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返璞归真
第642章、定狂走,颂楞严

成天乐暗道:“我想给一个人求场福缘造化,史掌门是否可传授她题龙山的入门法诀,还有各种辅助修行的养生、养神、养气、养容、养心的法门?若是她能修行入门则是最好,将来便是题龙山弟子;就算不得入修行门径,能调摄身心也不是坏处,至少能让她了解很多东西。”

史天一笑道:“我题龙山还没开张呢,成总就张罗着给我介绍门人了?听说艾颂扬的弟子胡卫华,就是贵派执事甄诗蕊的双修道侣,也是你给介绍到听涛山庄门下的。”

成天乐解释道:“这次的情况差不多,但也有不一样的地方,算是我欠老弟一个很大的人情。那胡卫华的资质性情俱佳,又有家传修炼打底,不可能入不了门,将来的成就会很出色。但我给你介绍的这位传人,具体情况怎么样却心中没数,只是想让她了解修行而已。

不需要你亲自去教,我想请你把题龙山的入门法诀传给訾浩,让訾浩再去教她。若能入门,则为题龙山弟子,请你教授系统的正传法诀。不求修为成就能有多高,只求修行之妙趣,让她能接触到这个世界、了解很多东西。

你也清楚万变宗是妖修宗门,正传法诀走的是凝炼妖丹、玄牝大成之路,别说没法引领弟子入门,就连让普通人修炼都不成。我虽然也得到了另一套灵热成就法传承,但此法对很多人而言并不适合,倒是题龙山的正传法诀四平八稳。”

史天一问道:“说了半天,这人究竟是谁啊?”

成天乐:“你刚才也看见了,就是进门时站在訾浩身边的那位姑娘,她叫吴小溪……”神念中介绍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史天一暗叹道:“原来如此!成总身为一派宗主,对门下多有呵护,什么问题都想得这么周全,将来我也得多多学习啊。……这没有问题,就按你说的办,回头我就找訾浩私下聊,告诉他该怎么做。”

成天乐:“多谢史掌门!请你放心,题龙山的传承秘法,訾浩绝不会泄露,更不会做别的用处。也就是史掌门你啊,换作别人我还真不好开这个口。”

这倒是实话,给人家宗门介绍传人,却不是因为资质与性情合适,而且还要求代传入门法诀。就算成天乐与很多门派交情不错,提出这种要求也太过分了。但他与史天一的关系不同,史天一身为题龙山的掌门可以做这个主,而且题龙山传承重现,与成天乐有很深的缘法。

史天一则说道:“成总何必跟我这么客气呢,假如那小溪姑娘修行有成,虽然仍住在苏州,但也是我题龙山的传人啊,我们两派的关系自然非同一般。说实话,我还想求成总另一件事呢。”

成天乐:“什么事?史掌门请说。”

史天一有些腼腆的以神念道:“虽然你们都叫我一声史掌门,但要等到我进入题龙山宗门道场之后才算数呢!就算我以一派掌门自居,但也只是光杆一人。世间合适的修行传人难寻啊,如果成总发现了什么好苗子,别总想着艾老板,也介绍到我的门下来。”

万变宗是妖修宗门,当然主要是收妖怪了,就算偶尔指点普通人修行,虽不是不可以,但没有指点妖修那么擅长。假如碰到资质和性情都不错的有缘人,错过了甚为可惜,那么不妨就引荐之拜到题龙山门下,这是皆大欢喜。

成天乐点头道:“好啊,这是好事,倒也解决了将来可能面临的一个问题,一言为定!”

史天一:“一言为定!”

就在酒桌上,两派宗主悄然以神念商谈,却定下了一件相当重要的事情。这也等于万变宗与将来的题龙山结盟了,将会是共同进退、同气连枝的宗门。

人的成熟有可能是在潜移默化中不被察觉,等到蓦然回首之时,才发现很多事情已经能处理得很好很自然,宛如一种顿悟。想当初的史天一,就是一位不通世故、一心只想着修炼法诀、继承宗门的幼稚学生,可如今破妄大成之后,言行中隐然已有了一派宗主的风范,所考虑的问题也大不一样。

想必史天一在妄境中,可能已经历了多次破妄大成之后的事情,一次次反复洗炼心境,最终才得以堪破。妄境是一种考验也是一种成就,虽然看上去只有短短两月,可定境中经历的已经很多、人必然有所成长。正因为如此,破妄才称大成。

酒宴仍在继续,成天乐又起身向熊向敬酒,各派修士也很好奇地追问这位山野熊妖的经历。熊向哪经历过这种场合,在座的都是他以前想都不敢想象的人物,居然还同席纷纷向他敬酒。就算这头大熊的酒量很好,此刻也喝多了,感觉有些飘飘然头重脚轻。

熊向是标准的熊脾气,憨厚而耿直,在这种场合下别人问什么他就说什么。想当初他是秦岭深山的一头熊,开启灵智化形成妖,也跑到山外人间去闯荡。与很多山野妖修一样,初入人间还保留着原先的习性,他不喜欢在闹市中逗留,更愿意去那些与熊的生活环境接壤的地方。

他是向北走的,在中蒙边境、原中苏边境一带游历,还远去过大兴安岭、西伯利亚。这是一头熊的爱好,人如果有机会也喜欢去各处风景名胜旅游,而熊眼中的风景名胜,就是那些熊出没的好地方。

但他毕竟已化为人形行走人世,很多习性已经超脱了族类,他完全可以像人而非熊那样生活。事实上他也是这么做的,尽量将自己融入红尘中去历练,但偶尔也会保留着熊的脾气。比如他从一个又一个城市中走过,经常会去翻垃圾堆,宛如一个拾荒者。

路越走越漫长,他学到的东西越来越多,在人间遇见的事情也越多,当然困惑也就更多,于逍遥自在与困惑思悟中独自修炼。可是有一天他却勃然暴怒了,完全展现了一头野熊凶悍的本性,将好几个人撕成了碎片,并将一辆卡车掀下了深谷。

那是在边境上,有一辆运货返回的空车从俄罗斯过关卡进入内蒙,车很破旧却看不出任何异常,也没携带什么违禁物品。当卡车从林间的公路上驶来的时候,恰好与徒步跋涉的他擦肩而过。这位妖修却嗅到了一股属于同类的血腥气息,转身拔脚就追了过去。

破卡车在几公里外拐了一个弯,从山路进入密林间一个很隐秘的据点,有几个人早就等在那里,各种工具都准备好了。前后六个车轮都被卸了下来,轮胎里散发出一股很特别的腥臭味。他们把内胎割开,里面居然塞满了熊掌,大大小小有两百多只,最小的只有孩子的巴掌大,连未成年的幼熊都不放过。

这是一伙偷猎走私者,用这种方式通过关卡然后接头。他们刚刚将轮胎里犹带血迹的熊掌都拿出来,就听见一声愤怒的咆哮,扭头看去,树林边站着一头人立的巨熊。这些人被吓坏了,有反应快的已经抄起猎枪开火。

子弹打中了巨熊的肩窝,但这不是一头普通的熊而是修炼有成的熊妖,有神通法力护身且原身皮糙肉厚,这一枪打进了肉里却没有伤到骨头。再想开第二枪已经来不及了,中枪的巨熊彻底被激发了野性,怒吼着冲了过来将所有人都撕成了碎片。

巨熊的身上沾满了人的血肉,这气息也更加激发它的凶性,发狂之后几乎无法抑制,又将那辆卡车掀下了山谷,并折断了周围得很多树木,挥舞着熊掌拍得山中乱石横飞。它把爪子都拍伤了,却丝毫没觉得疼也不想停下来,仿佛有一种东西堵在心里不知怎样发泄。

它若只是一头普通的熊倒也罢了,遇到这种情况可能会发怒也可能会袭击人,更有可能因危险的气息而远远避开。但它是熊也是人,而且是有修行的熊妖,会思考很多普通的熊不会去想的问题,并有着自己独特的心境。

不知过了多久,它突然听见了一个声音,仿佛是有人就在耳边细语:“吾以世间现前诸事,今复问汝。汝岂不闻室罗城中演若达多,忽于晨朝以境照面,爱镜中头眉目可见。瞋责己头不见面目,以为魑魅无状狂走……”

巨熊扭头望去,方才它在林边站立的地方,此刻坐着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和尚。狂暴中的熊当时未及思考,见到什么就想攻击什么,咆哮着又冲着老和尚扑了过去,结果却被一股柔和而无形的力量给弹了回来,摔在满地血腥中半天爬不起来。

这是一位高僧,施法反击却并没有伤害它,法力中仿佛还带着一种安抚元神的力量。巨熊躺在地上动不了,而老和尚继续念经。这经文伴随着声闻智慧神通,本身并非它所能听懂,就连其传达的蕴意也不能完全理解,但老和尚一直就这么念。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