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返璞归真
第600章、寻歧路,出同门

王天方:“刘总说得对,这些年被逼得避入深山苦修,在这苦寒绝地中,才真切体会到红尘种种的可贵。我明白这个道理,但是能想通不一定能做得到,总是有一丝缺憾。多谢刘总这些年的帮助,这苦行磨砺没有白费。其实我真正面对的问题,不是怎样继承题龙山一脉,而是拥有怎样的修为境界、如何享受那超脱成就,眼下第一步,便要入那化妄之门。”

刘漾河又微笑着点头道:“你已经看到了?”

王天方的眼神深处似有什么东西热烈的在燃烧,点头道:“是的,此刻我终于透彻了,已经看见了那扇门。”

刘漾河站起身来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那你就在此处闭关吧,这里很安全,没人想到我们还会在。祝道友早日破妄大成,我也给你留了一道神念心印,是灵热成就法,正适合在这苦寒绝地去印证。待道友修为大成之后,或可参照一二,苦行而生乐境,更知红尘逍遥之可贵。”

……

在雪峰间的一道断崖上,燕无欢身着黑色的劲装。他身后就是那道狭长的幽谷,谷中的小气候相对温暖湿润,是这见不到生命的雪山中唯一有生机的地方。而他所站的裂谷尽头凌空断崖处,却寒风凛冽,可他的身形却如标枪般笔直,仿佛随时都能冲天而去。

他站的这个位置视野非常开阔,能将周围的峰峦以及远方的孔雀河都看得清清楚楚,任何人想从远处接近这里,都逃不过他锐利的眼神。这时身后传来了刘漾河的声音:“无欢,在此体会灵热成就,是否另有一番妙处?”

燕无欢赶紧回身行礼道:“师尊说得很对,世间修士不知苦行之乐妙,这灵热成就的体验便是专为之而创。而山野妖修几乎都相当于苦行出身,更知超脱族类的可贵,师尊能因势利导一一点化,实在是大功德一件。……我看您面带笑容,是否那王天方已有望大成?”

刘漾河点点头道:“能否破妄大成,要看他自己,至少已能出入化妄之境,机缘已在心中种下,就让他在此地闭关吧。……他若不能破妄而出,恐怕就得在这洞府中坐化了,妄境中种种享受也不枉这修行一世,只是于我们而言可惜了。”

燕无欢:“既然师尊已将机缘种下,令其心境透彻而能化妄,应也能破妄大成。……只是就在这洞府中闭关,是否安全呢?”

刘漾河:“成天乐与年秋叶为追杀我,曾来过此地,还在那洞府中苟且了很长时间!这里也不是什么五星级酒店,没事谁会特意再来这苦寒绝处呢?就让王天方留在这里吧,若能破妄成功也是他的造化。”

燕无欢:“其实我真正担心的还是师尊您的安全,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您现在的状况,除了我之外绝对不能让旁人再知晓,也绝不能再留于此地。”

刘漾河答道:“我修的是铁瓦金舍诀,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苦寒磨砺,还曾经在攀这高崖时不慎失足摔下去,如今不也都过来了?如今我已服用了多枚陆吾神仑丹,筋骨之强举世无匹,就算暂时不得动用神通法力,也足以无恙。”

燕无欢:“尽管如此,一切还是谨慎为妙。我们还是去那个谁都不可能找到的地方吧,待师尊历劫成功之后,再重现江湖不迟。希望到那时,王天方也能破妄大成了。”

刘漾河点了点头道:“就按你说的办吧,我闭关的这段时间,凡事就交给你监察。”

燕无欢却摇头道:“不,我要为师尊护法,您的安危才是头等大事!在这期间,严令大家不要轻举妄动,各自修炼便是。……师尊,不知度过此劫,您有几分把握?”

刘漾河:“真空劫并不难度,或早或晚而已,真正的考验是失去神通法力之后的外在凶险。我的筋骨强悍,又有你当年的隐秘巢穴藏身,还有你这位大成妖修护法,当然是万无一失。……这真空来得突然,初时还有些惊慌,等回过神来也是大福缘啊,只是有些计划不得不推后了。”

燕无欢:“我当然知道师尊度真空万无一失,只是不清楚这时日多久,师尊可有一举堪破真空境的把握?”

一直在微笑的刘漾河却突然叹息道:“这些日子,我也想明白了一个道理,我一人修为神通再强,也成不得大事,大成就者擅弄潮流而已。想当初我铁瓦金舍大成,设下绝佳埋伏也没能杀得了年秋叶与成天乐。若成天乐忌惮我,真正忌惮的也不是我这个人而是我所做的事,将来恰恰可以收拾他,甚至用不着我自己出手。”

燕无欢点头道:“师尊这样说,无欢就放心了。我的修为虽未至此,但也明白师尊所悟。……只是您闭关的这段时间,我虽可约束众妖潜伏修炼,但孔翎却已经去了苏州,说要去神丹上会领教一番。我没法阻止,因为您已经同意了。”

刘漾河的神情变得有点冷又有点高深:“孔翎想去就去吧,听李逸风传来消息,成天乐要搞什么神丹会,邀集昆仑修行各派以壮声势。这种场面也不能不给他添点节目啊,假如演砸了会是什么结果呢?李逸风应当已有安排,再让孔翎去添一把火吧。

成天乐来过这雪山,当时已修为大成,如果他察觉了那度母像的玄妙,有心研究一番的话,很有可能也得到了灵热成就法与欲乐双运道的传承。灵热成就法也就罢了,对他本人而言可有可无,但那欲乐双运道的妙处,我想他肯定会感兴趣的。

他和年秋叶在山中苟且了那么多天,究竟干了什么,用脚后跟都能想出来。娇滴滴的秋叶仙子,当年连我都曾动心,真是便宜这个人中败类了!他只要修了那欲乐双运道,便食髓知味。别忘了孔翎也是修欲乐双运道的,世间哪还有比她更好的妙欲度母?万变宗那些妖修中,是不可能有孔翎这等尤物的。

那神气交感之欲乐极境,只要孔翎去见了他,他就会自生感应。到时候就算孔翎不想拜在万变宗门下,他也可能将之留下。只要孔翎留下了,再稍授辞色,成天乐必会与之行欲乐双运,那万变宗中的一切,不就尽掌握在我们手中?”

燕无欢微微皱了皱眉头,仿佛有什么话不想说,但终究还是忍不住开口道:“师尊,您……您就不吃醋吗?”

刘漾河的神情在这一瞬间有些古怪,随即又笑道:“无欢,你怎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来?大成就者,享美色无虞,但不必为美色所累。那欲乐双运道是我传给孔翎的,她也只与我修妙行之法,没有人比我更清楚她的修行与习性。与她而言,天下男修皆为合练神气之炉鼎;对他人而言,也只是于妙空境中修行体妙欲之乐。她喜欢也需要那种众生为之倾倒的感觉,但却不是真正的男女欢爱。”

燕无欢:“这个……我也明白。不过那成天乐老奸巨猾,且懂得隐忍伪装,就算他动心了,也可能会当众拒绝孔翎入门,以显示自己的正派形象,免得遭同道议论。假如是这样的话,师尊的打算不就落空了?”

刘漾河摇头道:“孔翎的脾气,我再了解不过。如果是这样,她一定会当众让成天乐难堪的。只要成天乐也修了欲乐双运道,突然间神气交感,他猝不及防必然难以收敛气息,谁都能看出来,那么在场的修士回头肯定是什么议论都有。但他公然开神丹会,在那种场合,有妖修来贺并请求拜入门下,他也不能把孔翎怎么样。”

燕无欢伸手挠了挠前额,吞吞吐吐地说道:“师尊说的当然都有道理,但是,您就不怕出别的意外吗?比如那成天乐收孔翎入万变宗与之修欲乐双运道,到后来,万一……”

刘漾河打断他道:“无欢,你今天怎么了?听你的意思,难道担心孔翎会看上成天乐?”

燕无欢低头道:“这当然不会,弟子只是想考虑得更谨慎些。”

刘漾河:“你只需在我闭关时慎重护法,便是谨慎。至于孔翎,她想要的我能给她,她想做的我能允许,但成天乐却不可能,所以根本不必担心这些。真正值得担忧的反倒是李逸风,我与他以友论交,其人相当于客卿长老的身份,行事并不完全在我们的控制中。

但这个人在某些方面确实很有眼光,也很有手腕。想当初就是他提醒我,那王天方与史天一这对师兄弟奇货可居,将来意味着一大笔宝藏啊。如今看来,他确实很有预见。他被成天乐找人斩了一臂,必然深恨之,这次神丹会定会想办法搅场的,好让成天乐在修行各派面前下不了台。

其人修为虽未大成,但他有一个好师父,传之神器飞螭爪,危急时总可自保。可惜我修的是铁瓦金舍诀,不脱胎换骨圆满不得自行飞天。如果飞螭爪能在我手中,便能发挥真正的飞天之妙,破真空后将实力大增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