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返璞归真
第629章、宗门事,不问私

成天乐以神念问道:“你是让风门九星派的人去盯苏渔隐吗?那老家伙虽未修行大成,但毕竟在旋极派中修炼了多年,若是不慎很容易被他察觉。”

梅兰德笑道:“沈四宝他们做事自有手段,干这种活比万变宗擅长得多。苏渔隐可能对法力查探很敏感,可是他会成天警惕酒店的服务员、出租车司机这些人吗?我连他一日三餐吃什么都清楚!……事不宜迟,这就分头行动,我先去杭州,沐冷芸也暂时跟着我。成总和任道友回苏州,不要引起其他人的议论和猜测。”

神丹会后,若成天乐和任道直突然消失很久,难免引人议论,也会引起李逸风的警惕。这一次是因为客卿长老梅兰德要告辞离去,成天乐和任道直是以送他的名义特意出门。此刻赶回苏州露面,这样才显得正常。至于熊向也要秘密的带回去,留在某处暂时不露面,同时派妖修弟子轮流盯着。

梅兰德将熊向的手机递给一直眨眼看稀奇的沐冷芸道:“他的手机你先拿着,如果来电话也由你接,你知道怎么模仿他的话音语气,至于该怎么说,我来教你。”然后又对还在那里发愣的熊向道:“大熊,你决定了吗,跟不跟成总回苏州?”

熊向看了这四人半天,叹了口气道:“请问,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任道直摇头道:“没有。”

熊向:“那为何还要问我呢?”

成天乐:“还是问清楚了比较好,至少让我们知道你的意愿。你如果愿意主动配合为查清此事做个见证,就说明你不是刘漾河一伙,只是被他算计利用而已。否则的话,你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此番去苏州要委屈道友了,我暂时不能解开你的封印束缚,也不会让你露面,只是在某处修行福地隐居一段时间。”

……

留在万变宗中做客的各派同道,如燕山宗掌门一家、丹霞夫妇及丹紫成一家,还有张乐道、泽真包括孔翎等人都没有走,每日于古宅中谈笑交流很是热闹。成天乐回苏州后又请宾客吃了顿饭,搞了一场小型的联谊聚会,然后才在宗门密室中召开了一场内部会议。

参加的都是万变宗的重要骨干,有总管訾浩,内堂执事甄诗蕊、黄裳、兑振华,外堂执事石双、花膘膘,以及门中第一高手、尚未有任何职衔的任道直,除訾浩外皆为大成修士。成天乐首先讲了武夷山中的经历,吩咐大家严格保密不要流露出任何异状。

梅兰德和沐冷芸已经去杭州了,而苏渔隐代表旋极派来参加神丹会,是要回山复命的,顺道游了苏杭之后将要走进武夷深山。梅兰德会找机会查清苏渔隐与李逸风勾结的证据,并设法找到李逸风,届时成天乐和任道直会赶过去。

甄诗蕊提醒道:“苏渔隐是代表旋极派来拜山的长老,如果万变宗要动他的话,一定要拿到铁证才行,否则便是两派宗门的正面冲突。”

訾浩:“我们不惹事,但也不能让他们找事,做事情得站住理。如果届时旋极派还要包庇苏渔隐的话,要冲突就冲突呗,我万变宗也不怕!”

黄裳:“怕倒是不必怕,旋极派的情况我倒是清楚,如果他们不是躲在宗门道场洞天结界里不出来,就是在山野中公然对战,以万变宗如今的实力能灭它几个来回!但话不能这么说,事情也不能这么做,我们背后都是昆仑修行界,就得按规矩来。”

兑振华则提醒道:“我最近也做了一些功课,经常向泽真真人请教,了解到昆仑修行各派不少掌故。旋极派虽弱,但与昆仑十三大派之一的紫清派渊源极深,可谓同气连枝。所以这次的事情一定要处理谨慎,动了苏渔隐,就得让人无话可说!”

所谓昆仑十三大派,并不是规模大小的概念,而是在一千两百多年前的第一次正一三山会上,当时有诸多门派出席,宗门传承绵延千年至今从未中断过的只有十三派,紫清派是其中之一。在南宋时期,紫清派出过一位掌门就是着名的仙家白玉蟾,曾指点过旋极派三位创派祖师。从传承关系上来讲,旋极派也相当于紫清派的某一个分支。

商量了李逸风及苏渔隐之事,訾浩又说道:“那孔翎还留在万变宗做客,看样子是想安营扎寨了。”

成天乐:“没打算走?各派同道离去之后,难道她还要一个人留下来吗?”

甄诗蕊:“至少现在很多客人都还在,而张乐道与泽真真人要在苏州等史天一和履世,不知还要留多长时间,我看那孔翎没打算在他们之前告辞。原先还想让任师弟在她离去时跟踪,恐怕她自己心里也清楚,所以不会给这个机会。”

訾浩又补充道:“是啊,前几天她不仅跟这里的同道混熟了,周围的情况也都摸清了。……李大妈对她可热情了,甚至想张罗着给她介绍对象!”

成天乐一愣:“李大妈是哪位高人?”

兑振华解释道:“不是哪位高人,就是这里的居委会主任,上个月刚刚退休,成天闲着没事。孔翎说要在附近寻个住处,她还真去找李大妈打听哪儿有房子租了。她对李大妈说,自己是从上海来的,今年刚毕业……对了,成总,她还说是你的校友呢。

她自称读的是艺术专业,爱好中国传统园林,所以会到苏州来,又仰慕您这位学长,所以想在苏州园林风景研究会附近租房子住。她住在我们这里成天进进出出,街坊邻居都熟悉了。假如真的就住在附近的话,我们还真没办法。”

成天乐点了点头:“兑执事辛苦了,倒是掌握了不少情况。她有没有和你谈过双修的事情?”

兑振华有点不好意思地答道:“有,她还教了我一套法诀呢。”

成天乐悄然发过一道神念心印,其中包含欲乐双运道秘术,又在神念中说道:“她教你的应该是这一套法诀,以灵热成就法为根基。既然你已修为大成,倒是可以专修欲乐双运道为印证,我传你完整的,若是她在秘诀中动了什么手脚,你也好心中有数。”

兑振华微微吃了一惊,以神念道:“原来成总也会这套秘术,而且传承如此完整,那么孔翎在神丹会上……”

成天乐:“你心中有数就好。”

兑振华有些犹豫地说道:“那成总的意思,我可以修这欲乐双运道?”

成天乐暗笑道:“就算我不传,已有人传,至于你修不修、与谁修,只要你情我愿,那是自己的事情,我管不着。万变宗约束弟子的只有门规,有些事情并非宗门所能左右,修行各派也并不干涉门人的私事。

告诉你完整的欲乐双运道传承,只是让你明白其修炼的关窍与凶险之处。这套法诀,可以在观境中惑人入迷,摄其神气助己修行,这是万变宗所不允许的。无论是你对别人这么做,还是别人暗中对你这么做,都不行。

但若是神气互感的双修之道,不论是妙空、妙欲、妙行,那也是修炼,只是有其凶险之处。孔翎欲与人如此双修,哪怕是与你,只要你自己愿意,万变宗也不能说她什么。你的修为在她之上,又得到了传承,我相信你也吃不了亏,只要不违门规,万变宗不过问。”

兑振华也笑了:“我明白了,多谢成总指点!……但成总传我的法诀,好像不仅仅是秘诀本身,还有很多关窍处的印证,难道您也……?”

成天乐暗道:“这些嘛,你也别问我。”

他们以神念交谈,而訾浩接着说道:“这几天兑执事不辞劳苦,甘愿自我奉献,一直在关注孔翎并套问她的底细。孔翎传兑执事双修法诀,用意很明显,但我们却不能因此说什么。”

花膘膘则补充道:“兑执事已玄牝大成,且早有准备,这种事情自然知道该怎么办,我们倒不必担心什么。而那孔翎真要有所图谋,我更担心的倒是万变宗的晚辈弟子,或者是各派做客的同道。……若真是那样的话,盯着她还不如设法赶她走,总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任道直:“各派同道我们也管不着,但是万变宗尚未大成的这些门人中,谁最值得下手呢?”

众人异口同声道:“盛龙!”

孔翎以寻双修道侣之名,真留在这里生事的话,兑振华并不是一个好的突破口。这位大成执事就算愿意上钩,无非也是将计就计对付美人计而已。但若她再用同样的手法对付别人,就可能引起修行各派与万变宗不和,甚至是万变宗宗门内部出现争端。

万变宗的晚辈弟子谁最值得下手呢?最有价值的大乖尚未成妖首先排除掉,那么就是盛龙了。盛龙是金线鼠出身,也是民间传说中的搜宝鼠或金钱鼠,如今已经度过风邪劫是成了气候的大妖,其天赋神通非常有价值。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