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返璞归真
第603章、随春去,待秋来

成天乐饶有兴致地看着小韶,实话实说道:“对啊,我知道她对我有情意,我也确实想见她、当面送上陆吾神仑丹。越是这样,我们越应该小心善待,不能失了礼数,是不是啊?”

小韶反问道:“听你说的话,怎么总觉得有道理呢?”

成天乐搂住她道:“因为我就是个讲道理的人啊。……小韶,你这是吃醋了吗?不至于吧,你又不是不了解我!”

小韶在怀中给了他一拳:“我当然了解你这个傻乐,这也不能算吃醋啊,女人有这个心思很正常。……你干嘛笑得这么开心?”

成天乐:“因为你越来越美,越来越有女人味,美得越来越真切、越来越动人。”

小韶羞红了脸低下头道:“那还不是因为你!我原只是一抹灵韵,因为你打开了这画卷世界,我也被你打开,感觉自己才变成了真正的人,一个女人。……你干嘛这么看着我,就像要吃了我似的?”她虽未抬头,却能感受到成天乐的目光。

成天乐:“那就让我们享受为人之乐趣吧,我想吃……”

……

第二天黎明时分,成天乐睁开眼睛心满意足的伸了个懒腰,带着一脸陶醉的神情跳下了餐桌。时间很早,知味楼的伙计们还没上班呢,但成总也没闲着,找来水桶拖布开始擦地,干活时还哼起了欢快的小曲。

成天乐身手灵活、筋骨强悍,这点活当然累不着,不一会儿就把楼梯擦干净了,又过了不久,大堂也打扫了一半。他准备先把地全拖了,然后再把桌子全擦了,最后再到厨房擦炉台。这些活计他都熟,干起来感觉无比顺手,轻松加愉快。

有一个服务员上班挺早,是真华门弟子蒙晨,她一进门就纳闷地问道:“成总,您这大清早的在干什么呢?”

成天乐头也不抬地答道:“蒙晨道友早上好!我在打扫卫生呢。也不能在知味楼白住一晚上啊,总得把楼上楼下的地都擦干净,桌子也归我了。”

蒙晨忍不住掩口而笑,然后挥抽一弹指,袖口卷起一阵风从大堂中扫过,只见那些架在屋角的椅子都一只只飞起来,落在桌边整齐地放好。成天乐还没有擦过的那半边地,已变得一尘不染,他已经擦过的另外半边,水迹也都干了。

成天乐放下了手中的拖布,有些目瞪口呆道:“这样也行啊?”

蒙晨更是好奇道:“这样有什么不行的?知味楼从开业到如今,就没见过像成总这么拖地的。这里确实是酒楼,但您也应该清楚它是什么样的酒楼,我还觉得纳闷呢!”

成天乐一拍脑门道:“哎呀,不好意思,让道友见笑了!这真是我犯傻了,主要是因为吧,我以前就在一家酒楼里干过打杂,早就顺手了。”

就在这时,厨师长五味道长从后间走进了大堂,向着他们点首道:“二位,早啊!”

成天乐赶紧行礼,这才发现这位道长身后三尺处飘着一口硕大的铁锅,上面盖着很厚的老式木盖。锅下当然无火,可是里面咕嘟咕嘟响着,显然有一锅汤在沸腾,飘散着诱人的香气。这位老道背着手走进了厨房,那被他以法力小火慢煨的一锅浓汤也跟着飘了进去,安安稳稳地落在了灶台上。

这场面真令人叹为观止,五味道长给成天乐的感觉一直就如梦湖美蛙饭店的樊师傅一般,可此时此刻,却让成天乐不得不意识到——他老人家毕竟不是樊师傅。

眼见打扫卫生的活已经没什么好干的,厨房里也用不着他帮忙,成天乐朝蒙晨道:“既然你把桌椅都摆放好了,我去帮忙放餐具吧。”

蒙晨赶紧阻止道:“成总,您还是放着让我来吧。这里的伙计都有一身神通法力,当然早已精通御物之术。但是第一次来这里的同道,见大家凌空飞碗碟在桌上摆得很潇洒,也都忍不住一上手就想试试,结果也不知打碎了多少。”

成天乐呵呵笑道:“可以想象这神识的精微控制,接连不断地操纵不同的东西落在准确的位置,力道却丝毫不能有差错,不专门练过一段时间还真不行。”

他的话音未落,屋角的橱柜门就打开了,不断有杯子、汤勺、筷子、餐碟、饭碗飞出。只见青城剑派掌门大弟子挥舞着拂尘从后门走了进来,将这些餐具都在桌上整整齐齐地放好。

成天乐行礼赞道:“马梓轩道友,你这活干得很潇洒啊!”

马梓轩笑道:“方才蒙晨道友的话,成总已经听见了,我刚来的时候可是赔了不少钱啊。”

成天乐一愣:“赔钱?”

马梓轩一瞪眼:“打坏碗碟,不得赔啊?这里的规矩都是从工钱里扣的。想当初我自以为凭大成修为,这点小法术还玩不好吗?看见别人这么干,我也就这么干,结果刚上手时还真的玩不好,后来从头体会御物之道很久呢。还是成总实在啊,刚来知味楼,就老老实实拿起了水桶和拖布。……咦,不对啊,您是一派掌门,照规矩不能到知味楼来当伙计啊?”

成天乐赶紧解释道:“我没被录用,就是昨儿在大堂的桌子上睡了一夜,也不能白住啊,所以早起帮忙干点活。”

这时知味楼的伙计们陆陆续续都上班了,这家酒楼也供应早点,大门开了,也有客人上门点餐,众伙计都收了神通,至少不在客人面前显弄手段。但是关上门到厨房里,那天下各派的独门法术切丝拌菜令人眼花缭乱,在这里整天可以看到各派绝技在上演。

成天乐见这里也没什么忙好帮了,于是主动要求跟车去市场买菜。他在饭店里干过打杂,业务都清楚,像这种饭店每天早上都要去菜市场采购新鲜食材。可众人却把他赶出了门,笑着说道:“成总今日要去逍遥派拜山,若去得太迟恐失了礼数,您就不要在这里耽误了。”

上午九点钟,成天乐赶到了淝水郊外那宛如度假村一般的逍遥派道场。按照礼数,他首先应该拜见掌门叶铭,可是这位老前辈据说在闭关修炼玄通,所以很遗憾不能亲自接见成总。按规矩就应该是掌门大弟子叶知非出面,可成天乐昨天还在知味楼见着叶知非呢,据说今天他就有事外出了。

不仅叶知非有事,叶知秋在学校的工作也挺忙,今天正好要加班也不能接待成总。那么就由逍遥派另一位大成剑修年秋叶来接待他。可是别忘了年秋叶正受罚闭关,出不得逍遥派的小昆仑“别有洞天”,所以只能成总自己走进去“被接待”了。

有两名逍遥派晚辈弟子将成天乐送入别有洞天的门户,穿过洞天中央那片演法的广场,绕过几排房舍与药田,笑着一指前方道:“成总,秋叶仙子就在那边等您呢,她早就知道您会来了。”

前方有一个不大不小的湖泊,这一侧临水修建着似回廊又似凉亭的建筑。在那飞檐长廊的转弯处,年秋叶正斜倚栏杆坐在那里,似是在赏花。成天乐看见的是她披发的背影,虽然未见其人回头,可他清楚她正在“看”着自己,因为神气波动自生感应。

成天乐赶紧走入回廊,来到近前拱手道:“秋叶师妹,好久不见!今日远远望见你,就感觉眼前一亮啊!”

年秋叶起身回礼,瞄了他一眼道:“成总,我哪里让你的眼神亮了?”

成天乐挠了挠后脑勺道:“秋叶仙子啊,我从来没见过你穿裙子。”

这是大实话,年秋叶总是挽起秀发一身劲装,成天乐就没见她穿过裙子。而今天她则换了一身轻柔合体的飘逸长裙,头发也是飘散而开,看似随意,其实是精心地打扮过一番却不露痕迹。年秋叶脸色微红,露出笑容道:“成总说笑了,难道你对这些也有研究?”

研究什么?女人的裙子吗?成天乐笑呵呵地答道:“我虽没有研究,但我看得见啊。”

这里没有桌椅,年秋叶一指旁边的栏杆道:“成总请坐,很抱歉掌门以及两位师兄都有事,只好由我来接待您了。”

成天乐大大方方的坐下道:“秋叶师妹,你说话这么客气干嘛?诸位道友有事,就不必特意为我忙,我登门本就是打扰了。这样也好,不然的话,我也要特意进洞天来见你的。”

年秋叶抬头看着他:“你终于来了。”

成天乐:“终于这两个字怎么讲?我昨天是在知味楼大堂睡的,早上起床只拖了半边的地,就赶紧来逍遥派拜山了,一点时间都没耽误啊!”

年秋叶:“今年开春,就在这别有洞天里,我对你说想要合叶莲则自己来采,就在入秋之时。后来我听说你被困于喜马拉雅深山,很担心你来不了,幸亏正一门和锋前辈赶去将你救了出来。成总真是好大的面子和福缘,看重你的人可真不少啊。前两天听说你去了正一三山,有缘穿山而过拜见了三位前辈,算算日子你也该到了,还担心你又遇事耽误了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