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返璞归真
第625章、换骨岩,谁登仙

成天乐遥望四周道:“你这么一说,我觉得这里确实很适合杀人,而且也很适合躲藏。看那些山与别处不同,拔地而起高崖百丈,李逸风随便找个高处收敛神气一躲,我们不可能发现他。但要是跟踪杨林的话,穿过某些山谷或溪流时周围没有遮挡,他很轻松就能看见我们。”

梅兰德:“现在知道成总将沐冷芸带来,确实是高明之举。虽有任道直在,也可以盯住杨林,但那只小八哥确实比毕方更好用。”

有山有水,有密林高崖的地方,最常见的声音除了水流淙淙和风吹树梢,就是鸟儿的鸣叫,最容易看见的动物,就是各种各样的飞鸟。沐冷芸跟在杨林后面,就以一只八哥的原身,不动用任何神通法力,从一片树林飞到另一片树林,与杨林的距离时远时近、忽左忽右,就似一只漫无目的、在空中自由飞来飞去的小鸟。

沐冷芸学过收敛妖气之法,化为人形之后别人很难认出她是一只八哥。但成天乐今天就是让一只八哥去做八哥而已,丝毫不引人注意。别说是那豹妖杨林,就算是一代妖宗自己,假如事先不认识这只八哥的话,走在山林中也很难留意到。

假如李逸风躲在高处观望杨林,也不会发现他被人跟踪了。沐冷云会在沿途留下记号,只有成天乐和梅兰德才能察觉与分辨,隔着几座山远远地尾随。

至于任道直并不是在近处跟踪,假如一只毕方出现在山林里,没法不引人注目。它若施法隐匿行迹飞在半空,也会有微弱的法力波动,所以只在适当的时间飞到极高之处,远远超出一般修士神识查探的范围之外,观望着大范围的动静。如果杨林在山中被什么人截住了动手,任道直会立刻通知梅兰德和成天乐。他的任务并不是盯杨林,而是注意不知何时何地会出现的李逸风。

不知李逸风告诉杨林的是怎样一条路线,他在武夷山中走了两天多时间,一路攀崖涉水,时而也经过有人烟的村庄附近、穿过一些被开发的旅游风景区。成天乐感叹道:“我们只是追随沐冷芸留下的记号,等待任道直的发现,根本就看不见杨林,也不知道他此刻在哪里,这究竟是来杀人的还是来旅游的?”

梅兰德:“取命只需一挥刀,沿途不妨好好欣赏风景,我们就是来旅游的。”

也许是因为有伤在身,或者李逸风给杨林留下的路途指引过于险峻难行,那只豹妖走得很慢,夜间择地休息并不赶路。成天乐不想把距离拉得太近,在路上也是走走停停,看到哪处的景致特别,便想着将来也到画卷世界去凿建,小韶一定会喜欢的。这追杀之旅倒是很有闲情逸致。

第二天上午,他们来到了杨林昨晚经过的地方,不由自主停下了脚步。前方是一座巨大的山峰,或者说是拔地而起雄伟的巨岩,峰顶与岩隙间绿意成荫,四壁山崖峭如斧劈,环绕着一侧有一条深河流过。

成天乐问道:“此巨岩拔地成峰,好特别的天地灵息,这是什么地方?”

梅兰德:“很着名的地方,我以前也来过,它就是传说中的换骨岩。”

梅兰德也许是行游天下山水最好的向导,话中还带着神念介绍了这换骨岩。古时学道求仙者之间曾流传“天台注名、武夷换骨”的说法,意思是说在天台山受箓入门,然后到武夷山脱胎成仙。

还传说曾有三位仙女在此修炼。高崖下有一深潭,有一道涧流注入卷起白色的浪花。传说潭中曾有神龙居住,每当云雨来时便腾空而出。南宋仙家白玉蟾曾在此留诗:“月冷山空吹铁笛,一声唤起碧潭龙”。

这是民间的神话附会,成天乐身为修士如今已然明白,脱胎换骨并不是飞升成就,而是修行大道中经历的考验。他以神念道:“旋极派的祖师便是三位女修,她们曾随白玉蟾学道,后来留下了这一支传承。而如今旋极派的宗门道场就在武夷深山中,正暗合神话传说,难道这里就是她们当年的修行地吗?”

梅兰德:“成总如今已了解修行各派不少掌故啊,关于旋极派的故事,还知道多少?”

成天乐:“其他的就只是猜测了,当年旋极派三位创派祖师可能在此地修炼,门下有一位护法侍者原身是潭中的水族之妖,后来脱胎换骨、化龙飞腾。”

梅兰德点头道:“有可能是这么回事,也有可能此地是那三位仙子当年历换骨劫之处。近数百年来,此地人烟渐近,高崖临空世人可望,如今更是成为一个景点了。这座拔地而起的巨岩也不适合立宗门道场,所以只留传说遗迹。”

成天乐:“换骨岩如今虽是风景区中的一个景点,但也只能远望。那高崖是普通人上不去的,当地传说仙人遗迹犹存,我们不如去看看。”

梅兰德:“等天黑之后吧,否则悬崖无遮无挡太显眼了。我已经看见那高崖上有岩洞,却不清楚里面有什么,上次来也没去。”

成天乐:“我们可以先从另一侧没人看见的地方爬上去,等日落之后再进岩洞。”

换骨岩绝壁间有很多岩洞,其中最出名的曾有记载,名叫灵云洞和云虚洞。灵云洞有两个出口,分别在换骨岩的南面和东面,在巨岩内上下盘旋沟通相连。在洞内高处,还有一个七星泉,石壁上有七个水孔、涓涓细流不断。云虚洞在换骨岩的北面,洞内有数丈方圆,还留有一座小楼,就是传说中的仙女梳妆楼。

成天乐与梅兰德在黄昏后攀下岩顶,先入灵云洞,再进云虚洞。成天乐说道:“此处让我想起了炼丹峰上轩辕派的道场,小猴儿何凡跟我说过它的样子,与这里很像。”

梅兰德:“就是规模小了点,若是三五人隐居修炼倒也合适,立宗门道场,地方便不够了。看来传说是真,旋极派三祖确实曾在此修炼,至今遗迹犹存。虽然从风景区能望到这个地方,游客用望远镜也能够看清洞口,却极少有人能上来。”

两人是夜就在此地定坐调息。成天乐有一种感觉,确实曾有人在此脱胎换骨,不仅是崖下深潭中的水族妖修,也包括此洞府中修炼之人。天地灵息中仿佛有一种超脱的神念,坐忘之间还能够感受到。看来历换骨劫,这换骨岩确实是个不错的闭关场所,难怪会留下那等传说、得到这个名字。

以成天乐目前的修为,迎来脱胎换骨的考验为时尚早,想走到那一步必须功夫具足,仅仅有心境感悟是不够的。这对于妖修而言尤其艰难,对于成天乐就更不容易了。

天将放亮之前,两人悄然离开了云虚洞,从隐蔽处攀下这座巨岩山峰。该去继续追踪杨林了,好在那杨林走得并不快,也不必太着急。下山时走的是换骨岩的另一面,身处其中才知道,这换骨岩山崖中天然形成的裂隙和大大小小的岩洞极多。

成天乐不经意间看见某个岩洞的深处端坐着一副骸骨,便叫住了梅兰德。梅兰德在洞外观察了半天,这才叹道:“成总好眼力,那么幽暗的地方都看见了!那骸骨如人端坐,死后却不散架,仔细看竟是一副兽骨。”

成天乐似在沉思,神情多少有些伤感:“这骨骸留于人迹不至的隐蔽处,至少也有上百年了。兰德老弟,你看出来是怎么回事了吗?”

梅兰德:“我听过这换骨岩的传说,而世间某些妖修想必也应该听说过。此地自古传说换骨岩中有仙人遗蜕,他们在羽化登仙时将肉身凡胎留在了这里。我想可能是有人来过,见到过这样的场景。”

成天乐叹了一口气:“应该确实有人见过类似的场景,可惜那传说中留下遗蜕的前辈,并没有羽化登仙,而是在换骨劫中殒落、于此地坐化了,就如我们此刻看见的百年后仍端坐不散的兽骸。这妖修寻脱胎换骨闭关之地,便来到换骨岩寻觅合适的山洞,布置法阵掩护洞口,历劫不成却最终殒落。百年之后法力消散、法阵无存,我们今日路过便看见了遗骸。”

梅兰德走近洞口,又以神识仔细感应查探了一番道:“它应该是武夷深处的山野妖修,除了遗骸,身边什么都没有。但无论如何也是一位修行前辈,他坐化时的修为应在你我此时之上。”

成天乐也走近洞口,与梅兰德并肩向那岩洞深处的骸骨行礼,然后说道:“仔细感应其留下的气息,这位前辈应是在换骨劫中,因寿元已尽而坐化。”修为已迎来换骨劫考验的兽妖,殒落百年后其遗骨仍端坐不散,很可能是难得的天材地宝。但成天乐与梅兰德都没去动,只是向这位不知名的前代妖修行礼拜谒,然后转身默默地离开。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