。

祖师殿楼上的藏经阁,格架中放着数十卷典籍,最显眼的是题龙山历代弟子族谱以及记录门规和各种典礼仪轨的金册。这两样东西没有被翻阅过的痕迹,从其气息来看多年没有人动过。但其余的典籍,很显然都被人在近几天内翻阅过,放的位置并不整齐端正,有几卷的尾页还没有合好。

这其中最多的是题龙山历代门人的修炼心得与游历笔记,还有各种炼器、炼药、布阵等辅助法术的讲解,重点当然与题龙山的独门秘术以及传承器物有关。重要的典籍都是用木匣存放,大多仍在原地,但有两个木匣却空了,看痕迹是新打开的,里面的典籍很可能已被王天方带走。

成天乐陪着史天一首先搜查的是正中的祖师殿,接着是同一栋建筑内的会客厅与议事内堂,然后去了楼上的藏经阁和一间单独的静室,下楼之后又将众人已搜查过的所有地方全部巡视了一遍。史天一的面色始终沉静如水,看不出是喜是悲。

可是当这位题龙山传人又回到祖师殿中,放正蒲团焚香下拜的时候,跪在那里良久没有起身,紧闭的双眼中溢出了两行热泪。很难形容史天一此刻内心是怎样的感受,激动抑或遗憾还有更多复杂的伤感?旁观众人皆大成修士,并没有开口多说什么,只是陪着他一起拜祭题龙山历代先祖。

有人还在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这是谁也不想看到的场面,但相比预计的最坏的情况,至少免去了某种麻烦。王天方显然是放弃了题龙山宗门传承的牵系,只把这点睛小筑当作了一处隐秘宝藏,取走了里面他认为最有用的东西。

如此一来,史天一便可顺理成章即位升座,成为题龙山新一任掌门。但是他这位光杆掌门一旦升座,就肩负着守护宗门之责,将来要追回题龙山的失物并惩治王天方。

拜祭祖师已毕,史天一终于站了起来,转身又向着众人下拜道:“今日我师尊夜游不在,而历代先祖牌位列前。众位助我一路修于行、终至此,皆为我师,请受天一之拜!”

他行的是师礼,但众人也不好避开,只能站在原地受拜,因为史天一拜的不是特定的某个人,而是在场的所有同道,是某种见证与象征。拜完之后史天一起身说道:“不久之前,我有幸随成总拜访正一三山,当日和曦前辈教诲——‘传法在人不在山’。今日见此情此景,方彻悟其中真意,也明白该怎么做了。”

众人听他这么说,这才完全放下心来,有些事别人劝再多也没用,继承题龙山宗门的毕竟是史天一自己。宇文霆说道:“心念释然通达,却非无所谓之,而应更加恭谨处事。题龙山祖师殿如故、宗门金册尚在,如今之务,是按金册所定仪轨,举行掌门即位升座典礼。”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