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返璞归真
第616章、诈与妄,奚可焉

程靖只得又解释道:“我真没别的意思,只是感慨而已!那杨林虽然过分,但也更需要引导指引啊,可惜他没有大乖或郝墨这种背景,这不是事实吗?”

方秋咏:“这不是事情之实,你为什么不能真正的论事呢?杨林被扔出去、郝墨被收入门,是因为背景不同吗?假如郝墨也扛着一块匾像杨林这么干,别说成总扔他出去,我燕山宗也会将他逐出门的!”

邢秋赋接着道:“你要想嘲讽万变宗趋炎附势,就直接开口好了,何必这么拐弯抹角让人不好翻脸呢?神丹会被人搅了场,已经够闹心的了,你还想借机给万变宗扣什么帽子引江湖同道另做议论吗,究竟是什么居心?”

程靖额头已经见汗了,他也没想到在这里和三个女人斗起嘴了。更何况年秋叶还没来呢,否则更不能在话头上饶了他!年秋叶虽不在,逍遥派却来了叶知秋,她身为逍遥派叶铭之女、海天谷掌门于沧海之妻,说话是更不会给面子的,也不在乎是否得罪长临派。

程靖:“我没什么居心啊,只是说出事实而已!”

叶知秋寒着脸道:“事实,那你最好就说清楚事实,不要做什么怪论。难道照你的理论,万变宗要把杨林请进门、反而该把郝墨扔出去吗?这才能让你满意,不批评人家趋炎附势?”

方秋咏:“难道你长临派收徒弟,不挑根器善者,反而专寻败类吗?难道你家请客,与你交好的不招待,反而专对那些找麻烦的笑脸相迎吗?难道你交朋友,不求缘法,反而谁越恶心你就越往上贴吗?如此才叫有个性,如此才叫有风范,我还真不清楚程靖道友有如此爱好!”

邢秋赋补了一句:“这不叫什么风范,叫脑子有病!我还第一次在宗门法会这种场合,听见一个脑子有病的人,批评别人脑子没病!”

叶知秋:“我看程靖道友脑子清醒得很,他长临派也绝对不会这么干的,只不过是借题发挥罢了。今天的神丹会是昆仑修行界的一场盛事,可有些人总是感觉不对劲,阴阳怪气的找茬。”

这三个女人一搭一唱,说话可真不客气。邢秋赋的大师兄马梓轩也在场,他本可以劝阻师妹的,此刻却苦笑着没吱声。欧阳海似笑非笑地看了方秋咏一眼,也没有劝阻。各派同道那就更不吱声了,大家都在哭笑不得的看热闹或者看程靖的笑话。

这程靖也真够倒霉的,怎么就招惹了这三位仙子呢?但也不能怪别人,确实是他自找的,以为在场都是修行高人不会计较,结果还真有挑刺的。难道只许他阴阳怪气的说万变宗吗,也活该被当众收拾得灰头土脸。

成天乐也很惊讶,看来这长临派或者这位程靖平时并不怎么受同道待见。昆仑修行界只是一个松散的同盟,在有些大原则上保持共同进退而已,并不是一家公司或一个团体组织,各派的内部事务并不互涉,各依缘法而结交。有交往肯定也会有矛盾,各派之间当然会发生各种冲突,这是很自然的情况,而成天乐今天倒是第一天见识到。

程靖的脸都涨红了。旋极派长老苏渔隐咳嗽一声道:“程靖道友确实言语有失,但三位仙子又何必如此不依不饶呢?看在各派同道的面上,就不必多说了吧。”

叶知秋:“言语有失?我看他是出言不逊吧!难道旋极苏长老也支持他的说法?”

成天乐赶紧站起身行礼道:“三位仙子,多谢仗义执言!今日我万变宗神丹会,邀请天下同道观礼见证,如果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还请诸位批评指正!……至于程靖道友说了什么,也是有感而发,我万变宗怎能不让宾客说话呢?话说清楚也就罢了,不必伤了和气!”

邢秋赋一笑:“还是成总有风度!好了,我们不说了,不要打扰了大家的雅兴。”

梅兰德以神念对成天乐道:“你的人缘真好,这三位肯帮你说话,她们可是真够难缠的!……那旋极派的苏渔隐、长临派的程靖,事后都需要好好调查一番。”

成天乐吃了一惊:“调查他们?也许不过是对我万变宗有看法,所以在神丹会上借题发挥罢了。”

梅兰德:“也许仅仅如此,也许是另有目的,既然有嫌疑,查清楚不是更好?上次我在杭州时就说过,淝水知味楼中发生的一些事情,怎么会传到李逸风的耳朵里?必然有修行各派的人对他通风报信,那么这一次神丹会上,难免就有人混在其中。”

成天乐:“可这怎么查呢?这些人身份都不一般,而且都代表某个修行门派。”

梅兰德:“其实也简单,不必去查修行界的事情,他们又不是生活在深山老林里,每天仍然行走世间有方方面面的关系。我们可以不查与修行有关的事情,只查他们平时接触了哪些人,都打过什么交道,有什么生意、财物、信息的往来。”

成天乐:“若是惊动了,可能有不太好的后果。”

梅兰德暗笑道:“成总,你难道天真的以为这些人就没暗中查过你吗?如果没查过,李逸风怎么恰好到了杭州找沈四宝的麻烦,还请了黄裳代理当律师?……你放心吧,这件事就交给我好了,天下风门各派能做到的比你想象的要多,只是调查一些世俗琐事,又不是和他们斗法,不会惊动的。”

成天乐:“我怎么好意思如此劳烦你呢?你为万变宗做的已经够多了!”

梅兰德:“别跟我说这种客气话,假如换作别人,我说不定会怎么算计呢。但是成总,我还真没法算计你,只要一枚神丹,你却主动给了我两枚。这让我有什么话好说呢,帮这点小忙又算得了什么?更何况我只是吩咐人去办,又不是亲自去查。”

正在这时,门外有一个悦耳的声音传来:“江湖散修孔翎,恭祝万变宗神丹大会,恳请有缘拜山相贺!”

大家一时都怔住了,一方面是意外,这个时候居然还有人来拜山?赶走一个杨林,怎么又来了一个孔翎?但与杨林来时感觉完全不同,因为这个声音太好听了,带着一种独特的神气法力,或者说一种独特的魅力。

这不是什么天伦梵音般美妙庄严的难以形容,却十分悦耳动人,传入耳中,感觉是那么的舒适,仿佛就是放松身心时最想听见的那种声音,爽爽的、软软的,就像冬天洗了个热水澡、盛夏喝了杯酸梅汤。

此人的音质很柔媚,但语气却没有半丝媚意,反而显得很有礼节甚至很优雅。各派不少晚辈弟子闻言都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眼神纷纷望向门外,而那人根本还没进来呢。成天乐微微一皱眉,通过这声音法力所蕴含的生机律动特征,他仿佛看见了一只美丽而自信的孔雀。

他判断得不错,来者是妖修,原身是孔雀,孔翎也没有掩饰自己的来历。他将这一结果以神念告诉了万变宗诸执事,并吩咐弟子开门迎客。来贺者皆是客,万变宗要以礼相待,不能因为一个杨林闹场,就不让其他人再进来了。

未见其人,却先闻其声息,一阵清脆的佩环响动,便有一股淡淡的香气传来。这不是香水味也不是香料味,而是一种体息或者说是神息,借助神气交感直接以法力给人的体验。似花香而非花香,带着一种温软迷人的触感,使人觉得仿佛就是渴望中的气息。

然后孔翎走了进来,她还是曾在喜马拉雅山中的那副打扮,那脆响来自所戴的水滴形耳环。耳环并没有发生碰撞,而是随着优雅的步履轻轻摇摆,自然发出了一种很好听的声音。与别的妖修不同,孔翎毫不掩饰自己的生机律动特征,一进门就在施展着很独特的法术。

这法术不攻击人也不迷惑人,只是让大家有一种美好的感受,仿佛就是她这个人所天然伴随的气质。成天乐刚才已判断出她是一只孔雀妖,但见到她本人时,这种“妖气”反而不明显了,因为被更突出的气质或者说气息所掩盖了,使人不再去注意。

比如成天乐有个同学曾说过:“假如我再瘦五十斤,追我的人能从星海公园排到老虎滩!”然而事实真的是这样吗?人的某方面优点、缺点或者说特点太明显了,往往就掩饰了其他方面的很多东西,使人自以为这就是唯一的问题,其实不然。

又比如成天乐二姨也曾这样说她的孩子:“我家小辉就是太懒,假如勤快肯用功的话,一定会比乐乐还有出息的!”是这样吗?懒其实只是一种原因,并不是什么借口。

但对于孔翎来说,情况恰恰是反过来的。她这种迷人的、无形中就让人觉得渴望的气质过于明显,掩饰了她的妖修特征。然而事实上,妖物化形的美貌与性感、原身特有的生机律动,就是这种气质的来源与最好的衬托。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