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九部:天下神器
第649章、维鹊有巢,维鸠居之

周峰在题龙山猫了好几年,当初是丹紫成飞天追踪,一直盯着他到了哪里。周峰藏身的地方,就是史天一与王天方当年的修炼道场。若以万变宗来类比,那封存的宗门洞府就相当于苏州城中的宅院,而那处修炼道场则相当于郊外的小剑池洞天。

周峰在等王天方,所以听涛山庄暂时没把他抓回去,主要也是想从他身上查到王天方的下落。但在那种偏远之地,也不可能专门派个人长年累月的监视他,每人都有自己的修行,没必要围着这样一个人转。

而三梦宗却另有手段,就在离那修炼道场不远的地方,以玄妙手法移植培育了一株“仙人不留”,并暗中布下了一座感应法阵。只要周峰离开那修炼道场有所异动,或者有外人到访,丹果成立刻就会有感应,从而可以瞬间出现在题龙山。也就是说丹果成不必随时监视周峰,有事发生却自然就能盯着。

就在今天清晨,有一只獾爬过丛林。在深山之中有各种野生动物,这种状况也没有惊动丹果成,可是当这只獾触动了那修炼道场外的迷踪法阵,丹果成就察觉到了异状。普通的野生动物是不可能施展法力的,这必然是一只獾妖,然后獾妖就进了道场见到了周峰,而丹果成也出现在题龙山中。

丹果成等了好几年,平日也无须特意理会只做自己的事情,都快把周峰给忘了。今天终于有了动静,她当然很认真的在暗中监控,但是她出现的时候却没有看见那只獾,因为獾妖已经进了道场。过了不久,那修炼道场中走出来两个人,是一脸兴奋的周峰与另一位陌生男子。

周峰很激动,激动得都快哭了,感觉就似释放出狱!看他的样子,好像是跟着那陌生男子去见什么人,穿山越岭走了很远。丹果成也隐藏行迹悄悄跟在后面,他们在山中越走越深,越走越隐秘,根本就没有道路,需要施法挪开荆棘与草木前行。

一直走到下午,已经离开了那修炼道场很远,丹果成心思纯净很有耐心,但前面的周峰已经不耐烦了,忍不住开口问道:“关兄,我们究竟还要走多远?”

那陌生男子一指前方道:“那不就是了嘛!天方师叔正在那里等你,在半山的岩石上站着呢,你看见了吗?”

周峰站到高处,眯起眼睛运足目力仔细观瞧,也没看见远处山石上有什么人,回头问道:“我没看见啊,他在哪里呢?……关兄,关兄,你在哪儿呢?”回头之时,那陌生男子已经不见踪影,无论他怎么喊,深谷中也只有自己的回音。

原来就在他站到高处向远方眺望时,那陌生男子已经化身为一只獾,掩藏声息神气从荆棘杂树中飞快地钻行而去,将倒霉的周峰一个人又晾在了那里。周峰喊破嗓子也没人回应,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突然觉得山风很冷、深谷很是幽森,不禁打了几个寒颤,不得不离开了。

还好他没有迷路,在深山中转来转去,快天黑的时候又垂头丧气赶回了那修炼道场,却想破头也想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王天方派人来约他见面,怎么走到一半人就不见了?若说那人想害他的话,又什么事都没发生!

丹果成发现了那陌生男子是妖修,原身是一只獾,但她并没有追踪那只獾的去向。一方面獾的原身钻行山野十分灵活隐蔽、不好追踪,另一方面她的心眼很实在,首先还是要盯住周峰。当周峰回到修炼道场中时,丹果成也突然意识到不对劲,急忙又赶到隔着一座山的另一片深谷中查探,题龙山的传承洞府门户就在这里。

她果然察觉了法力波动的痕迹,不久前有人施法解开了某种法阵的封印、打开了这座洞府。可是现在洞府仍然是关闭的,不知来者是否已经离去或者还在里面。这座洞府原本已被夜游先生封存,只有题龙山传人修为大成后才能打开,世间除了史天一之外,应该就是王天方有可能办到了。

题龙山的宗门洞府也是一处小昆仑洞天,夜游先生封印之凭借的并不完全是他的法力,而是运转小昆仑结界的玄妙使之隐去门户、仿佛于世间消失。如今门户出现,守护结界自行运转,但除了题龙山正法传人之外,其他人并不清楚出入方法,除非以不可思议的大法力强行劈开空间,否则也是进不去的。

丹果成也不清楚里面发生了什么事,立刻返回三梦宗禀报,然后又赶回题龙山道场外监视情况。而可怜的周峰虽在此等王天方,却不清楚题龙山宗门道场的门户所在。假如他知道的话,说不定也会过来查探,可能会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

三梦宗得到消息,立刻通知了听涛山庄。很显然,周峰是被王天方利用了,以他来转移监视者的注意力,然后王天方及其同伙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洞府,一天时间足以取走很多东西。王天方事先不可能清楚丹果成在监视周峰,而且好几年过去了,有人专门盯着周峰的可能性也很小,这么做好像显得有些多余。

但料“敌”从宽,不论有没有人监视,有周峰在题龙山,就是最好的转移视线的道具,所以王天方还是这么做了,果然一切顺利。他得逞了,可这件事对于发愿继承与重振题龙山宗门的史天一来说,可是重大的打击啊!

三梦宗得知史天一正在苏州,就给丹紫成打了电话让他转告事态。而听涛山庄掌门宇文霆不仅立刻通知了在苏州的艾颂扬,并决定亲自赶来。万变宗后园中饮宴的众人闻说消息,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纷纷用复杂的眼光看向史天一。

史天一也是愕然半晌,但他毕竟是一位大成修士,并没失态,等回过神来便拱手道:“若不是今日的变故,我尚不知三梦宗丹果成道友一直在监控周峰与题龙山一带的动静,而诸位同道对我如此厚爱关切,在此深表感激!

今日之事,我在妄境中也曾经历,但没想到真会发生。虽事出意外,但我既以重振题龙山传承为修行缘起,这就是修行中的波折考验,自有守护宗门之责。事情已经发生,哀怨慨叹于事无补。目前还不清楚内情,我明日便赶往题龙山一看详情。或许未必是王天方所为,也可能是我师父回来了。”

除了王天方之外,确实还有一人能打开题龙山宗门洞府,就是夜游先生易渊自己。但这种可能太小了,假如是夜游先生的话,没必要派一位妖修去引开周峰,搞得这么神神秘秘、鬼鬼祟祟。

成天乐说道:“史掌门能这样想,心念果然豁达通透,也更令我惭愧啊!假如不是因万变宗之事耽误行程,此事或许就不会发生。……无论如何,我万变宗也有一份责任,我此番不仅要陪史掌门去题龙山,而且也会一起追查此事。”

因为要等成天乐处置旋极、紫清两派拜山事宜,史天一在苏州多留了三天。而以现在便利的交通条件,先飞到贵州,再包一辆车到达最近的市镇,然后以神行之法穿越山野,两天时间抵达题龙山也是绰绰有余,他恰好可以赶在王天方之前。假如是从芜城直接去题龙山的话,那么就更不会晚了一步了。

可是事情就是这么巧,就是这么一、两天的功夫,便发生了这样的憾事。

紫清派长老陈秀芸亦拱手道:“史掌门,因旋极、紫清两派与万变宗之间的事情,耽误了你与成总的行程,却发生了这种意外,我也十分遗憾。尽管史掌门不怨,但无论如何,我也有责任与成总一道陪你去题龙山追查此事,同时见证题龙山掌门升座。”

张乐道约泽真、履世、成天乐同去题龙山,不仅是为了打开宗门洞府,更重要是为史天一举行掌门升座仪式并观礼见证。通常情况下,一派掌门即位需以传统的仪式举行典礼,并邀请天下同道观礼。但是题龙山的情况比较特殊,只有史天一,贺客且不说,举行典礼连司仪都找不着,他不可能一个人搞这种仪式。

从史天一即位为题龙山掌门,到真正恢复这一派宗门传承,还需要一个过程,要等到史天一有了传人并建立了正式的宗门组织才行。假如将来史天一能够办到,那么可以再举行一场宗门大典,邀集天下同道观礼,那将是一场盛会。至于目前,题龙山还不具备这样的条件。

张乐道想得很周到,几个人帮着史天一按照题龙山的传统,简单但正式的搞一个升座仪式,回头便可通知淝水知味楼并转达昆仑各派,也就确认了史天一的身份。

这些本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可如今却出现了变数。夜游先生当初可没有指定哪名弟子继任题龙山掌门,理论上谁先大成、谁便打开宗门洞府即位,另一名弟子则为举行典礼的司仪,并邀请相关同道好友见证。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