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返璞归真
第627章、容情手,不过三

熊妖低头看着金钱豹道:“想当年,有一位大师曾对我有点化之恩,他劝我不要轻易杀生,我答应了。第一次见面,你只是一头山中野豹,我并不想伤你,只欲赶走了事,你却猝然伤人。以兽之习性,我不怪你,只是将你击败驱逐。

可是你修炼有成、化为人形之后又回到了山中,找我这头熊夺当年的山洞,竟然还想伤我。我仍没有杀你,只是将你打伤弃于荒野,你不配做一个人,继续去做山中野豹吧。而你还真是命大,竟然又恢复了修为混入红尘,倒是人模狗样的!

既然如此,你要么知悔改,要么知超脱,这么多年过去了,不仅不谢我的不杀之恩,居然还立誓要找我报血海深仇。我若当年真有恶意,早就杀了你,还用等到今天?看来上次还是下手太轻,这一次绝对不会了,我已废了你的修为。

杨林,今天我仍然不想杀你,不是你不该死,而是不值得我开杀戒。武夷山并不是你熟悉的生存环境,一头带伤的豹子恐怕活不了很久,你也算是死于我手了。但是在死之前,你就于山中好好反省这一生吧——为何会有这样的下场?”

受伤咳血、浑身抽搐的金钱豹再也说不出话来,只能发出惊恐的呜呜低吼,它知道自己将面对什么样的命运。可它已经不再是一头豹妖,虽然还拥有杨林的神识记忆,但是修为已废再也不能变化,甚至连口吐人言都做不到,就是一头受伤的野豹,而且身处武夷深山这种并不适合它生存的环境里,将会因为伤痛与饥饿而渐渐死去。

此时成天乐与梅兰德已经悄然达到东侧的山梁顶端,在一片隐秘的密林中收敛声息悄然观望着这一幕。旁边的树枝上落着一只小八哥,梅兰德施展法术收拢声息,同时也运转地气灵枢掩住周围的动静,正在听沐冷芸转述刚才的情形。

沐冷芸的天赋神通之一就是极擅学舌,能将他人的神情语气都模仿得惟妙惟肖,她一边介绍所发生的事情,一边转述熊妖与杨林的对话,虽没有随言入境的神通手段,却宛如场景重现。成天乐点头道:“辛苦你了,再布置一个新任务,你去跟踪那熊妖并沿途留下暗记,看他想去哪里、要干什么。”

小八哥又悄悄的飞走了,成天乐与梅兰德仍站在原地没动,远远望着那熊妖转身趟过小河再度走进密林。熊妖魁梧的身形走得并不快,神情似有几分感叹和伤感,而他身后的河滩上留下了一头孤零零倒地咳血的金钱豹。

熊妖走入密林,能听见很多鸟儿的鸣叫声,也根本没留意有一只八哥也飞进了这片林子。他掏出手机拔了一个号码道:“前辈,谢谢你告诉我这个消息,我已经拿到了陆吾神仑丹,果然有人放在那里等杨林去取。我废了那豹妖的修为,就把它扔在此地自生自灭了。”

电话那边的声音道:“你为什么不杀了他?”

熊妖:“早年有一位云游的和尚大师对我有点化之恩,我答应过他老人家,从那时起就绝不轻易杀生。”

“你不杀他,但他却要杀你!你两次饶了他的命,结果又怎样?这种人不杀还有什么人该杀,绝不轻易杀生,又不代表着绝对不能杀生!”

熊妖:“我已废其修为,这头豹子将在此地因伤饿而死,这是对他更好的惩罚。”

“可他死在这里又没人知道,假如扔在外面的人烟市井中,消息很快就会传遍昆仑修行各派,人人都会以为是成天乐与万变宗杀了他。”

熊妖:“杨林就是我杀的,他失踪了,我虽不想替万变宗解释什么,但也没必要故意那么做。”

“你就不恨万变宗吗?那成天乐心怀诡诈,当众拒绝了杨林的要求演了一场戏,却暗中赐他一枚神丹,命这头豹妖为自己驱使效命,专做那些见不得光的勾当。若是得逞的话,杨林必定会去找你报仇的。”

熊妖:“我当然恨这种事,也恨那成天乐与万变宗此等卑鄙用心。所以感激前辈告诉了我真相,这枚神丹算是万变宗付错了代价,它应该是前辈您的。前辈今后若有差遣,大熊也愿意尽力效命!”

“很好,这枚神丹就算是我赐给你的,择机服用助长你的修行,以后能为我做的事情也更多!大熊啊,你千万要注意,此事不能让人察知,否则那成天乐与万变宗是绝不会放过你的。”

熊妖:“多谢前辈,这是救命再造之恩啊!我行事磊落但也绝不愚蠢,此事当然是隐秘,绝不会告诉任何人引祸上身,更不会连累前辈您。”

熊妖挂断电话继续前行,茂盛的树冠遮挡了阳光,密林深处显得很是幽暗,走着走着,他突然眼前一黑。明明是白天,怎么变成了晚上?明明是在密林中,怎么抬头见到的是山外的换骨岩?

这是梅兰德的偷袭,他已经是第三次来到武夷山了,画卷中早已凝炼了武夷山的风光及地气灵枢,可展开画卷侵扰元神。熊妖的修为也颇为了得,随即就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抽出腰间的短斧,一道弧形的斧刃光华朝前直劈而去,瞬间施展最强大的法力要破了眼前的幻象之困。

前方的换骨岩看似极远,斧刃光华却劈中了,巨大的岩峰一阵晃动,看似真切的世界仿佛变得不真实起来。但熊妖却来不及再做反应,半空中无声无息劈下无数道电光,到了及身近处才发出炸裂般的轰鸣,交叉成网状将其包裹。

熊妖收斧护身却觉得全身一麻,形骸百脉都在发烫,怒吼一声刚想挣扎,又有无数道诡异的青丝从身后卷来,然后眼前再度一黑。这回是真黑了,因为他晕了过去。

在那熊妖毫无防备之间,梅兰德与成天乐于密林中一前一后联手偷袭,干净利索的就制伏了他,连吼声都没有传出去,也没有法力波动惊扰外界。成天乐收回拂尘顺手补了一记缚灵印,让熊妖运转不得法力也锁住了原身变化。

任道直从一团朦胧的光影中走了出来,笑道:“我还想帮忙呢,结果都没有机会插手。”

梅兰德:“此妖法力不弱,反应也不慢,假如不是我与成总配合,还真不容易搞定,至少不能如此毫发无伤的制伏他且不惊动外面。”说着话俯下身去搜了熊妖的身,手机钱包之类的都掏了出来,还摸出来一个白色的小瓷瓶,打开闻了一下道,“居然是一枚陆吾神仑丹!李逸风做事还真有意思。”

任道直:“我搜了那座山上的所有可疑地点,没有发现李逸风的行迹。但那李逸风确实能看见河滩上发生的事情,因为我搜到了另外一样东西。”

梅兰德:“是摄像头吗?”

任道直:“梅长老果然厉害,开口就猜中了!是高精度监控设备,还带录音的,配了备用电源和无线发射装置,体积不小呢,藏在河滩边一棵大树里面,伪装得非常好。我是飞在高处察觉有一点反光不对,原来是伸出主干上方的天线,这才发现的。”

梅兰德:“时代真是不同了,修行高人做事,也借助现代高科技手段啊。这里的电话能拨出去,也有3G信号,李逸风居然想到了无线监控,就算高人以神识搜索查探,也不会察觉出他的行迹来,因为他本人根本不在这里。任道直,我们没被他拍下来吧?”

任道直:“摄像头对的角度,就是杨林遇到熊妖的河滩,应该是可以转动和调焦的,但是它没拍到我,也更不可能拍到这边的动静。”

梅兰德:“那就不要惊动他,也不要过去理那头受伤的豹子,让他暂时自以为阴谋得逞吧。看来李逸风没有骗杨林,确实在山中放了一枚陆吾神仑丹,可是又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这头熊,于是豹子就悲剧了。

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一位修士如此玩江湖门槛,一定自以为很得意吧?可惜这个人不长记性、又搞错了对手,上次在天津杀狼妖车轩嫁祸燕山宗和成总,玩的就是这一套,今天还来这一招!不过呢,他在刘漾河身边,倒也算个不错的狗头军师。”

成天乐开口道:“他是狗头军师?我们没必要去侮辱狗吧?……李逸风的陆吾神仑丹应是得自刘漾河,用这种东西诱惑天下妖修效命。那豹妖杨林根本不值得收买,不过是枚弃子而已,但这熊妖却值得收揽栽培。他的修为不弱,我看离玄牝大成境界只有一步之遥,就是这一步很难迈得过去。”

当那熊妖迷迷糊糊地醒来时,发现自己靠在一棵大树上坐着,并没有被绑住、浑身上下也没有受什么伤,眼前站着三男一女。他跳了起来喝道:“成、成天乐!怎么会是你这凶徒?……你们来晚了,那杨林已经被我废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