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天下神器
第650章、雪中送炭,结缘承情

王天方应已修为大成,并在史天一之前打开了宗门洞府,若是按照夜游先生的遗愿,那将是王天方继任题龙山一脉的掌门。可问题恰恰就在于——王天方究竟有没有继承夜游先生的遗愿?

王天方这些年来下落不明,他所牵涉八达岭公司的事情尚未交待清楚,这次开启宗门道场既未通知同门史天一,也没告诉相交的修行各派。他究竟干了些什么,目前尚不清楚。在这种情况下,就算他在宗门洞府中自己为自己举行仪式继位,也是得不到认可的。

这不可能也不应该是偷偷摸摸的事情,比如成天乐创立万变宗自成一派,并不是聚集一伙妖怪占据一所宅院就算数的,那并不是什么开宗立派,而就是古宅闹妖蛾子。但题龙山与万变宗的情况又不一样,它是已传承三百年的宗门,涉及到的是怎样继承、由谁来继承的问题。

这本是题龙山内务,夜游先生不在的情况下,需要由史天一和王天方来解决。假如王天方如今已自立为题龙山掌门,情况还真有点复杂了,史天一首先要处理好宗门内部事务。比如成天乐等人登门问罪,让王天方以题龙山的门规受罚,然后才能谈其余。

由于具体情况并不明朗,一切都是未知的假设,所以陈秀芸才会说出那样的话,她要和成天乐等人一起去题龙山,为新一任掌门升座观礼见证。各派尊长提携与照顾史天一,目的是希望能恢复题龙山一脉的宗门传承,但更重要的是——那将是怎样一派传承?

史天一向陈秀芸行礼道:“多谢陈长老,天一惭愧,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因我题龙山之事,竟然惊动了这么多高人同道。”

陈秀芸一摆手:“史掌门不必说什么,这也是缘法。题龙山究竟出了什么状况,去了也就清楚了。”

史天一苦笑道:“不必称我史掌门,叫一声史道友便是,目前还不清楚题龙山是怎么回事呢。”

张乐道插话道:“其实题龙山那边是怎么回事,我们大概都能猜到,只是猜测不能作为依据,要去看了才行。”

史天一:“我们何时出发呢?”

艾颂扬:“家师正在赶来,今天夜里就到,天亮后他老人家与你一道出发。”

史天一:“又怎敢劳动宇文掌门连夜赶来呢?今天不是已经说好吗,若是要拿下周峰,晚辈完全可以代劳。”

艾颂扬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这不是出了变故嘛!史老弟啊,你就听我一句劝,让我师尊陪你进入题龙山宗门洞府,也能见证所有发生的事情。假如需要举行什么仪式,乐道先生为司仪,我师尊为主宾,那么也符合题龙山自古以来的仪轨。”

宇文霆的身份是昆仑十三大派掌门之一,假如史天一进入题龙山宗门道场即位升座,有宇文霆在场见证相贺,也能得到昆仑修行各派的认可。原先没这方面的问题,但因为意外的出现,形式上的象征就变得更加重要了。紫清派长老陈秀芸也要去题龙山,也有同样的考虑。

方秋咏与欧阳海对望了一眼,燕山宗掌门欧阳海也走过来道:“史掌门,若不嫌我燕山宗是小门小派,我能否也去题龙山做客数日,若有事也可做个见证。”

史天一长揖道:“多谢欧阳掌门!我原本打算借此机会感谢各位同道,不料如今却仍承情烦劳诸位。”

史天一当然郁闷,而且是相当的郁闷。这本来是一件欢庆之事,他特意在苏州等成天乐一道去题龙山打开宗门洞府,就是想待他即位掌门之后当场回谢,不仅当时在场的人有重礼相赠,所有曾结交的各派同道事后他都会送上谢礼。但假如王天方已经打开了宗门洞府,并取走了里面的东西,那他就没有办法实现原先的愿望了。

原先有些人比如听涛山庄的掌门宇文霆,并没有坚持要一起去题龙山,因为他们知道在那种场合,题龙山必然有重礼相赠。他们并没有帮过史天一太多的忙,所以不好意思去掺和,而如今情况不同了。

欧阳海微微一笑道:“史掌门不必客气,须知承情也是结缘!”

这句话很有意思,什么叫承情也是结缘?勉强打个比方,张三给李四送东西,李四收不收都是有讲究的。若是题龙山没有发生变故,欧阳海去凑这个热闹无非是锦上添花,而如今却成了雪中送炭。史天一若愿意承这个情,将来若他正式继承题龙山一脉,那与燕山宗的缘法也不一般。

丹紫成叹了一口气:“我正好赶上了这件事,本来无论如何也要去一趟题龙山的,可师父却要我赶紧回去!”

泽真道:“三梦宗弟子丹果成如今就在题龙山,从宗门角度,紫成师弟倒没必要再跑一趟。石盟主叫你回去,想必是另有事情。”

史天一也说道:“紫成师叔,当初是您一路追踪周峰到题龙山,万里迢迢不辞劳苦,天一此生铭记!”

陈秀芸突然叹了口气道:“可惜于泠善走得太急,他若是还在,也应该同去题龙山的。……罢了,旋极派急需处理的事情也不少,错过也就错过了!”

这场晚宴因意外变故匆匆散席,酒也不太好继续喝下去,再喝恐怕就成闷酒了。成天乐、履世陪史天一在假山凉亭中说话,等待宇文霆赶到。他们三个人聊着聊着,不约而同都回忆起上次成天乐拜访正一三山的经历。

和阳、和曦、和锋三位前辈的教导点拨,如今回想起来,仿佛或多或少都暗示了今日的情况——假如遇到这样的波折该怎么面对?

张乐道与泽真则回到了宅院的静室中休息,其实是关上门私下里说话。泽真问道:“乐道师叔,你与令兄荣道先生一样皆精于卜算,有没有料到会有这种情况?”

张乐道苦笑道:“所谓卜算之精,无非是洞悉世情而已。此道之极致,便是俯仰天地人世,元神世界自行推衍,我尚愧不能达。王天方有今日,我不感到太意外,此子资质悟性俱佳,夜游先生挑这两名传人的目的就是为了继承题龙山传承,眼光自不会有错。

但能否破妄大成,谁也不敢打包票,我感到疑惑的只是那王天方入妄、破妄的机缘何在?显然应与史天一不同!史天一说他在妄境中也曾有此种经历,我当然也曾想到过这种可能。但这种话又怎么说呢,难道要我告诉史天一,王天方有可能先行打开宗门洞府吗?

这些年来迟迟不得大成,直到成天乐拜访正一三山,史天一才心性圆满。今天发生的事,未尝不是一种考验。他以继承宗门为愿,那么就应该好好思考传承的含义。正一门三位长老在山中说的话,他当日体会得可能并不完全透彻,如今倒是有失亦有得。”

泽真又说道:“各派同道并不太了解王天方,事不关己,他们也不会刻意纠结此事。但我与成天乐交往甚多,也清楚王天方与李逸风、刘漾河这三人必定是搞到了一起。如今李逸风已死,而刘漾河恐怕就是王天方的同伙。刘漾河曾驱使妖修为用,今天周峰又被一只獾妖骗出道场,恐非偶然。”

张乐道:“尽管有各种可能,其实你我心里都已清楚是怎么回事。王天方伙同刘漾河拿走了题龙山历代传承的法器、丹药、各种天材地宝,说不定还有很多秘传典籍。三百多年历代人的积累啊,并没有留给史天一这位新任掌门。”

泽真:“只有一天时间,虽足够他们拿走很多东西,但同样也拿不走很多东西。小昆仑洞天搬不走,祖师大殿搬不走,对于史天一来说就可以继承宗门了,就看他如何理解这宗门的概念。……王天方大成之后却这么做,说明他已真正放下题龙山传承的牵系,历代祖师留下的典籍应该是不会带走的,但肯定会翻阅一遍。”

张乐道:“如此一来,也等于是给史天一出了一道难题。欲继承题龙山,就有守护宗门之责,不仅要追回这些失物,而且还要代表宗门追究王天方这名逆徒,如此才能真正的让题龙山立足于昆仑修行界。这可不是简单的事情,任重而道远啊。”

泽真:“得道多助,其实史天一很聪明,破妄大成宛如懵懂开窍,题龙山一脉已与万变宗同气连枝,成天乐会帮他的。而帮助另一派修行宗门重整传承,将来对万变宗也很有好处,我等乐见其成。……乐道先生,我越来越佩服你的眼光了!”

张乐道:“何故如此夸我?”

泽真:“八达岭咨询公司,是年秋叶、李逸风、王天方、史天一、刘漾河等五人创建,他们当时的修为并不是很出色,而你却很看重、肯投资扶持。我想前辈的目的不是为了赚钱吧?只是为了这世间的机缘,看好他们在修行大道上的前景。”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