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返璞归真
第601章、近朱赤,默难觉

燕无欢劝慰道:“师尊,世间飞天神器虽难得,但也不仅止飞螭爪啊。那题龙山三百多年传承,其间兴旺百年,宗门洞府中必然有不少好东西,可能也有那么一、两件不亚于飞螭爪的神器,师尊定会有所收获的。……只是师尊在闭关,那王天方也在闭关。若是他先行破妄而出,独自在此地又该如何?”

刘漾河:“你想的很周到,如果是这样,我也早有安排。我给王天方留下了神念心印,就是严冬之际正适合此地修炼印证的灵热成就法,他若大成之后再以本身修为印证,自然能觉其中玄妙。到了那时,孔翎也该回来了,见王天方修为大成,她不可能不感兴趣的,也会邀他行乐空双运之道,那王天方哪里还会有心思想别的。”

燕无欢还想说些什么,但终究只是点头道:“师尊策算无遗!……事不宜迟,我们还是赶紧出发吧。”

他们又走入裂谷,却没有再回那石龛中的洞府,而是从另一侧攀援绝壁越过了雪山。刘漾河虽动不得神通法力,但他就是多年在这雪山上苦行的修士,筋骨强悍不亚于任何强大的妖兽,修习灵热成就法有成不畏严寒,徒手攀岩也绝不输于世上最顶尖的登山运动员,更何况还有燕无欢跟随在身边时刻保护。

刘漾河要闭关的地方,在这条山脉的另一侧,接近雪线与荒原交界地带的高崖绝壁中,那里自古根本就没有人迹。由于远古冰川的作用,山壁上有大大小小无数的裂隙和孔穴。低处是野兽天然的巢穴,高处那些野兽根本达不到的地方,则有鹰和秃鹫居住。

在隐蔽的断层褶皱中,有一个洞穴隐藏在凌空数百米的悬崖上,入口极窄只有一尺方圆,成年人得放平了身体才能勉强钻进去,里面却深有数丈,布满了锋利的怪石,尽头是一丈方圆的空洞,正是燕无欢当年的巢穴。刘漾河躲在这里闭关,只要不留下痕迹,那是任何人都找不到的,就如同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

成天乐从芜城去了淝水,打发姜璋自回苏州万变宗。最近众妖为筹备神丹会都挺忙的,姜璋好歹也开过好几年农庄,有一定的统筹管理工作经验,此刻正该回去发挥所长,协助门中尊长做好接待准备工作。

至于那枚玄牝珠,成天乐却没让姜璋带走,只让他把木匣捧了回去。那木匣也是法宝啊,用来盛放落雷金一类的东西最适合不过,成天乐向来是物尽其用不浪费。和锋让任道直过些日子送一批寒金与落雷金去正一三山,落雷金正好就用这个匣子装,成天乐都想好了。

成天乐倒不是小气或者精于算计,就是自然会过日子,看见木匣就想到了该做什么用处。至于那枚玄牝珠,没人清楚他收在了什么地方,因为根本看不见,这世上绝大多数修士也想不到。此物被他收于左臂的曲池穴中滋养,就如当年的訾浩。

恐怕也只有成天乐会用这种方式来处置玄牝珠。玄牝珠是不能自存的,妖物殒落后,假借化形所凝炼的神通法力也会自然消散,所以和锋真人才会用大法力瞬间封存,并收藏在特制的法宝木匣中。一般来说,想参透其玄妙,最重要的过程就是在炼化吸收时,能参悟多少妙处就意味着能得到多少好处。

而提前做的准备工作也很重要,用神识感应之法尽量将那妖物的神通法力特点弄清楚,才能着手去炼化吸收,但这样做也要小心,不能破坏封存玄牝珠的手法,否则其也会逐渐消散。成天乐则用了和锋真人都没想到的方法,他直接将玄牝珠摄于形神之中,当然打开了和锋真人多年来的封存法力,却用自身的神气持续滋养,也就相当于以形神封印了这枚玄牝珠,他本人就变成了原先收藏它的木匣。

玄牝珠是介于有形与无形之间不可思议之物,并无妖兽神魂封印其中的玄牝珠,被成天乐摄入曲池穴,就相当一种没有意识的灵体存在。成天乐之所以能以人身习成妖修之法,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一直把訾浩当成自己的妖丹在凝炼,却没有抹去其自我神识,最终让訾浩独立现形了。

如今玄牝大成并突破真空之后,成天乐再这么做当然更是轻车熟路。在这个过程中,他并没有炼化吸收它,反而以自身神气在滋养它,当然更能够弄清楚其中蕴含的神通法力玄妙,甚至能达到最透彻完美的程度。这就是成总用东西的习惯啊,一点都不喜欢浪费。

待到将那妖王修炼的神通都彻底体悟明白了,甚至能以自身法力去运转施展,这时候再以于道阳所授的法诀炼化吸收之,融入自身的玄牝珠,方能发挥最大的作用。

而在此之前,这枚玄牝珠也有大用,它成了成天乐所祭炼的一枚处于有形与无形之间的法宝,假如突然祭出,不清楚究竟的人还以为是他本人的玄牝珠呢!如果体悟透彻,他还可以借助这枚玄牝珠的妙用,施展那位妖王当年擅长的法术。如果是这样,待到炼化吸收后,成天乐也等于炼成了那妖王当年的法术。

这是别的修士包括妖修都很难做到的。譬如于道阳虽会炼化吸收玄牝珠,但他的目的只是为了修复自己的玄牝珠,从而有机会疗好原身之伤脱困而出。落入那个陷阱的必然是他的传人,其神通手段早就是他了解的。能把一枚玄牝珠用到这种程度,于道阳也远远不及成天乐。

就因为在曲池穴中滋养玄牝珠,所以成天乐没有着急坐车,而是从芜城步行了两天三夜到达淝水,在路上他已经有所体悟,通过玄牝珠体会到那位妖王特殊的本领。黑鱼原本的生命力就极强,受伤之后的愈合能力也极强,而这黑鱼妖玄牝大成之后,也将这一天生的习性修炼成一种法术手段。

乱世中刀枪无眼,而此妖也结仇甚众,曾多次受伤,但他凭借这一本领再加上原身的天赋神通,都很神奇的快速恢复了。给成天乐的感觉,这种人简直就是美国电影“X战警”中那金刚狼,不论受了什么伤势都能快速愈合恢复。可就算如此,那妖王在和锋的神霄天雷剑下也是一命呜呼了。

但是好处都留给了成天乐,只要他滋养凝炼这枚玄牝珠,此物在他手里就是一件极佳的疗伤法宝,不仅可以给自己治伤也可以帮助他人,所耗费的只是神气法力。等他将来最终炼化吸收后,他本人也会得到这种神通,受伤之后能快速的愈合恢复,也能施展法术为他人治疗。

成天乐暗叹了一口气,这黑鱼妖的本领如此,完全可以成为世间最好的医生、一代回春国手,可实际上却是近代史中的一位嗜血屠夫。

行走在路上,成天乐首先体会的就是其疗伤妙用,同时也在感应和激发着其中蕴含的种种气息。由于玄牝珠是融于他的形神之中被滋养,那气息仿佛也成了他的气息。他正在山野中前行,沉浸于神识感应中不禁有些恍惚,一根树枝从面前擦过,他下意识地扭头避开,叶梢只拂起了几根发丝。

成天乐挥手一斩,只听咔嚓一声响,然后又是稀里哗啦一连串的声音。两丈开外一株水桶粗的大树主干被他从中劈开,半边树干连着树冠倒向坡下。成天乐吃了一惊,倒不是因为自己的法力有多强,凌空劈开一棵树也算不得什么本事,他惊讶的是自己为何莫名其妙施展出这么强悍的手段来?

那树枝也没有得罪他,是他自己走路不小心迎过去的,更没有伤着他,不过是拂中了几根发丝而已,他留的本来就是长发。再大的本事,对着一棵树发威有必要吗?好端端的将之劈开未免太没有道理了,这完全不是成天乐的作风啊。他刚才并没有去思考,只是下意识地这么做了,仿佛是挥开一只叮他的蚊子,却用了这么强大的力量。

看着这棵树,成天乐陡然警醒。他在滋养这枚玄牝珠、以神识感应其气息时,元神是完全不设防的,其中不仅有那位妖王的神通法力和玄妙手段,也包含着凶残暴戾的气息,在这种状态下不知不觉也感染了他。

成天乐暗暗心惊呐,用这种方式去滋养凝炼玄牝珠,虽是独一无二,但也不是只有好处没有弊端,那原主人的气息无意间会侵染他的元神,需要时刻小心才行。他想炼化那妖王的神通手段为己用,可不想受其气息沾染也变得嗜血凶残。

成天乐看着那棵树露出了苦笑,然后做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以大法力将那倒下的半边树干重新扶起,与那仍然站着的半边吻合成原样,飞电石祭出形成环束将之捆牢,然后就在树下端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