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返璞归真
第643章、如意珠,非外得

虽然不能完全理解,但巨熊也能听懂其中的一部分,有多少算多少吧。老和尚不仅在讲世间的各种道理、所发生事件的因果纠葛,也在谈熊妖的修行,有关修炼的内容倒是它听得最清楚的。

它是自悟修行,并没有得到过真正的传承指引,因此有些心境关障不容易开解,修炼中有可能伤到自己。老和尚告诉它,色欲、身受、魔境诸劫,不仅是修炼中要度过的关口,而且也贯穿始终,正因为修炼有成,它们随时还会成为魔障。

巨熊方才受外缘激引心境,堕入魔境之障中,不仅会自损修行,而且会酿成祸端。它因同类被残害发怒甚至杀人是一回事,其中的道理和尚也讲了,能听懂多少算多少;但不能控制心境而暴走却是另一回事,真正的修行并不是不可以做出一些举动,但不应该迷失自己清明的元神。

就在这诵经声中,巨熊心中的暴戾气息渐渐消去,完全恢复宁静的时候,身体也就能动了。它明白了刚才发生了什么事,这老和尚其实是在它陷入魔障时救了它一把,赶紧施法除去满身的血污,化为人形上前拜谢。

老和尚却未抬头,继续诵经道:“则汝心中演若达多狂性自歇,歇即菩提。胜净明心,本周法界,不从人得,何藉劬劳肯綮修证。譬如有人于自衣中系如意珠,不自觉知。穷露他方,乞食驰走。虽食贫穷,珠不曾失。忽有智者指示其珠。所原从心,致大饶富。方悟神珠非从外得……”

熊妖见和尚并不是要他谢,只是在说事,又伏地解释道:“我是山野妖修出身,凶性是一种本能,今日方知色欲、身受、魔境诸说。此刻回想,当日开启灵智度色欲劫时,便调服野兽凶性良久,但从那之后,咆哮狂暴亦是我的天赋神通。

化为原身暴走之时,可开碑裂石、力大无穷,天地之间似畅意无比,但入人间不得肆意,常遇愤懑之事甚感无力,化为原身暴走之时心境亦多沾染,渐渐由畅意而成狂躁。今日听大师指点,方知是魔境回袭,请大师教诲!”

老和尚终于停止诵经,抬起眼眉看着他道:“这位居士,你醒了?”

熊妖答道:“是的,我已平复。”

老和尚看了那遍地的残尸一眼,目光中充满悲悯,叹息道:“你想要贫僧指点你什么?”

熊妖:“我有幸开启灵智,超脱族类修炼成妖,得此天赋神通。可用此神通时,又恐狂躁失控,此修炼究竟有用无用?”

老和尚:“此非问题所在,若有用,你何受此困;若无用,你何出此言?一头熊是问不出你这种问题的,但一个人也做不出你这种事情。贫僧只想问你——可否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熊妖没有什么花花肠子,照实答道:“遇愤懑事不出手,这不可能。”

老和尚:“我要你放下的是屠刀,而不是刀。”

熊妖刹那间仿佛有所明悟,又叩地拜谢道:“多谢大师指点,我愿放下屠刀,但我不愿当和尚。”

老和尚看着他笑了:“为何?”

熊妖一指身后道:“大师,你若遇到这些人,是否也会说同样的话,问他们是否愿意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但我却不会那样。”

老和尚点了点头:“你这番问论倒也有玄机!是的,我是个和尚,众生于我无分别,我会对你这么说,也会对他们这么说。……但我不是来说话的,此番是来除魔的。”

熊妖:“魔?我吗?”

老和尚:“要么是你,要么是你心中的魔障。你所怒者,是因为他们举起了屠刀;而我要你放下的也是屠刀,不要像他们一样再举起。”

熊妖有些战战兢兢地说道:“我若不愿意当和尚,大师就要收了我吗?”他行走人间已有一段时日,当然听说过各种捉妖师收服妖魔的传说。

和尚摇了摇头道:“贫僧只是僧人,不是法官,我要除的只是魔,不是来收你这个妖怪。我除你心中之魔,若此魔障已去,你便是你。若此魔障不去仍自癫狂,便是你除了你自己。至于那些人,贫僧若遇见会问同样的话,若他们魔业不去也自有见教,只是非你那般举起屠刀。

你想不想当和尚是你自己的事,能遇见我就已是与佛有缘。贫僧早年认为众生皆有佛缘,所遇有缘人皆欲引入佛门,后在市井中偶遇一顽童喝问‘僧从何来?’参详之后忽有所悟,明白众生之佛缘何指……”

老和尚就在密林边与熊妖聊了一夜,传授他调服心魔之法,并教了他一段经文,平时可以随时念诵以安形神。这位大师还说熊妖尚未完全悟透一头熊和一个人的区别、怎样在世间为妖的道理,建议他再回出身的山中好好闭关思悟,并说将来自有指引机缘出现。

熊妖遵从这位大师的指点,天亮后便离开这里赶回秦岭,临行前老和尚问道:“这位居士,你叫什么名字?”

熊妖也不知哪来的灵光一闪,当即又下拜道:“昨日之妖非今日之人,当前之我尚无名,恳请大师赐名。”

老和尚答道:“你是熊而非熊,既已成妖,所欲非熊之所求,应向超脱大道。以熊为姓,以向为名,就叫熊向吧。”

这老和尚起的名字还真简练,有高度的概括性,用现在时髦的话来说,“熊向”的意思就是“一头有追求的熊”。熊向起身问道:“大师,我欲回秦岭,您还不走吗?”

老和尚一指那片空地道:“我要为他们超度,你且去吧,将来自有机缘得大道指引!”

熊向又回到了秦岭深山,在山中恢复了“熊”的原身,来到自己先前修炼的洞府,打算去思悟山外“人”的问题,却恰好爆发了与豹妖杨林之间的冲突。那豹妖算走运的,它如果是早年遇到这头熊并发起攻击的话,恐怕当场就被撕成碎片了,哪还能后来修成大妖。

熊向牢记着老和尚的话,绝不轻易杀生,那一身狂暴的天赋神通也终于能控制自如,在力大无穷的暴走畅意中心神却能保持宁静。老和尚说在山中会等到机缘,前不久当李逸风寻到秦岭深山中时,他以为是大师的预言应验了,因此对李逸风甚是恭谨感激,听从其指点丝毫没有怀疑。

如今他才清楚,原来事情另有玄妙,李逸风的出现,不过是一个引子而已。

众人听了这段经历,纷纷感憾难言,尤其是那些妖修,或多或少都有自身的感触啊,又纷纷起身与熊向干杯。史天一说道:“熊道友啊,那位大师所说确实不错,你就是在秦岭深山中等到了机缘指引。李逸风将你诓出秦岭来到武夷,却恰好有幸见到了成总。你的名字是那位大师所起,可知那位大师的名号?”

熊向又连喝了好多杯酒,已经晕乎乎带着醉意了,面红耳赤的摇头道:“不知道,真不知道……他老人家说了,和尚就是和尚。”

散席之后,众宾客都回到万变宗宗门道场中休息,就在此等候拜山者的到来。又过了三天的午后,成天乐正与各派同道在前厅品茶闲聊,訾浩突然从内堂跑了出来道:“巷子里来了个冷美人,样子挺漂亮的,就是一脸不高兴,后面还跟着一位呢。”他显然是在那彩龙鳞壁中看见的,赶紧来通报。

张乐道:“那是紫清派长老陈秀芸到了,与她同行的应是旋极派掌门于泠善。成总,无论如何来者是客,我建议你还是到门前相迎。”

成天乐点头道:“无论他们为何而来,既以一派尊长的身份正式拜山,我万变宗也不能失了礼数。”他率领当值的万变宗弟子走到前院在假山前迎候,而宅院的大门则自动打开了。

陈秀芸是一名道姑,但为了出行方便,此刻是一身清凉的休闲打扮。成天乐也不清楚她的年纪,但此人已有脱胎换骨修为,是一位飞天高手。陈秀芸三十岁之前就已破妄大成,像她这种修士,形容与心境有关,不能以常人的年岁相较。

据说大成真人有三元之寿,所谓三元就是三甲子,理论上应该是一百八十岁的寿元。但这是一个非常模糊的概念,就拿史天一来说吧,他今年不过二十多岁,但是在妄境中度过了多少年,没有别人清楚。妄境中的时光对于修士来说是一样的,而且破妄之后仍可入妄境修炼,在那些修炼过程中又度过了多少光阴,仍然是外人所不知的。

又比如有不少妖修,寿元明显与常人不同。但玄牝大成之后并不意味着不再修炼,事实恰恰相反,而是不堕于修行。在这个过程中很少有人是因寿元已尽而殒落,往往都是因为修行中难免的各种关障与劫数。

这是成天乐看见陈秀芸时的些许感慨,与对方拜山的来意无关。陈秀芸显然修炼了养摄形容的法诀,容颜秀媚肌肤柔嫩,体态微丰身材却是极为匀称,看上去未满三十,正是一位女子最成熟也是最有韵味的年纪,其生机律动特征亦如是。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