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返璞归真
第632章、拟妄境,孔天晶

被春村大师炼化为法宝的孔天晶,还有另一种更神奇的妙用,于定境中御器可以模拟出种种妄境。这当然不是真正的妄境,也不似弹指就过去好几年那么夸张,但感受却很像。只要已修证元神内景成就,那么在定境中就可身临其境,所见过的人、经历的事情,都可于元神内景中出现,随着自己的愿望和欲念发生种种变化。

确切地说,这其实是借助器物的妙用激发的魔幻之境,从而去推衍模拟妄境的感受。修行中的种种劫数,既是考验也是成就,曾经历的魔境劫就是掌控元神内景的根基,所以才能如此使用孔天晶法宝。

春村大师大概也清楚自己这个徒弟心眼太多,可能疏于修行最终破妄艰难,所以留给他这种法宝,也是帮他能提前有所体会,将来若有幸踏入化妄之境,可能更容易寻得破妄机缘。但此物的妙用也似一把双刃剑啊,有那样的元神内景感受,也可能使人沉迷其中反而不思其余。

另一方面,若是此生大成无望、甚至连妄境之门都迈不进去的修士,拥有这样的法宝多少能弥补一番遗憾,也算是过瘾了嘛!将孔天晶炼制成有如此妙用的法宝,是春村大师的独门秘术,以李逸风的修为当然尚无这等本事,可是他手中却有好几枚。

这种东西,恰恰是苏渔隐这种人最想得到的。就算此生入不得妄境,也可多少模拟体验一下妄境的感受。而且苏渔隐并没有完全死心啊,有青城剑派老掌门邢度则的例子在前,他也有此生尚能侥幸大成的心理,借助法宝孔天晶体验化妄之境,那么真迎来那一天时,或许可找寻到破妄契机。

当然了,苏渔隐做这么点事情,还不足以得到一枚法宝孔天晶。李逸风还对他提出了另一个要求,就是事后尽量设法挑拨旋极派尤其是紫清派与万变宗的关系,最好让紫清派对万变宗充满敌意。

正如张乐道所说,万变宗的情况很容易引起昆仑修行各派的疑忌,所以李逸风交代的事情并非不可能办到,只要将某一方面的东西夸大其词尽量渲染。李逸风还答应,假如将来紫清派真的与万变宗起了冲突,他还将答谢苏渔隐黄金千两。至于原因嘛也很简单——他与成天乐及万变宗有仇!

这便是苏渔隐所交待的大概情况。李逸风答应给他一枚法宝孔天晶,是在神丹会之前;而又承诺将来紫清派和万变宗若起了冲突,再谢黄金千两是在神丹会之后,就是前两天的事。李逸风约苏渔隐在武夷山中见面,他会将一枚法宝孔天晶交给这位旋极派长老。

梅兰德听完之后也感叹不已啊,暗道这李逸风把什么都算进去了,不仅包括杨林的命还包括那豹妖留下的二百斤黄金。黄金千两就是一百斤,杨林埋藏黄金的地方,除了他自己世上恐怕只有两个人知道,就是李逸风和梅兰德。

李逸风看似大方,但花的不是自己的钱,实则是与苏渔隐分赃啊。只要这位苏长老答应收这笔好处并做了那些事情,将来就彻底脱不了关系,他在旋极派中长老身份所能发挥的作用、在昆仑修行界所掌握的各种资源渠道,都将为李逸风所用,这千两黄金的代价太值了!

更有意思的是,李逸风约苏渔隐见面的地点,就是妖修熊向截住豹妖杨林的那片河滩,那旁边的大树上早就架好了隐蔽的监控设备,所有的过程都会被暗中拍下来。而苏渔隐此次进山并没有打算当天就赶回宗门道场,会在山里多停留一日绕个弯去见李逸风,先拿到那枚法宝孔天晶再说。

……

武夷山深处,密林边的小溪旁,趴着一只奄奄一息的金钱豹。它就是被熊向打伤的杨林,时间已经过去了快一周,居然还没死,它的命可真长啊,不愧是修炼多年曾经也成为大妖的豹子。但它的修为已废身带重伤,无法穿过四面险峻群山,在这谷地里也捕不到猎物。

它口渴了,挣扎了很久才爬到这小溪旁饮水,但此刻已经在这里趴了两天两夜,感觉越来越虚弱连动都动不了,只能等待死亡的来临。这是一种无法想象的煎熬,当这豹妖回顾自己的这一生时不知会有怎样的感受,而它此刻只想早点死,却连爬入水中淹死都做不到。

就在这时,它已经昏暗无光的眼眸中突然发亮,仿佛是生命燃起的最后火花,却无法与普通豹子正常的目光相比,宛如两团鬼火。因为它看见了小溪对岸走来了一个人,正是一直指点他的那位“前辈”。

豹子想说话却早已无法开口,用尽所有力气能抬起的仅仅只是眼皮而已。李逸风隔河看着这只豹子,眼神很难形容,喃喃自语道:“杨林啊,你还活着,可惜我也救不了你了。那熊妖也够固执,不肯杀你却让你死得更惨。但你也算没白死,待会儿我会带旋极派长老苏渔隐过来,亲眼看看你的样子。

苏渔隐在神丹会上为你说过话,你被成天乐扔出万变宗之后回忆当时场景,对苏长老甚是感激仰慕,便想到旋极派拜山答谢并寻求帮助。你是一只不懂事、也不太了解昆仑修行界状况的妖修,旋极派可能并不会答理你,这打算只是你的一厢情愿。

可就在这武夷山中,你却被蒙面妖修截杀,对方声称胆敢招惹万变宗者就是这个下场。你拼尽一身修为逃去,最终伤势发作倒在此处。在你临终之前,旋极派苏渔隐回山途中恰好发现了你。他已无法救你,只能眼睁睁看着你死去,却获悉此事。

就算你真去了旋极派,也不会受到礼待,说不定也会像在万变宗那样被赶出门。但无论如何,你是在前往旋极派拜山途中,于武夷山深处被人截杀的。杀手的这种行径令人发指,也令旋极派愤怒,怎能如此肆无忌惮?

你已经死了,当然死无对证,没有确凿的证据能证明就是万变宗杀了你,不能排除他人嫁祸万变宗的嫌疑。但究竟是怎么回事,我相信修行各派心中自有公论,你要想报复成天乐与万变宗,这便是最好的办法,也算是死得其所。……杨林,我这个故事讲得如何?”

那垂死的金钱豹五官感应皆已衰竭,当然听不见溪水那边李逸风的喃喃自语。它很希望李逸风能够救它,假如救不了它的话,立刻把它杀了也好,至少也能死得痛快些!可是李逸风并没有走过来,而是转身去了别处,从远方过河走向了杨林曾经遭遇熊向的那片河滩。

李逸风很得意,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之中,可谓策算无遗。他今天要见苏渔隐,并把那枚法宝孔天晶送上,自己说什么这老东西就一定会听什么的。不是想挑起旋极派最好是紫清派与万变宗的冲突吗?那么就带苏渔隐去看垂死的豹妖,给他讲述刚才的故事就行。

其实在苏渔隐看来,这个故事也不是编的,谁会莫名其妙跑到这里来截杀杨林呢?用脚后跟都能想到当然是万变宗的人干的,而这位长老恰好是发现真相的人!有些事情电话里不好说,必须当面商量,这样才能不留下任何破绽。

他走向河滩时嘴角微微露出了笑意,不自觉的伸手摸着那只空空的袖管,笑意又变成了恨意,在心中暗道:“成天乐、梅兰德,这断臂之仇我会十倍相报!今日只是一点小手段,将来待刘漾河得了大势,还会将你们与万变宗连根铲除!”

远处密林中的一株大树上,隐藏着他早已架设好的监控设备,李逸风特意没有往那边看,恢复了很自然的神情在这里等待苏渔隐。这时有个声音恰恰从那密林中传来:“李逸风,真巧啊!居然在这里也能遇见你,你是不是专找见不得人的地方猫啊?”

随着声音有一人迈步走了出来,手按腰间的剑柄,赫然就是梅兰德!李逸风的瞳孔骤然收缩,他的手臂是梅兰德一剑斩落的,却从没有打过照面。而在苏渔隐所拍摄的视频中,他已经见过梅兰德的相貌,此刻当然一眼就能认出来。

李逸风瞬间就觉得脑袋里嗡的一声,梅兰德出现在这里意味着什么?那就是他这次的谋划败露了,苏渔隐恐怕已经落到此人手中,而自己也绝不会有好下场!但李逸风可不是杨林也不是苏渔隐,他没说任何话便出手了,在第一时间做出了最快的反应。

他本就站在河滩上,空中突然传来一声龙吟,那河中流动的水仿佛突然间有了生命,化为了淡金的颜色卷成浪花腾空而起。河滩上瞬间烟雨弥漫,阻挡了视线与神识,让人察觉不到李逸风所在,浓雾间一条如金龙般的浪涌腾空朝梅兰德飞扑而来。

李逸风当机立断想逃,但他也清楚假如转身就逃是不行的,必须要在瞬间击退梅兰德,哪怕只是阻挡他的神识与视线也好。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