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返璞归真
第624章、千年传,今日始

张乐道呵呵笑出了声:“成总真是好大的手笔!昨天的神丹会,众位同道一进门,首先看见的就是吕祖的亲笔题碑啊。在门外是传说,进了这扇门它就是实有,成总又何必如此惊叹呢?你原先就知道它是正一祖师所写,也没这么诧异,得知是吕洞宾手笔,你怎么就把嘴张成了这样?”

成天乐回过神来感叹道:“我去过正一三山,见过正一祖师立下的传承宗门,也认识正一门的同道弟子,他们与我一样就是世间之人。但吕洞宾感觉不同,那是我从小听到大的神话传说啊。”

张乐道:“这就看成总怎么理解了,它可以是传说也可以是实有,而身入昆仑修行界,便是两者的交汇。我相信成总当年,也认为世上的妖怪都是传说吧?也许等到千年之后,一代妖宗成天乐同样会成为传说。这个传说,恐怕就从如今的神丹会开始。”

成天乐:“前辈太抬举我了!晚辈愧不敢当。”

张乐道拍了拍成天乐的肩膀道:“假如当年就有人对梅振衣这么说,估计这位前辈也会这么回答的。”

成天乐话锋一转道:“前辈,昨天在神丹会上,您可是一言未发呀。”

张乐道:“我就是来看热闹的。”

成天乐:“看晚辈我的热闹吗?”

张乐道:“凑你的热闹,看别人的热闹。这场神丹会很精彩啊,对你有看法的人不少,想借机生事的人也不少。但成总还是该做什么就做了什么,很好很好,这热闹真没白看。”

成天乐笑道:“我也觉得挺热闹的,开个会不容易啊!前辈还看出什么来了?”

张乐道:“我也见到了万变宗众妖修,你新收的弟子不算,在神丹会前已有的正式门人,除了个别之外,恐怕都有大成资质啊。这一点令人惊叹,也令人不得不忌惮防范。”

张乐道的修为可能比不上当世绝顶高人,可眼光却很不错。万变宗中目前已有成天乐、任道直、花膘膘、甄诗蕊、兑振华、石双、黄裳等七名大成修士,而神丹会之前就已加入万变宗的正式门人,如吴燕青、禇无用、訾浩、吴贾铭、盛龙等,除了个别人之外,这位前辈认为他们皆有玄牝大成的希望。

有大成资质,并不代表此世就一定能玄牝大成,不仅须用功勤勉,还需要种种机缘磨砺,谁也不能保证就一定会突破。比如花膘膘就曾修炼化妄之法多年,直到拜入万变宗后才得以大成。但无论如何,以万变宗目前的规模,再多几位大成修士的话,那是一股修行各派都不能忽视的力量。

更重要的是,这些门人弟子可不是成天乐根据资质特意搜寻挑选的,而是随缘法自然聚集到一起,万变宗的发展是越到后来越显强大。听张乐道如此说,成天乐赶紧解释道:“此非我之功,而是天择造化之功。我只是聚集了这样一批妖修、去指引他们修行,最终确立了宗门传承。”

张乐道点了点头道:“道理就是如此,成总看得也很清楚,但这正是可怕之处!”

成天乐:“可怕?”

张乐道抬起头看着他道:“不错,确实可怕!成总难道不会换个思路想想吗,站在昨日来贺的各派同道的角度。只要你的修为越来越高,那么能指点的妖修也就越来越厉害,他们以前不必是你亲手教出来的弟子,却都能拜入万变宗门下。

想当年你修为低微时,所聚集的妖物修为自然也有限。可你玄牝大成之后,万变宗的实力突飞猛进,花膘膘、石双入门即大成,又收服已经玄牝大成的灵禽毕方,他们原先都并非万变宗弟子。在昆仑修行各派中,你就是个一夜之间冒出来的暴发户啊。当然我并不认为暴发户有什么不好,只是看他如何去做。

假如换一个人也能这么做,但他却不像成总你呢?你万变宗发展短短几年时间,此次神丹会上的很多小宗门就已经不是对手了。世间妖修难寻,如此多好资质的妖修则更难得,像你这样的妖宗当然别提有多罕见,所以像万变宗这种情况不可能出现太多。正一门自不会忌惮这种事,三梦宗也不会怕你这种人,但换做其他的门派可就说不定了。

各派拜山质问杀狼妖车轩之事,我也在场,这才过去几年?想当初你是什么情况,而如今的万变宗又是什么实力,这样的对比更令人心生忧虑啊。所以成总,各位前辈高人所支持的,未必是你这个人、也未必是你做的事,而是你这种做事情的方式。”

成天乐起身下拜道:“多谢前辈指教,这个问题我以前也想过,但没有往可怕之处想得太深,您说得我有点冒冷汗啊!这样的团体聚集的过程过快,往往根基不稳,很容易作鸟兽散,也很容易造成大祸乱,以正式传承宗门规度之太有必要了。”

张乐道将他拉起来道:“只要成总清醒就好,这就是你万变宗今天能出现的原因,同时也是各派同道有疑忌的原因。神丹会上的诸多声音,你要理解。”

成天乐:“我当然理解,绝不会因此记恨什么。但若有人暗中行不轨之事,我也不会怕的,更不会客气。”

张乐道看着他又笑了:“成总这句话说得还真客气!假如有人要和你过不去的话,有理说理有事办事,该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要知道,如今并不是你怕他们,而是有很多人都怕你、却想掩饰不安。……不说这些了,还有一件事,不知成总感不感兴趣?”

成天乐:“什么事情啊?”

张乐道:“泽真打算在苏州等履世与史天一,其实我也在等。我们早就约好了,假如史天一修为大成,便陪他去题龙山打开宗门道场,也想邀请成总一起凑这个热闹。”

凑热闹只是委婉之辞,言下之意谁都能听出来,史天一届时会有重礼相谢啊。成天乐笑道:“这是值得庆贺之事,与我也有大缘法,当然要去。”

张乐道:“届时成总如果有空,我们就一起去吧,只不过恐怕还得等一段时间。”

成天乐:“等又怕什么,我有的是耐心,而史天一道友已经等了这么久。您老就安心在万变宗做客吧,就当在自己家一样。”

张乐道与泽真、履世已经约好,待到史天一修为大成之后,要陪他去题龙山打开宗门传承洞府,届时也邀请成天乐一起做个见证,而史天一与履世还在正一三山中闭关呢。能否破妄大成是谁也说不准的事情,谁也不清楚还得等多久,但张乐道却觉得时间该差不多了,很可能就在今年。

张乐道与泽真能等,可同在苏州的另一个人却等不了。正如成天乐所说,杨林知道陆吾神仑丹正放在约好的地方,怎会有耐心留在苏州好好养伤?他只待了两天而已,伤势稍微平复,施展神通法力勉强无碍的时候,便悄然离开了苏州。而他待在苏州的第二天,主要也是为出门做准备的。

那些黄金带着不太方便,虽然体积不大、但背着二百斤的东西翻山越岭又有伤在身,确实是个累赘,杨林悄悄找了个隐蔽的地方埋藏好了。他是坐高铁离开的苏州,混在一群普通人之中,前面还有人打着旗子领队,参加的是一个旅行团。

这个旅行团的项目是闽浙无购物七日游,其中的一站是福建武夷山,每到当地,都有旅游大巴接送去酒店或到景点参观。在武夷山景区,杨林悄然离开了,步行进入了深山。

武夷山地处东南山清水秀之地,与成天乐不久前曾去过的喜马拉雅山是完全不同的景致,奇峰幽谷深壑云泉,置身其中美不胜收。武夷山区总面积有近千平方公里,很多地方有人烟也经过了旅游开发。但幽深之处并无人迹,尤其是那险峻丹崖密布的山野。

由于地壳运动和水流冲刷,武夷群峰非常有特点,在漫长的地质年代中岩峰上升而沟谷下降,形成了非常大的陡峭落差,奇峰怪石林立,悬崖环绕的柱状石峰拔地而起上千米高,不是一座,而是绵延成片。

成天乐与梅兰德远远地跟随杨林走进深山的这一天,恰好雨后初晴,远望高处云雾缭绕,泉流在石隙中洒下,在低处汇聚成山涧和湖泊。四面岩峰千姿百态,峰顶、山麓及岩隙中都生长着茂盛的植被。这里有很多野生动植物分布,哪怕一山之隔,寻常人也是看不见的。这一带出产着名的武夷岩茶,但真正的野生岩茶,绝大部分也是普通人采不到的。

成天乐叹道:“好美,所去的地方越多,便越感叹世间风光之美。这里的景致,我还是第一次领略。”

梅兰德笑道:“我已经是第三次进入武夷山了,确实越看越美,但还从来没有飞到天上去欣赏呢。……可惜偏偏要在这里杀人,那李逸风与杨林能葬身如此青山秀水中,真是死得便宜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