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返璞归真
第618章、子之逑,何窈窕

这两人以神念交谈的速度当然极快,而孔翎继续说道:“成总说得是,可问题就出在这里啊,世上还是有人能认出我是妖修。就曾经有不少捉妖师私下揭穿我的身份,胁迫我委身就范,逼得我一次又一次地离开立足之地,更换红尘中的身份,远离这种胁迫。所以听说万变宗出现之后,小女子是欣喜万分也是感激万分,特意登门来贺,也请求拜在门下。”

她把话全部圆回来了,说的倒是没什么破绽。当场就有人怒喝道:“那些都是哪门哪派的败类?孔翎道友,你也不必害怕,只要说出来,天下同道自会追究的。”

孔翎感激地笑道:“多谢了,但我也不知道他们的名字啊,当然不是在场的众位高人。这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来到万变宗成总这里,小女子自然不会再担忧什么。可是天下之大,并不是时时刻刻都能遇到诸位这样的好人,所以才请求拜入万变宗,望成总垂怜、赐此缘法。”

刚才问话的是兑振华,此刻这位执事也以神念道:“成总,您看这怎么办?今天你已收下大乖与郝墨,若是拒绝孔翎,恐怕如程靖那般议论的人会有很多。”

成天乐暗中答道:“这人来历不明,所言究竟是否属实我们也没查清,修行各派收弟子没有这么做的,谁爱发议论就发议论好了。”

兑振华:“成总所言极是,确实需要好好查清她的底细。但在这神丹会上,如果很多人都希望成总将孔翎收入万变宗,倒也不好驳了各派同道的面子。假如是这样的话,不如就暂时收为记名弟子,就交给我吧,我会好好留意她的一举一动。”

成天乐:“如果她另有目的而来,甚至是敌非友呢?”

兑振华:“那就将计就计,正可打入敌人内部!”

成天乐:“算了吧,阴谋不如阳谋,该怎么办就怎么办,立师徒传承哪有这么草率的,按宗门的规矩来。”同时又对孔翎和颜悦色道:“这位道友,拜师讲究缘法,你我尚初次见面,我虽知你的身份,却并不清楚你的经历与秉性。修行界有句俗话,‘不是徒弟拜师父,而是师父找徒弟’,宗门师徒传承绝非草率之事。今日请在万变宗做客、为神丹大会见证,至于是否拜入万变宗门下,并非一厢情愿之事,日后再说吧。”

孔翎抬起头,睁大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成天乐道:“成总,您不相信我说的话吗?”

成天乐摇头道:“不是不信,但宗门传承定师徒名份自有规矩。今日我收了一名正式弟子郝墨,也收了一名记名弟子大乖,各有其缘法来历,下午将举行拜师与入门仪式,也请道友观礼见证。至于道友所说拜入门下求万变宗庇护之事,其实你是不是万变宗弟子都一样,我万变宗门规既立,若世间再有修士以你的身份胁迫,万变宗便不会坐视不理。”

泽真也开口道:“假如真有这种事情,孔翎道友也可向正一门求助。不仅是将来,也包括现在。你方才说曾有不止一位捉妖师仗道术胁迫你以图淫邪,只要所言属实,又能说清楚他们的身份,正一门弟子立刻就查。”

成天乐拒绝了孔翎当场拜入万变宗的要求,泽真也开口帮腔。那孔翎在佩环悦耳的脆响中躬身下拜道:“多谢成总,多谢诸位高人。小女子明白成总的道理,福缘自结,成总既不肯当场点头,但希望仍留将来一线缘法。”

这时河洛派执事文长杰忍不住插话道:“成总,你又何必如此不洒脱呢?这位孔翎道友确系妖修出身,美貌温婉、天赋神通出众,在世间多遇险恶之事应非虚言。以成总与万变宗之能,庇护之又有何不可?这未尝不是神丹会的另一桩佳话啊。”

河洛派与成天乐及万变宗的关系不错,文长杰倒不是故意起哄,他就是第一眼对孔翎的感觉非常好、忍不住想帮她说话。而且正因为私交不错,所以他才会说这番话,言下之意也是——我清楚此人的来历不明,但万变宗还害怕这样一位孔雀妖吗?怕她漂亮还是怕人议论,该收就收吧,就连我都想收这样的女妖呢!

成天乐笑道:“如长杰道友所言,庇护她这样一位山野妖修,不一定非得是万变宗啊,河洛派也可以嘛。”

长杰很痛快地说道:“只要孔翎道友自己愿意拜入河洛派门下,我便愿意引荐!”他表态愿意孔翎拜入河洛派了,说话倒是挺直接的,旁边已经有人在议论了。

他这一表态不要紧,紧接着就有人说道:“山野妖修于世间修行确实险恶艰难,若万变宗不肯收,到我横断山来也行啊。”接着又有好几人附和,各位高人适时表达了一种善意与自信,并不在乎区区一个妖修能有什么恶意,真要是那样也自有门规处置。

成天乐笑道:“孔翎道友,你今天真是来对了地方,看看这缘法福泽!这么多大派高门愿意收留你这位妖修,比我万变宗可强多了!道友若愿意,在场众同道都可见证一桩结缘美事。”

孔翎很优雅的一转身,向所有开口的人一一下拜致谢,最后才说道:“可我就是山野妖修出身,万变宗乃妖修传承宗门,我今日也是因成总立庇护天下妖修之门规,才特意登门相谢,愿意献歌舞为法会助兴,也愿意为万变宗驱使效力。成总今日尚对我的请求有所疑虑,将来若知我真心,不知能否有缘点头?”

成天乐回礼道:“将来的事情将来再说,若届时真有宗门之缘,那么万变宗也不介意收你这么一名江湖散修。各派同道不明内情者,曾对我议论甚多,认为我成立万变宗有聚拢天下妖修、诱惑或驱使之为己所用的野心。我行事不得不惶恐谨慎,也希望道友能理解。”

孔翎站直了身体,又说道:“小女子明白了,多谢成总明言相告。但我此番来,还有另一件事情相求,却不知该不该开口。”

成天乐有些无奈道:“哦,孔道友还有事情?我不知何事,怎知该不该开口?若道友自认不该开口就莫提,若想说的话,大家也不能阻止。”他心里又犯起了嘀咕——这孔翎的事情怎么没完没了。而在座很多人却越来越感兴趣了,暗道今天这场神丹会真没白来,竟有这么多“节目”。

孔翎竟脸色微红,呈现出动人的娇羞之态,微微低首道:“因为我要施展一种感应法术,恐冒犯了在座的诸位高人。”

还没等成天乐答话,就有很多人同时开口道:“你就施展吧,只要不是攻击就好。”

孔翎:“那当然不会,小女子也绝对不敢!其实,其实……神丹会上各位高人齐聚,我也想借机求福缘,希望能寻得双修道侣!”

众人全都愣住了,表情五花八门都形容不出的古怪,今天是神丹会啊,也不是哪个电视台搞的速配相亲节目!而这孔翎可真够出人意料的,直截了当说自己是来找双修道侣的,若是从另一层含义来理解,也可以说——她就是来勾引男人的!

但是这样的话、以她这种方式说出来,既娇羞又坦然,仿佛并无任何邪念,就如参加相亲节目的嘉宾所做的那些心声表白。

见众人愕然,孔翎将头垂得更低,声音也带着羞涩和惶恐之意,解释道:“诸位不要误会,小女子修炼的是一门双修法诀,可行妙空之道,与同修此诀者于定境中神气交感,对修行精进甚有助益。可是众位高人也应该清楚此道之凶险,求之者极易堕入淫邪,应以正行正念而修持,所以双修道侣难寻啊。我想在场诸道友皆是正行正念之人,但神气自然交感、行此道者更难寻,因为大家正传法诀各不相同,未必都合此双修之缘。”

说话间她已悄然运转法诀,元神内景展开、外景内摄,那奇异的法力波动仿佛是一种召唤、一种激引、一种身心深处的渴望、一种生命的勃发律动,扫过了每一个人的身体。她施展的法术,成天乐体会得很清楚,就是欲乐双运道秘术中的妙空观。

所谓妙空双修,并不是真的与女子欢爱,而是观想中有一曼妙至极,如思如愿如欲如求之女体,激发欲乐之源。这是欲乐双运道的入门功夫之一,但孔翎显然已修行有成,将之变成了一种感应法术,假如是对此道修炼有成就的人,会自然有神气交感之应。

表面上在座众人看不出任何变化,但谁的神气波动有什么异常,大部分人可都是清楚的。刚才长临派弟子程靖小声嘟囔了一句,大家都听见了,更何况是这么明显的神识感应呢。孔翎做的十分巧妙,让在座所有人根本无心防备,事实上大家反而都很好奇地等着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