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返璞归真
第610章、眼如炬,人难欺

杨林这才无奈地起身落座,成天乐也入座道:“道友有何事相求,不妨说来听听。若可以帮忙,在今天这种场合,万变宗自无什么不愿意的。”

各派修士迅速都进入了看戏状态,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杨林的来意绝不会简单。只听这位豹妖低头道:“闻成总今日开神丹法会,杨林想求陆吾神仑丹一枚!此物对我有大用,不知成总与万变宗怎样才能相赐?若有什么条件请尽管开口,在下一定尽全力照办。”

成天乐刚开始以为他想拜入万变宗,却没想到他会提出这样一个要求来。但转念一想也不算太意外,既然是神丹法会,此人想求陆吾神仑丹,当然要跑到这种场合来。内堂执事甄诗蕊开口道:“杨林道友,陆吾神仑丹对我等皆有大用,不知你为何而求?”

她在这种场合讲话还很客气,问的是“为何而求”,但言下之意却是“凭何而求”。甄诗蕊声明这陆吾神仑丹对谁都有大用,说话时也发出了一道神念,不仅给杨林也给在场的所有人。她首先介绍了陆吾神仑丹的灵效,除了訾浩,在场众人无论是谁服用了对修行都有极大的助益。

她也简单的介绍了炼制此丹的艰难,如果是普通人,无论花什么样的代价都是不可能炼成的。成天乐以及万变宗众妖为炼制此丹,不仅历尽千辛万苦甚至是出入生死,而且得到了修行各派的大力相助。由此可见陆吾神仑丹之珍贵,得之只能以缘法,它可不是世俗间普通的贵重物品。

今天是一场修行界的宗门法会,名为神丹会,其主旨之一就是展示这种缘法。到贺的各派同道也并没有都得到陆吾神仑丹。甄诗蕊以神念向杨林展示了刚才的场面,有哪些门派的哪些弟子得到了万变宗所赠送的神丹,分别是什么缘由。

她还特意提到,就算是万变宗也不是人人都有陆吾神仑丹的,比如成天乐座下大弟子何凡,此番师门就没有赐予陆吾神仑丹。她又简单的介绍了一番何凡的来历,这只小猴儿可不简单,与轩辕派及三梦宗都大有渊源,假如是冲人情面子的话,岂不比陌生的妖修杨林强上万倍,更别提他还是成天乐的大弟子。

她这句话加上这道神念,表面是在问实际上也是在劝,假如杨林没有什么能说服万变宗与在座众修士的理由,就不要强求此物。陆吾神仑丹不是送一块匾、跪地行个礼就可以得到的东西。

也不知杨林听懂了没有,这头豹妖答道:“请求成总垂怜,也请万变宗诸道友看在同是妖修的份上,许我求此福缘。我求此丹是为了疗伤的,虽然诸位可能看不出来我有何伤势,但大家也清楚我是妖修,伤在原身筋骨,而且是痼疾难愈。

万变宗诸位同道应清楚妖物修炼之艰难,若原身受损难愈,天赋神通大打折扣,温养凝炼妖丹也变得极为艰难,更无望迈过玄牝大成的门径。方才甄道友已介绍过此丹的神效,不仅能强壮筋骨形骸,而且对妖修而言,能疗原身之伤。”

他说得倒没错,陆吾神仑丹并不是一种疗伤的丹药,它最大的作用是能强悍妖物的原身并增强天赋神通。但在这个过程中,原身筋骨之损也会自然恢复。想当年于道阳受重创之后,拼着受丹毒之害连服数枚神丹,这才稳定了伤势没有继续恶化,否则早就一命呜呼了。

成天乐刚要说话,元神中就听见梅兰德的声音:“成总,你不要着急开口,身为万变宗宗主,话一出口便不好圆转,让訾浩他们先说吧。”

訾浩开口道:“杨林道友,我是一位灵修,感应得很清楚。你的旧伤势早已无恙,不会危及性命,也不妨碍你使用神通法力。只是原身带损不能恢复完美,很难突破更高的修为境界。

但我也要说一句,无论是妖修还是人间各派修士,一世修行本就无法确定能否大成,哪怕是仙家高人也不能决定某位弟子就一定会大成。就算你得到了陆吾神仑丹,也不过是修复旧伤之损,玄牝大成还是另外一回事。”

訾浩之所以能将杨林的伤势说的这么清楚,因为成天乐在元神中将自己查探的结果都告诉他了。杨林目前的状态,可能类似于一个残疾人,当初的伤早就好了,可是原身筋骨受损的痕迹难以消失,虽不是缺胳膊断腿,却并不是妖修原身的完美状态。打个不太恰当的比方吧,就像有人受了刀伤,伤口早已长好,却留下了无法去除的疤痕,不能去参加选美了。

訾浩的话也是一种婉转地劝阻,这旧伤痕迹不影响性命,也不妨碍他使用神通法力。天下修士谁不希望修为大成呢,难道仅仅是因为这样的原因,万变宗就要挨个赠予陆吾神仑丹吗?而且就算得到了陆吾神仑丹,能否修为大成也还两说。

杨林仍然自顾自地答道:“话虽如此说,但有神丹便还有大成之望,若无此神丹,此世就无望大成了,恳请成总赐此福缘!”

成天乐仍然没有说话,旁边的黄裳却笑了:“杨林道友,你看看这厅中的诸派同道,多半修为并未大成,谁都希望有那一日,但谁也不敢说此世就定能成功。而我万变宗弟子,多半也未玄牝大成,有人已服用此神丹,有人并未有缘服用。你从门外来,见这世上无数众生,他们这一世却根本无望大成,我万变宗是否都要送上一枚神丹呢?”

黄裳虽然在笑,可是话中的意味已经很明显了。万变宗根本不可能因为这种理由就赐神丹给杨林,这就相当于随便跑到什么地方找个陌生人开口道:“我缺钱花,钱对我有大用,请给我几个亿吧!”就算向万变宗开口求神丹,也要符合缘法,而不是比谁的脸皮更厚。

这时旁观的各派修士中终于有忍不住的,一位长临派弟子插话道:“杨林道友,你究竟是怎么受的伤啊?既然向成总求神丹,这个理由可不行。假如这样都能把神丹给你,万变宗的门槛不得被人踏破了?我也未修为大成,师父认为我缺乏历练,在外行游时遇凶险又恐难自保,也想求一枚陆吾神仑丹呢,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这人纯粹就是个看热闹的,既是在说杨林也是在提醒他,想求神丹当然要有一个能说得过去的理由。很多旁观者都有这种心态,也想通过杨林试试,成天乐怎么样才会给陆吾神仑丹?或者想看万变宗怎么下这个台阶,甚至希望杨林能够说出一番看似有道理的话来。

杨林闻言突然又站起身来,在成天乐座前扑通一声双膝跪地,前额叩地有声道:“我的伤是当年一位仇家所留,今生若不报此血海深仇,寝食难安、死不瞑目!但以那仇家的神通,我若不治好旧伤强壮形骸,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仇是我的仇,我会自己去报,只想求万变宗赐一枚陆吾神仑丹。不论有什么要求或条件,哪怕让我做牛做马,都在所不辞!”

很多人的脸色都变了,不是因为他说的话,而是因为此人的举动。成天乐的处境有点尴尬啊,面前跪着一个人在那里砰砰磕头,说话时是声泪俱下,当着各派同道的面,怎么还能坐得住?

成天乐也站了起来,向旁边一侧身道:“杨林道友,不必行此大礼。”

杨林跪着又一转身,仍朝他叩首道:“有所重求,必行重礼,请成总垂怜!”

成天乐的脸色微微沉了下来:“你是一只金钱豹,我万变宗也没必要让你做牛做马。你自己有仇想报,可神通法力不敌对方,因此到我万变宗来求丹。且不论你如何与对方结仇,假如你的仇家将来也像你这般做,跑到我万变宗求神丹,以求敌过修为大进的你,那你认为万变宗应该如何办?这可不是磕几个头的问题!

你说自己是被仇家所伤,而我看你的伤势,是分别两次受伤留下的痕迹,都是同样的神通手法造成、也应是同一位对手所留,时间已过去很久。我虽不太清楚你的经历,但也能大概判断,第一次受伤时,你尚未凝炼妖丹化形,只是山野中的一只金钱豹。争斗受伤倒也不意外,可又何谈血海深仇、死不瞑目呢?”

在座有人不禁倒吸一口冷气,一代妖宗成天乐的眼力太厉害了!他怎么能把这妖修的情况看的这么清楚呢?根据成天乐推断,杨林第一次受伤时还只是山野中的一只金钱豹,当时这伤势并不严重,也不妨碍他后来修炼成妖。但是杨林突破风邪劫成为大妖后,紧接着又受了第二次伤,还是同一位对手。旧伤加上新创,这才是造成如今后果的原因。

梅兰德暗劝成天乐不要轻易开口,但成天乐还是不得不说话了,讲出了只有他才能察觉的隐情。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