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返璞归真
第637章、素无交,何谈谊

盛龙无奈地摇头自言自语道:“訾浩啊訾浩,你这一招可是太损了!不过你猜得很对,的确发生你所说的事情,这个屁我是没法不放啊。”

让成天乐等一众人都觉得头疼的孔翎,却让盛龙一个屁熏走了,连声招呼都没打就离开了万变宗。若是换作别人,比如成天乐等尊长,断然不会做出如此没品的事情。但成天乐离开苏州前曾交代过訾浩,想办法请孔翎离开,用訾浩自己的风格即可。那么这种事情,也只有訾浩能干出来,别人想破头恐怕都想不到!

盛龙离开池塘走向来时的小路,一抬头却突然惊愕道:“书君,你怎么在这里?”

刘书君娉娉袅袅站于林中,俏脸微红含情脉脉地看着盛龙道:“是訾浩总管让我来的,说你今天要到上方山来游玩。”

盛龙赶紧说道:“你别过来,我刚才放了个屁。这一片山林普通人虽闻不出异常,但不能去用神识感应,至少得过两个月,气息才能消散。”说着话向前紧走几步,也赶紧走出了被自己那一记“神屁”气息所笼罩的范围。

刘书君却低下头羞答答地说道:“我都看见了,阿龙,你可真好,也真有本事!”说着话却站在那里没动,而盛龙却快步在向她走,刘书君等于是一低头恰好钻到了盛龙的怀中。

盛龙顺势将她搂住了,低下头在耳边道:“书君,我今天学到了一门以神气交感、心生乐境为根基的法诀,可助益彼此的修行,我们试试吧……”

说实话,盛龙方才也被孔翎撩拨得很是荡漾,但那记“神屁”是非放不可的,不仅是完成宗门任务,同时也把自己从那种爱欲迷离的状态下熏“醒”,这就是他的天赋神通嘛!人是完全清醒了,可那爱欲的渴望仍在,此刻将刘书君柔软的身子抱在怀中,自然有那种欢爱的冲动,于是说出了他正在想的。

刘书君的声音就像是蚊子哼,红着脸伏在他的怀中道:“阿龙,你好坏!……我们先回去吧,别在这里说。”

盛龙很感慨、很幸福也很有点后怕啊,将刘书君搂在怀里,忍不住对訾浩颇有腹诽。訾浩让盛龙别告诉刘书君今天的事,但他自己却把刘书君悄悄叫来了,无论盛龙放不放那个屁,都会有人搅局的。就若客卿长老梅兰德所言,江湖门槛从来都不止是一道,这位大总管也学会这么玩了。

如果盛龙态度坚决地完成了宗门任务,那么皆大欢喜;如果他执行宗门任务不认真、态度犹豫拖延,那么不用等到回宗门之后再受处罚,在上方山中就没好果子吃。

孔翎走了,连声招呼都没打,就这样突然的不辞而别,却没有引起在万变宗做客的各派同道太多的关注。因为紧接着发生了一件令昆仑修行界震惊的事情,吸引了所有的人注意力。成天乐与任道直回到了万变宗,还带回来两个人,一人是山野中的熊妖,另一人竟然是旋极派的长老苏渔隐。

这位苏长老被成总施展法术给控制了,也就是说他并不是被请来的,而是被成总抓回来的!

成天乐及万变宗以前并不是没与人起过冲突,但这一次的意义与以往完全不同!成天乐曾与很多山野妖修相斗,也受到过听涛山庄败类周峰之流的陷害,但还是第一次与一个修行门派正面翻脸。神丹会这才过去没几天,而苏渔隐是代表旋极派和紫清派来拜山的!

这次神丹会上总共来了三十个门派四十余名贺客,所代表的却是五十多派。比如海天谷虽然没有派弟子前来参加,逍遥派的叶知秋却代表海天谷转达祝贺之意。而昆仑十三大派之一的紫清派这次也没有派人来,委托旋极派长老苏渔隐代为致贺。

结果苏渔隐还没回山复命呢,就被成天乐拿下,若是不交待清楚必须得这么做的情由,就等于是与旋极、紫清两派公然翻脸了。成天乐当然也清楚其中利害关系,恰好做客的同道仍在,立刻召集万变宗所有弟子并将各位同道请到后园,当众开了一个会,讲明白事情的经过。

但是成天乐也隐瞒了一件事。苏渔隐并不清楚自己是被谁拿下的,他交待了与李逸风之间的苟且事,然后又被那可怕的神秘人给打晕了,醒来时便落到了成天乐手中,同时还有一枚记录了他交待经过的晶石。

此晶石并非孔天晶那样的天材地宝,但也是一枚非常漂亮的攒簇晶。这枚攒簇晶虽不像孔天晶那样可以炼制成神妙的法宝,可物用有类似之处,也能施展秘术记录所发生的事情,以法力激发便可重现当时的场景。

成天乐并没有说出拿下与审问苏渔隐之人是梅兰德,只说自己得到了一位高人的讯息,赶到武夷深山指定之处,果然发现了苏渔隐,并根据线索斩杀了李逸风。至于其他的事情以及遇到妖修熊向的经过,其中也有梅兰德参与,他倒没有隐瞒,当众做了一番介绍。

人证物证俱在,李逸风于幕后设计陷害万变宗,指使杨林、诱骗熊向、勾结苏渔隐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各派同道都大吃一惊,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而成天乐则当众向同道尊长请教,声明自己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也是被逼无奈不得不出手,却没有处置的经验,希望各派高人能够指点。

其实像这种情况,一般有三种处置方法。首先若是万变宗与旋极派素有往来,看在两派的情面上,万变宗应该把苏渔隐送回去,让旋极派自行处置。如果事态牵连更多人,并不仅仅涉及到旋极派,那么也可以把相关人等请到万变宗来商议。

第二种处置方法则比较简单,自从石野成为昆仑盟主,建淝水知味楼为修行各派联络之处,也可以把相关人等和证据都送到淝水知味楼,在逍遥派的别有洞天中共论,谁也偏袒不了谁。但在这种情况下,想留情面就留不住了。

第三种情况则比较少见,但也不是不可以,那就是万变宗自行处置,然后再让旋极派以及江湖同道评判。这是非常特殊的做法,有时候是故意给对方难堪,有时候反而是不想让对方为难。

比如成天乐若想放苏渔隐一马,就可以从轻发落苏渔隐,然后再告知旋极派。至于旋极派事后追不追罚苏渔隐,那就是自己的事情了,至少万变宗已经不会再追究了。但成天乐若想玩先斩后奏,比如先把苏渔隐宰了再说,那么也得承担后果。假如处置得太重,将面对旋极派以及各派同道的追责。

张乐道等人将各种处置方法都说了出来,但他们不能代替万变宗决定,只能委婉的提醒成天乐,不同处置情况代表不同的含义。

其实在座众人谁都知道,最不伤情面的做法就是第一种。燕山宗掌门欧阳海开口劝成天乐,可以将苏渔隐先送回旋极派,而旋极派必然不敢包庇这位长老;而苏渔隐此次拜山也代表了紫清派,那么可以同时给紫清派传信。

万变宗内堂执事黄裳却摇头道:“我们与旋极派素无交往,也没什么情面可言,所打过交道的,也不过是苏渔隐这么一位长老,其他的人根本不认识。至于紫清派更是如此,这次神丹会连人都没来,只是托苏渔隐转达一句祝贺而已。

如此说来,对万变宗而言,苏渔隐代表的就是旋极与紫清两派,可是出问题的偏偏就是他。我们如今查清此事,按道理说,这不是把人给送回去的事,而是他们应登门致歉解释清楚才行。否则就是公然与万变宗为敌、挑衅昆仑修行各派了!”

张乐道赶紧说道:“黄裳执事的话也有道理,但凡事自有其因。苏渔隐勾结李逸风的所作所为,旋极派并不知情,不能视为整个宗门的敌对之举。”

泽真的话倒是很干脆,他看着成天乐道:“成总,人是在武夷深山中抓住的,就在旋极派道场旁边。你如果想把他送回去,当时就送回去了,否则何必又带回苏州万变宗?这已经表明了你的态度,那么接下来想怎么追究呢?”

见众人把各种意见都说得差不多了,成天乐这才开口道:“若只是苏渔隐一个人,我便等旋极、紫清两派登门致歉,并当着我的面处罚他,给我万变宗、也给天下同道一个交待!但如今牵扯到的不仅仅是苏渔隐,还有一位山野妖修熊向道友,而被我斩杀的李逸风也并非旋极派或紫清派弟子。

万变宗不好自专,旋极派也不能。所以我打算将人和证物都送到淝水知味楼,请天下同道公论,旋极派若想要人,就去淝水知味楼领走苏长老,但必须做出处置才行。昆仑修行各派约定俗成的规矩,我也是懂的,诸位同道想必比我更清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