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返璞归真
第623章、梦难料,入真门

成天乐诧异道:“你想杀的人是李逸风?记得在杭州的时候,是你放过了他,只留下了一条胳膊。你当时还告诉我,留下这个人有用,昆仑修行各派有人给他通风报信,而他与刘漾河有联系,将来可以以此做个局,怎么今天改变打算了?”

梅兰德:“我放过他的前提是他不要再做那样的事情,所以留着这个尚可利用的废物。可如今他仍在那里弄这种手段,那么要留下的恐怕就不止是另一条胳膊了。”

成天乐饶有兴致地盯着梅兰德:“有道理,但我觉得你没把真正的想法全说出来。”

梅兰德:“老兄,你怎么开始琢磨起我来了?”

成天乐笑道:“我没琢磨你,也不太擅长琢磨,就是了解你。”

梅兰德叹了一口气:“是的,我的想法变了,突破真空之后,再遇到同样的问题,我不希望也不想搞得那么复杂,可能是受你的影响吧。如今神丹会后,你的消息不需要通过李逸风才能被刘漾河知晓,你已经站在明面上了。刘漾河如果想监视你的动静,有的是别的办法。

而李逸风这个人已经非除不可,他自作聪明倒没什么,却不停地玩这种手段,就得付出代价。更何况他如果要杀杨林来嫁祸万变宗的话,我们是不可能让他阴谋得逞,所以必须出手拆了这道门槛,那么还有必要手下留情吗?

最重要的是,对付这些人,阴谋不如阳谋。这一次就把他给宰了,然后将所有的事情都公开,这才是万变宗应该有的手段。既然已经开宗立派公然亮相,礼数和规矩是要守的,但也不是等着让人涮的。下次再想乱来的人,心里也就得掂量掂量了。”

成天乐点了点头:“嗯,这才像你说的话。”

梅兰德突然问道:“成总,你会不会飞?”

成天乐一愣:“我还不会,以我所修之法门,要待到脱胎换骨之后,才有真正的飞天之能。”

梅兰德:“我听说你第一次见到丹紫成的时候,他也尚未突破脱胎换骨的境界,怎么就会飞了呢?”

成天乐解释道:“所修法门不一样,所持法宝也不一样。我和紫成道友聊过修行,他小时候丹道未入门之前就会飞,但不是真的飞,而是阴神出游,因为他学过世间三梦大法。这就是一种根基,待到修习四门十二重楼突破真空境,就可以飞天而行。是石盟主琢磨出来的,后来教会了徒弟。”

梅兰德笑了:“我也和他聊过,他师父赐给了他一根卷天神丝,借此法宝施展飞天法术更加逍遥,展开神丝还可以隐匿行迹。”

成天乐:“原来你清楚啊,那为何还要问我呢?任道直也会飞呢,那是因为原身天赋的不同。但这些都不是真正的飞天之能,据说只有脱胎换骨的修为才能看破昆仑仙境的结界入口,从而飞升到那自古以来的传说之地。”

梅兰德:“现在谈昆仑仙境为时尚早,但我身为一代地气宗师,走过天下名山大川,如今也可飘游于高崖绝壁之间,却不能像任道直那样展翅飞翔。若有了李逸风手中的那件法器,不仅可以飞天翱翔,还可以利用地气灵枢运转回旋起伏疾驰。我已经打听过了,那是一件飞天神器,名叫飞螭爪。”

成天乐突然反应过来道:“你想要那飞螭爪?”

梅兰德哈哈一笑:“不错,那是一件战利品,如果成总想留下的话,我就不要了。……说实话,此物的确让我动心,但我还不会因夺器而杀人。可这次是他自己送上门来的,既然宰了他,难道还将飞螭爪留给刘漾河吗?再不下手简直对不起老天爷!假如他这次溜走了,飞螭爪落到刘漾河手里,只会更麻烦。”

成天乐叹了一口气道:“那李逸风运气真好,拜了一个既有人缘又有本事的师父。我上次在杭州看见他使用飞螭爪,被吓了一跳啊,这到底是蝙蝠侠还是蜘蛛侠啊?其人尚未大成,此神器就有如此妙用,若是被刘漾河‘借’去了,确实麻烦得很。

其实兰德老弟不必问我想不想要,你是客卿长老并非万变宗门下,主动帮了我这么多,那飞螭爪想拿走便拿走,我连问都不会问的,也没必要问。但要杀李逸风的话,也得谨慎小心。此人未必会孤身出没,上次在杭州他就带了一头玄龟兽。”

梅兰德又笑道:“我会小心的,但也很放心。真是要杀他,以成总的行事风格,不会只让我一个人去动手吧?你向来就算敲一个核桃,也会做砸铁蛋的准备。”

成天乐也笑道:“还是兰德老弟了解我,你先盯着他,如果他动身离开苏州的话,任道直与我会和你一起去,我们三人联手对付一个李逸风,就算他身边还有其他的妖修潜伏,应该也能控制住各种状况,再把沐冷芸也叫上。”

这回轮到梅兰德一怔:“我们三人联手应该没有问题,可你干嘛又要叫上那只小八哥?难道是因为她会飞吗,任道直就会飞啊。”

成天乐眨了眨眼睛道:“万变宗自有万变宗的优势,这是昆仑修行各派所无法相比的。小八哥飞得没有毕方高,也没有他飞得快,神通修为更无法相提并论,可是她有她的用处。……兰德老弟先回去准备吧,我们很快就要动手了。”

梅兰德:“很快?那杨林不是还要养伤吗?”

成天乐:“兰德老弟,你怎么也有犯糊涂的时候?以那杨林的脾气,明知道有一枚陆吾神仑丹在某个地方等着,他还能忍得住?他受的伤不轻不重,还不至于动不了身,肯定不能等完全养好才会出发。”

梅兰德一拍脑门:“说得没错,还真是这样!成总啊,你这回倒比我这个聪明人看得更清楚。”

成天乐呵呵一笑:“不是你不够聪明,而是你根本没必要去担心这种问题。他无论什么时候离开苏州,都逃不过你的眼皮子,所以无所谓清不清楚。”

梅兰德先行离去,成天乐随后也返回了宗门道场。很多修行高人可以连日不吃饭也不睡觉,时间虽然已接近凌晨,但是宅院后园中还有不少人,有的在池塘边赏月、有的在回廊上饮酒私聊。成天乐习惯性的向假山上走去,抬头却看见兑振华与孔翎坐在凉亭中不知聊些什么,孔翎还不时掩口而笑。

訾浩不知从哪里飘了过来,成天乐问道:“他们怎么坐在那儿了?”

訾浩:“孔翎问成总平日都在哪里修行,我告诉她是那座凉亭,她就上去了,说是仰慕成总,要在您修炼过的地方体会感觉。然后兑执事也过去了,防备她有什么异动,同时也想套套她的话。我以为你今夜不会回来了,要不让他们换一个地方聊天?”

成天乐淡淡一笑,摇头道:“不用了,就让他们在那儿聊吧。”

他转身又穿过中厅走到了前院。古宅的前院也不小而且很幽静,四株高大的古木张开树冠笼罩住整个天空,庭前一左一右有两株桂树已经开花,空气中浮动着沁人心脾的香息,两侧墙边种着花树,院子的中央有一座假山。

此山像一道屏风,挡住了进门后的视线,同时也是一座万变大阵,开启运转可以成为万变宗的门户屏障。在假山前镶着一块巨石,削平的石面上以深深的剑痕为笔画,正是当年正一祖师亲手所写的百字碑铭。

有一人坐在旁边的一块矮石上,正在欣赏这幅仙家字迹。成天乐走过去行礼道:“张乐道先生,您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张乐道呵呵笑着一指旁边:“成总已经忙了整整一天一夜了,也坐下歇歇吧。这里幽静,空气也好花也香,我正在赏正一祖师以剑书写的这篇诗诀。成总,你是从哪里找到它的?”

成天乐:“山塘河流入护城河之处,河底深处的淤泥中。当时我在找另一件东西,却有了这个意外的发现。”

张乐道叹了一口气道:“吕祖的百字碑铭,现世之时是写在洗剑池旁的石壁上,也就是虎丘附近。千年沧桑变化,不知何时这块巨石竟然由山塘河被冲刷到护城河中。”

成天乐愣了愣道:“等等,您说的是现世之时?这篇百字诀分明是吕纯阳所作,正一祖师只是将它写出来而已。而您的说法,它怎么变成了正一祖师原创?”

张乐道笑了:“这种说法也没错啊,因为正一祖师梅振衣和纯阳真人吕洞宾原本就是一个人。……成总,你把嘴张这么大干什么?我告诉你,民间传说中八仙之一的吕洞宾,其实就是正一祖师的另一个身份。吕纯阳与梅振衣的关系,就像成天乐与成于乐的关系。”

成天乐愕然道:“我在正一三山时,众位前辈并没有告诉我这些。”然后又探过身子手抚那石壁道:“真是做梦也想不到啊,传说中的吕洞宾亲手写下的百字歌诀,原来竟放在我万变宗一进门就能看见的地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