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返璞归真
第640章、昔种因,今收果

以苏渔隐的所作所为,按旋极派的门规这已是最重的处罚了,他并没有犯当诛之戒。其实若在旋极派中,处罚原本可以轻一些,但是在别有洞天中当着各派同道的面,便没有丝毫转圜的余地。尤其是黄裳,凭着手中的人证物证,当众连番质问,直问得苏渔隐无从辩驳。

苏渔隐与李逸风私下做过什么交换,也不算大过,至于他拍摄神丹会的视频传于他人,也不至受此重罚。但最要命的是梅兰德审出的那些内情,李逸风不仅要求苏渔隐在神丹会期间挑唆各派同道对万变宗起敌意,而且还要求他在事后尽量挑起旋极派最好是紫清派与万变宗之间的冲突。

苏渔隐不仅没有明确拒绝,还跟李逸风私下见面收取对方的好处,那法宝孔天晶就是证据。这就是祸乱宗门之举了,假如他真做了那样的事,这条命就保不住了,就算事情还没有发生,但与人密谋已是事实。问题只要这么一定性,那么废去修为之后就必须断缘出门。

这个消息传回苏州万变宗的时候,众弟子与各派道友都在后园中品茶。有万变宗门人冷笑道:“这也太便宜苏渔隐了!他还是他、不过是与旋极派再无关系,没病没灾继续逍遥,这一辈子攒的私财,也足够舒舒服服地继续过日子。”

另一名弟子道:“我觉得也挺狠的,比如我若受这样的处罚,还得回山里做野兽去。已经有了化为人身享受红尘的经历、还曾有拜入万变宗修行大道的福缘,最终却是这样一个结果,会好受吗?”

又有一名弟子道:“不一样的,我们是妖修,受这种处罚等于被打回了原身,从世间之人重回山里做野兽。可他本来就是人,有房有车的,还是继续做人过日子啊!”

成天乐一直没说话,仿佛在那里若有所思,这时突然开口道:“的确有所不同,所以你等更应知谨行。”

燕山宗掌门欧阳海对那几名万变宗弟子道:“其实苏渔隐如此下场,与妖修打回原身重归山野也差不了多少了。你想想他这一辈子都是怎么过来的吧,虽未修为大成,但远比常人逍遥自在,但现在已失去了这一切。”

兑振华说道:“旋极派竟然不忍出手,最后还是紫清派长老废了他的修为,这难道是要推脱宗门的责任吗?”

张乐道叹息一声道:“将心比心,确实不忍下手。他们可不是山野妖修出身啊,那苏渔隐已经七十多岁了,在晚辈眼中是尊长、看着他们长大的;在同辈之中,则是共同修炼交往了这么多年的好友。你们在万变宗中相处不过区区数年,假如有一位同门犯过,要谁来动手,恐怕心里都不会好受吧?”

泽真也叹息道:“当初种因,今日结果,这是谁都不想看到的,可偏偏发生了。苏渔隐也是自食其果,怨不得他人。”

旋极派重罚了苏渔隐,但是在别有洞天中,旋极派与紫清两派也质问了万变宗的某些做法。首先苏渔隐是在回宗门道场的途中被拿下的,既然如此,为何不直接将其送到旋极派接受讯问呢?先将人带回苏州万变宗放出消息,再把人送到淝水知味楼来,做法上虽没什么大问题,但也是舍近求远,难道是疑忌旋极派不会按门规处置吗?

黄裳回答得很干脆——成总根本不认识旋极派门朝哪开!总不能在武夷深山中用个大喇叭到处喊吧?苏渔隐虽来拜山,却没有留下宗门联络的方式,无礼在先。如果说猜测和疑忌的话,那么苏渔隐作为旋极与紫清两派的代表,在神丹会前后的举止,已经是在猜测和疑忌万变宗。

在这种情况下,万变宗当然对旋极派有疑虑,如此做法无可厚非。至于旋极派的宗门道场所在,审问苏渔隐倒也能审出来。但万变宗不想根据这样的结果去旋极派拜山,除非是受到了正式的邀请。

当然黄裳也说了几句缓和气氛的客气话,表示当初疑忌旋极派事出有因,而如今旋极派对苏渔隐的处置也确实坦荡无私。万变宗很满意,完全相信苏渔隐的所作所为与宗门无关,而旋极派也绝对不会包庇犯过的弟子。

接着紫清派长老陈秀芸又质疑了另一件事。苏渔隐是回宗门道场途中被劫持的,在此之前,万变宗并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其与李逸风有勾结图谋,这样出手是否太贸然了?万一苏渔隐并没有勾结败类祸乱宗门之举,是否会挑起两派之间的公然冲突?

黄裳则从一名律师的角度分析了“证据链”的概念。拿下妖修熊向,就已经得知李逸风暗中设计陷害万变宗。而妖修熊向手机里的视频,可以证明是苏渔隐所拍摄、然后提供给了李逸风。

李逸风是什么人?他在北京八达岭培训公司事件之后逃匿江湖,事后又在杭州设局陷害万变宗、逼迫两位狼妖。苏渔隐向这种人通风报信,本就是用心险恶。有同道高人看不过眼,主动将之拿下讯问,也取得了确凿的证据。

万变宗调查苏渔隐,有完全正当的理由。至于是否该将所得到的证据交给旋极派自查,方才已经解释过了,万变宗那时对旋极派根本就不信任!也许也可以等到苏渔隐与李逸风接头时再动手,但那是警察的做法而不是修士的做法,况且在斗法冲突中也不容易保全其性命。

至于那位讯问苏渔隐的高人,并没有伤人之举,苏渔隐事后毫发无伤,连同问讯结果一起交到了万变宗手里。而万变宗根据这个线索,果然在深山中等到了前来见苏渔隐的李逸风,这才除此大患,同时也让苏渔隐无从狡辩。对于这位高人行止,万变宗只能感激。

然后旋极派掌门于泠善又追问那人到底是谁?黄裳回答得很干脆:“我是受成总之命而来,成总不想说的,我便不说。其人非万变宗弟子,也不归我们管,人家只是帮忙的。难道此人查出了苏渔隐的恶行,旋极派就想迁怒吗?”

紫清派长老陈秀芸最后问道:“成天乐今天怎么没来?”

她不称呼成总而直呼其名成天乐,就可见心里是有意见的。任道直答道:“陈长老,你若直呼成总之名倒也无妨,但请加道友二字以示礼数!神丹会后,还有各派贺客留于万变宗,成总很忙,不便为此事离开。他就在苏州,等着旋极、紫清两派登门致歉呢!”

话说到这里就有些火药味了。任道直原是一只眼高于顶的毕方,后来虽然毛病改了,但脾气还是很傲的,这是天性使然。旋极派已经处罚了苏渔隐,这件事原本也不必再追究,对方若说点道歉自责的话,气氛也就能完全缓和下来,宗门之间的关系也能当场得到改善,或者反而能成为某种结交的机缘。

比如听涛山庄弟子周峰也曾陷害过成天乐及苏州众妖,而宇文霆、艾颂扬与成天乐早有交谊,事情处理的也非常漂亮,听涛山庄与万变宗之间的关系并没有受到损害反而更加密切。但紫清派长老陈秀芸此时的感觉却不太一样,她虽支持旋极派按门规重罚苏渔隐,甚至亲自代为出手了,但对万变宗仍然有成见,并没有改变原先的态度。

一伙妖怪拉帮结派,偏偏得到了一批高人前辈的支持,陈秀芸知道是什么原因,但并没有当回事。这次神丹会紫清派没有派人去,只是顺便托旋极派长老转达一句话的祝贺而已,自认为已经挺给面子了。可是苏渔隐偏偏出了这种事,被人逼问到天下同道面前,这感觉非常不好受,紫清派是莫名其妙受此无妄牵连啊。

苏渔隐自作自受,当然应该受罚。可是区区一名万变宗执事,在旋极派已经做出公正处置的情况下,面对质问竟然回答的这么强硬,甚至连是谁拿下的苏渔隐都不肯说,这让陈秀芸下不了台阶。她不好说别人,只问成天乐为何不来,不料却激怒了任道直,当众让她碰了个钉子。

陈秀芸已经无法再问下去,只得沉着脸点头道:“好!三日之后,我与旋极派于掌门将登门拜访万变宗,好好向成总请教!”

黄裳起身道:“我万变宗欢迎二位高人大驾光临!此番虽有误会,但也都是因为苏渔隐个人行止不端所引起,与各派宗门无关。希望二位高人到姑苏之后,以理说事,不必再起什么波折。”

黄裳等人随后就起程返回苏州万变宗,只留下了吴燕青在淝水知味楼值守,而将妖修熊向又带了回去。这一场别有洞天中的各派聚会,说不清结果是好是坏,但万变宗达到了自己的目的,既揭露了李逸风的图谋交待清楚事情的经过,也让苏渔隐受了重罚。

成天乐也清楚,这件事会让旋极派尤其是紫清派面子上非常不好看,但事在人为,要想缓和的话,双方都得有诚意才行,万变宗并不打算单方面示弱。神丹会后,万变宗已是昆仑修行界正式的传承宗门之一,但还有些人并没有在心底里这么认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