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返璞归真
第621章、逞自负,弄聪明

如果成天乐将来成功了,那这门秘术就可以传于弟子。当然了,它有可能对修习者的要求很高,不是那么容易掌握的,上哪里再找一个成天乐呢?有些福缘经历再难重复,但毕竟有系统的传承在,符合要求者自可修炼,甚至可成为万变宗历代掌门所掌握的秘法。

这当然不是一朝一夕之功,将自己所擅长的神通整理成一种传承秘术,对于成天乐而言尚非易事,但既有这种打算,将来就需要慢慢地去参悟了。就在这时,内堂执事甄诗蕊走了进来道:“成总,原来您一人在这里,我还正想找您呢。”

成天乐抬头道:“甄执事,你是想说孔翎吗?”

甄诗蕊点了点头:“是的,我觉得此人有问题。请问成总,还有什么人清楚您掌握了欲乐双运道秘术呢?”

成天乐:“我是在孔雀河尽头雪山上得到的这一门传承,刘漾河也曾在那座雪山上苦修,应该也得到了这一门传承。他很清楚我去过,恐怕不难猜到。”

甄诗蕊:“如此说来,这孔翎恐怕与他有关系了。他知道成总得到了这门传承,却不清楚您有没有修炼,按照他的判断,您当然应该修炼了,所以孔翎在神丹大会上就是冲着您来的。”成天乐有没有修炼欲乐双运道,说实话,除了他和小韶,别人都不知情,孔翎也只知他得到了这门传承而已。

成天乐:“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欲乐双运道流传千年,可不仅仅在那雪山中才能得到传承,世间修炼此道的人有不少。若是以这种猜测,是无法公开追问孔翎什么的。”

甄诗蕊:“在神丹会上,我们确实不能把她怎么样,但是散会之后,此人却不能不追查。她的原身是一只孔雀,若是别人追踪不仅容易被她发现,而且也很容易被甩掉。”

成天乐也点了点头:“嗯,只能让任道直盯着,暗中查清楚此人从何而来。”

甄诗蕊冷哼一声道:“这个女人自作聪明,跑到神丹会上捣这种乱,实在是愚蠢得很。”

成天乐笑了:“我们都看出来了,她很自信、非常的自信。”

甄诗蕊:“酒宴开始了,成总您身为东道主不好缺席,赶紧过去吧,那孔翎恐怕也要献歌舞了。”

中午的酒宴是一场谈笑交流的盛会,但时间并不长,因为神丹会还没结束,下午还要接着开呢,真正的大型筵席将安排在晚上。等宴席结束酒菜撤下,桌椅却没搬走,大家仍坐在原地品茶,桌上换了各种果品。神丹大会换了会场,下午的仪式就在这后园中。

池塘对面的假山脚下摆好了香案,首先是拜师仪式,成总收郝墨为正式入门弟子,这是下午的开场,也是根据情况变化临时安排的。接着是既定议程,来自南京原妖精团伙的林小果、沐冷芸、火龙果、公冶欣、糖乖乖、翠翠,还有来自北京的着名文物鉴定与修复专家罗克敌,拜师成为正式传人。

成天乐一个人自然不能亲传这么多徒弟,这次拜在他门下的只有郝墨,罗克敌拜在了花膘膘门下,林小果等众人也各自有大成妖修为师。接下来第三场仪式是为白菜、榨菜、大乖举行的,两位草木之精与一头灵獒皆成为万变宗的记名弟子。

记名弟子与入门弟子的身份并没有高低不同,只是情况有所区别,还没有正式定下师徒传承。大乖是因为尚未化形,而白菜和榨菜是第一次来到万变宗与众妖打交道,她们已经在修行各派面前亮了相,万变宗理应庇护之。但究竟该如何指引其修行,还得费心思好好琢磨。至于她们的原身在何处、又是何物,成天乐并没有当众点明。

三场仪式完毕,神丹大会至此胜利闭幕!众宾客鱼贯起身而贺,成天乐率万变宗众弟子依次还礼致谢,心中不住地感慨啊——开这么一场会,我容易吗!

短短一天的神丹法会,万变宗这么多人为此准备了多长时间啊?看上去虽没什么刀光剑影,可是你来我往各种过招不断啊。平日里看新闻联播上那些会议报道,表面上都是隆重热烈,但仔细想来也都不简单啊!

等到了晚宴,才是真正最热闹的时候,各派弟子把酒言欢,交好的宗门连席而坐,大家平时都是天南地北各有各的事情,像这样见面的机会倒也很难得。神丹会开完了,尽管有一些波折插曲,但成天乐与万变宗还是如愿完成了计划,向昆仑修行界正式宣告自己的出现,以及属于这伙妖怪的某个时代到来。

然而事情并没有完,很多事甚至是刚刚才开始。按照礼数也是自古以来的传统,成天乐邀请各派同道在万变宗多盘桓一段时日,大家也好在一起交流切磋。当然了,肯留下的都是关系不错的同道,而且恰好有时间,这也是一种缘法。

泽真真人没走,他想看看大乖在这里是否适应,那就多做客一段时间。他还告诉成天乐,履世与史天一破妄大成之后,也想到万变宗来拜谢成总的缘法,假如他们来得快,还可以在这里再聚一聚。

丹霞夫妇与丹紫成也没走,难得一家人在苏州团聚,正好可以在这着名的人间天堂逛逛风景。苏州可参观游玩的地方太多了,半个月也不嫌久啊。燕山宗众弟子也是如此,他们就是一家人来旅游的。总计有十余名同道留下继续做客,不必一一细述。

令成天乐稍感为难的是,孔翎顺着他的邀请之语,居然也要留在万变宗中做客。既然话已开口,万变宗当然不能拒绝。原本还打算等散会之后派任道直去追踪孔翎的去向呢,没想到这妖女哪儿也不去。

孔翎的话说得很客气,表示假如万变宗不方便的话,她就在附近找个地方,一切食宿自理,不过多的打扰,只求与各派同道能有交往的机会。以万变宗如今的家业也不会在乎什么吃住之类的问题,既然是邀请,当然是留客于宗门道场,明面上只能说不必客气之类的话。

甄诗蕊暗中道:“成总,她还是挺聪明的,居然想到了这一招。”

成天乐:“你中午不是还说她愚蠢吗?”

甄诗蕊:“我现在仍然认为她愚蠢,只是有些小事上手段聪明而已。她知道若神丹会后立刻就走,我们说不定会派人追踪,干脆就留了下来。而她在这里做客,我们便不能动她,反而还得尽地主之责。我们也不可能天天派任道直专程盯着某位客人,时日一久必有松懈,她在苏州各处逛风景,总能找到机会脱身而去。”

成天乐暗中苦笑道:“若真如你所说,这个人够自负、够聪明、也够愚蠢的话,我现在担心的倒不是她找机会脱身,而是她留在这里会干什么、暗地里要找谁双修?”

甄诗蕊:“成总,您打算怎么办呢?”

成天乐:“凉拌!不用特意怎样,假如堂堂万变宗宗门道场之中,还怕这样一只孔雀妖生事,那我们今天还开什么神丹会啊?等筵席之后,我们去小剑池开个小会商量一下。”

……

当天后半夜,在苏州市郊的小剑池洞天中,梅兰德、訾浩、成天乐、任道直、甄诗蕊、花膘膘、黄裳等人正在私下里说话。

梅兰德说道:“那杨林果然是受人指使的,趁他出去吃饭的功夫,我在那酒店的客房里做了点文章,最后得到了一段电话录音。”

訾浩看着花膘膘笑道:“老狐狸,当年你窃听过成总,如今又给梅长老提供设备,去窃听那个杨林?听说还是高科技产品,比当年更先进了,真是越玩越精、宝刀不老啊!”

花膘膘有些尴尬地笑道:“这只是小手段而已,看用在什么地方。可是录音里听不清电话那边的内容,幸亏梅长老就在暗中监视,反倒是神念传达得更清楚。”

梅兰德已度过真空,修为比杨林强太多了,更何况那杨林有伤在身,论各种江湖经验和手段都远不够梅兰德看的,所以丝毫没有察觉暗中有高人窥探。梅兰德给大家发来一道神念,并不是窃听所得的录音,而是他本人听到的,将电话那边的声音也传达得清清楚楚——

杨林:“前辈,我照您的吩咐做了,将全部存款拿出来买黄金,打造一面金匾送到万变宗神丹会上,并且恭恭敬敬跪地叩首相求。您猜得果然不错,万变宗拒绝了我,而且无理至极,将我打伤扔出门外。”

无名氏:“非常好,你有没有当众斥责他们,走的时候也并未要回金匾?”

杨林:“我当然呵斥了成天乐还有那些人,也咬牙留下了金匾。可那成天乐太过歹毒,竟然施法熔化金字全部砸回到我的身上!我按您的吩咐和交代的办法,立刻离开了那里,借闹市隐藏行迹脱身,确认无人跟踪之后,这才找地方落脚。……晚辈一直在等您来电话,终于等到了。那成天乐说可以给我疗伤,我还是按您的吩咐做了,付出的代价可不小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