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返璞归真
第608章、妖蛾子,扑腾欢

如果仅看这种四平八稳的大会议程安排,可能会觉得无聊,但现场的感觉却一点都不枯燥,因为众人对所发生的每一件事情都很感兴趣,带着各种心态在看在听。任道直以万变宗妖修代表的身份发言,内容很吸引人,可以概括为《一只毕方来到人间的故事》。

想介绍天地所化生的灵禽混迹红尘的所有经历,恐怕几天几夜也讲不完,而任道直只是择其要点,从当初飞腾投资公司的往事说起,并用了随言入境的神通手段,语言虽简练,传达的信息却很完整清晰。

他并没有掩饰自己曾犯下的过错,这件事也许与昆仑修行界无关,只是世俗间的一桩经济案件,但他若不是一头天地所化生的灵禽,有些事情就不可能做得那么成功,也不可能会那样大胆而冒险,并自以为干得非常漂亮。

当时任外汇交易部总经理的成天乐,在任道直卷款消失后曾经发愿,要找到他并追回所有客户的损失,而如今成天乐真的做到了,这也是改名为任道直的毕方拜入万变宗的转折契机。任道直也不掩饰自己当初的心态,如实告诉大家他这样的一只灵禽在人间曾有怎样的习性与想法,那么也顺理成章的介绍了遇到成天乐之后,所受到的指引、自己的感悟与转变。

讲当初的事,不可避免要捎带到花膘膘。成天乐误打误撞给任道直背了黑锅,就是因为这只老狐狸的算计,而任道直提前发动卷款走人的计划也是被花膘膘所惊动,结果花膘膘自己心里有鬼被吓跑了。后来成总识破了这件事,转告修行各派请他们帮忙追查花膘膘,后来花膘膘被正一门弟子履谦从海南抓了回来。

任道直不掩自己与花膘膘之过,如此更显成天乐以及万变宗之功,最后的总结当然是感谢成总、感谢万变宗、感谢昆仑修行界各派高人。他的发言大纲是万变宗众妖共同拟定的,而任道直讲的时候结合了自己的临场发挥,故事非常精彩并引人思考。

任道直不需要在众人面前演戏,只要他投入的去回忆便是真正的入戏。这是一段反省、悔过、感谢的内容,有很多话并没有说出来,但言下之意却很明显——

首先,无论众人鄙视他也好、忌惮他也罢,他就是一只天地所化生的灵禽,而且已玄牝妖丹大成。无论他遇不遇到成天乐,有些事情都是会发生的。那么就有一种假设,在座的人希不希望他遇见成天乐?希望与之打交道的灵禽毕方,是当初的毕明俊还是如今的任道直?

更进一步的思考,诸如花膘膘这些人,如果没有万变宗的出现,又会怎么样?他们可能隐藏世间很久也不被众人所察觉,一旦闹出什么事情可能就是大乱子。那么在座诸位修行同道,认为万变宗这样的宗门有没有必要出现?

万变宗的力量确实发展得很快,因为它借天功造化为己用,聚集的就是世间妖修,所以可能引起某些人的忌惮或猜疑。但不论大家忌不忌惮,这些妖修本来就已藏身世间,他们自古以来都是客观存在的。

分散潜伏的妖物,昆仑修行各派并不会害怕,其个人实力再强也不过是个见不得光的妖怪。但有人以某种方式将这股力量集合在一起,就非常令人头疼了。所以问题的关键只在于,有人是出于什么目的成立这样的宗门?

世间妖修再强,其数量相比普通人也是极为稀少的,就算成天乐有本事把见到的妖物全搜罗为党羽,恐怕也不是正一门这样的修行大派的对手,更别提与整个昆仑修行界对抗了。如果众人对万变宗有看法的话,为何不去忌惮正一门呢?

任道直发言的要点,其实在表达成天乐以及万变宗的出现,对于世间妖修而言究竟有何不同。后面这些涵义都是弦外之音,让在座各位同道听了他的故事之后自己去想。

也许是各派同道大多皆非妖修,对这种奇异经历了解得并不多,因此听得都很入神。等任道直讲完之后,大家一时忘了喝彩,仿佛还在那里各自思考。成天乐率先鼓掌,众人回过神来也礼节性的一起鼓掌,巴掌拍得都很响,大厅里一时间也是掌声雷动。

接下来司仪訾浩宣布此次大会的第四项,也是最后一项固定议程,由正一门弟子泽真真人代表来宾致辞。一般公司开年会,请最重要的主管单位代表做总结性与指导性的讲话,通常都是压轴的重头戏。那么在今天这个场合,请上台的当然就是正一门的泽真。

各位来宾都是昆仑各派的修士,他们也在世间有各自的营生,当然也出席过公司年会一类的场合,对这种场面并不陌生。可是成天乐愣是将一场修行界的宗门法会,办成了世俗间的公司业务年会,倒也令人始料未及。

大家都感觉有些古怪甚至想笑,但后来又觉得这么安排倒是别具特色。泽真走到大厅正中,向万变宗众门人及江湖同道拱手,开口第一句话就让大家都笑了,只听这位真人说道——

“诸位,我知道在场有不少人虽然表面客气,可心里一直是有问号的。但贫道想说,如今的时代确实不同了,是千年所未有之大变局,我们的生活方式、联络方式都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举个例子吧,如今妖怪们也学会上网了,出门都带着手机,还会刷微博发段子……诸位就算再大的神通,上网聊天的时候,也不清楚对面是人是妖吧?”

泽真说出“妖怪”两个字,并不显得没礼貌,反而使得气氛更轻松。然后泽真就说出了任道直讲故事时没有明言的弦外之音,这位真人发言很直截了当,与其大家藏着掖着各怀心思互相试探,还不如把各种想法都挑明了摆清楚。

据泽真所知,正一门中的尊长以及不少前辈高人,对成天乐都非常看重、支持他创立万变宗,这是为什么呢?它是一种趋势,成天乐这不过是顺应潮流的举动。假如没有姑苏万变宗的出现,恐怕世间也难以避免出现妖修聚集的宗门或者说帮派,因为各种妖蛾子扑腾得越来越欢。

不必看他们是什么出身,就看他们在做什么,对待万变宗的态度与对待昆仑修行各派的态度,不应有什么本质的区别。但是对这种新趋势的出现,理所应当引起警惕和关注。世间妖修聚众,当然无法与整个昆仑修行界对抗,但处事不慎,可能会在人间引起很大的祸乱。

成天乐以及万变宗众位同道,也不必因这样的话不高兴,它是事实。

比如毕明俊当初跑掉了,警察都没地方抓去,这还只是一只毕方,假如是一伙妖物聚集在一起,彼此勾结合谋行事,后果恐怕就很严重了。所以当妖修宗门不可避免地将出现在人间时,万变宗的创立,其意义非常重大。

泽真最后说道:“十年前昆仑仙境闻醉山一战,两昆仑藩篱已开。修士行走往来,在世间皆守散行戒与共诛戒。但还有太多的事情是没有办法说清楚的,它也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有山野妖王欲到人间自立门户,将来该如何行事,至少在座的诸位已心中有数;而自古之在世妖修,亦可得宗门指引。就此事而论,成总与万变宗功德无量。”

身为正一门的代表,泽真的发言不谈阴谋只谈阳谋,把话放在桌面上说开,这就是千年第一大派的行事风格。

成天乐率众妖起身致谢,表示一定不辜负前辈高人的期望云云,神丹会的固定议程到此为止就全部结束了。接下来不等泽真退场,成天乐手捧一个玉瓶也走到了场中,代表万变宗向正一门答谢,感谢高人同道的关怀与帮助。

此神丹并不是人人有份,既然特意要送给正一门,那就应该当众说清楚缘法,成天乐讲了在喜马拉雅山被妖兽所困的故事。而泽真接过神丹回礼,指着姜璋又讲了当初在一个农庄里,一只麝妖与三头豺妖之间曾发生的故事。

这些事情,来宾们皆是第一次听闻,都觉得非常惊奇,纷纷发表各种赞叹与感慨之言,神丹会的气氛迎来了第一波高潮。接下来由花膘膘捧着一个瓷瓶,请三梦宗大弟子丹紫成出场接受拜谢,并请他将此枚神丹转送丹游成。至于为什么要送给丹游成,花膘膘也说得很清楚。

丹紫成也是爱热闹的人,收起神丹没有立刻退场,又把石双和小猴儿何凡也拽出来了,讲了当初在南京收拾石双的胡闹往事。后来成总到南京收编了那个妖精组织,师父还罚他到神木林中闭关思过,如今想来深感惭愧值得反思云云。众人哭笑不得,他老子丹霞生当众将之呵斥一番,又引得大家纷纷偷笑。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