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返璞归真
第602章、施妙手,善回春

树都劈开了,就算有半边还能存活,另外半边也是保不住的,成天乐将之如此恢复原样,不是自欺欺人吗?可是他另有打算,到了入夜时分神气涵养已足,天地一阳生之时,只见他对着树一抬手,一枚玄牝珠飞了出来。

这枚玄牝珠触到了树干即化为无形,如灵体般融入树身中不见。然后成天乐又在树前闭目端坐直至天色微明,当林间天光透亮时,隐约可见他脑袋上仿佛飘着一层雾气。这一夜可累得够呛啊,比他前不久在正一三山题心壁前书诀问论还要累得多。

成总在干什么?给树疗伤呢!那妖王的玄牝珠本就有疗伤妙用,有强大的愈合恢复神效。但那妖王修炼这门法术只为自保,从来没给别人疗过伤,就算治疗形骸之伤,也主要是针对妖物原身的,没听说能拿来治疗一棵树,草木与禽兽毕竟不同。

虽不同,但它们也是世上的生灵,生命本源也有类似之处,就是那生机律动中自我恢复的能力。成天乐在用最根本的方法施展神通,管它是人是兽还是树,反正正好用来试试新感悟的手段。草木的生命力比禽兽顽强多了,但另一方面,其生长的原理机制也完全不同。

成天乐这么做当然是有用的,但想起到些许效果,所耗费的法力也要巨大得多。可他就是想试练手段,树是自己劈的,正好可以自己试着去救。另一方面假如这样都行的话,那这枚玄牝珠疗伤愈合之功确实神奇。

日出之后,成天乐终于收回了玄牝珠。再看这枚珠子从树中凝聚而出的时候,光华黯淡了许多,仿佛也以肉眼难以察觉的程度缩小了一圈。成天乐赶紧将它摄于曲池穴中重新滋养。但他却没有离开,因为这一夜已经累得实在动不了,又一直定坐调息涵养直到天黑。

原本他用一天两夜就能走到淝水的,就因为这么一耽误,所以路上才用了两天三夜。他离去的时候,那树干已经重新长在一起,但是结合处还很脆弱,假如此时有人把树锯开能看见一条明显的纹路,加工后的木材也容易从这里断裂。

但这棵树总算被成总救回来了,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和阳光雨露,还可以重新长好,只是将来的树干深处留下一道纵穿年轮的纹路而已。这不仅是因为成天乐的手段神奇,假如是普通人被劈成两半,绝不可能就这么长好的,但树木却有可能。

嫁接的原理,就是将树木用特定的方法切开,将其他的枝条插入绑紧,让它们自然生长在一起。成天乐刚刚将树干劈开,又立刻将之恢复,以玄牝珠神奇的妙用助其自然愈合,用了整整一夜功夫,好歹见效了。假如别人看见这一幕,可能会觉得成天乐很无聊,但他自己并不这么认为。

至少这玄牝珠疗伤的妙用,他已经掌握了,甚至可以拿来治疗草木,而且也及时警醒,没有被其中蕴含的凶残暴戾气息继续感染。假如他没有警觉的话,久而久之受潜移默化的影响,后果可能会很严重。

但他也做了一件很无聊的事,在树上留下一道神念心印。这只是一棵普通的大树,并非什么草木之精的原身,当然不可能接收神念,可成天乐掌握了御神之道,将神念气息就存于这棵树的树干中。假如有修士路过并以神通感应,在其法力没有消散之前,就能了解成总曾经路过此地、干过这么一件荒唐事。

留这样的神念无聊吗?无聊就无聊吧,传说中那些游戏人间的仙家,他们所做的事情听上去有时候就相当的无聊,但只要自己乐意就好。

第二天晚上,成天乐经过了长途跋涉赶到淝水知味楼。履谦道长见到他时,微微吃了一惊道:“我前几天得到消息,成总拜访了正一三山,并见到了三位太上长老。从芜城到淝水并不远啊,您怎么用了这么长时间?难道路上遇到了什么事情,与人斗法了吗?我看您的神气并不在巅峰状态,仿佛很疲惫。”

成天乐赞道:“道长真是好眼力,这都让你看出来了!我确实施法过度尚未完全恢复,又着急赶路,因此有些疲惫。我在路上不小心劈坏了一棵树,恰好试炼一门新修的神功,好不容易把那棵树又给恢复原样了,并非是与人斗法。”

履谦听得是目瞪口呆,这都是哪跟哪儿啊,这位成总做的事情怎么都这么另类呢?听完了倒是清楚了,履谦看着成天乐直想笑,可是出于礼貌没有当面笑出声。

成天乐虽以神念解释了路上的事情经过,但独门秘技却不足为外人道,他并没有告诉履谦自己滋养祭炼玄牝珠的特殊手段,那么这件事情看起来确实够滑稽的。履谦微笑道:“我得恭喜成总,又有一门神功大成!”

成天乐却叹道:“唉——!救活一棵树,可比劈开一棵树困难百倍不止啊。”

履谦:“这是当然,救人远比杀人难,古往今来皆如是。……成总今夜需要好好休息,已经定下住处了吗?”

成天乐:“没有啊,我一到淝水就赶来知味楼送拜帖了。……随便在哪儿将就一夜,明天再去逍遥派拜山。”

履谦:“天也不早了,成总不如就在知味楼将就一夜得了,大堂里今晚正好没人值班,桌子一拼也就是床。……姑苏万变宗要开神丹会的消息,几天前就传到淝水知味楼了,大家都在等您送拜帖,很多人都想去凑热闹,都打算跟我请假呢。我却无法参加这场盛会了,这么多伙计请假,假如连我都走了,这里就该关门歇业了。”

成天乐:“你这个酒楼经理真是责任重大啊!本来我还想着,将上次齐聚万变宗的众位前辈与同道都请去呢。”

履谦:“这倒不必,比如那听涛山庄弟子周峰,您难道还要请吗?正一门有泽真师叔去,便已足够了。我想当日曾去苏州拜山的各大门派都会派人的,到时候就怕成总那里挤不下啊。”

成天乐:“不怕不怕,多多益善。”

履谦:“成总今天来了,我恰好可以问一件事。上次让您的万变宗派一位门人到知味楼轮值。等神丹会后,时间就已经到了,成总打算派哪位弟子?”

成天乐:“这么好的事情,我自己来行不?”

履谦笑着摇头道:“只有成总您不行!淝水知味楼聘用伙计,有一条规矩——不收掌门。”

成天乐:“这样啊?那太遗憾了,等我回去商量商量。”

送上了拜帖,请知味楼转告天下修行各派万变宗的盛情相邀。这时店里已经打烊了,履谦陪他下楼来到大堂道:“想当年淝水知味楼刚开业的时候,还没有准备好员工宿舍,家师泽仁就在这里打杂。他夜里就在大堂的桌子上睡觉,一连住了好几个月呢。”

成天乐赶紧拱手长揖道:“多谢道长,多谢经理!能在知味楼大堂的桌子上过夜,这规格实在是太高了!”

当天夜里,成天乐倒是很谦虚也很客气,并没有拼桌,只占了一张桌子调息定坐。这酒楼里不知布置了什么玄妙的法阵,竟能汇聚天地灵息,虽在闹市之中却感觉入仙家洞天,涵养神气恢复极为迅速,感觉也非常的舒适。

到了后半夜,成天乐又进入画卷世界与小韶相会,向她讲起了滋养祭炼那枚玄牝珠的感觉与收获。小韶笑道:“对我而言,你就是世上最好的医生。想当初我耗尽神气法力,形神散于山水之间,是你祭炼这画卷世界让我重新汇聚成形。更早的时候,訾浩的灵体受了伤,也是在你的形神中滋养恢复的。你本就在修炼这一门神通手段,如今得到这枚玄牝珠,倒是更好的助益,只是要小心别为那妖王的气息感染元神。”

成天乐:“若是在无意之间,还真容易受影响,那玄牝珠是在我的形神之中,我几乎没想到防备。幸亏及时警醒,以后小心便不会中招了。”

小韶突然问道:“你明天要去逍遥派拜山吗?”

成天乐:“是啊,我早就对你说过的。”

小韶:“知味楼中也有逍遥派弟子值守,自然会接到你的拜帖,为何又要特意跑一趟呢?”

成天乐解释道:“逍遥派与别家不同,当初掌门叶铭曾到我那里拜山,而炼制陆吾神仑丹的合叶莲,也是他们提供的。出于礼数,当然要专程登门。”

小韶伸玉指在他胸口轻轻点了一下:“说这么多,其实你就是想见她!”

成天乐微微一怔,紧接着笑道:“你是说年秋叶吗?其实不论她在不在,于情于理,我都应该亲自到逍遥派拜山啊,你为何会这么想呢?”

小韶:“我又不是猜不出她对你的情意,身为女人,这么想不是很正常吗?……你确实想见她、当面送陆吾神仑丹,对不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