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返璞归真
第617章、此多娇,谁折腰

孔翎走进来的时候,很多人一直站着呢,似乎看见她就是一种享受,而孔翎仿佛也很享受这种目光。

成天乐却是坐着的,望着孔翎若有所思,他还在暗自嘀咕这位美女的来意。孔翎走到场中对众人依次长揖行礼,最后朝成天乐道:“江湖散修孔翎,恭祝万变宗神丹大会,也感谢成总立庇护世间妖修之戒。”

她行礼的姿势并无什么特殊,可那身姿体态却怎么看怎么好看,这很常见的拱手长揖,在她行来却显得这么的有魅力、带着迷人的意味。

成天乐这才起身还礼道:“孔翎道友不必如此客气,我已向昆仑各派发出邀请,欢迎江湖同道光临神丹会。拜山是客,请坐吧!”

神丹会的气氛并不拘谨,泽真致辞之后,各派来宾彼此相熟者也都自寻座位聚在了一起,比如邢秋赋、叶知秋、方秋咏就凑在一处。成天乐请孔翎落座,很多人莫名希望她能坐到自己这边来。南宫玥又端了一张椅子过来,不少人悄悄向这只兔妖招手,示意她放在自己身边,可南宫玥却面无表情地把椅子放在了叶知秋后面。

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孔翎一进门就毫无掩饰的施展那独特法力的举动,有不少人也在心中暗道一声:“妖女!”做此评价的不仅包括各派的女修,也包括万变宗中其他的妖女。

孔翎却没有归座,娇声道:“成总,我鼓足勇气到万变宗拜山、恭贺神丹盛会,其实是有事相求。”

成天乐心中暗道:“在这种时候突然上门,就知道你不可能没事!”同时和颜悦色地问道:“孔翎道友有何事要说啊?”

孔翎:“小女子乃山野妖修,没什么能拿得出手的宝物作为拜礼,可是心中对成总及万变宗又感激万分!特来献上一曲歌舞,为神丹会助兴。”

此话一出口,众人都觉得很惊讶。也有人在心中暗道,万变宗可真是妖修宗门啊,世间妖修稀奇古怪什么习性都有,开一场神丹会,居然还有女妖怪登门献歌舞。这算哪门子节目啊,搞天下妖修的选秀吗?

有人忍不住开口附和道:“好啊,今日真是不虚此行,能欣赏到这样的妙趣,孔翎道友真是有心了!”有第一个开口的就有跟着起哄的,还有鼓掌的。很多人本就是图个热闹,在这种场合起个哄倒也无伤大雅。在有些人看来,这场神丹会不论冠以什么名目,反正就是妖修聚会嘛,请大家来见证而已。

成天乐却摆手道:“不必了,这是宗门法会,不敢让贺客献声色之娱。孔翎道友若有雅兴,酒宴之中尽可放歌自乐,此时此地却不必献什么歌舞。”这话让在座的某些人多少感到失望,但说的也有道理,毕竟是宗门法会,来这样一位女妖唱歌跳舞,未免不伦不类,事后难免被人议论群妖乱舞之类的话。

孔翎微有些委屈地说道:“小女子只是想为神丹会助兴,绝无不敬之意,却没想到可能会破坏庄严气氛。……成总让我在酒宴上歌舞,那我就等到那时再为大家助兴吧。”

又有贺客说道:“对对对,歌舞还是应该在酒宴上,而不是在这宗门内堂的会场中。”

成天乐又笑着摇头道:“非是我让道友献歌舞,而是酒宴之上各位同道自娱,愿意唱歌的唱歌、愿意跳舞的跳舞、愿意吟诗的便吟诗。……我知道友是一片好意,但若真的让你到神丹会上献歌舞,事后难免让人议论,说我万变宗驱使世间妖修,命一位美女来取悦众同道。”

孔翎:“成总说得是,但如此一来,这样的拜山之礼是送不成了?但我一定要谢成总,这对手镯就送给您,算是我的一点心意!”说着话她从怀中取出了一对手镯,看样子像是银色金属上镶着碧蓝色的宝石,非常精致美观,然而质地却非金属,是软的有弹性,大半个环形带着一个缺口,可以轻轻掰开卡在手腕上。

成天乐微微一皱眉,苦笑道:“道友,这是女人的饰物啊,你怎么送给我呢?”

孔翎嫣然一笑:“这是送给您的爱侣的,请成总转呈心意,不知您有没有双修道侣?”

各派的拜山贺礼成天乐都已经收了,倒也没有理由当众拒绝孔翎的东西,他接过那对手镯道:“多谢了!将来我的道侣若见到这对手镯,我会告诉她是孔翎道友今日在神丹会上送的。我万变宗也有一点谢意,请孔翎道友收下做个留念。”

小猴儿何凡捧过一个木匣呈上,匣中装的是一枚落雷金。孔翎带着迷人的微笑接过,答谢时看着何凡的眼睛,让这只小猴妖心神一阵荡漾,差点都脸红了。然而她收起落雷金却仍未归座,成天乐问道:“道友还有何事?”

刚才还笑吟吟的孔翎却突然变得神情黯淡,这种神气变化使很多人莫名感觉心里一空,只听她哀叹一声道:“成总,小女子有事相求,不知能否有缘栖身于万变宗门下?”

成天乐没有答话,执事兑振华开口道:“哦,你想拜入万变宗,又是为什么呢?”

孔翎答道:“这场神丹会是昆仑修行界千古未有之事,有幸见证这个场合,我身为山野妖修也想说一说自己的感触。不瞒诸位,我的原身是一只孔雀,雌孔雀并不会开屏,却引雄雀开屏斗艳,天赋神通中自然就有一种特别的气息。我不想向成总掩饰,进门时大家也都清楚了。

有幸超脱族类化形成妖,进入红尘才知世事艰难啊。像这样的弱女子在人世间立足,总会受到各式各样的骚扰,总有人带着各种目的找茬……成总知道那是什么意思。我常常自叹命薄,不堪其苦啊,所以请求能拜在万变宗门下受庇护。”

她的意思应该是暗指自己太漂亮太有魅力了,所以在人间经常受到各种各样的骚扰。若是别人这么说未免有吹牛之嫌,但在孔翎说来却显得那样自然又顺理成章。兑振华又问道:“孔翎道友,你有神通法力在身,普通人就算心怀不轨,打你的主意恐怕也没有什么好结果吧?”

孔翎又娇滴滴哀怨地说道:“话虽如此说,可是总这样也不厌其烦啊。而且红尘中有散行戒,不得利用神通手段对付普通人,我只能……”

话刚说到这里,泽真突然开口打断道:“散行三大戒,其一,不得矫众显灵自称圣,惑乱乡里;其二,切勿得神通而忘法本,残害众生;其三,禁止仗道术以图淫邪,勒索黎民。请问哪一条说过不能用神通手段阻止想欺负与伤害你的人?各派修士在座,请你不要故意曲解!古往今来我还从没听说过哪个妖修被普通人欺负了,那人还能有好下场的。”

孔翎微微一怔,旋即改口道:“哎呀,那可能是我理解错了,但我身为妖修,真正害怕的是世上那些捉妖师找麻烦啊。成总,这种心情您是能理解的,因为您就是一代妖宗。”

成天乐答道:“我理解隐匿红尘的妖修不愿意暴露自己的身份,也理解他们对传说中捉妖师的畏惧,所以万变宗才立下一条门规,禁止有人以妖修的身份而胁迫之。但是道友说的话我却不理解,我的确从未见过哪位妖修会害怕不知其身份的寻常人。”

这时丹紫成发来一道神念道:“成总,你要小心点这个女人,她可能在撒谎。”

成天乐以神念回道:“我清楚她言过其实啊,说什么在人间不堪欺辱,就她这个样子到处晃悠,恐怕巴不得男人都为她眼发直呢!但像她这样一位女子,受到各种骚扰倒也很正常,这不应该是假话。”

丹紫成:“她故意以散行戒做文章求你的庇护。但散行戒什么时候说过,不得用神通法力自保了?假如到了生死关头,什么手段谁都会用!况且她的样子你也看见了,假如真有人想欺负她,她自有本事招一堆护花使者来群殴的,看上去娇滴滴的,实际上哪里有半点好惹?”

成天乐:“这些我也清楚,曾有一只会媚惑之术的狐妖,就招了一群地痞流氓半夜来袭击我、但后来她被我收服了,如今已是万变宗弟子。”

丹紫成:“就是那张潇潇吧?你提这件事,难倒也想将孔翎收入万变宗?我认为有点不太妥当,但在这种场合,你想想该怎么处置最好吧。”

成天乐:“多谢提醒,我心中有数。但是紫成道友,真的会有人那么解散行戒吗?”

丹紫成暗中笑道:“还真有,据我所知,只有一个人这么解释过。我的祖师爷当初对我师父说,三大戒的第一条就是不要对普通人乱用神通手段。这本也没什么错,而且言简意赅。那年我祖师爷只有十五岁,而师父也只有十八岁,都在上中学呢。

我师父当时就是一个很普通的中学生,对修行界诸事一无所知,祖师爷想三言两语跟他讲明白确实也难。但是后来师父接触了昆仑修行界,自然也就明白是怎么回事、祖师爷说的是什么意思。我祖师爷教徒弟从来都以点拨为主,很有创意。”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