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返璞归真
第604章、水中莲,在湖央

成天乐赶紧解释道:“路上确实遇到点事,耽误了一两天,不好意思,让秋叶师妹久等了。”话中伴随着神念,将莫名其妙劈坏一棵树,又尽力将那大树恢复原样的经历告诉了年秋叶。

年秋叶讶然道:“成总真是有心人,对草木尚且如此有情。”

成天乐很不好意思地答道:“倒也不能这么说,我是在感悟一门神通,无意间被暴戾凶残之气沾染,莫名其妙挥手劈开了一棵树。当时突然警醒,之所以那么做,一方面是在试炼新掌握的神通手段,另一方面也是在洗炼心神、驱除元神中的戾气,当然了,也是在弥补我的过失。”

年秋叶看着他又笑了:“若是别人不明内情,一定会觉得成总很傻,我当初也是那么认为的。但如今听说你做这样的事情,倒也觉得顺理成章,你就是这样的人。……师妹有个不情之请,不知成总能否答应?”

成天乐:“你说嘛。”

年秋叶:“你在喜马拉雅深山中的经历,还有此次拜访正一三山所遇,能不能都向我介绍一番,也让秋叶同染福缘。”

哦,原来她也要听成天乐的故事。成天乐倒也不藏私,以随言入境神通,将他这些经历都尽量详细的介绍了一遍。年秋叶静静地听着,每到惊心动魄处,一颗芳心震撼不已,而到了轻松谐意处,她也会心一笑,那生机律动特征无形间的变化,就仿佛与故事里的成天乐感同身受。

成天乐讲完之后,年秋叶叹息道:“这半年时间,我一直在别有洞天受罚闭关,不能走到外面去看看。多谢成总今日前来拜山,和我讲了这么多事情,不仅惊心而且玄妙,于我将来的修行也大有好处。”

聊了半天,成天乐终于想起了正事,取出拜帖和一个小瓷瓶双手递过去道:“秋叶师妹,我的来意想必你也早就清楚,这是万变宗专程送来的拜帖。还有这两枚陆吾神仑丹,是我的一点心意,以表达对秋叶师妹以及逍遥派的感谢。”

年秋叶接过拜帖展看道:“这是你的笔迹?气韵远胜从前啊!”

成天乐:“师妹以前见我写过字吗?”

年秋叶:“别忘了万变宗正式立派之时,曾传书天下,你也专门派人送了一份到逍遥派。我当然看见了,当时就问过,得知是成总的亲笔。”

成天乐:“正一三山真没有白去,在和光前辈那题心壁前写过一篇法诀,从中领悟了不少玄妙。虽然修为尚且平平,可字写得确实比以前好点了。这封拜帖是我出了正一三山后,又重新写的。”

年秋叶:“原来如此!只是成总太谦虚了,你要是修为平平,那师妹岂不是更得羞愧?正一三山没有白去,那么这别有洞天,也希望成总没有白来啊。”

成天乐连忙道:“当然没有白来,每次都大有收获。”

年秋叶又在手中把玩着那小瓶,还把塞子打开闻了半天,似笑非笑地问道:“天乐师兄,这两枚陆吾神仑丹是送给小妹我的,还是送给逍遥派的?”

成天乐一怔,因为年秋叶突然换了称呼,他差点没有反应过来那是在叫他,等听明白后赶紧说道:“既是送给你的,也是送给逍遥派的。假如今天不是你代表逍遥派接见我,我送上神丹时也会说,其中一枚是专门给秋叶师妹的,另一枚请逍遥派尊长随缘赐予门人。若不是秋叶师妹,我也不可能与逍遥派如此结缘。而炼制神丹所用的合叶莲,便是秋叶师妹代表逍遥派亲手交给我的呀。”

年秋叶眼角眉梢都带上了笑意,似有着几分娇羞:“成总真是实在人,我开个玩笑,你就什么实话都说了。……但我想提醒成总,你在这里把神丹交给我,还不如在神丹会上交给逍遥派到贺之人,这样对你以及万变宗还有逍遥派都更好。成总不是想那么说吗,那就在神丹会上说吧。”

说着话,她将小瓶又递了过来。成天乐很痛快地将陆吾神仑丹接回,但并没有碰到她的手,笑呵呵地说道:“我在正一三山中送上三枚神丹时,和锋前辈也是这般说的。看来师妹也有大派高人的见识啊,那咱就这么办!”

年秋叶追问道:“还有这一出呢,刚才怎么没告诉我?”

成天乐:“因为和锋前辈说了,秋叶师妹如果真心为我好,也会这么建议的,不信就让我试试看,先不要告诉你他老人家说过这番话。”

年秋叶佯嗔道:“成天乐,你故意逗我!”然后又掩口笑道:“真没想到,冷峻严肃的和锋前辈也会和晚辈开这种玩笑。”

成天乐语气却变得有些吞吐道:“秋叶师妹,你上次送我的那匣合叶莲,够炼制三炉神丹之用,而如今我已炼成了三炉神丹。……不知逍遥派还有多少合叶莲,怎样才能求取?”他这次登门,还有个目的就是来求合叶莲,可是说了半天年秋叶也不提这茬,终于很不好意思的主动开口了。

年秋叶看着他在笑,一指身前的那片湖道:“我清楚这两枚陆吾神仑丹如何珍贵,你连这个都送来了,逍遥派怎么好意思再要别的东西?这湖心里生长的就是合叶莲,你想采多少就采多少,千万不要客气。但按照我们先前的约定,需要你亲自入水采取,师妹可以帮忙。”

随着话音发来了一道神念,解释了采取合叶莲的方法。原来是要潜入水中,从连接藕根处施法将那伸出水面的叶茎枝折出,这样才能不伤根茎、不妨碍合叶莲来年的生长。如此手法,逍遥派弟子当然熟悉,但成天乐未必擅长水中的功夫,所以年秋叶说自己可以帮忙。

普通的莲花一般生长在岸边浅水处,但这个湖泊中却生长着一种奇异的莲花,越到湖心水越深的地方反而分布得越密集。更奇异的是,它每根伸出水面的叶茎上端并不是一张荷叶或者一朵莲花,而是两片扇形的叶子如张开的手掌般托着一朵粉色的花,这就是合叶莲。

炼制陆吾神仑丹真正要用到的是它的花蕊,但在采取这味灵药时却要在水中将那长茎与藕根连接处用特殊的手法折断。成天乐笑了笑道:“怎敢有劳师妹入此深水呢?我能搞得定。”说着话一挥手,左臂前凭空飞出一枚光华流转的圆珠,瞬间没入湖面不见。

只见湖心不时有波浪涌动,那合叶莲在浪中轻摆,显得摇曳多姿,然后一株株离开了生长的地方,就那么摇曳着向岸边漂了过来,就似水下有一条条鱼含着那叶茎游上了岸。

成天乐是在海边长大的,从小的水性还不错,但这与水下的神通功夫是两回事,采取合叶莲需以内息之法入水中,行走至那湖底深处,这本不是他擅长的手段。假如让刘书君来,可能更方便。但他最近祭炼的那枚玄牝珠,原本就得自一位黑鱼妖,将之祭出之后,自然能在水下施展种种神通,只要在神识可及的范围内,成天乐倒不必亲自下水。

年秋叶让他能采多少就采多少,将这湖中的合叶莲全采去也无所谓,可成天乐很客气,不多不少只采了一半,而且不是整齐的划片折去,而是一株一株的间隔采摘,假如不注意看的话,湖中那片合叶莲仿佛还是原先的样子。

年秋叶说出可以入水帮忙的话时,眉眼似有羞色,可是见成天乐挥手之间很快就搞定了,不禁有些失望,但同时对他的手段也是赞叹不已,忍不住道:“成总以人身修炼玄牝妖丹大成,可今天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了传说中的玄牝珠,你竟能将它运用得如此神奇!”

就算是大成剑修年秋叶,也没有发现那并不是成天乐的本命玄珠,这种情况的确很特殊,成天乐是将那玄牝珠当法宝在用,假如訾浩也在这里、被他收于曲池穴中,成天乐其实也可以这么玩。

成天乐呵呵一笑,并没有说破什么,只是谦虚道:“师妹过奖了,我就是干这个的。”

年秋叶故意板起脸道:“哦,成总,我可以夸你是采花高手吗?”

成天乐愣住了,一时不知如何作答。年秋叶自己绷不住又掩口笑了:“我只是和你开个玩笑,瞧把你给紧张的!……可你为什么这么客气呢?这一池合叶莲就是逍遥派特意留给你的,所以一直未命弟子采取。假如你再不来,等到了中秋就非采不可了。”

成天乐答道:“不是我客气,而是逍遥派太客气了。我哪用得了那么多,只要这一半,就足够炼制十几炉神丹。合叶莲是逍遥派的特产灵药,还有很多别的用处,这一年的出产,我怎能全部拿走呢?”

年秋叶幽幽道:“小妹想入水帮忙,可是成总用不着,你还不如全采去呢。我如今受罚闭关,这采取合叶莲就是我的任务,看来成总还是给我留了一半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