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返璞归真
第597章、真乐境,自光明

当然了,想得到玄牝珠还有第三种匪夷所思的方法,这世上恐怕也只有成天乐见过,就是于道阳所设下的那个陷阱,诱骗他人自行祭出玄牝珠献上,算计的竟然是自己在世间的留法传人。还好成天乐没中招,因为他当时根本就没有炼成玄牝珠,却用别的办法打开了密室的石门。

于道阳费尽心机设下陷阱,枯坐中苦等五百年也没有得到的东西,成天乐跑到正一门拜山一趟,和锋真人就将之放在了眼前。这当然不是那种封印妖兽神魂、可炼制神器的玄牝珠,但就是这样一枚得自强大妖王的普通玄牝珠,也是世间罕见啊。

成天乐不禁摸了摸脑门,今天出门虽然没有看黄历,却不小心挑中了最吉利的日子,天上掉下来这么大一个馅饼。假如还能更夸张一点的话,估计就直接把他砸成仙了。

见他目瞪口呆的样子,和锋轻轻咳嗽一声道:“成总,你一定认识这是何物,也清楚它的用处与玄机。和曦已经对你讲了我们师兄弟很多年前的一段经历,此物就得自杀害和霞的那位妖王。他当时诈死逃遁,我们师兄弟三人追查了七年,最终还是我亲手斩杀之。

我深恨此妖,查明其藏身之所、又探明其修为底细,这才择机出手,就是要让他万劫不复。斗法藏拙,先使其自以为全力一拼还有保命的可能,最终祭出玄牝珠攻我。我以神霄天雷击杀其原身,并以大法力瞬间摄取封存这枚玄牝珠。

其原身筋骨可为器用者,我也都采取了,早已为天材地宝炼化,大半为正一门弟子初习炼器时所损毁。只有这枚玄牝珠,我一直封存多年以待缘法。如今修行各派中,恐怕没有人比你更了解其物用,送给你倒是最合适不过。也算贫道了却一桩心事,我多谢了!”

这番话的语气很平淡,却让旁边侍立的众人尤其是姜璋不寒而栗啊。那妖王的下场真是万劫不复,怎是一个死字了得!斗法中被逼得吐出玄牝珠、打回原身拼命,紧接着却遭遇最绝望的斩杀。不仅假借人形凝炼神通法力所化的玄牝珠被夺,强悍的妖物原身也被剥皮剔肉、挑筋放血,最终挫骨扬灰。

可以想象这位道长当年是多么的疾恶如仇、出手又是多么的冷酷严厉。而如今他虽以冷峻刚正着称,但晚辈弟子多是尊其刚直无私,其人并不显得可畏,仍是一位可敬的长者。和锋毕竟已有一百多岁了,历尽人世沧桑,不可能还像年轻时那样锋芒逼人。

这位前辈如今说话也太有水平了,送给成天乐这么珍贵的东西,还说因了却心愿多谢,而且是大实话,让成天乐都不能动拒绝的念头。伴随着话音还发来一道神念,是这位前辈多年前与那妖王斗法的场面,演示了那妖王为了保命所施展的各种天赋神通,以及最后祭出玄牝珠时的原身变化。

原来那妖王的原身是一条黑鱼。黑鱼又称斑鱼,生性凶残食量奇大,且生命力极其顽强。有时候一个小水塘中来了一条黑鱼,它可能将其他的鱼类猎杀殆尽,而且这种鱼离水还能存活数日之久,能跃出水面沿堤岸滑行,从一个水塘迁徙到另一个水塘,是很奇异的能上岸更换栖息地的鱼。

三年以上的黑鱼,体型就能长到近半米长,此鱼原产地是亚洲,尤其是中国各大淡水水系中。近年来听说有人把鱼苗带到了南美,当地人没有捕食它的习惯,加之在地广人稀缺乏天敌的野生环境里,此鱼能生长多年体型变得非常巨大,甚至会离开水面袭击牲畜和小孩。最近就有报道说,南美那边出现了体重达四十多公斤的野生黑鱼,很可怕!

但是在成天乐以及我们所生活的地方,不必担心出现这样的情况,也绝容不得黑鱼如此猖狂。黑鱼肉质鲜嫩,烤、涮、汆、刺生切片、炖骨熬汤尽皆美味,不仅是盘中佳肴,而且其骨肉内脏皆可入药,被视为病后康复及气虚体弱者的滋补保健品。如今各大饭店里的黑鱼基本上都是养殖的,如果有体壮肉美的野生大黑鱼冒头,去向一定是吃货的餐桌。

这位妖王祭出玄牝珠之后的黑鱼原身,体长已两米有余,尾鳍拍地能人立而起,全身那不规则的黑斑已经显现出暗金色,感觉不仅是溜滑而且能够折射各种法力攻击,身形扭动包裹着一团黏糊糊的雾气,仿佛能呼风唤雨,但还是被和锋的神霄天雷剑一举格杀。

普通的玄牝珠有何用?此物是妖修化形后,在原身之外所凝炼的神通法力假合之物,一旦祭出便不得变化将恢复原形。此物最大的用处,就是吸收炼化之以壮大自己的玄牝珠,当然是对妖修最有用。一般的修士除了冒着很大的损毁风险炼制法宝,还真不知该怎么处理这种东西。

想炼化吸收玄牝珠、做到最完美的融合,前提条件是自己凝炼出了玄牝珠。最方便的当然是同族类的妖修,其次是修炼同一法门的妖修。如天赋神通相差太远,或者修炼的法门差异太大,能够祭炼融合的神通法力便相对有限。

成天乐恰恰从于道阳那里学过如何炼化玄牝珠之用,这东西对他而言就相当于一枚大补灵药啊,其意义甚至超过了陆吾神仑丹。和锋恐怕不清楚他和于道阳之间的事情,但成天乐既能以人身而玄牝妖丹大成,又能以正传法诀指引各族类的妖物修行,那么理论上就能炼化吸收各种玄牝珠,送给他确实是最佳的人选。

成天乐终于回过神来,深吸了一口气将木匣盖好,手指碰到那匣盖的时候才确信这一切都是真的。但他却没有把东西抱走,而是说道:“前辈,您太客气了,送我这么贵重的东西还要说谢谢。”

和锋叹道:“多年前之事,如今终于彻底了结,当然要说声谢谢。……成总,你为什么不把它收起来呢?”

成天乐很谦虚地答道:“方才我取出了三枚神丹,这山里面除了我们几个谁也看不见,前辈的教诲非常及时,我应该在神丹会上拜谢相赠才是正理。那么如此珍贵的玄牝珠,就让泽真道友带到姑苏,在神丹会上送给万变宗,那效果岂不是更轰动?”

斩杀那妖王之事虽已过去多年,但和锋提起时神情仍难免伤感,此刻陡然听成天乐说出这番话,又变得很古怪,然后这位前辈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就似雨过天晴。

刚才泽真打开木匣时表情就很古怪,当众人看清楚里面是什么东西时,除了傻呵呵的成天乐目瞪口呆之外,其他人的表情也同样变得非常古怪。和锋名为回谢送礼,但这东西未必是礼啊,假如换个角度来看,简直是扔出来一记惊雷。

万变宗就是妖修宗门,门下弟子修炼所求便是玄牝妖丹大成、祭炼玄牝珠。和锋前辈送来这么一件东西,不论它再珍贵,其另一种象征意义也是很明显的:假如万变宗众妖行止不端、于人间祸乱,是绝对不会有好下场的。这些威胁与敲打的话不需要说出口,这枚玄牝珠就是无声的警告。

旁人都立刻读出了这层含义,只是成天乐没有。或许是因为成总脑袋里缺根弦遇事不愿意多想,或许是因为他没有丝毫聚集群妖作乱的打算,所以也不必去想这些,居然还提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建议,让正一门弟子泽真在神丹会上公然相送。

所以和锋都被他逗乐了,笑着摇头道:“成总啊,你是心底自然光明,所以只看玄牝珠之用,并不在乎其余。我老道将此物私下赠送给你,你带回去让门人知晓便已足够。假如是在神丹会上公然以拜山之礼相赠,正一门是去捧场道贺的呢、还是去砸场子恐吓的呢?”

如今的成总倒也不笨,一经提醒立刻就明白了,他赶紧摸了摸脑门道:“哎呀,这倒是我考虑不周了!多谢前辈的好意,此物对我来说不仅有大用,而且对全体万变宗门人都是一种警醒。”然后将那木匣收起、交给姜璋小心抱着,而姜璋的双手不禁微微发抖啊。

不知道为什么,和锋看成天乐是越看越可乐,又笑着冲身边的弟子传人道:“什么叫坦荡,你们看看,成总这就叫磊落坦荡!……但我们也不能只顾自己坦荡,也要清楚世人如何感想,这红尘,先要看得透彻,才能将之堪破。

履世啊,你的法号虽叫履世,却喜在山中清修,红尘中的经历见知终究有缺。今日成总入山,众位前辈纷纷言及沧桑往事,也是将世事化入这段旅程,让你们都能有所感触。……成总,你今天也不能白来,就给我们讲讲人间各种妖怪的故事吧,将你经历的人世也带入此山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