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返璞归真
第634章、冲天高,惜命薄

金螭竟将李逸风包裹其中,仿佛与他的形神融为一体,咆哮一声斜向飞出。李逸风飞起来了,居然真的飞起来了!以他的修为,施展此神器的飞天妙用,也不过是能利用地势滑翔而已。但他此刻却飞天而起,付出的代价是沉重的,已然身受极重的内伤。

这伤并不是因为他人的攻击,而是勉强施法的自损,就像一个人在危急时刻提起了自己平时根本提不动的重物,看似瞬间神奇的爆发,其实肌肉关节都会受损。但李逸风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先逃命要紧,他身上还有三枚陆吾神仑丹,事后再慢慢以此疗伤吧。

李逸风是朝着旋极派的宗门道场方向直线飞去,若惊动了那里的修士,也能阻挡后面可能随之而来的追击。他飞得极快但并不高,只是以最短的距离冲向远方的山顶,仍然尽量是滑翔,并不想受伤过重。

然而就在他刚刚飞起时,前方山林中传出一个清晰可闻的声音:“你想找死吗?”说话者赫然竟然是三梦宗大弟子丹紫成!

李逸风在疾飞中立刻折转方向,金螭向着高空激射而去。他就是想逃命,不敢有任何纠缠,有丹紫成那种高手堵在前面,立刻就改变了打算。

丹紫成来了吗?当然没有。前方密林中有一只小八哥,就是万变宗弟子沐冷芸。沐冷芸见那金螭朝自己这个方向飞来也吓了一跳,看其去势是要斜飞过密林上空到达远方的山顶。她当然没本事挡住这金螭,却用丹紫成的声音和语气说了一句话,模拟得是惟妙惟肖,惊慌中的李逸风哪能分辨出来。

金螭折转射向高空,李逸风为飞天而受了最重的损伤,本以为能就此逃去。不料高空中传来一声清啸,一片火雨当头洒下,他撞上了早已等候多时的毕方。李逸风再想改变方向已经来不及了,只能仗着与金螭合一的形神强冲过这片火海。

就算能冲得过去,他恐怕也会留下半条命,倚仗神器妙用化形的假金螭,怎么能斗过一只真毕方呢?但丢半条命总丢比一条命好,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可惜青山已不再属于他,当火雨洒下的同时,空中又射来一串飞电石,无数道霹雳击在了金螭身上。不仅如此,梅兰德手中的剑也飞上了半空,化为一条银蛇斩中了李逸风。

可怜生平首次一飞冲天的李逸风,连遗言都没有来得及留下,那金螭就在火海、闪电、银蛇的交击下瞬间消散,仿佛只是从未存在过的幻影。天上开始往下掉东西,一支发烫的飞螭爪被梅兰德接住,成天乐则接住了一个小瓶和两块晶石。

任道直已经落地,沐冷芸也从密林中飞了出来化为人形站在一旁,河滩上的烟雨迷雾渐渐散去。他们都仰头望向天空,但天上再没有东西掉下来,李逸风连同其他的衣服都早已无影无踪。

梅兰德突然说了一句:“此人应服用过陆吾神仑丹,筋骨之强远胜一般的修士。”

任道直反问道:“何以见得?”

梅兰德:“我的剑与一般的法宝不同,它曾是一柄煞刃,不知杀过多少人。被剑光斩中,普通的血肉之躯会立刻腐朽化灰,而我感觉斩中他,他却还能挺一挺。”

成天乐也说道:“若不是形骸强悍,他也不可能勉强催动飞螭爪的飞天之能,这是硬挺着受重伤啊。”

任道直:“就算他身子骨再强,现在也没了,二位就没想着留活口吗?我出手,本打算只要他半条命。”

梅兰德:“我出手也只打算要他半条命,如果他曾服用过陆吾神仑丹强化形骸,可能当场死不了。”

成天乐无奈地摇头道:“我也是一样的,但是我们三个人都要他半条命,加起来就是一条半啊。可是一个人只有一条命,他连灰都没剩下。”

沐冷芸眨着眼睛道:“天上都掉下来什么好东西了?”

梅兰德看了看手中的飞螭爪,笑而未言。成天乐打开瓷瓶道:“真是意外之得,居然有三枚陆吾神仑丹!上次他给了熊向一枚,也被我们所获,加起来就是四枚了,身上竟然带了这么多!”

梅兰德:“李逸风的陆吾神仑丹应该是刘漾河给的,他除了自己服用之外,还用来招揽妖修。我审过苏渔隐,知道李逸风曾经都做过些什么。刘漾河炼制陆吾神仑丹,他可能也利用各种手段曾帮了不少忙,所以拿到手中的也最多。”

任道直:“那晶石,应该就是苏渔隐所说的法宝孔天晶吧?他居然随身带了两枚。”

成天乐:“一枚是给苏渔隐的,另一枚他自己平时也有用。我以前还没听说过这种神奇的东西,很好奇呢。”

任道直与梅兰德一人拿过去一枚法宝孔天晶,扣在手心闭上眼睛仔细感应其妙用。此物并不大,有点像紫水晶簇,但边缘很平滑没那么多锋利的棱角,恰好可以握在手心里。沐冷芸好奇地问道:“梅长老,有什么发现,它真有那么神奇、能模拟妄境吗?”

成天乐笑道:“我刚才已经感应过,此物确实能模拟妄境。但若修为不到便擅用此物,可能反而更容易沉迷其中。”

沐冷芸不解道:“那这种法宝究竟是干什么用的呢?”

成天乐:“你平时看电影又是干什么用的呢?学习,或者娱乐?对于已掌握元神内景的修士,此物可体验人生至乐,但对修行并无多大助益。当然了,它也可以辅助修行,用在非常特殊的情况下。”

沐冷芸追问道:“什么情况下?”

成天乐又解释道:“妄境不仅是一种考验,也是一种成就。就拿修本门法诀的妖修来说,若御形之道圆满,但想踏入化妄门槛仍需机缘,有人就迟迟踏不进去。在这种情况下,若以法宝孔天晶在元神内景中模拟妄境体验,可能更容易勘破关障,进入真正的化妄之境,而能否破妄又是另外一回事。”

任道直笑道:“当年花膘膘遇到的就是这种情况,他借助迷仙散体验并勘入妄境,但并没有破妄成功。直到遇到了成总您,折腾了那么一番最终拜入万变宗门下,他才破妄大成。若花膘膘当年有一枚法宝孔天晶,体验妄境可比迷仙散好用多了,但想破妄大成的话,恐怕仍须后来的机缘。”

梅兰德也说道:“想必春村大师也清楚自己这个徒弟的品性,就算御形之道修炼圆满,堪入化妄之境也很艰难,所以留了这样的法宝给他,而且留了不止一枚呢。有此物在手也可以与修行各派交换所需,未必不能寻找到更多的机缘。可惜啊,李逸风却是如今的下场!”

沐冷芸既然在几位尊长面前开了口,仿佛很喜欢打听各种八卦,又追问道:“那么我们万变宗中,目前谁能用得上法宝孔天晶助益修行呢?”

成天乐沉吟道:“吴燕青、訾浩还差了一丝火候,禇无用、吴贾铭也欠一层功夫,看似差得不远但还未到时候。至于晚辈弟子中,盛龙的火候和功夫也都差了几分,其他人则更不能轻易使用了。……仔细想来,倒有一个被扣留的人最合适。”

沐冷芸:“成总是说熊向吗?”

成天乐点头道:“是的,其实李逸风给他陆吾神仑丹还不如给他法宝孔天晶。那熊向的修为已是御形之道圆满,但心境始终没有堪破化妄门径,用此物相助或许是机缘。”

梅兰德:“或许也是羁绊。”

成天乐:“那是当然,妄境可不是那么轻松,是大成机缘也是最大的羁绊。他可能借此物迈入化妄之门,但能否破妄却与法宝的妙用无关。……我回苏州之后,若有机会则找那熊妖聊聊,了解一下他具体的修炼情况,若有福缘的话,不妨把法宝孔天晶给他一用。”

任道直:“那得等此事处置完毕了,现在还不知会闹出什么悍然大波呢。李逸风留给熊向的那枚陆吾神仑丹已落在我们手中,如今又得到三枚,成总打算怎么用呢?”

成天乐笑道:“我本人已不缺陆吾神仑丹,得自熊向的那一枚我暂且留在手中,此物本应与那熊妖有缘,就看他自己能否了。至于这三枚嘛,当然应该是二位的,也不能白忙活这一场啊。”

成天乐将新得到的三枚陆吾神仑丹给了任道直一枚,却交给梅兰德两枚。梅兰德诧异道:“成总,你给我这么多?别忘了我已得到了两枚神丹!这么贵重的东西,可不敢多拿啊。”

成天乐却摇头道:“你那两枚陆吾神仑丹,一枚是我们早就说好的,答谢你赠送宗门道场之情,如今看来根本不够啊。至于另一枚,赠送给你这位客卿长老也是理所当然,与今天的事情无关。这次的事情,你出力太多、帮的忙太大了,我与万变宗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