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返璞归真
第633章、镇地气,退海潮

上次在杭州对阵成天乐,李逸风并没有发挥出飞螭爪最强大的威力,一方面是因为轻敌,另一方面他也确实借助这件神器的妙用成功脱身了,只是没想到半路上又挨了梅兰德一剑。

但今天李逸风是丝毫都不敢大意,二话不说就施展了最强的手段。飞螭爪这件神器的妙用,尚不是李逸风的修为能够完全掌控的,他只能激发其部分的威力,而此刻已将御器之法运转到极限,哪怕事后元气大伤也在所不惜。他不仅是为了报仇,更重要的是保住自己的命。

飞螭爪果然神妙,梅兰德瞬间失去了对李逸风的神识感应,虽然知道他就在那边,却断定不了准确的位置。只在烟雨中,雾浓不知处。

而那淡金色的浪花如卷起的天河已冲击而至,梅兰德冷笑道:“李逸风,以你的修为,勉强借助神器施展这么强大的法术,不死也会身受重伤的!……算了吧,还是莫再挣扎。”

话虽这么说,可梅兰德丝毫都不敢轻视对手,那天河卷来,他却像从原地消失了,而周围的山川景象也变了。这武夷深山瞬间不知变成了何处的群山,峰峦起伏怪石嶙峋。梅兰德祭出画卷化为了山水屏风挡在身前,就如无数道山峦横亘。

这就像另一个世界,又像一幅立体画幕,那淡金色的天河奔涌着却无法到达。龙吟声又传来,金色的浪花凝聚成一根根利爪撕扯着无形的阻隔,那天地山川仿佛在晃动,随时都要被撕裂的样子。

这时又听见一声喝,群山间突然飞出来一物,其底座只有掌心大小,是一尊黝黑的铁狮子。它仿佛从极远的地方飞来,但很快就到了近前,在空中化为数丈高的巨大铁狮落地。看上去如此沉重的东西却落地无声,就连那浪卷声仿佛也被镇压,有那么一瞬间的寂静。

紧接着就听见了一声狮子吼,冲散了那淡金色天河中的龙吟,将所有翻卷的浪头都给镇了下去,铁狮子所在又变成了一片湿漉漉的河滩。其实它就是一尊巴掌大小的铁狮子,数丈高的巨大幻象只是某种灵枢气势凝成。它是着名的沧州铁狮子的仿制品,但在梅兰德手里扔出来,却有着镇地气、退海潮的威势,更何况这一条小河所幻化的浪涌。

梅兰德是江湖术士出身,其经历以及擅长的手段和一般的修士都不一样。他那幅画卷原先并非法宝,成天乐赠送新的材质重新炼制打造之后已成为一件法器。所谓法器,可用御器之法催动,使之与身心一体,种种妙用威能就像施法者本人的手足之用。

但这尊铁狮子却并非法器,它的材质就是普通的铸钢,凝炼地气灵枢威压,却一样可以在斗法中使用。既然是打架,当然什么手段都可以上的,谁也没规定一定要用能与身心相合之法宝,从某种意义上讲,这铁狮子也就是梅兰德的独门“法宝”。

那幻化的天河浪涌有铁狮子在前便掀不起波涛,李逸风猝然发难并没有找到逃走的好机会,还要防备梅兰德的趁势掩杀。他的反应也极快,浓雾中突然有一条金色的光影飞出,竟是一头张牙舞爪的金螭,仿佛是刚才卷起的河流又凝成了实形,向着铁狮子咆哮而来。

必须冲破铁狮子所镇住的地气灵枢,李逸风才有机会安全的遁形脱身,而只有撕开那画卷屏风的阻隔,他才能攻击到梅兰德本人。铁狮子挡不住这神器幻化的金色螭龙,梅兰德的身形终于在山水间走了出来,又似站在画卷与现实的分界之处,拔剑挥出。

金螭在空中狂舞,每声咆哮都带着巨大的冲击,一道道金光凭空出现,幻化成一只只金爪撕向梅兰德。梅兰德的动作既像是在舞剑又像是剑舞,剑光如匹练、如银蛇,挥洒而出斩向金螭,竟斗了个旗鼓相当。

梅兰德随身带的画卷、铁狮子、短剑,原先都不是修行人所谓的法器,认识成天乐之后重新炼制打造了法宝画卷,可用御器之法施展。铁狮子虽经过了重新炼制却仍不是法宝,但煞刃秦渔却很容易就炼成了法器,此剑原本也只缺最后一点炼器之法祭炼而已。

对于法器而言,可与身心一体,但也一器不二御、一人不二器,除非有出神入化之能并修成种种化身,否则在同一时间只能使用一件法宝。但梅兰德却同时祭出了画卷、铁狮子、秦渔,并非是他神通广大,而是手段巧妙不同。

他只用御器之法展开了画卷,短剑秦渔虽是法宝却不当法宝在用,就是以武道手法挥出剑气光华。而此剑有灵,剑灵亦名秦渔,在梅兰德的剑意相助下操控剑光飞斩金螭。而那铁狮子,则是用独门秘法镇住此处地气灵枢。

曾经是野路子出身的成天乐,与人斗法时也干过类似的事情,交替使用了好几件法器,最后还挥拳头上去肉搏。梅兰德也许不是野路子,但他的斗法风格与一般的修士完全不同。

李逸风隐身在那烟雨浓雾中,他感觉对其威胁最大的并不是那神妙的画卷,也不是那凌厉的剑光,反而是小小一尊铁狮子。浓雾外的地气灵枢全部被镇住了,只要他一收了法术想抽身而出,梅兰德随时就能感应到他的方位,这又该怎么逃呢?

李逸风心念急转,却只有咬牙苦斗,可他心里清楚这么下去不是办法。梅兰德挥剑斗金螭是游刃有余,而李逸风利用飞螭爪幻化金螭已超出了自己的负荷,嘴角都渗出血丝了。

这时梅兰德的元神中听见了成天乐的声音:“兰德老弟啊,你这是想累死他再生擒活捉吗?可要小心点,这人到最后必然会拼命,他清楚落到你手里会是什么下场。他有飞螭爪在手,你想击败他可以,但想抓活的却难。”

梅兰德以神念答道:“我难得与一修士如此斗法,更何况对方还是高人门下、手持神器,这正是一个好好观摩的机会。他既想拼命,一定会将飞螭爪的妙用手段尽数施展出来,也省得我日后自己慢慢去琢磨,先让他把能演示的都演示了吧。”

话音未落,战况果然发生了变化。空中的金螭突然发出一声悠长之音,那弥漫在河滩与林间的烟雨浓雾仿佛受了什么力量的鼓荡,涌动着、弥漫着、膨胀着爆散而开,飞速笼罩住河流两侧的密林以及前方的战场。

李逸风的想法很简单也很有效,就是要将梅兰德也裹进烟雨迷雾中。梅兰德站在雾外能看清李逸风逃遁的去向,但在大雾中也会被隔断神识感应。与此同时空中的金螭张牙摆尾,一片片金鳞飞出如万道金光射向梅兰德。

梅兰德的剑光挡不住这所有的攻击,金光射到身前化为一根根利爪,却被山水屏风阻隔。这些利爪撕碎了山崖、扯断了泉流,画卷里的山河有多处崩落,但梅兰德却仍站在那里。浓雾已包裹了这片山谷,其中夹杂着凄厉的雨丝,但是到了铁狮子近前却被挡住,留下了一小片晴朗的空间。

梅兰德冷笑道:“李逸风,你的手段不过如此啊!”

这时成天乐又在元神中说道:“飞螭爪攻敌、困敌的手段,你已经见识得差不多了,但李逸风修为有限,也施展不出更强大的妙用了。飞螭爪是一件飞天神器,你得逼他飞起来才行,好好感应一下他是如何御器操控的。斗法不要拖得太久,虽有任道直在天上掩住法力波动,但时间长了弄不好也会惊动别人的,这里毕竟离旋极派道场不算很远。”

梅兰德暗中答道:“那好吧,现在就逼他飞,玩命的飞!老兄配合一下,让他不顾一切的操纵神器的飞天威能。”

那浓雾中的李逸风已经将飞螭爪所能施展的妙用运转到极限,浓雾包裹了铁狮子,金光射进了画卷,却迟迟无法将梅兰德完全吞噬到这迷离烟雨中。就在这时远方又传来了一个声音:“兰德老弟莫要着急,我助你合力拿下此人!”

李逸风差点被吓得魂飞魄散——成天乐也来了!一个梅兰德他尚且对付不了,假如成天乐与梅兰德夹攻的话,他就死定了啊。虽然没有找到最好的逃遁机会,但他也当机立断说走就走。空中的金螭突然炸裂,无数道金光洒下,那数丈高的铁狮子光影碎灭,在河滩上又变成了巴掌大小。

画卷山河一阵晃动,突然消失。这是梅兰德收起了画卷,手中的剑毫光芒大盛,化为一片光晕击散了射向自己的金光。烟雨浓雾并没有立刻消散,但那阻隔神识的妙用却消失了,李逸风已经收了法术。

就这一瞬间的变化,梅兰德马上就能发现他的位置。但李逸风就要抓住这一线机会,在浓雾中口喷鲜血一挥飞螭爪,这件神器发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化,竟晃动生长化为了一条七丈长的金螭,这不是妙用凝成的光影,就是神器本身的变化。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