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返璞归真
第639章、报怨短,报恩长

小韶笑道:“你可以教訾浩。”

成天乐点了点头:“是的,恐怕也只有我能教訾浩了。想当初我做不到,以如今的修为和阅历,也许是能想出办法的。”

小韶:“其实吧,只要突破脱胎换骨的修为境界,是什么出身倒并不重要了,完全可以向正常人身一样去做任何事。”

成天乐:“脱胎换骨谈何容易?尤其是訾浩那样的灵修!就算想谈这些,他首先也要过了破妄大成这一关。”

小韶钻进成天乐的怀中道:“我也是灵修啊。”

成天乐搂住她:“这是不一样的,我们本就有双修成就,脱胎换骨便是下一步修行中的考验,会一起度过的。”

小韶又说道:“吴老板也算是你的恩人,所以你一直很关心他。其实想搞清楚当年究竟是怎么回事也不难,他不愿说可以不去追问,但我在画卷世界里能看见过去的事情,只要它发生在苏州。听说吴老板很早之前就在苏州了,而以吴小溪的年纪,吴老板就是在这里收留了她。”

成天乐:“你不说我差点都忘了,你是画卷世界之灵,默默经历了这千年人烟变化,天赋神通可以追溯往事。但出了上次那件事,我再也不敢提了。”

小韶:“上次为了找到于道阳五百年前丢入山塘河中的玉佩,我回溯五百年时空看到那一幕,然后又盯着人烟变幻直至查出玉佩下落,却因此形神消散,把你给吓坏了吧?……但如今情况不同,我只要盯着吴燕青回溯二十多年就可以了,而且我的修为已远胜当初,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成天乐:“真的可以吗?如今的画卷世界,已被我们改变得太多,与画卷外的姑苏大不一样。”

小韶:“画卷世界的改变,是因为你我相遇。可是在你我相遇之前,这画卷世界仍是人烟景象的映射,过去已经发生的事情我还是能看见的。”

成天乐接着她道:“如果有空的话那就试试,但不必刻意如此也不必着急。最重要的是,你不能出任何问题,再有上次那种变故,我可受不了啊!”

小韶温柔地笑道:“当然不会了,我最近也需要闭关修炼养元之法,那么就顺便体悟一番天赋神通,就拿这件事当一段修炼吧。”

……

第二天,万变宗派弟子吴燕青前往淝水知味楼值守。执事黄裳、门中第一高手任道直、吴贾铭、晚辈弟子沐冷芸等四人随行,他们不仅是为了送吴燕青,同时也押送苏渔隐,妖修熊向也在队伍中。成天乐虽然没有亲自去,但态度还是很重视的,派了这么多人。

任道直是这一系列事件的亲身经历者,沐冷芸也参与了,这两人可以把所发生的情况说清楚。黄裳是万变宗的内堂执事、执掌宗门戒律,像这种事情就应该他出面,况且他也是一名律师,擅长处理纠纷。至于吴贾铭是个老油条了,混世界的胡同串子,在这种场合遇事也可以拿拿主意。

临行前成天乐对熊向说道:“委屈道友了,但这次的事必须你开口做个见证,才可以彻底揭穿李逸风的阴谋。而豹妖杨林也是你杀的,你本人不到场,万变宗很难解释清楚。此去淝水知味楼,在各派高人面前无需担忧,有什么说什么就好,万变宗会感谢你的。”

然后他又对黄裳与任道直道:“苏渔隐交出去,就看旋极派怎么处置了。但是熊向道友,你们一定要安全的带回来,不能让他受到任何威胁和委屈,否则便是我万变宗的过错。”

丹霞夫妇则在一旁说道:“成总请放心,我们恰好也要去淝水知味楼,顺便见证这件事。如果有人想为难熊向道友,各派同道也是不会答应的。”这二位前辈倒是好心,唯恐路上出什么变故,便找了个借口同去淝水。

有他们俩在,张乐道与泽真等人也就放心留在苏州了,成天乐是深为感激。什么是交情?这就是交情!万变宗与旋极派及紫清派素无交往,但和轩辕派的关系却很密切,那陆吾神仑丹中的很多灵药都是轩辕派所提供,丹霞夫妇这次还带走了六枚神丹,炼丹峰上的猴王何凡如今也是万变宗弟子,他们当然愿意顺便帮忙解决这个纠纷。

丹紫成是个爱看热闹又不怕乱子大的人,这位三梦宗大弟子向来是位难惹的小太岁爷,见父母要去淝水便也想一起去。丹霞夫人却劝阻道:“紫成啊,你不是爱看热闹也爱跟人讲道理吗?那就留在苏州万变宗吧,成总未到淝水,旋极派和紫清派不日必有尊长来拜访万变宗。届时你可以做个见证,有什么话就说什么话,但不得无礼!”

丹紫成可是粘上毛比猴都精啊,当即就明白了母亲的意思,真正的热闹不在淝水知味楼,而在姑苏万变宗,届时会有人找上门来的。丹霞夫人劝儿子留在这里,其实也是想让丹紫成到时候做个见证,并帮着劝阻可能出现的冲突。张乐道与泽真仍留在万变宗未动,恐怕也有同样的打算。

……

苏州离淝水并不远,以现在便利的交通条件,坐高铁只需要两个半小时。假如自己慢慢悠悠地开车并不着急赶路,吃完早饭出发,晚饭前也能到了。由于成天乐提前一天公布了消息,旋极派以及紫清派的门人已经先行到达了淝水知味楼。

黄裳等人开了辆中巴押着苏渔隐前去淝水,车上还坐着丹霞生夫妇,他们在苏皖交界处吃午饭的时候,就接到了履谦道长代表淝水知味楼打来的电话,告诉他们不必去知味楼,直接把人送到逍遥派道场中的别有洞天。知味楼那边已经安排好了,当天夜里就要做个公论,这也是应旋极与紫清两派的要求。

年秋叶仍在别有洞天中受罚闭关思过,要到明年春天才能出来。但正因为如此,逍遥派也让她主持别有洞天这片小昆仑结界中的事务,来访宾客如何安置接待都由年秋叶负责。从宗门的角度,逍遥派与紫清派同为昆仑十三大派之一,交往千年,关系自然要比与万变宗深厚得多;但从个人角度,年秋叶本人的感情上当然更倾向成天乐以及万变宗。

黄裳等人押着苏渔隐直接把车开到了淝水市郊,那如度假村般的逍遥派道场中,穿结界门户进入了别有洞天。

年秋叶率两名晚辈弟子亲自相迎,给他们安排好了住处,并对黄裳等人道:“诸位道友请放心,在别有洞天中你们绝不会受到任何骚扰,苏渔隐也由诸位暂时看押,今夜法会之时再让他接受公开讯问。紫清派之前提出了先见人的要求,已被我拒绝,并将他们安排在不同的住处。”

半夜这场法会,有淝水知味楼中的各派弟子参加,届时的主事之人既不是年秋叶也不是逍遥派掌门叶铭,而是淝水知味楼的总经理履谦。淝水知味楼只是一家酒楼,平时迎来送往小型聚会商谈倒也不错,但它毕竟在市井之中,如果举行大规模的法会地方就很受限制了。正因为如此,昆仑修行界各派前辈高人才会联手助逍遥派凿建了别有洞天。

淝水知味楼的各派弟子同时也是酒楼的员工,这场公论之所以定在后半夜,就是要等到酒楼打烊之后。其实紫清派也有一名弟子常驻知味楼,但是成天乐前两次到淝水,恰好这名弟子回师门有事,因此没有见过面。

成天乐人在苏州,一直关注着淝水那边的情况。第二天凌晨消息传来,苏渔隐已被旋极派废去修为、断缘出门。所谓废去修为很好理解,那什么叫断缘出门呢?就是苏渔隐因旋极派所得到的一切,旋极派都要收回。

苏渔隐自幼就是旋极派弟子,虽是规模不大的宗门,但也传承好几百年,在世间有很多看不见的根基。旋极派在世俗间也有营生,苏渔隐身为外堂长老当然担任重要职务、拿着优厚的薪酬、那舒适的别墅也是门中产业,但从此之后这些都不再属于他。

旋极派不没收其私产,但将他逐出宗门也解除了他在世俗产业中的职务,不再拥有先前的地位、收入、待遇以及名望,从此也与旋极派再无关系。据说废去其修为的时候,旋极派执掌宗门戒律的长老不忍下手,在众目睽睽之下,旋极派掌门于泠善欲亲自出手,这时紫清派外堂长老陈秀芸叹息一声,在于泠善之前起身废了苏渔隐。

陈秀芸无心伤苏渔隐,但几十年的修为一旦被废,人也难免虚弱内损。这位紫清派长老便建议于泠善,就在别有洞天中让苏渔隐调养数日,待身体完全恢复如常再派人将之送回福建,从此这件事也就了结了。

所谓的恢复如常,是指像正常人那样的身体状态,无病无伤。但苏渔隐已经不可能恢复如初了,修为被废之后,他不过是一位落魄尘世的老叟而已。普通人并不清楚在他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看上去不过是在原单位退休,不再享有原先的待遇,搬回了自己买的房子里养老。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