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返璞归真
第638章、弟子规,师门责

修行各派自古约定俗成的规矩,若弟子犯过并且没有当场身亡,只要有可能的话,则尽量由其师门来追拿处置。若其宗门执行门规并无偏袒之处,那么就不必再追究了;但其宗门若包庇门下,事主便可以自行再出手,或邀集同道追责。

表面上这种做法是为了留一线情面和余地,并对同道各派给予足够的信任,它也确实尽可能避免了因个人行为导致宗门之间大规模的冲突。但它还有一个隐含义,有些事别人不必代劳,这是宗门的缘法与责任。

很多修士都是在意因果业力的,诸如施法取命伤人之事,本宗门应该承担的,就不应该让别人的手去造业。一般的修士可能并不清楚其中的玄妙,而自古以来有很多修至世间法尽头、隐约感悟天机的高人前辈,却知道这么做的意义,因此修行界才会有这样的约定俗成之规。

这与世俗中的“领事裁判权”一类的恶法不一样,实际上,让本宗门亲手处置曾朝夕相处、熟悉亲近的弟子,是一种很冷酷甚至残忍的选择,感情上也是很难接受的,但这样也能最大程度的起到警醒同门的作用。

以成天乐的修为与出身,尚不可能清楚这其中的天机玄妙,但也理解与认可这条约定俗成之规。

丹霞夫妇在一旁暗暗感慨啊,成天乐既然说出这番话,就摆明了不想客气。讲情面也得有情面可讲才行,成天乐与旋极派和紫清派根本就不熟,从来没打过交道也没得罪过对方,莫名其妙来这么一位苏渔隐惹上门,那还有什么面子好给?

这可不是欺软怕硬,旋极派不是如今万变宗的对手,但紫清派的实力应比万变宗更强,而成天乐就是坚持应有的立场。令丹霞夫妇最感慨的倒不是这件事本身,而是成天乐应对的态度已经有了大派宗门的意识,就是这么面对面打交道,不卑不亢,不因为门中是一伙妖修而另有想法。

一场神丹会,并不能让万变宗成为真正的修行宗门,更重要的,是他们自己得有这种意识!

这时甄诗蕊又说道:“苏渔隐是旋极派的一位外堂长老,拜山无礼且不说,还勾结败类为祸。成总乃一派宗主,平日事情很忙,我看用不着亲自去淝水知味楼,派人送过去就可以了,通知旋极派掌门到淝水领人!……成总若见旋极派掌门,也不应在淝水,而是在这里。”

花膘膘点头道:“理应如此,若成总有事外出,则由訾浩总管代表万变宗出面接待……万变宗正好要派一位门人去淝水知味楼值守,那就顺道把苏渔隐的事情也办了吧。”听这老狐狸的语气,居然是“顺道”,仿佛没把苏渔隐当回事。

成天乐点了点头道:“中秋早就过了,万变宗应该派人去淝水知味楼了。今晚我们就商议一番,明日一早出发。”

至于万变宗的内部事务,并没有在这种场合公开讨论,成天乐只是借此机会公布了这件事,提前放出了风声。在万变宗众人没有出发之前,恐怕江湖各派都已有所风闻,旋极派与紫清派当然也能听到消息。

当天晚上,成天乐与众执事商议究竟派哪位门人去知味楼值守,几位大成执事本人都想去,这也是难得的机缘啊。可成天乐却说道:“其实我心中早有人选,只是一直在犹豫,我想派到知味楼的就是吴燕青。”

万变宗这么多门人,成天乐却偏偏想派吴燕青到淝水知味楼。吴老板就是开酒楼的,而知味楼也是一家酒楼,这也能说得过去,业务都很熟嘛!只是吴燕青在苏州是酒楼老板,到知味楼恐怕要当伙计了,也正可好好体验一番,就像成天乐曾经的经历。

更重要的原因,成天乐一直觉得自己欠吴燕青的情分。有仇当然是要报的,那么恩呢?想当初成天乐从传销团伙脱身,囊中羞涩又举目无亲、连吃饭睡觉都成问题的时候,是梦湖美蛙饭店收留了他,就冲这一点,他也要感谢吴老板。

想当初吴燕青的修为境界与黄裳相当,神通法力更不在黄裳之下,可这么长时间过去了,黄裳已大成,但吴燕青的修为并无寸进。成天乐既立万变宗指引妖物修行,当然也希望吴燕青能够修为更进,可这位吴老板连化妄之门都迟迟迈不过去,也不知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能去淝水知味楼与天下各派高足交流,也能随时得到五味、履谦这等高人的指点,这是一场大福缘造化,成天乐想送给吴燕青。众人听成总已开口,便不再多议,訾浩却叹道:“原来成总和我想到一块了,只是吴老板离开苏州,小溪就没人照顾了。……不过呢,我坚决支持派吴老板去淝水知味楼,只是大家刚才都想去,我就没好意思这么提议,免得让你们觉得我有私心。”

花膘膘笑道:“訾浩总管当然会支持吴老板了,至于小溪嘛,不会没人照顾的,我们都很清楚,訾浩总管一定会尽心尽力。”

甄诗蕊也掩口笑道:“小溪已经是成年人了,自己会照顾自己的。可是訾浩总管啊,你和人家姑娘谈恋爱的时间也不短了吧?还是早点把事情定下来比较好。”

訾浩却很没底气地叹道:“我也想啊,可有些事我始终吃不准!”

甄诗蕊微微一皱眉:“吃不准?难道是她不愿意,我看不像啊,小溪对你很有意思。”

訾浩吞吞吐吐地说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是我的出身不好又身怀秘密,恐怕配不上小溪。再说了……”

兑振华一摆手道:“你就不用再说了,其实大家想问的只有一句,你们是两厢情愿不?如果是的话,那还有什么好磨叽的?看看人家南宫玥和毕然,已经把事情给办了,证都领了!”

甄诗蕊又说道:“我倒是能理解訾浩总管在顾虑什么,当初我与卫华在一起,也有这种顾虑。但是呢,你们为什么没想到一点,或许可以教小溪修行啊。虽然时间有点晚,入门也不容易,但那调和神气的养生之法是谁都可以练的。

小溪若能入门则最好,就算修为不会太高,也是此生的福缘;若是入不了门也无妨,还有一种法门,能够让訾浩总管助益小溪养形养容养生。就看訾浩愿不愿意付出这种代价了,以自己的修炼之功,用在小溪身上。”

甄诗蕊是懂双修的,她的天赋神通也擅长此道。想当初她受了伤,胡卫华愿意以自己的生机元气助她疗伤,行的就是一种双修采补之法。但在平常情况下,若甄诗蕊修为高超,而胡卫华一直就是个普通人,甄诗蕊也能以自己的修为补益胡卫华的生机元气。

但这么做非常难,付的代价也很大。修士所耗费的神气法力,要远远超出对方所能得到的生机元气助益,多少是一种逆天之举。甄诗蕊提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建议,不妨也教小溪修炼。小溪能修炼入门当然更好,就算入不了门,也可以当作一种身心锻炼。

更重要的是,能让小溪了解这些门道,訾浩可以与她双修。但这种情况下的双修就不是互助修行了,而是訾浩以神通法力助益小溪的生机元气,这一世也可同享其妙。

訾浩答道:“我当然愿意啊,可是不会啊!”

成天乐面无表情的悠然开口道:“不会没关系,我教你!……訾浩啊,刚才说吴老板的修行似有关障,其实你也一样。你我当初同时入门,而我如今已度真空,你却尚未大成。虽说灵修之道比较特殊,但从机缘论你不应如此啊!如今我多少明白了,你心里的疙瘩在哪里,大概清楚你如何才能入妄、又如何才能破妄。”

众人都看着訾浩笑了,这位灵修居然脸红了,嘟囔道:“不是在说吴老板嘛,怎么又扯到我身上了呢?”

成天乐:“没法不扯到你身上啊,吴老板离开苏州,那么梦湖美蛙饭店的事情,就需要訾浩师弟多负责了。你一定能行的,想当初外汇交易部的工作,你就干得非常好嘛!”

……

这天夜里,在画卷世界中成天乐和小韶也聊起了訾浩与小溪的事情。小韶沉吟道:“谁都知道,小溪肯定不是吴燕青的女儿,但当初是怎么回事,吴燕青从来没有提过,可能就是问题所在。而訾浩想教小溪修行,怎么现在才去做呢?”

成天乐分析道:“我们所修的是妖修之法,当初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教小溪,吴老板就算有心,也是不清楚该怎么办的。而我看吴老板对小溪很是宠溺,并不像世上其他家长那么督促她考好学校、找好工作,而是怎么开心就怎么过。

这正是妖修与常人想法不同的地方,吴老板的心态,可能就是想好好照顾小溪过这一辈子,让她衣食无忧也不必为很多烦恼事操心,似乎有一种补偿心理。吴燕青不知道该怎么教小溪修炼,恐怕也更不愿意让小溪知道他是妖怪。

訾浩的心态也有类似之处,他唯恐小溪发现自己的身份,他不是人而是灵体所化。这种担忧始终伴随着訾浩,他与小溪的关系越亲密,心中越忐忑。甄诗蕊是过来人,今天倒是给訾浩提了一个可行的建议,就看訾浩能不能做到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