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返璞归真
第622章、拆门槛,动杀机

杨林这话分明是邀功请酬的意思,电话那边的人反问道:“他不给你陆吾神仑丹,还能怎么给你疗伤?那不过是拖延之辞,在神丹会上给自己找台阶下罢了,等到各派同道一走,你却留在了万变宗,他还不是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你!你放心,既然按我的吩咐办了,我自会赐你一枚陆吾神仑丹,已放在约定的地方。”

杨林赶紧说道:“那成天乐也说了,我的原身之损需要三枚神丹才能治好!”

无名氏冷笑道:“他的话你也信吗?连一枚都不给你,还说什么三枚!”

杨林:“我当然不信,可万一是真的呢?您可是承诺过,会赐给我陆吾神仑丹、治好我的原身之损、并传我大道法诀。”

无名氏:“我做事可不像成天乐那么无耻,这些都可以帮你,但你也得做到更多才行。这一次的事情,我会给你一枚神丹,假如以后你做得更令人满意,自然还会有神丹相赐,就看你自己的努力了。”

杨林:“前辈,一直是您在指点我,我对您是言听计从,难道您还不相信我吗?还有什么吩咐,就尽管开口!”

无名氏:“我不会让你去做你不愿意的事,只想问一句,你对成天乐及万变宗如今怎么看?”

杨林咬牙切齿道:“恨之入骨!有朝一日若得机会,我发誓要踏平万变宗,曾羞辱我的人一个都不能放过,以报今日之耻!”

无名氏笑了:“可你没这个本事。”

杨林:“所以才请前辈赐予神丹与修行法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无名氏:“以你一个人,本事再大也对付不了整个万变宗的,但若你肯为我效力的话,这些都有可能。你与成天乐之间是私仇,但我们是朋友,朋友是会帮助朋友的。请问你愿不愿意尽自己之力,在修行界与天下妖修中搞臭万变宗,让他们有苦难言?”

杨林:“当然愿意,前辈想让我怎么做?我现在又该怎么办,什么时候能拿到第一枚神丹?”

无名氏:“你确定没有被人跟上吗?”

杨林:“我离开万变宗后,一切都按您的吩咐,已事先做好的准备脱身,无论有没有人跟踪,我都一丝不苟地照做了,如今没有人知道我在这里。”

无名氏:“稳妥起见,再按我事先的交代,先检查一下周围的状况,等养好伤势之后再离开。你知道去什么地方拿我留下的东西,路上又该怎么办。心里有数就别说出来了,不要对任何人说,电话里也别说!”

神念中的电话内容到这里就结束了,那边的人挂了。而杨林开始查探周围的状况,为稳妥起见,梅兰德便悄然离开。众人的反应倒不是很愤怒,只是冷笑而已。梅兰德问道:“成总,杨林口称的那位前辈,你能听出是什么人的声音吗?”

成天乐答道:“声音怪怪的,应该经过了处理,但语气却有点熟,令我想起了一个人。”

梅兰德:“李逸风?”

成天乐点头道:“对,就是他,听那人说话我想起的就是李逸风。”

黄裳亦点头道:“听成总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很像,声音虽有点怪异,但语气很熟,更重要的是那种感觉。……像我这种妖修,有时候天生的直觉感应很敏锐,却又说不清楚。”

花膘膘说道:“若是要追查对方的电话,或许我能找到内部人帮忙,但可能不会有什么结果。那李逸风安排得这么周详,必然也想到了杨林的电话会被人听见的可能。”

甄诗蕊说道:“他要在附近露了面的话,也是不难发现的,除非是躲得远远的不冒头。别忘了他断了一条胳膊,这种人可不多见,就算弄只假手伪装也只能骗骗普通人的眼睛,这个特征是很难掩饰的。”

訾浩:“那李逸风在电话里也说了,让杨林去某个约好的地方取东西,路上一定也安排了各种防备追踪的措施。……梅长老,您还打算亲自监视他吗?不如让我来吧,这种事我更擅长。”

梅兰德:“神丹会刚刚开完,各派客人还在,你身为总管不便离开,还是让我来吧,假如有什么发现,我会及时通知成总的。对付这样一个豹妖,不需要动用太多人,而且暗中监视这种事情,人还是少点好,否则容易惊动对方。”

甄诗蕊又说道:“杨林养好伤就要走,有梅长老盯着。可是另一个麻烦却留在了万变宗,那孔翎赖着不走,又不好让任师弟天天盯着她。”

成天乐:“留意就行,这只孔雀自以为高明,却折腾不出什么大名堂。她这种人在万变宗中是个麻烦,就算她与刘漾河无关,我也不会收入门下的。假如她真与刘漾河有关,我倒更愿意把她送回去,在那伙妖物里面,她也不会消停的。”

次日还有事情,訾浩等人先行离开,成天乐却把梅兰德单独留了下来,以神念问道:“兰德老弟,你对杨林动了杀意?”

梅兰德微微一笑:“成总是从哪里察觉到的?”

成天乐:“你转述那道神念时,不仅包含了你当时听见的话,也有你听到那番话时的感受。我最近在滋养祭炼一枚玄牝珠,对某种气息特别敏感。”

梅兰德:“这杨林拜山求神丹,是他自己找上门的,你没要他送匾也没要他磕头,都是他自己做的。你不可能答应他的请求,素不相识却肯为他疗伤,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已是仁至义尽,他被打伤扔出去全是自找。

可听听他现在的打算,居然要踏平万变宗报仇雪恨!身为修士立此誓,难道还要留着他养豹为患吗?若按我的风格,在他立下这个誓言的时候,早就现身一刀了结之!之所以他现在还活着,无非是想通过他查清楚这件事而已。”

成天乐:“话虽这样说,可从表面上看,人家不过是在神丹会上拜山相求,被拒绝后恼羞成怒出言不逊,我已经将他打伤扔出门。假如因这件事穷追不舍再将此人给杀了,恐怕说不过去吧?”

梅兰德又笑了:“表面上是如此,但实际上怎么回事,你我都很清楚。成总啊,你是个好人,不像我,当年身入江湖良心就让狗吃了一半,剩下的一半还得好好护着,只有碰到你这种人的时候才会有用,不是为杨林那种人准备的。”

成天乐苦笑道:“兰德老弟,这可不像一位修士之言。”

梅兰德似是自嘲道:“我本就不是修士出身,以术入道而已,你恐怕不清楚我这条路是怎么走过来的。我这一世,能窥见大道机缘已是有幸,想超脱众生恐怕不太可能。但这又如何呢?人生在世若不快意恩仇,枉来一场!若杨林针对的是我江湖风门,就冲他的德行和做法,此刻已经没命了。

我与成总的缘法绝不一般,就实话告诉你,假如换一种情况,我的确会杀了他。你只要心中有数便不必去细问,我也不想对你说太多,圣人说君子远庖厨,这句话在表达什么,成总恐怕也明白吧?你是好人,可我们是不同的人,这世上的脏活总得有人干。但现在我倒不想对杨林动手了,也免得脏了自己的手。”

成天乐仍然苦笑道:“我除了说谢谢,还能说什么呢?其实万变宗中的累活,很多也都是我亲自去干的,因为我愿意护着他们。……可你为何又说不想动手了,难道是怕杨林的死讯传开,会对万变宗有不利影响吗?”

梅兰德:“当然,用脚后跟都能想到是什么结果!假如杨林真被我们宰了,就算做得再干净漂亮不留一点痕迹,这个人也等于在神丹会后就无故消失了,谁都能猜到是怎么回事、又是谁干的?正如你刚才所说,有妖修求丹不成骂了几句,回头就失踪了。这样的消息要是传扬开了,你想想万变宗在世间妖修眼里以及昆仑修行界,会被人怎么看吧?”

成天乐:“当然不会有好结果!但这就是你放过他的理由?我怎么觉得不像呢?”

梅兰德又笑了:“成总真的很了解我。当然不是,我不杀他的原因是不需要自己动手,另有人会宰了他的。而杀他的那个人,想制造的就是成总所说的后果。江湖手段从来都不是只有一道门槛,李逸风既然安排了杨林这一出,恐怕并不仅仅是在神丹会上闹点小事。

他李逸风对你我恨之入骨,既然想祸害万变宗,又怎么能放过这样的机会呢?事后若市井之中突然出现一只金钱豹的尸体,谁都会认为是万变宗做的。越没有证据追究你,就越坐实这件事情,就算各派没有办法追查什么,李逸风也不能跳出来把你怎么样,但他就是要恶心你。”

成天乐:“你敢肯定李逸风一定会对杨林动手吗?”

梅兰德:“如果他是这种人,那么江湖门槛就会这么安的,如此还能省下一枚陆吾神仑丹。一头脾性如此、原身受损的豹妖,对他还能有什么别的用处呢?他让杨林去一个约定的地方取东西,就是许诺的那枚神丹。

但杨林恐怕到不了目的地,半路上才是没有防备的时候。想杀了他,最好的方法就是在一个事先埋伏好的地方动手。那个地方肯定也便于暗中窥探,若有人跟踪杨林,李逸风容易察觉。我的打算让李逸风先动手,而我真正想宰的人其实是他!”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