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返璞归真
第598章、讲故事,用心听

和锋前辈今天的兴致很高,竟然要听成天乐讲故事。成天乐也不好拂了他老人家的雅兴,眨了眨眼睛道:“前辈既然有兴趣听,我就给你们讲一个妖怪请客的故事吧。是我的亲身经历,也是万变宗各位门人当年参与的,很有意思。”

他讲了一个老狐狸精花膘膘在废弃的卫道观请客,幻化破道观为一家豪华的私人会所,白马妖吴燕青带着他去赴宴,见识到宫灯上古往今来的美人,最后他却喝醉了,怀里抱着瓠子回宿舍的故事。众人都是第一次听闻这段往事,瞪大眼睛各感惊奇。

和锋被逗得呵呵直乐,胡子都在颤,指着成天乐笑道:“书里聊斋、山中笑谈、世事所遇啊!故事里的诸位妖修,最后却都拜入成总的万变宗门下,宴席上看似最糊涂的一个,如今却是最高明之人,确实玄妙。泽真、履世,你们别只顾着笑,也得好好想想其中味道。……成总啊,这个故事是你亲身经历的,那还有没有听别人说的呢?”

成天乐又想了想道:“嗯,那我再给您老讲一个黄鼠狼和小媳妇的故事吧……”

等他讲完了,和锋手捻胡须道:“嗯,这个故事我老人家居然有点印象,应该是很多年前山东、直隶一带的民间传说。成总,你小小年纪,又是从哪儿听说的呢?”

成天乐一挑大拇指道:“老前辈果然渊博,居然连这个黄鼠狼和小媳妇的故事都知道!我是在泰山脚下听一只黄羊妖说的,当时那老羊妖正在学校门口给几个孩子讲故事呢。”

和锋很感兴趣的追问道:“这是成总行游中所遇吧?当时是什么情况,你也说说吧。”

成天乐用上了随言入境神通,将当日行游到泰山脚下的小镇,遇到一位羊妖在学校门口给孩子们讲故事,后来他又现身相见并留下神念心印的详细经过都说了一遍。

和锋连连点头道:“嗯,这就是人世间,也是人间世啊!妖修入红尘如此,山中人走世间亦如此。成总,那黄羊妖竟然也听说过黄鼠狼和小媳妇的故事,说明他开启灵智的岁月已不短了。……据贫道所知,你们万变宗中也有一只成妖的黄鼠狼啊,就是我在喜马拉雅山中见到的那个叫盛龙的孩子。”

成天乐:“盛龙可不是普通的黄鼠狼,比故事里那只一个屁熏了一个村子的黄鼠狼还要厉害得多。我有严令,他不得在宗门中放屁,否则那宅子里恐怕就呆不下人了。”

和锋哈哈笑道:“这是人家的天性,也是成妖后的天赋神通,该放也得放嘛。只要时间地点合适,便无不可。”

成天乐也笑道:“那是当然,在喜马拉雅山中,我被困于盆地,曾冲入冰塔林与那伙妖兽相斗。盛龙放了个惊天之屁,将那些妖兽熏得都不敢靠前,我才趁机脱身而退,那气息弥漫了半个月才散呢。前辈啊,可惜您去晚了,没有闻着!”

和锋微微一怔,随即又笑出了声:“听你这么一说,那我还真是遗憾呐。”

这一老一小笑得很开心,史天一和姜璋倒没觉得有什么,可是旁边的泽真以及履世感觉那是相当的诧异啊,包括凉亭外的两名小道童也是一脸的震惊。履世在心中感慨,成天乐此番拜山,各位太上长老怎么都像转了性子?他在山中这些年,从未见过成天笑眯眯的和曦那么伤感,更没见过冷峻严厉的和锋竟然笑得如春风化雨一般。

看来这成总真是位奇人,天底下还有谁能将和锋长老哄得这般开心?履世正在这里发愣呢,和锋却点名招呼他道:“履世,成总今日所讲的故事,便谙合你的法号真意啊。将那红尘意化入山中谈,也是一番声闻之旅,你尤其应该用心听。”

履世赶忙行礼称谢,和锋一挥袖道:“天色也不早了,难为成总讲了这么多故事,就在正一三山中休息一夜,明日天亮后再回去吧。”

仍是履世引路,就在承枢峰的客舍中休息,姜璋住在成天乐的外间,而史天一也另有静室。当天夜里成天乐却没有留在房里,而是走到了屋外的花丛中坐下,看着那三山怀抱的幽谷若有所思,进入了一种奇异的定境。

他并非在修炼什么神通法术,而是感受着仙家洞天的天地灵息,于无意中运转神气,回味今天入山拜见三位前辈的经历,哪怕一字一句的细节都没有漏过。短短一天的时间,仿佛经历了很多很多,三位前辈高人的点化需要好好参悟,有很多玄机尚是目前参不透的,于此山中有大收获啊!

成天乐并非一个人在回味,先是以神念与小韶交流,然后又进入画卷世界与小韶相见,等于带着她又重现了今日的正一三山之旅。小韶叹道:“和锋前辈说,你此次拜山,也等于将红尘意带入山中事。我也是同样的感觉啊,你将这个世界带进了画卷里给我。”

成天乐:“画卷里也有一个真切的世界啊,它就是红尘。”

小韶:“可我是不一样的,我并不是这件神器的器灵,而是这画卷世界山水神韵汇聚成灵。和光前辈提到了山中人和世间人,而我呢,是画里人还是画外人?虽然看着画卷世界红尘千年,但也只是默默旁观,仿佛是那吹过的风,似存在又似不存在。

直到你的到来,才向我打开了这个世界,如果我也是一幅画,便是你打开了我。你知道这种感觉吗,你不仅告诉我真正的世界在画卷之外,而且也使我真正出现在这画卷世界里。我走不出这画卷,你却能把世界带来。”

成天乐张臂将她搂入怀中道:“这就是我想做的呀!”

小韶将脸颊贴在他的肩上道:“我们在城西开辟一片湿地,化入杭州西溪美景,又在城东凿建流云飞瀑,演变大别深山风光。如今你走过了正一三山,是不是也想在这画卷里的姑苏城旁凿建一座呢?”

成天乐赶紧道:“我可没这么大的本事,至少目前远远没有。这正一三山仙家洞天的整个规模,可不比这姑苏画卷世界小啊。更何况这画卷世界对于你我而言就是元神中的洞天,又何必再凿建什么仙家洞天?我今日只是走马观花逛过来的,就不可能将这正一三山的玄妙看清楚,就连那小河边药田的门道都没搞明白呢。

但既然你喜欢,我们也有我们的办法,那条小溪我走过了一段,那么就取这一段的意境神韵,引凿建的流云飞瀑山泉汇聚,开辟一条溪流绕姑苏而过,沿途那水湾水潭的灵动也布置其中,一直流到山塘河中。而画卷里的山塘河过了虎丘之后,恰好也进入我们所凿建的湿地。”

小韶开心道:“如此一来,这画卷中的姑苏世界,和我们所凿建的演变美景就完全融为一体了,也意味着修为功力的圆满。只是这样很不容易。”

成天乐:“只要能做到的事便不难,不必着急,我们一起慢慢来。”紧接着低下头寻找小韶发丝中的幽香,画卷世界里的温柔欢爱自不必多说。

次日天明,泽真来到客舍前,大老远就笑着打招呼道:“成总好雅致啊,一大早就在花丛中赏露。”

成天乐也起身回礼道:“不是一大早,我赏了一夜了。怎么只有泽真道友,不见履世道友与史天一,他们是不是闭关了?”

泽真微微一怔道:“成总是怎么知道的?我还正想对你说这件事呢!履世今日恐不能送你出山了,而史天一也不能随你回去,他们昨夜皆已堪入妄境。师尊交代,这段时日就留他们在山中闭关。”

成天乐感慨地答道:“他们二位修为功力已俱足,缺的只是堪破心境的机缘。如果昨天那样的点化还不能入妄的话,那么这一辈子恐怕也就没希望了,哪里还能找到这么好的机缘?”

泽真点头笑道:“说得倒也是,成总看得清楚。”

成天乐:“我原本也不能看得太透,可是昨天这一路走下来,回头再看竟然也都能明白了。三位前辈也在点化我,我清楚那种感受,路走过了自然知晓。假如我也停留在化妄槛外,昨天恐怕也应该迈过去了。除非是根本就过不去的人,那怎么点拨都是没用的。”

泽真接着点头道:“成总啊,你这趟拜山真没白来,此刻说出这样一番话,真的很有一派宗主的底气了。……履世与史天一不能来,今天就只有我送你与姜璋出山了,正好顺便去一趟芜城知味楼,他们的门童恐怕要请个长假。”

成天乐:“那就有劳道友了。”

叫上姜璋,三人翻过承枢峰又来到山脚,远望仍是一片碧湖烟涛。泽真站在岸边一株垂柳下招手,一艘竹筏飘然而来,他们登上竹筏向湖中行去。泽真背手笑道:“成总啊,就我在山中这几十年,还从未见过有谁来拜山,却能像你这样横穿而过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