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天下神器
第651章、巍乎六盘,高哉岩峦

张乐道叹了一口气:“是啊,你倒是点破了真正的原因。这几人当时虽不引人注目,却尽皆不凡,资质悟性都有可取之处,将来都可能会有所成就,所以我愿意结缘帮助他们。但我却没有料到会出这种波折,有些人的成就越高越不是好事,这也是我的过失。”

泽真劝慰道:“乐道先生乐善好施、提携后辈结缘天下,不是虚名而是实行。年秋叶、刘漾河、史天一、王天方如今皆已大成,就足以证明乐道先生当年的眼光了。至于他们后来的所作所为,是各自不同的人生选择,际遇及心性改变所造就,并非前辈的过失。”

张乐道:“其实这五人当中,资质与悟性最好的反而是未得大成的李逸风。其人很聪明,但他就是太聪明了!其师春村与各派前辈素有交谊,他也懂得去利用遗泽,自以为如鱼得水,又有飞螭爪护身,不惧寻常高手。正因为如此,看似弥补了其修为的不足,他又喜欢依仗机诈手段,反而成为修行关障。”

泽真:“若是李逸风真正意识到这一点,并证悟甚破,未尝不可修为大成啊。但他已经没这个机会了,像他这种人,还是早死早了的好!”

张乐道又叹了一口气:“李逸风是自寻死路,心机用得太阴损,反而没给自己留下生路。他死就死吧,我只担心这件事会给春村招祸。成天乐可不是我,不会跟春村讲什么情面的,而春村的脾气我也很清楚,唉——!”

泽真:“春村若置身事中,便是未得超脱。自以为弄潮者,实被潮流裹挟,这一点反倒成天乐是真洒脱。无论是谁身入红尘,便不是世外之人,那么该怎样就怎样吧,更何况一个春村。”

张乐道:“你倒是能看得开。”

泽真:“我是正一门泽字辈末徒,比履世、履谦大不了几岁,本就没有见过春村,有什么看得开、看不开的?若说前辈尊长身份,我师叔和尘如今仍在闭生死关呢,身为正一门弟子就更应该看得透了。”

他们在这里私谈时,宇文霆已经赶到了苏州与史天一等人见面。成天乐安排大家各自休息,待天亮后还要长途赶路。然而成天乐本人却没有休息,又在内堂中召集訾浩与几名执事议事。这次各派同道是从万变宗出发,那自然就需要万变宗来打点一切,包括定机票等等杂事。

大体安排得差不多了,甄诗蕊说道:“题龙山在云贵深山,而云贵高原的情况我很熟悉,卫华就是在云南山村里长大的,我也在那里修炼成妖。这次也让我去一趟题龙山吧,正可一展所长。”

成天乐笑了:“若说熟悉当地情况,别忘了史天一就是在那附近长大的,并不需要向导。万变宗去太多人也不合适,那样有强宾压主之嫌,我一个人到场就可以了。”

甄诗蕊解释道:“我去题龙山,并不是到宗门道场中参加典礼仪式,而是追查那头獾的去向。这是白天刚刚发生的事情,假如能在两天之内赶到地方,说不定山野中还有线索痕迹可查。做这些事,我这等妖修可比世间其他修士擅长多了。”

成天乐想了想道:“你刚才说胡卫华也是云贵高原深山中长大的,我回头就和艾老板说一声,让胡卫华也和你一起去。”

甄诗蕊摇头道:“不不不,这样不妥!此事可能牵涉到刘漾河,那王天方可能与刘漾河结盟,驱使山野妖修自成势力,所以才会有盗取题龙山器物之举。卫华修为尚浅,若是猝然遭遇状况,可能会有凶险。”

成天乐笑了:“你想得倒挺周全!只不过是深山中查两日前一只獾妖的踪迹线索而已,你一个人去不怕,带着胡卫华两个人一起去反倒担心了?胡卫华当年没有修行,也在险恶山野中长大,如今已有神通法力,还有你这位大成妖修在身边,反而行走不得深山野地了吗?

你放心,我既然让胡卫华去,自然就会做妥当的安排,你不放心他,我还不放心你们俩呢!我还要派任道直、花膘膘、吴贾铭和你们一起去。此番去题龙山分兵两路,我陪史天一他们去宗门洞府,而你们五人去追查那只獾妖的线索。”

老狐狸花膘膘说道:“如果连我们都查不出来的话,换做一般的修士恐怕就更难追踪到了。甄执事啊,成总让卫华去可是好心,你仔细想想,这一次的事情牵涉到听涛山庄,连宇文掌门都去了!”

甄诗蕊闻言恍然大悟,赶紧站起身来对成天乐行礼道:“成总,我替卫华多谢您了!”

老狐狸的话是什么意思?胡卫华是听涛山庄弟子,但入门时年纪较大,如今修为并不突出,在同门中很难给尊长留下特别的印象、受到特别的重视与点拨。而如今题龙山有事,牵涉到听涛山庄,掌门宇文霆亲自去了。听涛山庄的其他晚辈弟子想表现都未必有机会呢,那么胡卫华参与其中也是一种宗门缘法啊。

打个庸俗的比方,这就像一个大单位中的年轻职员,难得有个引起领导关注的机会,表现一下自己的工作能力以及态度。宇文霆对这位徒孙的印象必然会不错,这一念可能就是胡卫华将来的福缘。

第二天天一亮,万变宗已经安排好了车,从苏州出发直接去浦东机场,从那里直飞贵阳。就在他们还在飞机上的时候,万变宗这边已经联系好了旅行社,将相关的手续都传真了过去,并将全额押金打给了对方,租了两辆车就在机场等着。

成天乐等人在机场拿到钥匙,毫不耽误驱车便走,前往与云南、四川三省交界的六盘水市,也是史天一的家乡。到达六盘水境内就由史天一引路了,那盘旋的山道越来越险,在大山中也越走越深,终于在一个偏僻的镇子旁,他们弃车步行。这里已经是前往题龙山最近的公路,一般人不可能翻此处山穿行,但他们都不是一般人。

这一带是云贵高原与青藏高原相接的横断山区,典型的大峡谷深切地貌,千岩万壑中江河奔流,险峻群山中还分布着不少因地层塌陷形成的湖泊。成天乐不久前曾去过武夷山,那里的地貌也很特殊,同样由于地质运动与水流侵切而形成了很高的落差,很多山峰如参天的石柱与屏风。

但是横断山又是完全不同的另一种景致,巨大的峡谷与周围的高峰往往形成了数千米的落差,一条条山脉、一道道高崖往往绵延百里,是天然造就的不可逾越的无数屏障。群山之间也分布着不少古代湖泊遗迹所形成的盆地,土壤沉积相对富饶,因此形成了人烟聚集之地,在当地称为“坝子”。

但是这一带相对平缓的田地毕竟很少,坝子周围群山上层层分布的梯田也是当地的特色景观。这里的生态环境保存得很好,可另一方面,也意味着它确实偏远难至。近几十年来,国家基础建设投入巨资,穿山架桥建立的公路网,连接了一个又一个坝子,正给当地人的生活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新的改善与变化。

但这里仍然很偏僻,很多山村仍是中国目前最贫穷落后的地方,一方面是因为土地的贫瘠,另一方面是因为交通的不便,由此而带来的劳作艰辛。这一带有很多地方是常人无法涉足的,哪怕就是在这里长大的、最擅长攀爬山路的原住民。

史天一小时候就是在深山里摔伤了,才偶然遇到夜游先生易渊。后来他变得很强壮,能够穿行山野到达那一处修炼道场。但若不会神行之法,他恐怕永远都走不到一山之隔的另一片幽谷——题龙山的宗门洞府所在。这条路,宛如登天往复。

一行人于苍茫群山中攀援绝壁,往题龙山直线而去。宇文霆、陈秀芸有飞天之能,但也没有显露大神通,仍然随大家一起步行。成天乐则派任道直藏匿身形飞到高空,监控着周围以及前方的情况。在这种情况下,毕方飞天监视反而是最轻松、最节约法力的。

所有人中以胡卫华的修为最弱,甄诗蕊则陪在身旁不时协助一把,一直小心翼翼地盯着他唯恐出什么意外。其实队伍里有这么多高手呢,也不会让胡卫华跟不上或者有什么风险。

他们在夜间于一片千米断崖之上的平坦开阔地休息,定坐中涵养恢复神气,第二天清晨继续出发,于中午时分终于赶到了周峰所驻足的修炼道场。横断山的落差很大,各处的景致与气候环境差异也很大,周围是苍茫怪峰,但此地却是四时如春的幽谷,一片鸟语花香。

他们在一丛花树旁停下了脚步,然后眼前一花,凭空出现了一名少女。她看上去只有十八、九岁的形容,身形窈窕眉目如画,浅绿色的长裙点缀着红白相间的碎花纹饰,披散着乌黑的秀发,显得肌肤特别的白皙润泽,在众人面前拱手道:“三梦宗弟子丹果成,见过诸位同道!”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