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返璞归真
第612章、执虚器,如执盈

杨林这时也反应过来了,似是想起了什么,跪地说道:“我不敢求、也不会求九转紫金丹,自问无此大福缘。”

訾浩不悦道:“杨林道友,你却来求陆吾神仑丹。若是为了疗伤报仇,九转紫金丹自然神效更佳。你不求三梦宗却求万变宗,难道是因为陆吾神仑丹还不够珍贵吗?”

杨林这次答得很快:“当然不是,这是因为缘法不同。万变宗是妖修宗门,开一代风气之先,为在世妖修表率、同时也庇护天下妖修于世间造福缘,此次神丹会就是为此而开的。我也是妖修啊,所以就在神丹会上登门相求。”

梅兰德也突然开口道:“杨林,你有时候边想边说,有时候说话又像背书一样。我能否问你,是从哪里得到神丹会的消息,又是怎样了解到陆吾神仑丹的灵效?究竟是什么人告诉你的,请如实说出来。你既求如此珍贵的东西,还如此附会缘法,那就应该坦诚直言!”

这是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万变宗的神丹会虽传书天下、向各派同道发出了邀请,但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会知道的。比如走出大门问巷子口的饭店老板,人家就根本不可能听说这回事。听杨林所述的经历,他就是藏迹人间的妖物,知味楼肯定不会通知到他那里,那么是谁告诉他的呢?

刚才众人不自觉中都在揣摩杨林所说的话、看成天乐的反应,对他们而言听说这个消息是顺理成章的,倒是梅兰德首先察觉了不对劲。那杨林似是有所准备,立刻答道:“我是山野妖修,但后来几次行游终南山,也结识了不少当年隐居的修士。是有人特意打电话告诉我的,我却不知他的名字,非常感激世间高人的好心!”

梅兰德冷笑道:“还真是好心人啊,要你来寻万变宗的好事,自己却连名字都不留,干得真漂亮!”

杨林答道:“那位高人是深山隐秘之士,本就不欲求名。”

梅兰德转身归座,似乎没有兴趣再追问什么,却看了站在诸位尊长座位后面的万变宗众记名弟子一眼,悄然发出了一道神念。

来自南京妖精团伙的火龙果上前一步,呵斥道:“杨林,你这请求好生无理!我等皆是山野妖修出身,山中两只野兽为争巢穴厮斗受伤,你自己可以视作深仇,但这种事情,也要求万变宗赐陆吾神仑丹插手吗?秦岭里有一豹一熊争一窝,你扛着块匾来磕几个头,万变宗就助豹而驱熊?

亏你还说得那么顺理成章,什么天下妖修瞩目、传成总之名、立万变宗之威。如果万变宗干这种无聊的事情,那还叫万变宗吗?古往今来山中多少花豹,你已有罕见之福缘超脱族类成妖,在终南山中充隐匿高人,居然还要回去和一头熊抢山洞?别说受伤了,送命也是自取!

难道万变宗不帮你的忙、不赐你神丹,按你的说法就令世间妖修失望了吗?依缘法而开的宗门法会,你携重金而来,仗着天下同道在场,跪地磕头相求,这是故意在挤兑谁吗?如此做法看似隆重,实则无礼!”

火龙果是玄武湖中的鱼妖,她以前在万变宗中表现的机会不多,众人对她的印象也不深刻。但此妖脾气火暴,刚才就忍不住想发作,可惜身为记名弟子在尊长面前又不好随意开口。而梅兰德以神念授意她,得到机会她自然要说话。

跪在地上的杨林眼中怒意隐现,但很快又压了下去,仍然哀求道:“我没有想这么多,那熊是我的仇敌、伤是我的一生之恨。若成总及万变宗诸同道认为我不该这么想,我也愿聆听教诲,但求陆吾神仑丹一枚以结缘法。”

成天乐的心神中也突然有一股怒意浮现,情绪自然的内在变化是不易察觉的,但这股气息却来自于滋养在左臂曲池穴中的玄牝珠,是被某种神气交感所激引。成天乐一直很警惕被那玄牝珠的气息侵染元神,因此立刻就察觉出来了,他悄然以神念对梅兰德道:“陆吾神仑丹,不能给就不给,你何苦要激怒他呢?”

梅兰德答道:“这样才能看清此人的心性,你没发现他说的很多话都是别人事先教好的吗?假如你没看破他的伤情、让他不好乱说瞎话,不知还会编出什么故事呢!有些骂人的话,你身为宗主碍于身份不好开口,我让一位记名弟子来说,再适合不过了。况且火龙果说得不错,她的话也不是我教的。我真正感兴趣的,倒不是这杨林是何许人,而是他有什么目的。”

成天乐又问道:“他的目的当然是陆吾神仑丹,但我不可能给他,而神丹会这种场合,是我万变宗第一次在昆仑修行界各派同道面前亮相,也不能被这个人给搅和了。你是说有人在幕后指使他、特意来砸场子的?”

梅兰德:“要这么一头表面恭敬,实则脾气暴戾、不讲道理的畜生来求不可求之事,你难道认为幕后没有人指使、目的不是为了砸场子?就是不知这厅中坐的,是否还有他的同伙!”

恰在这时,旋极派长老苏渔隐咳嗽一声开口道:“这位万变宗的道友,话说得虽然有道理,但也不必如此严苛吧?杨林以礼登门,重金拜山、跪地相求,并无失礼之处。他只是一位受伤的山野妖修而已,有些想法虽然不对,但也可以理解。

我看这位同道,并没有得到真正的修行指引,那妖兽的习性且不说,至少在人间心性偏激。陆吾神仑丹过于珍贵,万变宗想不给当然可以不给,但成总创立万变宗就是为了指引妖修如何于世间修行,也包括做人的道理,恰恰是这位杨林道友所需。

我看不如这样吧,就让杨林拜入万变宗门下,受戒听命。聆听成总及诸位妖修同道的教诲指导,他也能明白自己错在何处,虽无神丹,却是更大的收获,对世间事、对修行界也是有益无害。若将来他能走上超脱之正道,那么今日神丹会上所发生的事,未尝不是一段佳话。”

有人主动出来替杨林说话了,就是针对火龙果刚才的呵斥之意,先给个台阶,也说杨林这事做得有问题。接下来就顺着话茬指向了万变宗,成天乐立此宗门不是要指引妖物如何在世间修行吗,那么不妨就收杨林在万变宗门下,好好的去约束、指点、调教。

成天乐还没答话,那边的方秋咏忍不住出言讥讽道:“苏长老既如此说,你旋极派何不收了这名弟子呢?带回去好好指点,这同样是江湖佳话啊,而且那块匾有二百斤重呢,虽远不能与一枚陆吾神仑丹相比,但也是好大的一笔钱啊!”

这位秋咏仙子说话很直,有时候也很呛人啊!苏渔隐的老脸微微有点挂不住,沉声道:“杨林身为妖修,求的是万变宗,老夫与诸位同道在神丹会上共同见证,秋咏仙子为可要扯上我旋极派呢,我派并非妖修宗门!”

方秋咏一撇嘴:“万变宗是指点妖修的,而苏长老更高明,是指点万变宗该如何做的!既然如此,何不直接指点这位杨林同道呢?”

成天乐还没表态呢,在场观礼的同道却针锋相对起来。杨林眼中闪现过一丝极不耐烦的神色,他跪在那里已经很长时间了,仿佛已有些忍无可忍,又朝成天乐重重叩头道:“成总,我是来求神丹的,当着各派高人之面,您究竟是赐还是不赐、怎样才能赐予?请您给句痛快话!”

青城剑派的马梓轩开口道:“诸位同道不必论机锋,究竟该怎么做,是万变宗的事情,应由成总自己决定。”

成天乐咳嗽一声,举手说道:“诸位,请听我一言。”这句话带着神念,清晰的印入了每一个人的元神中,却没有其他任何复杂的信息,神念中仍然是这句话。大厅中顿时安静了下来,众人的目光都看向成天乐。

成天乐从座位上再度站起身,背手低头看着跪地的杨林道:“杨林道友,我已仔细查探过你的原身之损,若想完全以陆吾神仑丹的灵效恢复,一枚是不够的,得连续服用三枚才行!可是我要告诉你,很抱歉,万变宗是不会赐你此神丹的,至于其中缘法,已经不必再多说了。但你的原身之损,其实并非不可治,可凝炼妖丹温养之,见效虽慢却也能成功,只是恐怕要花费数十年时间。”

杨林听到这里又有点变色,成天乐的眼力之佳超出了想象,将他的伤势和治疗之法看得这么清楚。此伤对于妖修来说并非不可恢复,但要花费几十年的心血,这几十年的修炼都要用来疗伤。但他自己既然可治,又谈何强求万变宗的陆吾神仑丹呢?成天乐已经明确的拒绝了。

杨林正要说话,成天乐一摆手以神念压住了他的声音,和颜悦色地继续说道:“可是道友的原身之损,即使不用陆吾神仑丹,我万变宗也是有办法治的。今日是万变宗首次召开神丹大会,你既然登门相求,我也不能失了礼数,更不能驳了在场各派同道的雅兴。

这样吧,神丹会后你便留在万变宗,一月之内,我治好你的原身之损。至于拜入万变宗之事,先不要提了,至少目前的你,并非是我万变宗想收的弟子。但是这疗伤的一个月,我们可以好好谈谈,或许能劝道友改变某些想法。”

这番话一出口,众人纷纷露出震惊与佩服的神色,很多人在暗暗点头啊。面对非拒绝不可的请求,又必须撑住场面,成天乐已经是处理得最漂亮了!有人甚至认为这是缓兵之计,管他能不能治好杨林的伤呢,先把这个人稳住别闹场再说。等到神丹会后同道散去,杨林留在万变宗落入众妖之手,那还不是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

杨林估计也是同样的想法,他先是感到很意外,等回过神来抬头很激动地说道:“成总莫虚言相欺,不用陆吾神仑丹,你能治好我的原身之损吗?我是妖修,很清楚滋养原身最佳之物就是自己的妖丹,连我本人尚且要用四十余年光阴,成总又谈何一月之内能愈?”

正一门的泽真真人忍不住冷哼道:“杨林,你若不想治伤,现在便自请出门!原本素不相识,成总愿为你解此大患,你先不称谢难道还要质疑吗?在这神丹会上,当着天下同道的面,大成真人开口,还会诓你不成?成总说能治,便真的能治,我等皆是见证!”

成天乐又说道:“杨林道友,你担心我这是拖延之计,等各派同道走后,将你留在万变宗中教训吗?我绝无此意,一月之内确实能治好你的原身之损,但也需要与你好好聊聊。至于你听不听,那是另外一回事了,我亦无法强求。”

成天乐确实能治杨林之伤,在这种场合也不可能骗他,此事并不是神丹会散了之后就完了的,修行各派都盯着呢,假如成天乐胡说八道,那万变宗岂不成了一个笑话!成天乐祭炼滋养那枚玄牝珠,以此法宝施展妙用,如今堪称最擅长治疗妖物原身之损的人。

成天乐给杨林治伤,其实用不了一个月。但神丹会后,他也不能天天只做这么一件事,因此才说了一月之期。假如这样,事实就得到了圆满的解决。就算杨林是被人利用来捣乱的,成天乐也认真处事,神丹会上也将留下一段佳话。

不料杨林却站起身来,退后一步很激动地说道:“你是不打算给我陆吾神仑丹了?”

成天乐眉头紧锁道:“是的,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又何必再问?你若是为疗伤而来,这不是一样的结果吗?我可以治好你的原身之损,这是神丹会的缘法,也是各派同道在场给你的福缘。”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