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门》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八部:返璞归真
第595章、题龙毕,可点睛

以前没什么见识,一下子就是这种场面,姜璋都有点反应不过来了,以无比惊叹与震撼的语气答道:“姜某何德何能,竟能有今日之幸,得入此山,此生无憾啊!”

和锋真人却在亭中说道:“此生无憾的感慨,还是少发为妙!山不过是山,就算走过一遭,你还是你。甫入修行之门,你要修炼的东西还多呢,惊叹自然难免,自怯就没有必要了。方才我和曦师弟不是已经说了嘛——传法在山不在人。

姜璋,我当年见过你,于世间相安无事便未点破惊动,只是五年后让泽真出山行游时再去看看,果然有问题。你天性易受惊吓,于人间行事难免怯懦自保,作为麝璋的习性自无问题,但就我本人而言,并不喜欢你在人间这种习惯。”

这位和锋真人说话可真不客气,与和光的淡泊、和曦的随和都不一样,开口就劈头盖脸直述姜璋的毛病。姜璋已经在哆嗦了,赶紧低首行礼道:“多谢前辈教诲!”

和锋的语气稍显缓和,但还是接着说道:“那三妖可恨,是他们的错,并非是你的过失。但你早年一味息事宁人,这也是纵容,你越不愿意翻脸,到最后就越不得不翻脸,而且代价还越大。我当年已经看出了这种苗头,所以才让泽真过去看一眼。

还好你虽有所不为但也知有所为,那三妖对泽真出手,你不也终于出手了,假如泽真救不了你,你的代价会很大。世间事,人与人相处,本就是潜移默化积习而成。你最终肯为泽真出手,却在几年前不肯为自己张目,于修行而言也是有偏的。还好你没有眼看着泽真被那三妖攻击,否则你今天也不可能来到正一三山。”

姜璋只有连连点首的份,哪还敢再多说话。和锋又扫了史天一一眼,史天一只觉这位前辈的周身神气凌厉如剑,目光仿佛也带着无形的剑意、把他都给穿透了,也不禁打了个寒战。

只听这位前辈又说道:“史天一,你这些年在着急一件事,就是早日修为大成重整题龙山一脉宗门。但你想没想过另一个问题,你愿望中的题龙山将会是什么样的?这才是真正重要的事情,也是你在芜城这些年所见所闻中应该思考的。

这些年你用功勤苦,精神可嘉。至于修行境界,它不会因你着急而突破,也不会因为你不着急而不至。别忘了你还有一位逃遁而去的同门师兄王天方,你在修炼他也在修炼,也同样有可能突破大成之境。我相信夜游先生挑弟子的眼光是不会错的,你们都应该有这种资质。

他若修为大成,看似也可继承题龙山一脉,但绝不一样!我师弟和曦方才已经说了葛举吉赞前辈之事,他的传人尚云飞早已修为大成,其人与我平辈,正一门泽字辈弟子若论神通法力,目前甚至无人能超过他,但这又怎样呢?葛举吉赞一脉的传承,今日已名存实亡,就如那广教寺千年来的香火。

若是由你来继承题龙山一脉、重整题龙山传承,与王天方之流有何不同?张乐道把你带回芜城,石盟主把你留在知味楼,使你得以交游各派同道切磋印证。今日随成总来访正一三山,我们都会见你,尽力点拨你,你本人真有这么重要吗?是我们嫌世上的闲事太少,不够管的吗?

张乐道无非是一念之善,而石野是站在昆仑盟主的角度,假如题龙山一脉重现,他寄望于你而非王天方。至于我们几人尤其是和光师弟,多少是念在你的祖师爷题龙真人曾来拜山的缘法,你明白了吗?”

如果说此次随成天乐拜山的一路,先后见和光、和曦,对史天一而言是“画龙”的话,那么此刻和锋真人的话就是“点睛”了。和锋真人的声音所伴随的神气是那么的锋利,一开口史天一的后背就冒冷汗了,等他说完,史天一全身都汗透了。

泽真很清楚师父的脾气,知道他老人家说话不留情面,而且以他如今的身份地位,也用不着特意矫情给谁的面子了,有什么就说什么,怕这些晚辈有些挂不住,赶紧上前缓和气氛道:“师尊,他们都是来拜山的,修行之道艰难,需要步步领悟,您老就不要如此切责了。”

泽真在师父面前讲话也非常注意,用词是“切责”而非“苛责”。和锋终于看向了成天乐,微微一笑道:“对呀,今天是万变宗宗主成总前来拜山,贫道代表正一门不能失礼。……成总,请坐,问茶!”

成天乐又行了一礼,与众人一起走进凉亭,与和锋真人面对面在石凳上坐下。这里一共有六个石凳,旁边的栏杆处也可以坐人,但除了他与和锋,大家都站着呢,就连泽真都侍立一旁。成天乐倒是有心让大家都坐下说话,可是和锋前辈不开口,这里也轮不着他做主。

今日拜山所遇的三位前辈,情况都不一样。在题心壁大家都是站着的,包括和光本人,因为那里根本没座位。在和曦那里大家都是坐着的,因为和曦招呼众人“吃午饭”,每人都有一杯瑞玫调神露。而最后到了和锋这里,那就是有坐有站了,按规矩来。

成天乐终于取出万变宗的拜帖,双手呈上,然后又取出一个小瓶放在桌上道:“万变宗好不容易炼成了陆吾神仑丹,将于下月在苏州召开神丹会,邀集相熟的天下同道一聚。宗门初创,也正式露个脸,让昆仑修行各派看看我们究竟是怎么回事,将来有什么事情也好打招呼。

前辈飞天万里至喜马拉雅山相救之情,还有正一门诸位同道这些年来的相助,万变宗全体门人深表感激,此次特意登门相邀。这三枚陆吾神仑丹,只是拜山的一点小小心意,请前辈千万要收下。”

若是正式的宗门往来,成天乐应该将这份拜帖和礼物都交给掌门泽仁,假如泽仁不在或者有事不能接见,则应交给正一门接待同道的主事之人。但来之前成天乐就已知道,泽仁最近不在正一三山,对方却有尊长要见他;而他的主要目的就是来登门拜谢和锋的,所以直到此刻才把拜帖和神丹拿出来,当面奉上。

和锋看了拜帖又看着桌上的小瓶,呵呵笑出了声:“成总,你可真大方啊,数也数得明白!别人也许不清楚,贫道可知道你炼制陆吾神仑丹有多么不容易,此番拜山一送就是三枚啊。……嗯,你今天见到了我们师兄弟三人,正好一人一枚,我们自己不用还可以赐予晚辈,对吧?”

成天乐:“晚辈只管送,不管怎么用。”

和锋将拜帖交给泽真收起,却指着那小瓶道:“成总,你既然要开这个神丹会,那就是正式以一派宗主身份出现在各派同道面前,行事应与以前有所不同啊。……可如今看来,你还是不太会送礼!”

成天乐一怔:“难道这神丹送得不对吗?”

和锋笑着解释道:“非常贵重,贫道也深表感谢!但你可以送得更好。这不要开神丹会吗,正一门就让泽真为代表去参加,也有拜礼送上。但你这个会究竟想怎么开呢,总得有些节目吧?你就在那神丹会上感谢正一门的相助,当面送上这三枚神丹,并向大家说清楚为何会送?这对万变宗、对正一门,不都更好吗?神丹会既名神丹会,那么就应该这么开啊!”

成天乐恍然大悟,赶紧欠身道:“晚辈明白了,就应该像前辈说的那么送。我确实是第一次搞这种活动,没什么经验啊,多谢提醒!”说着话一伸手,把那小瓶又揣回怀里了,他的动作可真利索,半点都没有觉得不自然。

和锋的话大有道理,在神丹会上赠神丹相谢正一门,可以借此机会向天下同道宣讲事情的始末,既显示万变宗受恩知报之心,也显示正一门守望相助的大派风范,影响可比就在此地放到桌上强百倍不止。

以和锋的地位及修为,其实已不需要在乎什么虚名了,但是正一门以及其本人行止当受之赞,他也从不矫情的坦然受之。这也是对修行各派风气潜移默化的引领,所以他告诉成天乐该怎么做才更好。

和锋看着成天乐在笑,仿佛越看越开心,又问道:“成总啊,我知道你的脾气。你这次跑到正一门来送神丹,那么肯定也派人到其他的门派去送礼了,对吧?”

成天乐答道:“是啊,前辈果然很了解我,我身上还有两枚神丹,是准备送给逍遥派的。另外又派了门人去别处拜山,三梦宗弟子丹游成、坐怀山庄弟子麻花辫,也都送了一枚。还有六枚神丹是原先就说好的,此次送往轩辕派。照前辈刚才这么说,我是不是都应该在神丹会上,当着各派同道的面相谢,同时送上神丹?”

和锋捻须道:“那是当然!”


阅读www.yuedu.info