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返璞归真
第628章、弄奸巧,传讹道

熊妖顺手就摸向腰间,但那把短斧已经不在了;低吼一声欲化为原身扑出,骇然发现运转不得神通法力,也无法变回原身。成天乐淡淡说了一句:“大熊,你以为我是来杀你的吗?我若真是你所认为的那个人,你此刻已经没命了!”

随着话音,熊妖一阵晕眩差点没趴下,身子一软又靠回到树干上。因为成天乐发来了一道神念,其中包含的各种信息庞然而复杂。那熊妖被锁住了神通法力,等于是在硬生生地承受侵扰元神的冲击,过了好久才把神念中的内容完全解读清楚。

成天乐等于让这头熊妖参加了一次神丹会,将神丹会那天上午的所有内容从头到尾都转述给他,不仅仅包括杨林拜山的过程。又转述了梅兰德暗中监视杨林所听到的那个电话,如此也解释了杨林为何会来到此地、他们又为何会跟踪而至?

大成修士交代事情就是方便,如此复杂的事情如果不用神念的话,还不知要解释多长时间、能不能解释清楚。熊妖好半天没反应过来,张着嘴愣住了。成天乐又问道:“大熊,你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吗?”

熊妖张口结舌道:“这,这,这……不是你要杨林到这里来的吗?不是你故意和杨林演了一场戏,却私下要他来拿这枚陆吾神仑丹吗?”

梅兰德:“是吗?你刚才打了个电话给某位前辈,这些事情都是那位前辈告诉你的吧?你就不觉得其中有什么不对劲吗?”

熊妖:“是有点不对劲,我没看见神丹会的全过程,只看见了其中的几个片段,与我想象的不太一样。”

任道直:“万变宗的神丹会又没有上电视,你怎么会看见?”

熊妖:“那位前,前辈给我发来了一段视频,就存在手机里,我还没来得及删呢。”说着话一摸兜,“手机已经被你们拿走了。”

梅兰德拿出熊妖的手机问了一句:“开机密码多少?”

熊妖报了一个四位数字,梅兰德打开手机翻了一阵,任道直与成天乐也凑过去看着,果然找到了一段视频,就是神丹会上拍的。这是陆续拍下的几个片段组合,包括杨林进门献匾、跪地求丹、诉说与熊妖之仇,还有成天乐和颜悦色的表示要给他治伤。

至于万变宗门人以及众同道呵斥杨林的场面,还有杨林离去前愤怒失态的样子,这段视频中是没有的。这也正常,暗中拍下这些场面的人不可能每时每刻都在拍摄,只能在众人不注意的时候挑一些重要场景传达主要信息,看上去就足够了。但他这么一编辑,熊妖对现场实际情况的了解可能会出现很大的偏差。

成天乐叹道:“难怪你一见面就能叫出我的名字,原来看过这些录像。……神丹会上来的都是贵宾,既没有安全检查也没有什么会场纪律。各派修士参加法会用不着这些,也没强行要求大家都关机。当时就有不少人边开会边玩手机呢,有看微信的,有刷微博的,还有人不知道在聊啥。现在智能手机的功能就是好啊,手指碰一下,无声无息地就能把看见的东西拍下来。”

梅兰德掂着手机,微闭着眼睛道:“你们看出来是谁拍的了吗?”

成天乐与任道直都在元神内景中重现当日的会场状况,同时说道:“旋极派长老——苏渔隐。”

拍摄画面是有角度的,可以在脑海中画出一条延长线,这个方向上有不少人的座位。但苏渔隐拍摄了不止一段场景,并不完全都对着一个方向,那么不同拍摄角度的延长线交叉,就能判断拍摄者所坐的位置。

梅兰德:“我早就说过,有人给李逸风通风报信,而那个苏渔隐嫌疑很大。现在已经可以确认了,他不仅是通风报信而已,很可能是在主动帮李逸风的忙。……大熊,李逸风就是你所说的那位前辈,你见没见过他本人?”

随着话音他也发了一道神念,主要是包含两方面的内容:一是李逸风的来历、当年北京八达岭培训公司的往事;二是李逸风在杭州的所作所为,如何设套敲诈四宝斋、栽赃万变宗、在山中胁迫两位狼妖的经过。神念中有李逸风的相貌,包括他说话时的声音语气。

熊妖愕然道:“是是是,就是他!我第一次见到他是在秦岭深处。他路过我闭关修炼的洞府,还和我交流切磋了两日,指点了我不少修炼中的关窍,那时候他还没有断臂。我很感谢他也很尊敬他,一直称呼他为前辈,只知他姓李,却不知名号。

不久前他又去秦岭找到了我,告诉我将大祸临头。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问我是不是曾经打伤过一只豹妖?我说有这么回事。他说那豹妖找上了高人撑腰,不仅能治好伤势还可得到陆吾神仑丹相助修炼,条件是他为那伙道貌岸然的家伙做走狗,专门暗中干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我不敢相信,后来他给我看了一段视频,就是那豹妖杨林如何咬牙切齿要找我报血海深仇的场面。我很生气也很愤怒,就离开秦岭来到世间。李逸风指点我暂时潜伏等待,并说他通过朋友了解到一段隐秘的内情。

据说有高人也看万变宗的所作所为很不满,暗中调查获悉了一个秘密。前天李逸风把这段视频发给了我,并告诉我杨林与成总做了个秘密约定,要他到指定的地方来拿陆吾神仑丹。我将信将疑进入武夷山,果然找到了一枚神丹,也等到了杨林……”

成天乐问道:“大熊,你就叫大熊吗?”

熊妖答道:“我也曾经在红尘中行走,很多人都叫我大熊,而我的名字叫熊向。狗熊的熊、方向的向。”

成天乐点了点头:“嗯,跟身份证上的一样。我再问你,现在还相信李逸风跟你说的那些吗?”

事情的变化太大、太突然了,熊向一时也搞不明白该信谁,只得实话实说道:“我也糊涂了。”

任道直笑了:“大熊啊,你现在好像不怕我们了?”

熊向答道:“我是山野妖修出身,虽在红尘中混过一段时间,但这几年一直都在秦岭深处以熊身闭关修炼。我相信我的直觉感应,你们此刻对我没有威胁、并不想伤害我。”

梅兰德也笑了:“我们的确没有威胁,但你若没遇到我们,恐怕就有危险了。我来告诉你是怎么回事吧,那李逸风在秦岭深处遇到你,并不是偶然路过,没事谁跑那里干什么?他就是去找你的!因为此人在世间已认识了杨林,也是以高人前辈的身份出现,听杨林说起过往事。

他在世间寻找妖修,通过种种手段诱惑或胁迫之为己所用,听说还有你这么一头厉害的熊妖在山里,当然也要去找。你虽也在红尘中混过,但论心机手段可比李逸风差远了,被他玩于股掌之上。而如今他利用你除掉杨林,还能栽赃给万变宗。

不仅如此,假如我们没有发现这件事,那从今往后你就会替李逸风卖命,而且还对他感恩戴德,以为这是救命再造之恩呢。你再仔细想想,假如万变宗想收买什么妖修,用得着这样吗?何必把他千里迢迢约到这武夷山来?

假如杨林真与我们有勾结,我们会看着你动手吗?杨林是来拿那枚陆吾神仑丹的,这偌大山中有谁清楚它在什么地方呢?只有那藏它的人,也是让杨林来取丹的人,更是通知你这件事的人才清楚丹药藏于何处!很好,你这段视频还没有来得及删,你这个人还活着,事情便能真相大白。”

熊向:“你说得有道理,可我还是……”

成天乐打断他的话道:“可你还是想不太明白,为什么会有李逸风这种人,他为什么会这样做事?你也不敢完全相信我们,却又无法反驳我们所说的事实。这样吧,我请你去苏州做客,但这段时间要委屈你暂时不能露面,待我将一切查得水落石出之后,请道友做个见证。”

任道直又以神念对梅兰德与成天乐道:“大熊已被我们扣住,假如时间一久,那李逸风肯定会察觉不对。他既然不在这里,有两个办法或许可以找到他。一是就等在此处,看他来不来取走豹妖的尸体;二是去找苏渔隐。”

梅兰德以神念答道:“守在这里不是个好办法,拍下来的画面已经传输出去,他暂时也没有必要取走那监控设备。至于那豹妖嘛,还得过几天才死,其实失踪了和死了都一样,只要杨林这个人不见了,就能起到他想要的效果,把尸首扔到大街上则更轰动一些。

苏渔隐那边我也一直盯着,这老东西神丹会后并没有立刻回宗门道场,而是在苏州旅游闲逛。今天早上得到消息,他又去杭州玩了,打算是舒服够了再回山吧。真是找死的节奏,去哪不好去什么杭州,他的一举一动都被盯住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