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返璞归真
第636章、媚妖娆,爆煌烟

如果这是一种诱惑,那么一切都发生在不知不觉间。盛龙甚至在心中暗想,这个宗门任务很不错,多来几次也无所谓甚至更好,訾浩总管所担心的情况也许不会发生。孔翎很迷人、很优雅,有一种令人陶醉的气质,赏心悦目有什么不好呢?

一路走一路看一路笑谈,山道拐了一个弯,进入了密林深处的幽谷,孔翎指着旁边一条没有铺石板的岔道野径道:“那边很是幽深啊,我们过去看看?”

盛龙:“这条小路我也熟,往里走有一个小湖,湖边还有一片竹林,旁边还有不少柚子树,环境非常好,我带你过去。……那湖里一块石头上有刻字,已经很难辨认了,感其气息应是唐代所留,应该也是一名修士手笔。”

孔翎好奇道:“哦,千年之前就有前辈在那小湖边修行吗?”

盛龙:“也未必是常驻修行,那并非是洞府遗迹。那位前辈可能只是游山路过,在那里驻足定坐数日,有所感悟因而刻石为记。”

孔翎感慨道:“这小小一座山,真有无边妙处。”

说话间穿过崎岖小路,前方密林中果然出现了一个湖泊,涓涓细流从山岩间汇成此湖,水流又在湖的另一侧从草叶间向低处漫去。此湖约有十丈方圆,近岸处清澈见底,一片竹林边散布着很多凸起的岩石,有些在岸上,有的则沉浸在水中。

盛龙走过去,指着湖中露出水面约两尺高的一块石头道:“你看那上面的字迹,勉强可以分辨出是‘定坐山中,三日有悟’,至于其他的已经看不清了,但痕迹应是修士所留。”

孔翎很轻巧地跃上了另一块露出水面的石头,低下头仔细观摩,风吹起了她的裙裾,性感修长的玉腿时隐时现,弯腰间胸前的春光隐约吐露,而她的注意力却仿佛完全被水中的遗迹吸引了。那石上的字迹,与刀斧凿痕是不一样的,仿佛就是用笔直接写上去的。

在留字的那位前辈面前,这坚硬的山石仿佛比细沙盘还柔软,挥笔就能写出字迹来。而他的那支笔,应该是从旁边随手折下的竹枝,难怪盛龙断定这字迹是一位修士所留。

孔翎感慨道:“千年之前,便有前辈在此修炼,我们不如也坐下来好好感悟一番。你我皆是山野妖修出身,有超脱族类之大福缘,然修行之道殊为艰难,各族类万象纷呈,世间道法亦源流纷杂,更需印证交流。”

他们是修士,当然难免会谈到彼此的修行,尤其到了这种场合,印证修炼心得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孔翎就在水中那块岩石上坐了下来,并一指三尺外的另一块石头,盛龙也面对面坐下。只听孔翎悦耳的声音又说道:“古时前辈在此定坐感悟山中气息,虽不知修炼何等妙法,但也不离元神内、外景之观。你我不如同展开元神内景,感受此地气息。”

两个人面对面只有三尺远,彼此眉毛有多少根都能数清楚,展开元神内景与外景相融,也等于彼此都在对方的定境中,神气不能互相干扰,那就要感应相融。这也是很自然的情况,修士之间的交流印证当然不能仅凭述说,还有神气互感的演示。

再说话时,声音就似在元神中响起,有一种独特的感染力。孔翎说道:“我的天赋神通比较特殊,天生就擅长元神互感。因此很多人都有所误会,认为我修炼的是媚惑之术,其实不然。而道友的天赋神通,是否也有类似之处呢?”

盛龙很老实地答道:“不瞒你说,确有类似之处。但我所擅长的不是媚惑而是迷惑,可使人心神失守,但这只是小技而已,我很少使用。”

他说得不错,黄鼠狼可不仅是会放屁而已,成了妖的黄鼠狼在民间也被称为黄大仙,其气息可以迷惑人,产生种种迷幻效果。而这种手段对一般神识清明的修士没有太大的用处,盛龙是一只吃素的金线鼠,也从来没有施展过。

不施展这种有迷幻效果的天赋神通,并不代表神通无用,盛龙对各种迷幻以及媚惑法术有很强的抗干扰能力,元神清明不会轻易为之所迷。这种天赋神通对他自己而言也有醒神之效,比如盛龙放个“神屁”,可能把别人熏晕了,却能把自己熏醒了。万变宗为何叫万变宗,门中弟子确实是千姿百态、变化多端啊!

孔翎用很欣喜、仿佛是终于找到了知音,又很委屈、仿佛在此之前曾受到很多的误解的语气说道:“太好了!道友既有此天赋神通,就应该能分辨。我所修炼的一门法诀以神气交感、激发乐境为根基,也可助益修行。但很多人却认为这是媚惑邪道,而盛龙道友则一定不会误会的。”

她这种欣喜和委屈流露得是那么自然,两人处于这种元神内外景相融、神气交感的状态中,盛龙能体会得非常清晰,就如感同身受一般。他也很自然地问道:“孔翎道友,你说的到底是哪一种玄妙的秘诀?”

孔翎有些羞涩地说道:“说起来,也很适合助益道友的天赋神通修炼呢!”接下来她讲述了一段法诀,便是欲乐双运道的入门根基。其内容是神气交感,彼此的元神外景摄入内景,宛如定境中也是两人相对,感受彼此气息心生喜乐,并赋予对方自己的身心渴望……

这的确可以不是媚惑之术,就是助益神气运转的双修之法,但另一方面,它的确也可以用来媚惑人,就看怎么修炼了。比如任何一门法术,施展开来基本上都可以对人造成某种伤害,但也完全可以不去害人。孔翎所传是一门调摄根基,就算没有后续的高深内容,也可以单独修炼,作为定境中的喜乐体验。

他们彼此是什么感受?只有置身在那种状态下自己才会清楚,语言很难描绘出来。仍然是面对面相坐,但元神内景却仿佛成了另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中,两人可以站起来做任何事,然而外人看上去他们还是一动不动坐在那里,这就是此等奇特定境中的玄妙。

性感美色本身并非邪,人的淫欲之行才是,然而欢爱本身也不能称之为邪行,要看发生在什么情况下。孔翎传授法诀的同时,就已经运转法力在施展了,这是同道交流印证常有的情况,她并没有半点伤害盛龙的意思,只是让他去体验或者说与他共同体验。

盛龙在定境中体验得很清晰,眼前的孔翎就是他想看到的最美的样子,至于是什么样子……咳咳,不说也罢!那是她的气息,最能激发内心中欲念的感应。盛龙很兴奋、很冲动、很渴望,也许是太兴奋、太冲动、太渴望了,他竟然——放了一个屁!

这是一个非放不可的屁,因为这也是他必须要坚决完成的宗门任务。訾浩今天上午以万变宗总管的身份就是这么交代的,要盛龙在某种情况下必须放个屁,而且这个屁要放出讲究来。

变异黄大仙金线鼠的这个屁真的很讲究,可谓惊天动地,也可谓润物无声,比他在喜马拉雅山深处熏退一群妖兽的那个屁威力更强大,但却是听不见的。寂静的池塘中没有任何动静,但元神内景定境中却弥漫金烟,这金烟直接侵入元神也沾染妖物原身。

至于它是什么气味……不形容也罢!否则恐怕半个月都吃不下去饭。仅仅是形容就是如此感觉,更何况置身其中闻到、并且被毫无防备的完全沾染了?但是孔翎自己却闻不到,既是神通法术,自有其妙处。施法之人不想让她闻到这么难闻的气味,她本人的感受自然就没有那么难闻。

寻常五官闻不到,可是神识完全能感应到是怎么回事!盛龙这个屁熏人不熏己,这也是他的神通,反倒让自己从那乐境中清醒过来。但孔翎可惨了,在这种情况下遇上这种事情,不论她的原身怎么变幻,很长时间内别人都会闻到她所沾染的气息,法力越高强的人则闻得越清楚。

若是斗法中遇到这种情况自有防备,可是在元神内外景彼此相融、神气完全交感时发生,那就必须在定境中慢慢施法化解,可不是一两天的事情。但盛龙并没有伤害孔翎,她丝毫都没有受伤,自己也不会觉得恶心难受。

一屁之后出离定境,再看孔翎已化为一只孔雀飞天而去,一团模糊的光影掩住了她的身形,很快在高空消失不见,走得既干脆又狼狈。盛龙站起身来大喊道:“孔翎道友,莫要误会,我真的是太激动了,一个没留神……!”

可惜无论他怎么喊,孔翎已经头也不回地走了。别人遇到这种情况,反应可能不会有这么强烈,但孔翎是什么人,她一直以魅力自傲,无论走到哪里都有令人仰慕与动心的气质,怎能忍受自己带着这样的气息呢?至于盛龙是不是故意的,或者只是被欲念冲击一不留神,孔翎已经无暇去追问,她只想赶紧走得远远的,尽快驱除原身的沾染。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