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天下神器
第652章、藏名于世,他山之石

丹果成看上去不大,无论是身形眉眼还是言行举止都略显稚嫩,但辈分可不低。她的师父石野与正一门的三位太上长老、九林禅院的三位神僧、芜城张氏兄弟同辈,那么这位小花精便与正一门泽字辈一众弟子同辈。

身为石野的亲传弟子,丹果成的修为境界并不如大师兄丹紫成,其神通法力也不如另一位师兄丹游成,这也与其出身有关。草木之精与人不同,与妖修也不一样,其开启灵智以及修炼的过程相对漫长,而且从修为境界上并不太好比较衡量。就算以石野之能,也不可强求丹果成的修炼如其他弟子那般精进神速。

但天下修士无人敢轻视这位小花精,二十七年前的正一三山会上,她的昵称“果果”便已名动天下。祖师爷风君子十分偏爱这个小徒孙,封其为仙人不留神,看似游戏人间的玩笑之举,却让这小花精拥有了一项不可思议的天赋神通。

成天乐久闻丹果成之名,今天第一次见面不禁暗暗称奇,她就是位美丽单纯的小姑娘嘛!众人见礼完毕,史天一上前拜谢果成师叔,感谢她这些年来守护题龙山道场。

丹果成赶紧侧身摇手道:“史天一,你不必行此大礼。其实我这几年只来过题龙山两次,第一次是仙人不留花树种下的时候,我来看了一眼;第二次就是前天,跟着那周峰在山里转了一天,却恰好让人进了题龙山的宗门洞府。实在是惭愧得很,也谈不上什么辛苦!”

宇文霆问道:“果成道友,周峰那逆徒还在道场中吗?”

丹果成:“是的,昨日他离开修炼道场在附近找寻张望了一番,大概还是没搞明白前天发生了什么事,但今天又躲在道场中不出来了。……宇文掌门这就要拿下逆徒吗?史天一应该可以打开道场外的迷踪法阵,进去就能看见他。”

周峰所藏身的修炼道场,虽不是题龙山宗门洞府那样的小昆仑洞天,但也不是直接暴露在山野中,它被一座迷踪法阵环绕,使常人发现不了痕迹,飞禽走兽也不能闯入其中。其实很多没有小昆仑洞天的修行门派,其传统的宗门道场都是这么布置的,只是范围大小和法阵守护的巧妙不同。

史天一少年时就在此处修炼,当然清楚怎么进去。就算不知道打开这迷踪法阵的方法,有张乐道这位阵法大师在,想强行进入这座修炼道场也很简单。然而宇文霆却摇头道:“就让他在里面呆着吧,办完正经事再处置这个败类。我们先去题龙山宗门洞府,看看究竟发生了何事。”

成天乐上前一步道:“果成道友,你能否将前天的经历,以及周峰与那獾妖走过的路径告知?我们或可追查那獾妖留下的线索痕迹。”

丹果成做事倒也简单,直接发来一道神念,描述了她跟踪周峰与那獾妖的经过,其中也包含着山势与路径的信息。她修为不高、法力偏弱,那是和三梦宗同辈弟子相比,但至少也相当于大成境界了,掌握了神念手段。

甄诗蕊看了胡卫华一眼,胡卫华心领神会,上前冲宇文霆拱手道:“掌门师祖,我自幼也在云贵高原山村中长大,从小就习惯了穿行深山野地,就根据这线索去追踪一番,若是能查出什么来,则最好不过。”

还没等宇文霆答话,成天乐也挥手道:“甄执事,随你的道侣同去。任道直、花膘膘,吴贾铭,你们也一道去协助策应,配合胡卫华去追踪那獾妖的行迹。”

宇文霆微微一笑道:“卫华,那你就查查看吧。一只化形有成的獾妖两天前曾走过此地,并不是普通野兽行迹,在山野中不是那么好追索的。能查到一些线索更好,若是查不到什么也不必失望,就算是一段见知经历。”

胡卫华躬身领命,转身而去。当他们拐弯进入一片密林时,万变宗的四位妖修全部不见了,都化为原身隐藏行迹钻进了树丛荆棘中。任道直被一团朦胧的光影包裹飞上了高空,花膘膘化为了一只狐狸钻进了灌木丛,吴贾铭也化为一条花尾巴狗吸着鼻子溜进了树林。

胡卫华在山野中穿行,他看不见甄诗蕊在哪里,却偶尔能听到她的动静,就算听不见,也能感觉到,有一条大蟒就在不远处的密林长草中伴随他同行。恍然乎如时光倒流,胡卫华的感觉就像又回到了小时候,他在离山村很远的镇子里上学,在那穿行山野的崎岖路途中,总有一条大蟒在路边的密林中守护相随。

做追踪调查,最重要的是搜集信息。丹果成提供的信息中,最有价值的就是獾妖陪周峰走过的路途,这条路足够长,獾妖无意间留下的各种痕迹和气息也应该比较多。沿途注意仔细感应、对比、搜集,正是曾擅长捕猎的山野妖修们骨子里的本能。

藏鱼于水、藏鸟于林、藏兽于山,也许是这世上最好的隐形之法,假如有人在那獾妖最终消失之处监视的话,也只能发现胡卫华一个人施施然走来,甄诗蕊等人都是不露行迹的,这山野中本就有不少兽类出没。如果真要说有点碍眼的话,吴贾铭的原身那条花尾巴狗倒是村子里常见、山野中则很少,但他的嗅觉却是最灵敏的。

且不提胡卫华与万变宗众妖在山中的查探,史天一、丹果成引领其余众人翻越山林,到达另一片幽谷。这一带的山村里有句俗话叫“十里不同天,老死难往来”,形容的就是横断山区的地貌。虽只有一山之隔,但别说是人,有很多野生动物恐怕终身也不会见到另一边的风景,因为无路可行。

这些人清一色都是大成境界以上的高手,在那难以落脚的密林树丛上方飘行,遇到峭崖断壁也是飘飘然登临而上。只是两个时辰的功夫,他们便翻越了横亘如刀锋般的山脊,穿越了一条底部有激流奔腾的深切峡谷,来到了另一片宁静的山间盆地里。

已是深秋时节,远望西面以及南北两侧的高山,颜色极有层次感。近处的谷地一片葱茏,点缀着五颜六色的野花和已经成熟的浆果,视线渐远渐上,则是翠黛色的针叶林,再往上则是枯黄飘红的落叶林,然后是青褐色大片岩石裸露的峰顶。

他们走过一片桫椤,东面河谷吹来的潮湿的风留在林外,又走过一条留下断断续续连珠湖泊的小河,前方是翠绿底色、开满野花的山坡。史天一就在这里停下了脚步,皱眉道:“宗门洞府的封印果然被人打开了,门户已经出现。”

题龙山宗门洞府的门户就在这里,而小昆仑洞天的玄妙就宛如另一个世界的空间,寻常人根本看不见。成天乐展开元神,并以感应之法扰动周围的空间,果然发现那隆起的翠绿山坡仿佛有无形的阻隔,神识穿透不过去。

而眼前所见的风景,神识又感应得清清楚楚,只是有一个仿佛并不存在的空间入口而已。夜游先生留下的封印确实被打开了,因此这门户是能被感应到的。但它此时却是关着的,需要用题龙山秘传手法才能开启,否则只能强行破开空间进入。

史天一正要施法,泽真突然笑道:“乐道师叔,久闻芜城张氏符箓与阵法修为堪称一绝,平日难得领略,今日能否开开眼界?”

张乐道笑了:“你是想考我吗?也罢,就在此献一回丑吧!”

说着话他折了一根树棍,走到前面的山坡脚下开始画一条条奇怪的符文。这里既不是沙滩也不是裸露的土地,而是灌木与野草生长的山坡,用一根树棍怎么能画出符文来呢?这符文是看不见的,留在草叶上、树梢间、山石里,都是御神之法所凝聚的玄妙法力,只能去感应。

张乐道画完之后,又将手中的树棍从中折断,两截都插在了地上。他退后几步,从怀中取出一支笔,黑色的笔杆像是钢笔,打开笔帽却是细毫笔尖,仔细看居然是派克牌的,现代便携式工艺毛笔。他又取出一张黄色绢纸,凌空挥笔写下一道符。

刚才在山坡下以御神之法画那数十丈范围的符文,张乐道是面不改色,此刻只是在这张绢纸上勾了寥寥数笔,这位前辈却已额头见汗。成天乐感应得很清楚,那奇异的法力在笔毫间凝结,又在那符纸上形成了奇异的法阵,方寸之间勾勒而成,稍有一丝差错连纸带笔恐怕就会当场化为飞灰,那凝聚的法力也会有一场爆发,不仅前功尽弃还容易伤着张乐道自己。

这道符写完之后,张乐道的左手一挥,它便缓缓向前飘去,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始终在空中提着。符纸飞过那并排插在地上的两截树棍之间,似有奇异的阵法运转,众人只觉眼前一花。

两截树棍原本相隔只有半尺,此刻却变成了十几米远,它们并不是被移开了,而是中间莫名出现了原本并不存在的空间。那符纸开始燃烧,没有灰烬也没有烟尘,缓缓地消失于空中,前方出现了一面巨石屏风。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