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返璞归真
第613章、妖宗怒,雷霆威

杨林的神情越来越激动:“治好伤有什么用?我要的不是这个结果!就算伤愈如初,我也不是那熊妖的对手。服用陆吾神仑丹,可以使原身筋骨更强悍、天赋神通的威力更大,如此才能打败那头熊妖、弥补我此生之憾。”

成天乐断然道:“那是阁下自己的事情,本与我无关,与我万变宗的陆吾神仑丹更无关系。但在这神丹会上有天下同道之缘,我也想劝劝你,山野妖修出身丛林,争斗本无对错,可你已来到人世间多年,修行怎可如此,那样与山野兽类又有何异?

赐你神丹让你去和一个狗熊争山洞,这绝非我万变宗对世间妖修的指引!你如果想谈这种处事原则,我万变宗何必给你疗什么伤呢,直接扔出去不就行了?若阁下不愿意的话,我既不强劝也不强求,你可以走了。”

杨林一直在后退,已经退到了大厅的正中央,抬起一只手指着成天乐,眼中也充满了怨恨和怒意:“成天乐,这就是你的神丹会吗?我用尽积蓄打造礼物,含愤忍辱,平生第一次对人下跪磕头哀求,你就这样打发我?”

人一旦开了口,就压不住火,火龙果这次主动喝道:“不这样,你还想怎样?没人逼你送匾、没人让你下跪。万变宗不欠你神丹,成总愿耗费神通法力为你疗伤,难道还对不起你了?再出言不逊,就休怪人翻脸无情!”

众人都注意到万变宗这名记名弟子了,就连蹲在泽真身边的大乖,也扭过脑袋看着这位美女妖修,仿佛很感兴趣的样子。杨林却涨红了脸,眼中满是因屈辱而燃起的怒意,指着成天乐手指都在颤:“好好好,成天乐,我今天总算看清了你和万变宗的真面目!什么神丹大会,不过是苟且钻营的伎俩,今日之辱,我记住了!”

丹紫成闷声道:“无人辱你,你只是自取其辱。幸亏成总脾气好,又不想搅了这神丹会,否则就冲你这个德行,不断几根骨头怎能出得了门?”

叶知秋也忍不住道:“杨林,难道你认为‘我的是我的,你的也是我的’吗?如果是这样,你不妨自己炼成陆吾神仑丹,等待天下如你者登门去求吧,别在这里捣乱了!”

谁都看出来了,杨林今天是来搅场子的,就是仗着有各派高人在场,成天乐不好公然翻脸动手搞砸了自家的盛会。而且他做事还算注意分寸,先是重金相求,而且跪地叩首,最后被拒绝时才发怒,却只说话恶心人绝不动手,一边说一边往后退。

他发怒,成天乐却没有生气,脸上甚至连一丝表情都没有,假如熟悉的人见了,还以为成总多么有城府呢!

成天乐正在与梅兰德以神念交流:“这个人的反应很奇怪啊,就算我不给他神丹,也不应该这么得罪万变宗吧?就算有人指使,他的伤也是真的。就算心中有怨意,也不该这么当众发怒,难道不想治好伤吗?除我之外,能给他治伤又肯给他治伤的人,绝对是不好找。”

梅兰德说道:“这只说明了两件事。首先他有恃无恐,那指使他的人恐怕早已想到有这种可能,对他做出了某种承诺,假如你不赐予陆吾神仑丹,他便搅了神丹会,事后得到的好处比你替他疗伤更大。否则谁都不会这么干的,就算这人有神经病,但也不是个白痴!”

成天乐:“我看他就像个白痴!还有另一件事呢?”

梅兰德:“其人的真性情如此,他根本受不了这种委屈,肯用尽积蓄给你送匾,又当众下跪磕头已经是忍辱到了极限,认为是付出自己所有了。这种情况下,就算你给了他神丹,他也不会怎么感激你;你若没有给他,那就是他的仇敌。想想那只熊吧,山中两头野兽争个巢穴,来到人间仍视之为平生血恨。成总,现在你与他之间的仇恨,已经超过那头熊了!”

成天乐喑叹一口气:“人间就有这样的妖啊。”

梅兰德:“别说妖修,人间也有很多这样的人啊!”

神念交流只是暗中,成天乐可没管杨林在干什么,只是按部就班在做自己的事情,一摆手道:“神丹会上,同道登门是客,以礼送客!”

小猴儿何凡捧上了一个木匣道:“这里面有一枚落雷金,是本门对所有到贺宾客的一点谢意。”

方才杨林跪在地上的时候,成天乐就警觉到形神中滋养的那枚玄牝珠气息躁动,那暴戾之气是受到了某种神气交感激引,他已经很清楚这杨林的脾性了。但不管杨林怎么耍,成天乐还是按神丹会的规矩来,送来者一人一枚落雷金,也包括杨林。

杨林挥手怒道:“我才不稀罕呢,少跟我来这一套,收起来吧!”说着话他转身就向门外走去。

甄诗蕊起身喝道:“把你扛来的匾也带走,不受神丹会之礼,万变宗也不受你之贺!”

杨林头也不回地答道:“不必了,千金散尽还复来。这块金匾,就留着给你们买棺材吧。”

万变宗众妖早就有怒意了,到最后虽然翻脸,但在这个场合也不好动手。假如在这里打起来,不仅有仗势欺人之嫌,也是砸了自家的场子啊。有人正是看准了这一点,才会让杨林这么闹场的,但他最后这句话实在太过分了。

梅兰德与成天乐猜得不错,这杨林确实是受人指使的。那位“高人”告诉杨林,该怎样来求陆吾神仑丹,如果求不到的话,只要按他的吩咐做了,一样能够得到陆吾神仑丹,而且还有高深的修行法诀指引。

但杨林后来的反应却不完全是装的,也是发自内心的举动。今日求丹不成,是他的奇耻大辱啊。这头豹妖自从开启灵智以来,除了那头熊妖之外,从来就没有人让他受过这种委屈。他是第一次把自己的东西给别人,更何况是全部的储蓄,也真第一次给人下跪磕头。虽然这是那位“高人”吩咐的事情,但对杨林来说已经忍受到了极限。

他是以终南山中的高人隐士身份,被人迎到世间来供养的上师,虽是妖修,但与当初韦勿言那种黑帮打手的身份完全不一样,一直被人高高在上的捧着供着。供养他、来拜师者,有成功的商人,有社会名流、各级官员、演艺明星等等成功人士。

经常有人跪在面前求缘法、求赐福、求神符灵药、求人生指引、求精神开导,他仗着妖修的手段也很能糊弄这些人,这些年也攒了不少钱。更重要的是,他自觉身份地位超然,这些年可是没受过半点委屈啊。神丹会上来这一出,到最后真的是深恨成天乐与万变宗了,以至于迈出门槛的时候,脱口而出了那样一句真心话。

那块匾他不能带走,因为幕后指使者就是这么吩咐的,就算求不到灵药,也要把匾留下。

万变宗众妖皆勃然变色,但他们却都没动,因为成总下令了!众妖元神中听见成天乐传来一句话:“谁都不要动手,让我来!”

伴随着神念,大厅中响起一声震耳的霹雳,一道电光闪过,放在屋角的大匾瞬间被劈得粉碎,木质的匾身当场化为飞烟。而那四个金字也在雷电中融化,仿佛变成了流动的金色蛟龙飞扑出门,重重地砸在杨林的后背上。

成天乐怒了,而且是雷霆之怒。年秋叶也曾经说过,若必须要出手那就出手,神丹会上也不必委曲求全、自堕宗门之威。成天乐背手未动,很多人都没看清楚那道雷是怎么劈出来的,这不是正一门的神霄天雷,就是天地自然间的造化之雷。

想当初成天乐在度风邪劫时,曾吸收融合一只电蟃之灵的天赋神通,然后借天雷凝炼电光精华与飞电石。后来采取落雷金,更是见识了天地间造化雷电之威,用了很长时间去祭炼自己的法术,如今心念一起便现雷霆。

但是众人也看得清楚,成总之怒虽现雷霆之威,但定心丝毫不乱,没有受到任何情绪波动的影响,所施展的法术控制精微、堪称绝妙。木匾瞬间化为飞灰,熔炼黄金飞出,却不是直接砸在杨林后背的衣服上。而是从衣服的下摆钻了进去,贴着后背凝固成半身金甲之状,向前延伸锁住双肩和腰,就像一只飞出的金爪隔空将此人扣住。

杨林连惨叫声都没发出来,因为成天乐施法封了他的声音,看身形是被砸飞的,实际上是被这滚烫的金爪抓起来扔出去的。妖修的人形是假借妖丹幻化而成,表面上似乎不会留下受什么灼伤,但损耗是妖丹所凝聚的神气法力,同时也灼伤了他的原身。

杨林原身本就有损伤,此刻是伤上加伤。他从门槛处直接飞过了前院的假山,感觉就似飞过了千山万水,又飞过了万变宗的大门,背后包裹着二百来斤的黄金,重重地摔落在小巷中间的石板地上。在他身后,万变宗的大门已经关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