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返璞归真
第626章、逢狭路,不相识

他们的心情多少有点凝重,尤其是成天乐的感受更不好形容。某位不知名的兽妖不知在世修炼了多少年,早已玄牝妖丹大成,寻到这传说之地历换骨劫,百年前默默无闻的坐化在换骨岩山中,大道修行何其艰难!

在下山途中,成天乐刻意展开神识搜寻,又发现了一处隐蔽的小型洞府遗迹,其中有散落的兽妖骸骨,看痕迹至少也有两三百年了。凭推断猜测一下,约三百年前,有一位兽妖也来到换骨岩中寻地闭关,坐化于斯。约两百年前,又有人经过了这里,取走了其遗物,可能也包括原身遗骸所留下的天材地宝。

成天乐没有再说什么,离开换骨岩后的这一路,他都很沉默,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以梅兰德之聪明,当然也清楚成天乐什么感受,所以也不说话。为了追上昨天在换骨岩停留被拉远的距离,两人都加快了脚步。他们穿行山野的速度可比杨林快多了,要想追很快就能追上,只是不想靠得太近而已,至少也要隔两座山才算稳妥。

接近中午的时候,他们翻过一片山腰陡峭如削、岩石凌空裸露,山顶却密林茂盛的屏风状山梁,前方另一座山也如屏风,却有一道从山顶直至山脚的巨大天然裂缝。按照沐冷芸留下记号的时间,再根据那杨林的行进速度推算,他应该刚刚穿过那道裂缝。

成天乐和梅兰德意识到这一上午走得有点太快了,距离已经跟得比较近,于是就在山顶密林间坐下来休息,同时也在高处观望杨林已走过的路上是否有尾随者出现。这时身边有微弱的法力波动传来,任道直就似从一团朦胧的光影中走了出来。他是隐匿身形从高空飞落,与成天乐等人汇合。

为了防止被人听见话语声,几人交流皆以神念。任道直:“杨林穿过前面那道山走了不远,就在一片河滩上被人截住了,不知在说些什么,看架式来者不善,此刻应该已经动手了吧。那人却不是李逸风,我从未见过。”

梅兰德:“那李逸风果然没有亲自出面,而让另一个人来动手。你们看这里的地形,如果李逸风在暗中观望的话,应该躲在哪里呢?”

成天乐:“他派人在山那边堵住杨林,自己就应该躲在前方那座山顶,不仅能看见这边杨林走来时有没有人暗中尾随,也能看见那边发生的事情。……只是对面那座山绵延如屏风,制高点有好几个,皆如石柱拔起,不知他躲在何处。”

梅兰德:“他若真在这里,也好找,想想我们自己如果这么干,会藏身于什么地方?对面山顶合适的地点都可以搜一遍。任道直,你去搜山,若发现李逸风可疑的藏身地点先不要惊动他。我与成总也摸到那边的山顶上,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任道直:“这么直接穿过去可不行,若对面山顶有人,老远就能看见。我已经侦察好了一条路,从右侧沿山脚兜个圈子穿密林绕过去,再从崖缝中攀上山梁,飞在高空是看不见的,他躲在那边山顶上也发现不了。”

成天乐:“那好,我们分头行动。”

任道直又隐匿身形飞走,成天乐与梅兰德悄然下山兜了个大圈子穿越密林绕过去。假如突然出现的那人想杀杨林的话,他们这种跟踪的速度是来不及救人的,等赶过去恐怕连尸首都凉了,但他们本就没打算救杨林。

成天乐没看见杨林被人堵住去路的一幕,小八哥沐冷芸却看见了。那山中有一道巨大的天然裂隙,其地势就和很多风景区中以“一线天”命名的景点差不多。这条天然的岩体裂缝,有很多处上方山体仍然合拢在一起,形成了狭长的甬道。按李逸风给杨林的路径指引,这里是必经之地。

沐冷芸可没有跟着杨林钻那山缝中的一线天,她也清楚在那种情况下太容易暴露自己了,于是在远方的山崖间飞来飞去,然后飞上了山顶的密林,先杨林一步越了过去,就在那边的出口外等着。

杨林穿过这座山,前方有一条小河流过山间谷地,他刚刚来到河滩上,对岸密林中就走出一条壮汉。此人穿着粗布衣服,手持一柄利斧,看上去像个砍材的樵夫。但他没有背柴捆,这种人迹罕至的地方又怎会出现这样一个人呢?况且如今樵夫这个职业好像已经消失了。

杨林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停住脚步问道:“来者何人?”

那汉子大踏步涉水过河,双脚落地有声激起一阵阵水花,沉声喝道:“杨林,原来你给自己起了个名字叫杨林!请问还认识我吗?”

杨林不认识此人,忐忑不安的抱拳道:“抱歉,我以前没见过你。你是前辈派来的吗,敢问前辈有何指引?”他所说的前辈指的就是李逸风,但杨林并不知李逸风的名字,一直以前辈称呼。只有那位前辈知道他会来这个地方,所以自然地认为这大汉是李逸风派来。

大汉冷笑道:“你可真是好记性啊!不是说血海深仇此生难忘,不找我报仇则这一世不休吗?怎么见了面,却不认识我是谁?”

杨林陡然反应过来,向后跳出两丈多远,运转法力蓄势待发如欲扑击的豹子,惊骇欲绝道:“你,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来者可是他的“老朋友”了,就是秦岭深处曾两次打伤他的那只熊妖。杨林万没想到,在这武夷深山中竟会遇见他,而且是以人形出现持利斧拦住去路。熊妖看着杨林,眼中满是鄙夷和怒意,冷冷道:“你能来,我为何不能来?听说你找到高人做靠山了,还想求神丹助益修炼,然后去找我报什么仇?我若不来,难道还在秦岭等死不成?”

原来这熊妖也听说了万变宗神丹会的事情,知道杨林在神丹会上说的话,特意赶过来找杨林算账的。那杨林既有如此举动,将来必定还会设法找熊妖报仇,熊妖听此消息当然要解决掉这个麻烦,特意追踪至此。——至少杨林听见对方的话,第一反应就是这么判断的。

杨林赶紧低头一缩肩,顺势长揖行礼道:“道友不要误会,我到万变宗神丹会上只是求人疗伤的,但是被赶了出来。经此一事,我哪里还敢造次,也自问此生绝不是您的对手,早就放弃了寻仇的打算。今天来到这武夷深山,不过是想择一幽静之地闭关修炼疗伤。”

熊妖瞟了他一眼:“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啊?在神丹会上你不过是演一出戏,却暗中搭上高人,今日入武夷山就是来取报酬的,那报酬就是一枚陆吾神仑丹,我说得对不对?小豹妖,既然如此,你认为我还能让你得逞吗?”

话刚说到这里,熊妖耳中突然听见一声咆哮,其法力冲击使元神一阵恍惚。那豹妖在低头缩肩时向下一弓身,双手自身前挥出,无数道锋利的爪影激射而来,同时衣衫落地恢复了金钱豹的原身,那身上的花纹也化成无数的金色飞旋弥漫,密密麻麻笼罩了这片河滩。

杨林趁熊妖不备突下杀手,展开了威力最强大的攻击。但他可没指望这偷袭能将那熊妖制伏或打倒,只希望能暂时挡他一挡,若能伤了他则是更好。趁此机会恢复原身的杨林转身疾奔而去,他知道自己不是对手,这是要逃命。豹子比熊跑得快,只要拉开距离先穿过那座山,就可以找个地方先躲起来。

熊妖怒吼道:“你还是这副德行,这么多年丝毫没有长进!”手中利斧挥出,化为一柄带着黝黑光泽的巨斧,劈开飞击来的无数幻影利爪,带着澎湃的法力击散那些阻挡神识与视线的金色光旋,旋转着凌空砸下,斧背正敲在那疾驰的金钱豹肩头上。

飞奔中的金钱豹被砸得四蹄一软,扑倒在地向前滑出了很远,带起了地上一片碎石滚动和烟尘弥漫,然后挣扎着想起身却没能站起来。那幻影巨斧又打着旋飞回到壮汉手中化为普通短斧的模样,被顺手插在了腰间。

熊妖的神通法力明显在带伤的豹妖之上,手中也有一件不错的法宝。他大踏步走了过去,伸左手掐住豹妖的脖子,将它给拎了起来。熊妖身形高大,金钱豹被提在半空挣扎不脱,只有尾巴还拖在地上,熊妖挥右手朝它的肚子上就来了一拳。

可怜的金钱豹就像被揍的沙袋般荡了出去,可是脖子仍然被扣住,想惨叫都叫不出声。熊妖又接连挥出了两拳,分别打在腰侧和胸膛上,口中喝道:“第一拳,为你当日于山中咆哮欲伤我;第二拳,为你再次登门寻仇滋事;第三拳,为你今日恶习不改,仍要设法害我!”

让一头熊妖结结实实揍了三拳,就算是修炼成妖的豹子也受不了啊。三拳过后,那壮汉像扔破麻袋般将金钱豹扔到地上。这头豹子在抽搐咳血,四爪乱扒拉却站不起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