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返璞归真
第619章、言不讳,色不媚

假如孔翎施展任何带有攻击性或伤害性,甚至是侵扰元神、魅惑一类的法术,心念一起很多人就会立刻警觉,在这种场合以她的修为也不可能有害人的机会。正因为如此,所以孔翎仅仅是毫无敌意的激引众人神气交感时,很自然就会有反应。

孔翎一进门就在施展法术,展示她独特的魅力气息。这不是她在攻击人,而是相当于大家原本就在看着她、神识自然的在查探她,她气息变化中,别人神识的感应也自然发生变化,却被巧妙地激引了某种结果,与自身的动念及修行有关。

在座有很多人都有反应或者是感应,有人是因为动念了,至少在内心中愿意与孔翎行欲乐双修,他们可以控制元神不受侵染,但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身体神气也会有自然的波动呼应。而另一种情况则更特别,未必是因为动念,而是他们也在修炼的就是从欲乐中激发神气的双修之法,自然有神气交感呼应。

谁有这种反应,在座大部分人都能察觉出来。但是这两种反应之间的差别,却只有少数几位高手才能分辨。当然了,也有人是这两种感应兼而有之,本身就是行欲乐双修的,对孔翎这样的绝佳尤物动了心,倒也不算太意外。

这一瞬间大厅中虽然谁也没说话,但若把心里那些想法都说出来的话,神丹会恐怕比菜市场还要热闹了。那明显与孔翎神气交感呼应的修士,无外乎是两种情况,要么是动了心愿意与这尤物双修,要么是在修炼那隐秘的欲乐之道,恐怕都是不太好说出口的隐念或隐私。

比如成天乐身后坐着的兑振华,猝不及防周身神气随之激引,感觉异常尴尬。成天乐当然察觉了,只能苦笑。这位大成妖修、万变宗的执事对孔翎也感兴趣,否则刚才也不会说那样的话了。不过感兴趣是一回事,会不会有某些举动或决定又是另一回事。

俗话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看见美好的事物有欣赏和向往之心很正常,孔翎毫不掩饰其美丽与性感,本来就让人有赏心悦目之念,假如能与之欢爱双修,至少不是内心中厌恶之事。

修行入门,皆度过了色欲劫的考验。所谓的色欲劫,指的是如何克服本能欲望的冲动和躁动,使之在修炼中不影响心神安定。但人的感受和追求是复杂的,很多冲动和渴望来自于本能却又超脱了本能,增加了更多的内涵,可能包括爱慕、欣赏、渴求等种种因素。

它可能与修行相合,也可能导致性情有偏,色欲劫只是法诀入门的一道关口、一种象征,但修行中的考验是贯穿始终的。

兑振华的反应可能更明显一点,而在后面站着的小猴儿何凡,猝不及防间也有神气激荡呼应,说明这只涉世不深的猴妖,已经开始学会了欣赏与向往人世间的性感与美丽。他刚才就让孔翎弄得脸红了,此刻有这种反应倒也正常,只是不太明显。

有反应的可不仅是他俩,大厅中坐的很多人都是一样的。梅兰德打算去调查底细的旋极派长老苏渔隐,年纪不小了,春心却常在。又比如方才说话的河洛派执事文长杰,他愿意将孔翎引荐入河洛派,印象中确实对她就有好感。再比如挨了骂的长临派弟子程靖,反应也很明显,说明他暗中也对孔翎动心了。

至于其他各派的晚辈弟子,就不必一一细述,包括与成天乐私交甚好的连云派弟子陈子君也在其中,或多或少都有所感。修行人也是人,他们有正常的欲念和好恶,只是通常不会受这种本能的冲动或渴求影响神智与判断。孔翎做的并不是窥探他们的神智和判断,只是一种自然的反应测试。

这是很尴尬的场面,很多尊长脸上都有些挂不住了,欲乐双修的法门,很多门派并不是没有,比如丹道中就有互为外炉鼎的修炼。但它极易流于淫邪,师父传弟子都极其慎重,或者干脆不传。而有些人修炼它,就是为了欲乐享受,那是自己的事,公开了也不太好。

孔翎这种举动可能会犯众怒的,已经有不少人在心中暗骂道:“妖女,真是个妖女!”同时也在心中感叹道:“尤物啊,真是人间尤物!”不仅是没受影响的那些人,很多被激引起神气反应的修士,心中也同样是这么嘀咕的。因为他们暴露了啊,难免因尴尬而暗怒。

可是所有人包括成天乐在内,却无法公然指责孔翎什么。她已经打了招呼说要施展某种感应法术,大家都是同意了的。而且人家明明白白说了,来这里就是想寻双修道侣,渴望有缘找到能与她合修欲乐秘术之人。如果指责她不懂事吧,人家本来就是山野妖修,跑到万变宗来就是求庇护与指点的。

假如此刻有人借这种事情向孔翎发难的话,万变宗还得罩着孔翎。神丹会上登门来贺的山野妖修,怎么能当众受各派所欺呢?

没有证据表明孔翎是来搅局的,她的所作所为起到的效果,可比方才杨林那场大闹要轰动多了,让太多的人哭笑不得甚至有苦难言啊。有闹场的也有救场的,各派修士虽然自觉尴尬,但因为有一个人的出现,使他们反倒不那么难堪了。

因为这个人的反应太明显也太特别了,与他相比,其他人的神气感应仿佛都不算什么,被掩饰忽略了。此人的神气瞬间荡漾,并不是简单的激引波动,而是完全的交感融合,在这一瞬间,他仿佛就与孔翎的神气一体。

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此人与孔翎修炼了同一种欲乐双运秘法,假如互为双修炉鼎的话,是再合适不过了。至于此人对孔翎动没动心,在这种情况下已无从分辨了。成天乐回过神来差点没出冷汗,心中暗道一声侥幸,中招为众人挡枪的是艾颂扬的弟子胡卫华。

胡卫华早在入门之初,就与甄诗蕊行双修之道,那是甄诗蕊的天赋神通所蕴含的秘法。后来成天乐在雪山上得到灵热成就法及欲乐双运道传承,此秘术并没有传给弟子,却传授给了艾颂扬的徒弟胡卫华,正适合他回去与甄诗蕊双修。而孔翎所修炼的欲乐双运道,完完全全就是同一套秘法。

胡卫华完全没防备啊,谁会在神丹会这种场合、站在师父的身后,还要凝神收敛神气仿佛如临大敌呢,就是一种自然放松的状态。众人的目光刷的都集中在了艾颂扬身后的胡卫华脸上,包括那些同样有或强或弱神气反应的人,仿佛看着胡卫华就能掩饰自己的难堪。

这时成天乐听到甄诗蕊悄然发来的一道神念:“成总,这妖女分明是冲着你来的!”万变宗众妖中,只有甄诗蕊知道胡卫华所修欲乐双运道的来历。假如对方知道成天乐会这门秘术的话,肯定会以为此刻应该是成天乐聚集众人的目光才对。他离孔翎的距离最近,就站在她面前。

可是成总并没有任何异状,至少没有任何明显的可察觉的神气波动感应。成天乐有防备,但他防备的可不是孔翎施展的这种感应法术,他又不是神仙,怎么能想到这种状况呢?说起来应感谢滋养于右臂曲池穴中的那枚玄牝珠。

自从杨林出现,无形中玄牝珠那暴戾的气息躁动,成天乐就有所警觉,一直收摄心神控制自己的周身神气。他防备的并不是在座的各位宾客,而是自身异常的气息影响,结果孔翎施展这一招的时候,成天乐是毫无反应。否则的话,今天他的热闹就大了,就算大家当场不说什么,事后也会被传为昆仑修行界的“佳话”。

胡卫华如此引人注目,他师父艾颂扬当然面子上也不好看。但这位大成修士随即就明白了其中的原由,也不想去责怪徒弟什么。当甄诗蕊向成天乐发神念的时候,他也向甄诗蕊发了一道神念:“甄道友,请莫怪卫华,他绝不是因为对那孔翎动了什么念头。”

甄诗蕊回神念道:“我很清楚,这跟卫华没什么关系。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就算那孔翎长得漂亮,他会欣赏也没什么。……艾老板,这分明是冲着成总来的,可她没有得逞。”

见众人都望向这边,艾颂扬开口哈哈一笑道:“我这位弟子,确实修欲乐双运道秘术,但他已有双修道侣。”

甄诗蕊也开口道:“没想到孔翎道友也精通这门秘术,来此地求缘法。真是巧了,我看着卫华长大,尚未化形为妖之前便在一起,也与他同修这门秘法。”

甄诗蕊和胡卫华之间的事情,在场众人并不是都清楚,甄诗蕊干脆说出来了,免得有人借机做什么文章。果然有人笑道:“原来听涛山庄弟子与万变宗妖修之间,还有这种关系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