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返璞归真
第596章、礼往来,得玄珠

成天乐闻言一拍大腿道:“哎呀,我派的人恐怕都已经到地方了!”

和锋的笑容有些高深莫测:“没关系,那些宗门可不像你万变宗,有经验也都有明白人。虽然说话不会像贫道这样直接,但也会委婉的劝你们该怎么做的。不信的话,你去逍遥派见到秋叶仙子,先别告诉她贫道今天说了什么,就直接把怀中那两粒神丹掏出来献宝博佳人开心,看看她会怎么说?如果是真为你好的话,就会劝你在神丹会上正式赠予逍遥派的。”

成天乐瞪大眼睛道:“是吗?那我一定要试试,看看是不是前辈说的这样。”

和锋很开心地笑道:“那成总就去试试吧,看看贫道的话灵不灵验?除了神丹之外,其实贫道还想问成总要些东西,就不必在神丹会上送了,只是私人之请。你回头能否派弟子送入正一三山呢,哪怕在神丹会后也可以。”

成天乐赶紧道:“前辈别跟我客气,想要什么尽管开口!”

和锋:“上次带回的落雷金,我研究了一番,就算其炼药之后剩下的寒金,也是打造飞刀飞剑一类的天材地宝,而且经过了丹炉法力凝炼,物性更加。我想向成总要一批,三、四十枚即可,交由弟子炼化一套飞剑,可蕴含门中之阵法,也算是让晚辈们学习炼器之道。”

成天乐:“寒金是吧?没问题!这次炼制陆吾神仑丹,总共留下了四十二枚寒金,回头我打个电话,让他们全给您老送来。其实吧,直接以落雷金炼器更好,不仅有寒金之用,其中还蕴含了落雷之威,只是炼制时要小心不能让那电光精华飞走,手法也更困难一些,但对于正一门众高足来说应无问题。这样吧,除了这一批寒金,我再给您送来四十枚落雷金,以此教弟子炼器,岂不更妙?”

和锋不笑了,表情很严肃的样子看着他道:“成总,你采得落雷金历尽千辛万苦,那些还要留着炼神丹呢,怎么能轻易送给我?”

成天乐解释道:“我此次采得了近千枚落雷金,神丹炼成之后才清楚根本用不了那么多,此次三炉仅耗费四十二枚而已,落雷金是管够的。此物除了为药引,更是炼器之天材地宝,既然前辈有需要,晚辈哪敢小气!”

和锋又笑了:“我只是要一批寒金,成总却如此大方,又搭上另一批更珍贵的落雷金。此事不着急,你最好就派那只毕方将它们送来,然后留在山中观摩炼器。我正一门其实不缺这点法宝,只是以前不知此物,门下弟子也不熟悉其炼化手法,正好拿来试试。若能成功,就让那毕方带一套飞剑走吧,我想要的也不是法宝,而是让弟子学习炼器的过程。”

成天乐一听这话,笑得别提多开心了,赶紧站起身来端杯道:“前辈,我借您的茶敬您一杯,替任道直多谢了!”

今天走下法柱峰之后,成天乐的心里就有点后悔啊——此次拜山怎么没把梅兰德和任道直也带来?梅兰德当初与他结交,不能说没有目的,但他的目的也是善意的,就是想通过成天乐开阔眼界见知,顺手也帮了成天乐很多忙。身为一代地气宗师,梅兰德真应该好好感受一番正一三山的灵枢之妙与天地灵息,这里可是东昆仑第一仙家洞天啊!

而任道直嘛,就更不用说了,他是天地化生之灵禽,万变宗如今除成天乐之外的第一高手,正追寻堪破空境的门径,若能有今日之缘法,那是绝佳的点化。他尤其应该到那刻着各种瑞兽浮雕的石拱桥上看一眼,以他目前的修为心境,走到那里估计直接就能勘入真空了!

就算梅兰德和任道直将来或有机会也拜访正一三山,但今日三位前辈当面点化的机缘恐怕再也难得,真正的幸运,在人不在山啊。可惜梅兰德正于真空境中闭关,而任道直在为其护法,所以这一次没带来。

当然了,从成天乐的角度,恨不能这次将万变宗所有弟子都叫来跟随他拜山,今日这样的大福缘上哪里去找啊?可惜他不可能这么做,否则就不是拜山相谢,而是集合一伙妖怪组团来刷正一门、搞正一三山一日游了。若如此不知好歹,正一门也不会对他客气、三位前辈更不会这样相见了,所以成总今天只带着姜璋。

而和锋倒好,让成天乐派任道直再来一趟,以送那批落雷金和寒金的名义,然后留在山中观摩正一门弟子炼器,假如炼成法宝还让他带回去一套,这更是天大的福缘啊!成天乐早就想过,让任道直以寒金用合器之法炼一套飞剑法宝,没想到和锋也是这么打算的。

和锋在喜马拉雅山中曾见到毕方飞来,仿佛一眼就把这只灵禽的修为及心性看透,还当面教训了任道直一番。如今看来,能被这位前辈教训并留下印象,也是福气啊!

成天乐替任道直道谢,和锋却说道:“成总这么爽快,让老道我都不好意思了!我也不能白要你们这伙妖修这么多东西啊,传出去恐怕好说不好听,或许会有人议论我正一门恃强勒索,所以我也有一件东西要回送成总,你绝对不能推辞。……泽真,拿出来吧!”

和锋已经拿话把成天乐的嘴给堵上了,他不好拒绝,只得问道:“前辈究竟有什么东西要送我?”

泽真的神情不知为何有些古怪,将一个木匣放在石桌上道:“好东西,很特别!……成总,你还是自己看吧。”说着话他打开了木匣,成天乐当场就愣住了。

这木匣也是炼化过的法器,有着特殊的妙用。里面是一枚李子大小的圆珠,光华流转却不是落在匣底,而是悬于木匣内空间的中央。眼中明明看见这一枚珠子,可是以神识感应,此物又仿佛是无形的,只有那凝聚的神通法力存在。

和锋送成天乐的,竟然是一枚玄牝珠,而且是得自某位强大的妖王!

玄牝珠都被夺了,那位妖王肯定是被宰了。成天乐以人身而玄牝妖丹大成,自己也炼成了玄牝珠,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东西的玄妙与难得。不是能斩杀大成妖修就一定能得到玄牝珠的,更何况已脱胎换骨的妖王,玄牝珠必然已炼成了可凝为实形的本命法宝,那是比性命还要珍贵的东西。

假如在斗法时被敌人夺走了玄牝珠,妖修定然性命难保,既然性命都保不住了,那就更不能让敌人得到自己的玄牝珠,哪怕拼了命毁珠自爆也不能让人占了这种便宜。另一方面,玄牝珠介于有形与无形之间,妖修若自行殒落,玄牝珠也会消散,尸骨化为原身,并不会在遗骸中留下。

想夺到玄牝珠的机缘极为特殊。最常见的情况是在斗法中,逼得对方不得不运用最后的本命法宝,凝炼法力祭出玄牝珠攻敌。这时猝然重创斩杀之,同时还让它来不及毁玄牝珠自爆,瞬间以大法力封印收存。和锋这枚玄牝珠,应该就是这么得到的。

还有一种情况更特别。强大的妖修重伤难愈,已经没有希望再保住原身了,于是不得不放弃炉鼎,将神魂都封印于玄牝珠中,成为仅留下意识并无原身的存在。玄牝珠是一种寄托,既凝聚了化形所修的神通法力,又相当于炉鼎之替代。但这种方法并不能使之永世长存,待到那妖修寿元当尽,这样的玄牝珠也会消散。

这种玄牝珠是最珍贵的、也是极为罕见的,因为除了妖修自己这么做,其他人用任何手法都得不到。其物就是无形的天材地宝,而且是炼化神器的材料,包含那妖修神魂。若能炼器成功,施展时甚至可幻化出那妖物的形神,威力强大无比,那妖兽的天赋神通也会成为神器的妙用。

这种玄牝珠实在太难得,就算得到了,炼器也极为艰难,非炼器宗师又有大机缘则不可能成功。妖修为什么会留下这样的玄牝珠呢?无非是在绝望中留下一线生机,若遇到万一的福缘,有大神通者还可以帮助它们恢复形神。

比如坐怀山庄有一位护法侍者名叫赤瑶,她原是一头赤蛟,后被高人斩杀原身炉鼎已毁,神魂寄托于玄牝珠中。后来这枚玄牝珠被白少流得到了,白少流以她的原身筋骨打造了一张赤炼神弓,并将这枚玄牝珠炼化其中,她便成了这件神器的器灵。

但白少流并没有打散她的神识将之彻底封印,而是使她能够以这件神器为原身重修形神,又再度现形重见天日,成为如今的坐怀山庄弟子。赤瑶是无比幸运的,但也有躲不过彻底消亡之劫的。比如正一门的祖师梅振衣曾斩杀两只作乱的黑龙,以龙骨炼成黑如意,其中就封印了两条龙魂,来自其留下的玄牝珠。它们的神识被彻底封印,化形所凝聚的神通法力也只成为了法宝的器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