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返璞归真
第648章、璞归真,返其根

如此缘法,受益的可不仅仅只有万变宗。万变宗日后行事,不可能不考虑门中弟子的感受,那么就会越来越多的牵连修行各派的态度。就算万变宗将来发展壮大、门庭兴旺、开枝散叶,容纳各族类千姿百态之妖令人眼花缭乱,但它是怎样一派宗门?要看其今日扎根何处!

这些多少都是各位高人前辈所促成,发生的却如和光同尘般的玄妙自然,不得不令人赞叹。陈秀芸也是当世高人,琢磨得越多想到的就越深,看着成天乐无形中也面露笑意。旋极派此次与万变宗没有发生什么冲突,以后也不会互相仇视,但若像燕山宗那样与万变宗交好恐怕也不大可能,毕竟发生了这样一件事。

而紫清派却不同,今日确实也有结交的缘法,正一门、三梦宗、九林禅院等尚且如此,紫清派又何苦不顺势挫锐解纷呢?同席笑谈之时,陈秀芸突然想到了一件事,于是开口提醒道:“成总,你斩李逸风确实是大快人心之举;处置苏渔隐之事,也是解决李逸风的遗祸,我也有幸参与其中。

感激法澄大师现身点化,也令我更悟佛家超度之真意。却因此突然想到,李逸风之事并未完全了结,他师父春村前辈远去昆仑仙境清修,衣钵传人被斩,说不定也有感应、不会无动于衷。若春村有朝一日从昆仑仙境而回,此事或许另生波折。”

丹紫成说道:“苏渔隐被废去修为、断缘出门,连旋极派都不能说什么。李逸风其行当诛,春村又能找万变宗什么麻烦?”

陈秀芸解释道:“成总杀李逸风,春村怪不得别人,若他因此找成总及万变宗什么麻烦,我等相关各派也不会坐视不理。但诸位已经看见了,旋极派今日登门并非是为了苏渔隐该不该罚,而是因其他的事情来质询。万变宗虽无辜,但也不能说人家不该开口问,连我也代表紫清派来了。

据我所知,李逸风手中有一件神器名为飞螭爪,其妙用威力巨大,是千年之前有高人在昆仑仙境斩了一只金色飞螭,取其原身天材地宝并融入其玄牝珠炼成。世代师徒相传,春村也将之传给了李逸风,这相当于宗门之器了。就算李逸风被斩,春村也会来取回飞螭爪,届时或生事端啊。”

丹紫成冷笑道:“给了把刀让徒弟去杀人,徒弟让人给宰了,难道还想一句话就把刀给要回去?”

张乐道却摇头道:“话也不能这么说,春村并没让李逸风作恶,李逸风的是在师父走后自甘堕落。我们或许可以责备春村没有把徒弟教好,却不能追究春村什么。至少春村大师在时,李逸风并无恶行,就连我都资助过他们办公司呢。

飞螭爪代代相传,若此弟子不器,春村也会另传他人。他把飞螭爪交给徒弟是护身用的,并没有叫他去做什么恶事。若是寻来索回,倒也不能说不可以,只是这样做,万变宗未必会愿意归还,届时确实可能是个麻烦。”

大家这番话都是说给成天乐听的,在座众人都清楚,成天乐斩李逸风肯定也吃过飞螭爪的苦头,事后不可能不带走这件神器,但成天乐一直没吱声。訾浩却说道:“若此神器已毁,或者就丢在武夷深山中了呢?春村应该去找他的徒弟要,或者去找武夷山要,就看能不能找到了!”

泽真插了一句:“真人不说妄语。”

丹紫成问道:“泽真师兄,若依你看,应该讲哪家的道理?”

这些人说话有意思,不问成天乐却问起了泽真。泽真答道:“春村前辈既已去昆仑仙境清修,多年不问世事,那么李逸风所行便与他无关,他不必来万变宗责问什么,万变宗更不可能去责问这位前辈。但他若是来了,便是牵扯,须为弟子之过致歉。

成总亦是大成修士,就不必讲那么多不痛快的话了,世间普通人纠结的问题,我等不应纠缠不清,否则还谈什么修行?所以春村想要回飞螭爪并不是不可以,万变宗还给他也符合缘法。但春村不是索回而是求回,须拜山致歉并有所补偿,若是这样的话,修行大派宗门是会给他的,毕竟飞螭爪是历代传承之器。”

丹紫成又问了一句:“若是成总不还呢?他又不是从春村手中夺走的飞螭爪,而是斩李逸风所得。难道那样一件神器就丢在武夷深山中,或者留给谁继续作恶?……就算还了,难道就替春村白白保管这件神器,想拿走可没那么便宜!”

陈秀芸点头道:“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啊!但春村是独行散修,又是修为高超的前辈高人,未必会愿意受万变宗的气。成总可以给也可以不给,就看缘法如何,但若是拒绝的话,也就是得罪了这样一位高人。”

丹紫成看了假山旁蹲着的大乖一眼,一撇嘴道:“那又怎么样,难道他还敢在这里撒野?”

陈秀芸摇头道:“春村前辈自然不会在这里生事,但他若与万变宗翻脸,自有别的是非。”

大家说来说去其实都看着成天乐,在外人眼中,飞螭爪应该是落到了成天乐手里。成天乐并非为神器而杀李逸风,但是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任谁都不会愿意轻易交出去的。诸位同道并没有直接劝成天乐怎么做,只是你一言我一语在分析,目的是提醒成天乐。

成天乐终于放下酒杯开口道:“春村前辈这不还没来嘛!他若来了,为李逸风之事表达歉意,我自不会有丝毫为难,也会恭敬接待。至于是否归还飞螭爪、怎样归还飞螭爪,那就要看当时的情况了。

春村前辈与各派结交时,世间还没有万变宗呢,素不相识也扯不上什么交往情面,从万变宗论当年的面子是论不上的。我得不得罪谁,只看这个人应不应该得罪,现在谈这些,还为时过早。”

成天乐也有留心眼的时候,他没说出飞螭爪不在自己手中、已被梅兰德拿去。看样子梅兰德早有预见、考虑得很周到,也不想给成天乐惹麻烦。梅兰德故意没有留下联系方式,就算春村来找成天乐要东西也要不出什么结果来,成天乐届时只需说实话就行。

但这种事情,没必要这么早公开,若消息传出去说不定会给梅兰德带来麻烦,所以成天乐说得很含糊。他又不认识春村,到时候再说吧,是什么人就打什么交道。

丹紫成点头道:“成总言之有理!……对不起,我接个电话。”

他刚说到这里手机震动了,接通之后听了几句,脸色突然就变了,喝道:“什么?敢耍我果成师妹?活的不耐烦了吗,我游成师弟可不是吃素的!……不能算耍,只能说太狡猾?嗯,果成确实生性单纯,没想到还会有这种花样。……我立刻就去题龙山!什么?师父要我回去?”

等他放下电话,众人纷纷开口询问是怎么回事。丹紫成刚要说话,艾颂扬跑进后园道:“成总,史天一道友,你们都在这里呢?题龙山的事情听说了吗,我师父非常抱歉,正亲自赶来呢。”

艾颂扬今天有事,已经打了招呼晚些时候才能赴宴,此刻却这样跑了进来,众人又吃了一惊皆离席而起。丹紫成问道:“艾老板,你已经听说了题龙山的事?”

艾颂扬一拍大腿:“是啊,那王天方利用周峰这个逆徒吸引了果成道友的视线,这一手玩得太狡猾了,事先没想到啊!我师父觉得很对不住史天一道友,所以听说消息当即赶来,人已经在路上了。”

史天一诧异道:“究竟怎么回事,还牵涉到我师弟?题龙山出了什么问题,宇文掌门为何要说对不住我?”

丹紫成长叹一声道:“史天一,你可千万要挺住啊!题龙山封存的宗门洞府就在今天被人打开了,等到我果成师妹发现的时候,那开启洞府的人已经离去,又将之重新封存,不清楚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也不清楚究竟被人取走了哪些东西,更不清楚是哪些人干的。但看开启洞府的手法,必然是题龙山的传人,这世上除了你,也只有王天方了。”

他说着话发来一道神念,与此同时艾颂扬也发出了一道神念,两人传达的信息综合,大致解释了事情的经过——

昆仑盟主石野有一名弟子叫丹果成,是草木之精,原身是一种奇异的植物“仙人不留”,这种灌木结的果实也是一种灵药,就叫“仙人不留果”。因为其出身的关系,曾被宵小之徒觊觎,还惹怒她的祖师爷、在世仙人风君子大闹正一三山会,更因此引出了一段昆仑修行界近百年来最着名的论道。

这些不必细述,主要是祖师爷风君子事后竟然封其为花神,使她得到一样神通,只要世间有仙人不留果生长的地方,丹果成皆可自如来去,故名仙人不留神。这封神之妙是仙家手段,等于给了她一种不可思议的“天赋神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