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返璞归真
第609章、送金匾,敲山门

丹紫成归座之后,兑振华又捧了个玉瓶上场答谢坐怀山庄,并将一枚陆吾神仑丹赠送给麻花辫。麻花辫的口才一般,讲不好故事,而燕山宗的总管方秋咏主动站出来,讲了一段当年的往事,并代表燕山宗向成天乐及万变宗众同道表示感谢。

这场神丹会,刚开始就像业务年会,开着开着又变成了茶话故事会,反正就不太像传统的宗门法会,谈的事情却都与修行的各种机缘有关,倒也另有妙趣,气氛是越来越轻松了。接下来甄诗蕊上场,拜谢代表轩辕派到贺的丹霞夫妇,介绍了炼制神丹的若干经过,并奉上六枚陆吾神仑丹。

这就是缘法啊,轩辕派今天得到了如此珍贵的神丹,可是当初呢?他们对万变宗能否炼成神丹成功并无把握,只是尽量给予帮助而已。而万变宗炼制陆吾神仑丹,也不完全是这伙妖修自己的能力,能得到各派的相助,也是众高人对其行事风格的一种认可。

最后成天乐又再度出场,将两枚陆吾神仑丹送给逍遥派。叶知秋代表逍遥派接过神丹并表达了感谢。成天乐还特意强调其中一枚赠给秋叶仙子。叶知秋看着他的眼神似笑非笑,接过神丹后与青城剑派的邢秋赋、燕山宗的方秋咏坐在了一起,暗中嘀嘀咕咕也不知在说些什么,还不时掩口偷笑并往成天乐这边瞄几眼。

昆仑修行界的“三秋仙子”今天来了两位,可惜年秋叶受罚闭关,否则就凑齐了。但叶知秋的名字中也有一个秋字,与另外两秋仙子凑在一起也很合适,女人们总有女人的话题。

既然名为神丹会,赠丹的过程也是在演示缘法。如此珍贵的陆吾神仑丹,说是价值连城也许过了,但说价值连园则丝毫不夸张,成天乐也不可能送给所有的到贺门派。但大家登门时都送了贺礼,万变宗也不能空着手回谢啊,就算是公司开年会,不也得发点纪念品吗?

万变宗别的东西不多,但目前有一样珍贵的天材地宝很富裕,就是落雷金,送给到场来宾每人一枚,成天乐完全能拿得出来。他已经提前炼制了四十多个特殊的小木匣,每个木匣里装了一枚封印的落雷金,并留了一道御神之念,解说此物的用处以及炼制时要注意的事项。

神丹送完之后,便命门下弟子捧着木匣挨个送上纪念品,不论门派大小、来者皆有份,人数多的如燕山宗和连云派,那就多得了。众人接过落雷金纷纷表示感谢,并暗中解读那道御神之念的介绍,还有性子比较急的已经打开木匣去观看。还好成天乐事先有提醒,那封印电光精华的法力不能轻易解开,否则这大厅中就会当场雷电四射了。

神丹会的气氛又迎来了第二波高潮,这回每个人都很满意,就算无缘得到陆吾神仑丹的各派同道此行也不必遗憾了。众人正在热热闹闹说笑,宅院门外突然有个声音传来:“江湖散人、妖修杨林,登门拜山,恭贺万变宗神丹盛会!”

大厅中突然安静下来,众人都不说话了,成天乐也微微皱起了眉头。来者自报家门,不仅是江湖散修而且是一位妖修,在座的谁也没听说过这个人。他自称是来祝贺的,成天乐曾托淝水知味楼向昆仑修行各派发出邀请,当然也不会拒绝江湖散修的祝贺。

比如无门无派的草木之精榨菜和白菜,这两位美女此刻就坐在大厅里呢,成天乐还特意给她们安排了靠前的位置,引得各派不少晚辈弟子注目观望。有人还暗中打听这两位美女是什么来历,颇有想结交的愿望。

但是神丹会是早上开始的,按照礼数,来祝贺者应该提前一天到,最迟也应该是在今天上午神丹会开幕之前来,假如半路进来岂不是打扰了正常的法会秩序?事出反常必有妖啊,难道年秋叶提醒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各派同道也很诧异,纷纷望向了成天乐。成天乐与梅兰德交换了一个眼神,不动声色的吩咐道:“我万变宗此次神丹会,早已向天下修行同道发出邀请,来者是客,请他进来吧!”

有两名万变宗弟子出门迎客,众人皆好奇地望向了大门口,这时却接受到成天乐发来的一道神念:“来者是一位妖修,修为已突破风邪劫但尚未玄牝大成。他的原身是一只金钱豹,却有伤在身,而且是很久之前留下的旧伤。”

众人皆吃了一惊,大家都没看见人呢,成天乐就已经知道的这么清楚,难怪他被称为一代妖宗,果真是名不虚传啊!

来者在大门外开口,声音并不惊扰四邻,却能清晰地传入厅中,必然是运转了神通法力,也掩饰不住其生机律动特征。前院中有一座万变大阵,虽未发动但已经开启,可以阻隔神识。但运转阵枢的感应法器就在成天乐手里,所以他能够感应的非常清楚,尤其是领悟真空妙有之境后,分辨妖修的手段更是天下无双。

这样一名妖修,也不可能在万变宗闹出什么乱子来,大家都松了一口气,也有人在暗中莫名感到有些失望。脚步声传来,厅中走进一位年约四旬的男子,此人中等身材,宽肩细腰一双长腿,身形显得健美而匀称,行走中带着极富活力的动感。假如不是成天乐事先已提醒,众人还真不容易看出他身上有什么伤。

就算是成天乐本人,以前也不能体察的这么清楚,但自从他滋养祭炼那枚玄牝珠、掌握了玄妙疗伤手段之后,对这方面的神气波动特征则感应的特别清晰。那妖修走进大厅时,众人又吃了一惊,因为他抗了一块大匾。此匾宽约两尺、长约五尺、厚越一寸,蓝底红边,正面镶着四个硕大的金字——万变朝宗。

成天乐站在香案前拱手道:“我万变宗今日召开神丹会,邀请天下修行同道观礼见证,也多谢杨林道友前来捧场!……但您扛来这么一块大匾,又是何意?”

自称杨林的妖修将匾放下,字朝前靠在膝上,他单膝跪地抱拳道:“这是在下送给万变宗的贺礼!成总创立万变宗、炼成陆吾神仑丹,指引在世妖修修行,并有庇护天下妖修大功德。在下也是山野妖修出身,欲表达敬佩、仰慕与感激之情,但又没什么宝物能拿得出手,唯有赠送此匾,以代表天下妖修之心声。”

那匾的一侧落地时发出的声音极为沉重,差不多有二百斤啊,再以神识扫过,那四个大字竟然是纯金打造。这哪是来送匾的,简直就是来送钱的,而且是一笔巨款!杨林说出这番话时几乎不假思索,仿佛是在背早已写好的发言稿。

成天乐呵呵一笑道:“道友的好意,万变宗心领了!而此匾实在太贵重,万变宗恐受不起;至于匾上这四个字,那就更加不敢当了!”万变宗门楣的花砖上有“万变有宗”这四个字,是成天乐亲自拟定的,至于“万变朝宗”这么大的口气,他确实不敢以此自居。

杨林却说道:“成总您若当不起,天下还有何人能当得起?您创立万变宗开千古所未之新气象,指引天下妖修,万变不离其宗。您本人自可谦虚,但这是我的心声。……至于贵重与否,成总乃仙家高人,何必如此在意俗物黄白之价呢?”

成天乐微微欠身伸出一只手道:“道友若只代表自己,倒无所谓,但千万莫说什么代表天下妖修之类的话。你代表不了,我万变宗也不行。……这匾暂且放到一旁,请起来坐下说话吧。”

若只是同道之间拜山祝贺,本不必下跪行礼的。杨林大概是想表达景仰或尊敬之意吧,但这个礼又行得不伦不类,像是从影视剧里学来的。他单膝跪地抱拳,就像古时士卒在军营里领命或禀报时的姿势,修士之间很少用,除非是向宗门认错。但想到他是一位山野妖修,有如此行止倒也可以理解。

杨林却不起来,仍然单膝跪地道:“先请成总收下我的拜山心意。”

各派的贺礼成天乐都收了,也没有理由不收这块匾,可是平白无故收下这么贵重的东西,又不太合适。成天乐没说什么,一摆手,示意门下弟子先把这块匾搬起来放到了一旁。这时内堂执事黄裳问道:“杨林道友,你若有事相求,不妨直言。不必总跪在地上,应该站起来说话。”他也发了一道神念,向杨林介绍了在座的各派同道与万变宗众弟子。

这人一进门先送重礼,然后又跪地不起,显然就是有事相求,黄裳干脆说破了。杨林却坚持单膝跪地道:“黄裳道友果然好眼力,我确实有事登门相求。先请成总答应,在下才敢起身。”

成天乐答道:“道友是来拜山祝贺的,你行礼我当回礼。可你并不是向宗门认错的,为何要如此说话呢?这也显得万变宗待客没有礼数。你若不起身,我便不问你有何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